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4月 23, 2012

聯署要求泛民再考慮網民在二次創作的立場

聯署要求泛民再考慮網民在二次創作的立場
特區政府雖然再修訂了「版權條例修訂」,然而我們仍然非常不放心,擔心條例通過了,我們仍然會面臨刑事檢控。

各位泛民議員,請你再考慮多一次,為何網民會如此驚慌的原因:

1. 特區政府多次濫用法律原則,包括引入普通法下「破壞公眾體統」(Outraging public decency),去起訴網民,連在討論區「交友」,談及一些情色少少的字眼,都被起訴,令香港網民對刑事檢控科,有極大的不信任。

2. 政府多次針對社運界刑事檢控,卻輕輕放過建制派;例如長毛示威,攻擊長毛的建制派支持者,居然不被檢控;例如控告網民要炸迪迪尼,卻不控告民建聯議員要襲擊美國領使館,令我們對刑事檢控的準則完全不信任!

3. 在網絡罪案方面,政府多次大細超,對建制派的罪行,如攻擊港大民意網站,或攻擊泛民網站,視而不見或輕輕放過;但對網民發言,例如「迪迪尼案」,卻採取不留案底不罷休的態度,網民已經苦忍多年,絕對不信任刑事檢控科的準則。

因此你們是以法律是為公正,作為立法的考慮原則;卻沒有以刑事檢控科,會不會濫用目前法律,來作為立法的基礎;因此,我們不信任目前的修訂,需要更清楚的保障二次創作者!

要求押後、擱置版權條例修訂,這是一個原則的問題--二次創作,根本不應納入刑事化的範圍,條文立法,必須清楚列出豁免,而非創作前要「估估下」,都唔知自己有冇違例。

目前的版權條例修訂,所謂「超乎輕微的傷害」此部份的條文,同政府文件中提到「差不多把整個原作品複製, 而複製品可替代原作品」呢點,係有所不同;我地最起碼要「差不多把整個原作品複製, 而複製品可替代原作品」納入條例,而唔止係目前的文本。

我們不要一把隨時跌下來的刀!我們要清楚的條文指引!

聯署者:
林忌(福佳始終有你創作系列)

星期六, 4月 21, 2012

回應胡恩威--為何懷念英國,而不移民英國呢?

回應胡恩威--為何懷念英國,而不移民英國呢?

1. 因為很多香港人生而不公,生出來有中國血統--而中共卻創立了一部叫做「中國國籍法」,根據血緣強加一個中國國籍給香港人。

2. 因為我們不似之前請你做節目的大老闆如王征,有一個前中共黨總書記作他的親戚,不似他們的親朋戚友一般,可以濫國家的權,偷國家的錢,去買外國護照

3. 因為我們不似中共的人大、政協,過八成幾擁有外國護照;更不似其家人,絕大部份都擁有外國護照

我們令你很難受,因為我們絕大多數人都不是李嘉誠,也檢討過自己為何不能成為另一個李嘉誠;我們不滿香港的政治安排,你卻認同曾偉雄所講,不滿的人士可以離開,真的,我們會再三檢討,為何來生不做中國人,今生卻無法不做中國人...感謝胡大導的賜教,我們會好好思考,為何自己做不到李嘉誠,又做不到王征,因此無法移民英國..


李怡:中國基本國情 2012年03月21日

「博訊」新聞網刊登了中共中紀委的一份調查,顯示:按照去年 2月的資料推算,目前政協代表 76.77%有外國護照,人大代表 57.47%有外國護照。這也就是說,在北京召開的兩會,基本上可以說是外國公民代表中國人民的兩會!

秘密調查報告透露另一個重要資料,就是:「按照目前的資料來推算, 84.35%的局級以上幹部,擁有外國護照」。這也就是說,從最高權力機關的人大,最高議政機關的政協,到中國政府的高層官員,大部分都擁有西方國家護照。」』

胡恩威先生於 05 年支持特區政府的「政退方案」,在親共的亞洲周刊長期批判泛民主派,其節目立場永遠都係「政府有錯,市民有錯,議員更有錯」,人人都有錯,就係偉大的胡恩威冇錯..
小罵大幫忙左好多年啦,今鋪終於現形...

再回:
4. 你懷念先人,是否要追隨先人而去?
5. 你懷念小學,是否要回去讀小學?
6. 香港人懷念港英,是港英的統治遠好過今日的港共中共,你卻歪曲為他人要想移民,這叫做講道理嗎?


胡恩威於微博發表: 若果這麼懷念英國;為什麼不移民英國呢?
曾偉雄:若記者不滿採訪區安排可以離開!
瑞銀投資研究執行董事王震宇認為「低增值人士」應該離開香港,以騰出空間讓高增值人士來港。

熱烈歡迎熱愛中共的胡恩威同志移民大陸!

星期五, 4月 20, 2012

左右翼都是恐懼與憤怒的受害人

和林靄雲通了個電話,她呼籲我盡量時間寫些長文,希望我回復提供一些深度的文章;因此,我寫了這篇文章,去為解決目前的問題,盡量提供一個答案。

繼泛民主派的「政改大分裂」之後,泛民的支持者再次經裂了一次嚴重的分裂,今次的分裂,統稱為「左右翼分裂」,雖和事實有很大段距離,但卻比起政改大分裂更激烈、更持久,而且問題矛盾,更「深層次」。

先說說「右翼陣營」--這個左翼口中的詞語,包括了很多不同主張的人群,例如「反雙非」、「反殘體」、「反蝗蟲」甚至現實和所謂「右翼」完全談不上關係的--如親共組織中的「反外傭」的「愛港力」;而「右翼」還包括了「反反反蝗蟲」的自由派支持者,也包括了「經濟右派」的自由市場支持者,然而一個「右」字,已經結束了左翼的一切討論;在左翼眼中,「右」就等如獨裁、專制、法西斯以至納粹黨,因此是沒有討論意義的,這種偏見,為「左翼」製造了無數的敵人,也製造了大分裂的場景。

反過來說說「左翼陣營」--這個右翼口中的詞語,也包括了完全不同主張的人群;包括「反歧視大陸人」、「反反蝗蟲」、「關懷弱勢包容派」、「托派」,甚至其實和「左翼」無關的親共團體,又或者疑似投共的組織;由於左翼團體更多,組織名目更多,每一派與一派之間,都有不同的分歧,於是右翼就更不明白,更無法了解左翼究竟搞緊乜,於是乜都把左仔等同「傻仔」、「左翼聖人」、「無論如何都包容」、「大中國主義者」、「中華愛國者」等等;由於右翼眼中,「左」就等如弱智、硬膠、白痴或者共產黨,因此也是沒有討論意義的,這種偏見,也為「右翼」製造了無數的敵人,也和左翼一樣造成了今日的大分裂。

為何會如此?因為我們都是人,而人都會犯錯;人犯了甚麼錯?就是因為恐懼,以及憤怒,造成的錯漏。恐懼--是因為害怕一些將來可能發生的事情;憤怒--是因為對以往發生的事情造成的積怨。由於我們都是人,亦無法擺脫七情六欲,因此就把憤怒一直在燃燒又燃燒,把恐懼放大又放大,變成把支持對方的,聲援對方的,甚至只是吃花生的,都當成了對方的支持者,而變成了敵人。

無論「左」與「右」,事實都犯了很多錯誤;由於一些「有心人」的煽動之下,「左翼」把「右翼」的立場反轉再反轉,把人物、主張、陣營經常完全搞亂了,最搞笑的,例如認為「反反反蝗」的林忌,視為「歧視大陸人」的「反蝗派」;反之,「右翼」亦同樣把一些「左翼」誤解,例如認為「左翼」人人都支持雙非,認為「左翼」人人都支持「中港融合」等等。

為何會這樣呢?就是因為討厭,而不去搞清楚;因為不搞清楚,就引生更多的誤會;這種情況,則無論在「左」、「右」兩邊都同時發生,結果就係成為了今次分裂的主要原因,更成為了這種分裂無法結束的原因。

更因為憤怒,因為各自的「義憤」,於是含恨出手,不理三七廿一,互相「上綱上線」,結果就是永遠糾纏,大家內鬥直至永遠。

讀到呢度,大家是否應該「停一停、諗一諗」,先思考自己有沒有怪錯對方?對方某些觀點和你不一致,是否就等如你最憎恨的那一種?究竟對方是否真的是你心目中的那個人?究竟對方是否真的堅持你認為最不能接受的一點?

要完全消恨,難;但最起碼,是否可以在交火之前,問清楚對方--喂,你係唔係咁諗?以免殺錯良民?

不求從此消恨,但求由今日起相互來一個約定,在開火之前,停一停,諗一諗,先問問題,再來開火...

認同這觀點的,請宣揚開去,由你我做起。

星期二, 4月 03, 2012

林忌評論:中共進一步封鎖網絡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三月三十一日,全中國網絡發生一件大事,就是新浪、騰訊微博「被放假」,其評論功能被強制關閉三天,令中、港、台等地有關的網民,必須忍受「無網之災」──這是史無前例,中共透過國家機器對全體網民無差別的封殺,表露了中共對互聯網的控制,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長久以來,中共在網絡上自建一個孤島,令中國在互聯網及相關的技術,一直落後於世界各地;全世界最流行的網絡影視平台YouTube,大陸無法收睇;全世界最流行的社會網絡網站Facebook及Twitter,大陸則以自製的微博去抗衡;這些國產微博本在香港、台灣是沒有市場的,但卻透過一些極不公平的機制,例如以名人、藝人的VIP實名戶口,透過娛樂節目、網站等去招攬網友,由於可以在大陸壟斷,例如港、台的一班明星,為了大陸的市場,紛紛改用中國國產的微博,而自絕於世界的面書/微博,這是一種既荒謬亦可悲的現象,卻一直沒有人指出問題──自絕於世界還是其次,中共的言論封鎖卻會破壞香港、台灣網民的言論自由,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年青人追明星偶像,本應是最自由的網絡,卻被中共「一國化」禁止異見了;中共的做法,本身就是一場網絡政治戰,在中共國產的的微博上,只許對中國共產黨歌功頒德,而不容許異見或批評,久而久之潛而默化,大家紛紛「自律」;另一方面,黨對網絡的控制從來都是莫名其妙,如香港傳媒報導中共官方人民網以「同志」來稱呼「新當選」特首的「疑似中共黨員」梁振英,就連「梁振英同志」這五個字,都成為了新浪微博上的「禁忌字」,「違反法規」不得搜尋,可想而知「國家機密」之無遠弗界,簡直難以理解。

中共這次居然可以關閉其國產微博評論功能,明天當可以把微博全面關閉幾天,去制止網民使用,荒謬程度有如,試想想如果有一天,Facebook或YouTube全面暫停,這種生活大家可以想像嗎?

不要以為這純粹幻想,3月23日香港大學民意網站,進行特首選舉的民意調查,就被來自大陸的駭客攻擊,令網上投票一度中止,這種公然侵犯香港網站的做法,立即成為了國際新聞,當大家都對中共這種粗暴無恥的行為,敢到震驚之際,本人林忌也立即成為了香港的新聞──因為在梁振英「當選」後,我在Facebook上截一幅「香港熄燈照」,立時遭到親共者以數以百計、千計的無理投訴,成功透過Facebook的自動封鎖機制,封鎖本人的戶口達兩天之久,這種新的做法,顯示了中共對網絡的封鎖及干預手段,將會進一步升級;香港、台灣以至海外的自由網民,當集體思考一下步應該怎麼走,我們需要團結一起,去突破這個日益嚴密的網絡封鎖。(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