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3月 29, 2012

梁振英同志身份的秘密

3 月 29 日,曾蔭權離港「休假」;同日,梁振英早上見董建華;同日,傳聞當年帶領曾蔭權引見廖暉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以及提名唐英年的新地郭家兄弟,同時被廉署拘捕。

更令人震驚的,是中共官方的人民網,提前把香港特首由曾蔭權換為梁振英;而且梁振英的簡歷,還要用高級共產黨員,對黨有大功才專用的形容詞--同志。

翻查官方資料,有如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廖暉等元老級的黨員,才會以「同志」稱呼;連中聯辦的彭清華,目前為政協副主席的董建華,「消失」的現任特首曾蔭權,都不能「榮登」同志。

對於最著重上下倫理,最著重稱呼的中國共產黨而言,這是絕對不可能,亦不應該出現的錯誤。不但黨員資歷決定是否同志,就連不緊隨中央路線,也會因而喪失「同志」的稱號。

再參考一下中共「領導人資料庫」之中,各「民主黨派主要負責人名單」,即可發現一個秘密,就係黨員未必係同志,但係非黨員就一定唔係同志了--只有黨的同志,才可稱為同志。

究竟為甚麼令梁振英超越了曾蔭權以及董建華,成為了「梁振英同志」呢?

不妨查看有關同志的維基資料:

『(在大陸)....政治鬥爭中,失敗的一方可能會面臨著失去「同志」資格的危險,如1981年6月27日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通過以前,劉少奇、彭德懷等重要人物在文化大革命以後直至平反以前一直沒有被稱為同志。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前,由於中共黨內的路線鬥爭和其他政治鬥爭問題,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前很少被稱為同志,如瞿秋白、李立三等。改革開放以後發生了變化,在歷次的黨內鬥爭中,失利的一方即使被認為犯了錯誤,哪怕是嚴重的錯誤,通常可以保留黨籍,儘管很少再有機會出現在官方文件中,但官方依然會稱他們為「同志」;但如果勝利的一方認為對方的性質比犯錯誤更嚴重,如反革命,則被開除黨籍,之後也不會再被稱之為「同志」。』

更令人覺得有趣的,是這個「香港特別行政區主要官員名單」,上面的四個人,都是「黨的人」,前兩人為「特首」以及「立法會主席」,後兩人為中聯辦及中共外交部。

那麼行政會議的召集人夏佳理呢?政務司、律政司及財政司呢?難道只有「黨的人」才可以榮登人民網的「領導人」名單嗎?真的令人震驚呀!

就在林忌揭發人民網「撤換」曾蔭權特首,改為梁振英之後,才幾個小時之後,黨就有了極速的反應,先把「梁振英同志」變為「非同志」,證明五毛黨立即向領導反映舉報了梁同志身份曝露問題。

然後港台跟進報導「人民網顯示現任特首為梁振英非曾蔭權」後,人民網終於把「被消失」的曾蔭權特首,重見天日...Sir Donald Tsang Reborn。

究竟這只是一個「更新錯誤」,還是曝露了黨的消息呢?這就由大家去判斷了,一位前政務司司長今日才因涉嫌租住禮頓山單位的利益而被廉署拘捕,那麼涉「曾大屋」、坐私人飛機和遊艇的曾蔭權特首,究竟可以頂得幾耐而唔被捕,這究竟是司法問題,還是政治問題,大家自行判斷了。

究竟曾蔭權還可不可以做到六月三十號卸任呢?相信已經不由曾蔭權自己個人控制,觀乎早兩日曾蔭權見梁振英的身體語言,究竟曾蔭權今日有沒有絕對的「人身自由」呢?這點林忌非常為特首大人擔憂。

星期二, 3月 27, 2012

香港網絡自由之嚴冬

今天我林忌又被 Facebook ban 了,今次係 Kay Lam II....香港網絡自由之嚴冬,現已降臨...

早兩日林忌被中共控制的五毛黨,以幾百幾千個濫用投訴,成功令林忌那張香港夜景相,被舉報為「暴力、歧視」等「違例」,然後封了戶口;後幾百位網友以及各方人士營救,Kay Lam 的戶口終於成功解封。

然而 Facebook 本身有一設定,即解封了戶口,仍然會觸動任何「違規」部份,而被限制一段時間不得發言,經過被舉報四十八小時,至今林忌的戶口仍然不得在牆上分開發言,不得去他人的牆上留言。

因此林忌只有用另一個備用戶口去發言也。

然而,五毛大軍果然對 Facebook 的規舉非常熟識,你用「備用戶口」嘛,佢就去舉報你第二個戶口違反「不得擁有多過一個戶口」的規定,因此 Kay Lam II 的戶口已經再次被 Facebook 封掉。

不斷用呢種方法,就可以成功打壓香港網民在 Facebook 上發言,目前唯一規避方法,就係不用個人戶口,而只透過 Page 來發言..

各位泛民及支持者,請作兩手準備了,否則五毛在選舉期間大舉進攻,則大家將會面臨網絡癱瘓

因此,立即 Like 福佳與林忌吧,否則將來我們就要失散了!

星期日, 3月 25, 2012

請問這張相如何違反 Facebook 的規定?

梁振英上場三小時,林忌即被封戶口,理由係「香港熄燈」​張相太暴力、煽動仇恨......請問這張相如何違反了 Facebook 的法規?梁振英當選不足幾個鐘,我在佢當選後貼了呢張相,在 Facebook 說:「最後的燈熄滅了,The Death of Hong Kong 1841-2012),有人就動員網上戶口,玩集體投訴我呢張相係「One or more photos that you uploaded violate Facebook’s Statement of Rights and Responsibilities. It is a violation of our policies to upload photos that:

Target people based on their race, ethnicity, national origin, religion, sex, gender identity, sexual orientation, disability, or disease

Contain credible threats to harm others, support for violent organizations, or graphic content」,因此違反 Facebook 規定而封我戶口。

這情形在我寫 blog 上 Facebook 近五六年以來,從來都未發生過,一次都沒有發生,這種行為是甚麼意思?就有如中共派人攻擊港大投票,用呢個方法想令我上唔到 Facebook,從此收聲嗎?

如果連 Facebook 都可以咁玩,你諗下將來佢上任之後可以發生咩事?

唔好同我講係同中共無關,佢地只不過係用攻擊港大投票戶口的方式,改來「集體投訴」林忌張相...

抗衡土共攻勢,請 like 福佳與林忌創作..

星期四, 3月 22, 2012

2012 香港末日與黨人治港奪權之變

林忌:2012 香港末日與黨人治港奪權之變

2012 不是世界末日,卻是「一國兩制」正式完結的一天;中共保證的「五十年不變」,最終證明再次是謊言一個,勉強計算「高度干預」的日子,也只有 1997-2012 的十五年;十五年過去了,共產黨的「第二管治團隊」正式接管香港,其劇本早就寫好,只是過去從來沒有人相信,犯了一個世紀前各國人民低估希特拉一樣的錯誤。

自九七前起,中共一直的如此算盤,是透過「十年的消化」,於 2007-2008年必然只會選出所謂「愛國愛港」的傀儡,去全面控制香港;然而由於 2003 年的七一大遊行,以及隨後民建聯在兩次選舉的慘敗,令中共意識到舊路絕不可行;有見及此,先有 2004 年 4 月的「釋法」反悔 07/08 的雙普選,再有陣前換將,迫不得民心的董建華「腳痛落台」,打算「以公務員治公務員」,透過曾蔭權等聽命的公務員,去拆散自己公務員的權;再透過中聯辦的干政,去為特區政府製造難題,令其地位一落千丈。

2005 年 4 月,中共為特首任期釋法,把基本法條文上規定的特首任期修改,令曾蔭權只能任七年特首,而非原本條文的十二年;這個規定背後的動機,就是準備以七年時間準備,給地下黨人作出奪權安排,從而全面接管香港。原本中共仍然在何時普選的問題上猶豫不決,以為可以透過普通的「愛國洗腦」,騙取港人用普選選出傀儡,然而2007年 12 月 2 日,葉劉淑儀於港島區補選敗於陳方安生手上,普通方式不能生效,中共就決定以一種新的方式,寫下新的劇本,去全面控制香港。

一個月內的劇變
2007 年 12 月 29 日,中共人大常委會決議,否決 2012 年雙普選,及制訂所謂「不早於 2017/2020 雙普選」的方案,及至 2008年 1 月 29 日,中聯辦研究部主任曹二寶於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第422期發表《「一國兩制」條件下香港的管治力量》,建議香港設置直屬中央的「第二支重要管治力量」,這就是公開部署接管香港權力,公開建議由「黨人治港」的起點;這個計劃是如何「始創」的?追溯時序來看,就是 2007 年 12 月尾人大通過 2017、2020 的「普選時間表」那一刻;當時中共突然通過要落實普選時間表,很多人仍然未明白是甚麼的一回事,甚至商界還要出來反對,其實正中下懷──劇本早已寫好,商界反對的表演正好配合起舞呀。

第一幕:強化地產霸權
奪權劇本第一幕是怎樣的呢?就是進一步鼓勵更多的官商勾結,再加劇貧富懸殊,透過利益收買地產霸權,令商界和社會開明的力量,站在絕對的對立面;各位讀者,有冇留意近日撐梁的一些傳媒,近幾年好似食錯藥般,狂鬧政府呀?有冇近年多了很多探討地產霸權的文章呀?這就是一石二鳥的好計,在西環面前,不斷透過官商勾結的利誘,許下權力的諾言,同時呼籲商界努力愛國,去打擊基層、泛民主派,同時背後卻暗暗動用地下黨的力量,透過一些表面正義傳媒,去揭發社會不公的現象,去對商界製造壓力;在中共官場上,這叫做「拉一派,打一派」,近年的絕技,就是表面「拉甲打乙」,暗裏「拉乙打甲」,神係佢,鬼都係佢,透過「撐地產霸權」與「反地產霸權」的衝突,令商界泛民主派或任何開明派,變成水火不容的仇敵,以杜絕商界和泛民合作的任何可能,令泛民主派完全斷絕金主的支援,令泛民及任何敢反抗的力量泡沫化,這是第一步。

第二幕:忽然勇敢的雙面黨媒
那些努力關注民生問題的「收編傳媒」,雖然有時仍然撐中共,但因為同時關注市民的民生問題,於是就騙得到大家的信任,把地下黨和反共的衝突,淡化為私人衝突,由於間歇性的「敢言」,或者某些容許範疇下的「揭弊」,令這些傳媒得贏得港人信任,以保持或擴充傳媒版圖,方便在關鍵時刻撕下面具,為黨的人造勢──舉例說,關注「結石寶寶」、「忽然敢言」支持趙連海等等,麻醉市民及反對派的神經,以為即使在黨的全面控制之下,仍然有很多人會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或者追求真理,這就是奪權計劃的一部份,就是第二步。

第三幕:分裂泛民

中共對香港形勢的判斷──如果不分裂泛民主派,黨的人想在普選勝出是絕不可能;同時只要如李柱銘、陳方安生、45 條關注組等高民望的「中環精英」繼續成為泛民團結的目標,則以土共為首的「貌不似人君」集團,注定不能在選舉得勝;為了這個目標,中共分別下三帖重藥去分裂泛民,第一帖叫「激進與保守」之爭,第二帖叫「左派經濟與右派經濟」之爭,第三帖叫「愛國民主與本土自治」之爭;這三帖「分裂藥」未必全然是中共預期以內的,往往是由泛民自己組成部份,以及分散的弱點而產生的.然而當內鬥出現之後,中共卻透過地下黨人無所不用其極,去加強內鬥的火力,去撥火令內鬥更劇烈,去離間本身已有矛盾的各方人等,令泛民變成一盤散沙,無力再團結對抗中共。

在政治議題上,經歷 08 立會之爭、五區公投之爭、政改方案之爭、激進勢力再分裂之爭、區議會狙擊之爭,泛民主派各派已經變成一盤散沙,完全無法再合作的死敵;在經濟議題上,由於地產霸權的吃相難看,以中間選民為主的「自由經濟」主張,變成被泛民主派邊緣化的價值;泛民向左走,例如專業中產的公民黨向經濟左傾,就讓出了經濟右翼的龐大市場,供建制派任意爭取──那些標榜自己無黨派、專業、獨立的議員,就成功搶奪了原屬中產泛民或右翼泛民的票倉,令泛民的餅進一步縮小,而縮小的餅就造成更激烈的內鬥,令泛民更不能團結,這是第三步。

第四幕:殖民與反殖民

對中國共產黨人來說,每一個成功的競逐黨人,都是現實政治鬥爭的倖存者,任何政治主張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口號,而非內心的信念;香港法律界為了維護法治,再加上梁振英成功爭取自由行後,大陸自由行、雙非婦、搶床位搶奶粉、大陸學生等問題發生,就成為意料以外的收穫;首先,簽發單程證的公安單位,本身已經可以操控審批,把願意聽黨指揮的,和黨有關係的,先送來香港;另外,再把已入黨的大陸學生,一批批的送進香港各大學府,去顛覆和控制各大院校的學生會;由於文化、言語的不同,加上泛民主派既沒有傳媒,也沒有資源去從事「同化」工作,由黨撥資源的統戰計劃,輕而易舉就能夠買到很多民心與支持,去從事進一步的滲透和控制了。出乎中共意料以外的,是香港泛民主派內心深處的「愛國熱情」,居然會如此熱烈,而不願意相信眼前殖民的證據;於是,發動,葉劉陣營等去抽水反雙非,順帶借外傭案打擊法治與法律專業界為主的公民黨,製造甚麼「愛港力」配合愛國基層與自私中產去反外傭;另一方面,只要透過幾個來歷不明的挑撥者,分別送到「反蝗蟲」與「撐蝗蟲」的陣營去,就可以令到泛民主派自己鬼打鬼,打個不亦樂乎,完全分散社會上任何有識之士的視線,從而達到麻醉知識份子醒覺的目的,這是第四步。

第五幕:變臉再出發
第五步,就是一面下令特區政府去推爛政策,再透過愛國陣營及地下黨,去反對爛政策,這叫「打著紅旗反紅旗」;透過西環脅迫特區政府,去通過一些極不歡迎的政策或議案,把責任全推公務員團隊的曾政府;近期來說,如2011 年的所謂「替補機制」,就是透過當時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去負責,令唐在市民與泛民面前,進一步名譽掃地;更透過一些地下黨及愛國友好的推動,把責任燒到去律政司司長黃仁龍等,令「曾班子」或「公務員勢力」,變成市民眼中的過眼老鼠,完全失去信任

在黨的授意下,黨的人用幾年時間去走葉劉的舊路──透過洗底、公關、改造形象,把梁營造成一位「開明改革派」,提出一些關懷民生的主張,去討好對特區政府絕望的市民,於是泛民一些理想主義者,以及市民當中純為其外表、談吐所迷惑者,如一些專業界別的泛民選委,誤以為梁不夠票,而打算提名其加入「競逐」;而市民及部份天真的泛民,更被其反對地產商,或反對地產霸權,或興建居屋,或打算「向地產黨開戰」的訊息所誤導,有如 1949 年前中共欺騙知識界,以為是「反地主」、「反封建」的階級鬥爭一模一樣。

在一切陽謀和陰謀就緒之後,黨中央就打出支持以商界為首的唐英年選特首的假訊息,同時製造「黨的人」梁振英不夠票入場的假象,既達到愚弄商界的目的,亦在市民面前製造一個騙局──即梁振英缺乏中共有力支持,再把責任歸罪於商界的杯葛,透過「雙面黨媒」,再一步爭取「中間」、「求變」的選民同情,這是第五步。

最終幕:百日奪權之變
這最終幕,大家都耳熟能詳,就是引爆「唐宮僭建風波」,以及「曾大屋」等特首弊案,這幾次爆料,就是為了毀滅公務員治港的最後形象,以及制止曾蔭權於關鍵時刻挺唐,連行政會議內容都不敢去確認;在「唐宮風暴」當中,唐英年改相創下了近千張的紀錄,特別是事件幾日後仍然有大量不斷的創作,其改圖均屬專業製作,內容意念變化不大,但卻有如倒模般把唐英年等人加到多年的電影海報之中,只有技術卻缺乏內容,更有傳是有人專門找公關及製作公司專門製作,充份利用市民反商、反曾、反特權、反地產霸權的心態,有如中共初期「反地主」般,把地產黨鬥倒,再借民調之變化,去為黨的人專門造勢。

唐營其實至去年底參選以來,笑料不斷,就是中了這些地下黨的埋伏,不但一舉一動全掌握在對手手中,更不斷透過一些地下黨人的靠害建議,令唐營笑料不斷;一錯再錯到最後,才如夢初醒發現中了伏,但為時已晚。原本中共的劇本當中,要到本周五才下令建制派歸隊,然而由於唐英年於 316 及 319 的競選論壇率先反抗,則乘勢提早下令,要把唐營毀滅;無論唐營手上有幾多證據,無論唐英年說的有幾多真話,他們突然才發現,原來以往一直都幫忙的傳媒中人,原來都是黨的人;連以表面中立的一些傳媒,其報導也決定不再專中立,會一面倒幫對家──舉例說,嶺大民調顯示梁振英支持度跌了 14% 餘下 31%,香港電台的報導卻會選擇最不具代表性的「48% 市民料梁振英當選」,失去傳媒就的唐營即使想反撲,已經無力回天;何況選舉是假的,小圈子的意向全看中共面色,再加上早已潛伏在唐營及泛民的間諜,唐營未戰就已經先敗,勝負早已分曉了。

結語
這篇文章,是把五至七年發生的事情,用一個宏觀的角度總結而來,當然包括一些不會亦不能公開的消息來源,以及我本人的歷史及時事評論的判斷──中國共產黨的專政本質,從來沒有變過;中國共產黨人的處事、鬥爭、政治技倆,一直都是每一個幹部主要學習的內容,而每一個成功的共產黨領導人,特別是會管理香港事務的共產黨幹部,都必然是某程度上成功的政治鬥爭者;主導他們思想的,只有最卑劣的權鬥,與最狠心的「現實政治」(Realpolitik),當中既沒有慈悲,也沒有良心的容身之所;中國共產黨改變了經濟的經營模式,改變了其外表包裝,但其內中的政治思想卻從來都沒有改變過;港人面臨今日的殺局,早在幾年前已經伏下,去到今日的田地,除了怪中共卑鄙,就只有怪自己弱智,我們還有沒有將來?就看你,我,以及廣大的香港市民,下一步打算做甚麼,下一步真的怎麼走了。

林忌
四千二百字,一字一心血,請 Like + Share
寫於 2012 年 3 月 22 日
(插圖屬網絡轉載)

星期二, 3月 20, 2012

香港 3.19 選舉論壇事變

3.19 今晚是第二場電視直播的小圈子選舉特首選舉論壇,因為欠缺了自由辯論環節,本身預左冇驚喜、冇火花,但係完場卻比想像中精采得多。

當年何俊仁講完開場果段之後,到梁振英發言,一發言就遇著人民力量的兩位--黃毓民同陳偉業向佢地抗議,我非常高興在呢個大是大非之際,人民力量係向梁振英示威,之不過示威過程拖得太長,而且毓民同大舊的聲線都不能達遠,變成冷場而得罪等睇戲的花生友以及等睇電視的 TVB 師奶,此點將來有待改善。

當黃、陳二位被請出場之後,長毛就手持坦克車衝向梁振英,邊大叫佢係共產黨員;好快長毛就被請了出聲,不過以示威來講,長毛真係的確比起黃、陳二人專業,一來把聲真係好夠大,中氣超足,冇咪都聽得清清楚楚,二來就係過程一氣呵成,加上令人眼前一亮的道具,加坦克仲要被保安拆爛左,實在連師奶都應該覺得唔算 dump 太耐波鐘,過程令人欣喜。

三人講廢話果部份,實在係全場最悶,亦冇任何值得討論的地方;梁振英有咩做得唔好呢?我唔打算提佢,所以亦不評論啦;完左廢話果段,就係選委問問題,小圈子選舉的小圈子問題,好多都好廢,之但係三個候選人亦答得好廢,現把一些值得提的事列如下:

有位選委走去問教育、教改等問題,何俊仁一開波唔識食住上,到三人完左先識得追問,問梁振英會唔會再用羅范椒芬搞教育,使乜問佢?畀我就一定對住鏡頭眼含淚光咁講:「各位老師,你諗下,呢幾年邊個搞到你地咁慘?!就係梁振英的競選辦主任羅范椒芬!!!佢用呢種人,你信佢???」

何俊仁最令人欣喜的,就係今次終於做足功課,做下 research 先答問題;講人口政策,林忌第一個提出的全條戰線修改基本法--由雙非到外傭,全部透過修法去達成,終於成為了仁哥的答案,不枉我浪費咁多心血諗出來。

唐英年在此卻答了全晚最差答案,甚麼「應更宏觀看待人口政策,最大目標是優化人口,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提出的建議,讓長者回鄉也可以領取生果金,已納入2011年的施政報告。」-- 不知所云亦不知所謂。

梁振英聲稱雙非為人口政策最大失誤,咁就多得你向中央提議搞自由行啦,冇自由行,又點會搞到成街都係雙非?又係人地的錯,而唔係自己的錯;修法你反對,你的行政措施又做得幾多?

之後,全晚的高潮就來啦,北極人少企鵝多的張國鈞廢問一條「如何改善現時的政治僵局,以達致政治和解」--答案係:「要解決現時的政治矛盾,要全力達致雙普選」--呢句出自誰人口中?唔係花名叫 AV 仁的何俊仁,而係花名叫做唐狗,而係食左誠實叉燒包的唐英年,講完呢句之後,全場起哄,泛民選委完全不能置信,唐英年居然誠實答呢條問題,而不作迴避?即場 Facebook 全面洗版不絕。

這個聲明就有如一粒核彈,炸散了梁振英向泛民取票的企圖--在這種情況都票投梁振英,這些泛民選委就絕對沒有任何理由,去再自稱自己係泛民主派,因為連唐英年對民主的認同,都多過完全不敢作答的梁振英的話,泛民投梁,等如投共。

被問到退休金的問題,唐英年主力指出問題在強迫金,這對中產和右派來說,是比較入耳的;周時唐則提出每位老人家派三千蚊,對基層亦算有交待;何俊仁則力主全民退休保障,這當然是左派的福音了,至於梁振英,指是講全民退休保障涉及公帑,強調要用得其所--這就是完全不知所謂,鬼唔知阿媽係女人呀?

選委最後提問,IT 界莫乃光要求3人承諾如果當選,2017年以低門檻和無篩選方式普選特首,梁振英先答,表示自己無黨無派,以「揼石仔」方式,爭取提名票,是3人中最勤力和最辛苦... 講呢番說話,梁振英真係完全唔貶眼,無黨派幫你拉票?中國共產黨是不是黨?中聯辦是不是派?在香港已經完全式微的漁農界,卻佔有六十席選委,比起法律界的三十席多一倍,其中五十七票提名梁振英,這叫做無黨無派無票源?唔通梁振英提倡香港變返漁港乎?

一大群人聲稱梁振英巧言令色,可是在論壇卻完全不是那回事,一長篇大論就無法控制節奏,聲線沉悶一如董建華第二,答縮水樓問題居然說甚麼在選擇月刊教市民度尺,這是特首的視野嗎?特首不是應該考慮從法律、規劃去解決問題,居然是教市民度尺?使你教?另一方面,度得到嗎?不是面積不符說明的問題嗎?不是虛假說明的問題嗎?這樣的一個答案,令人質疑得來還要極度失望。

全晚最令人興奮的高潮,在於有市民問唐英年,指其對梁振英的指控,有何事實根據。梁振英聲稱唐英年賊喊捉賊,唐英年卻爆料,表示已向廉政公署備案,及對就梁振英的誹謗聲明發律師信,要求他撤回誹謗言論及公開道歉,並表示倘若梁不滿意,可以告佢誹謗。

梁振英指唐英年「賊喊捉賊」,說只有撐梁一方的人證,而沒有支持唐英年的人證;唐英年的回應:「歡迎你告我誹謗」。

的而且確以香港的法律,告誹謗一方是擁有絕對優勢的--梁振英只要控告唐英年誹謗,唐英年即立即必須提供證據,因為這是少數在法律上,舉證責任在被告一方的範疇。如果唐英年是抹黑梁振英,最有效,亦最有力的方法,就是立即控告唐英年誹謗。

另一方面,在信報的網站,以及下文《天才議員葉國謙》,指出了很多人對法例不熟識,不知道為何唐英年要去廉署舉報--用唐英年的睇法,梁振英「不實地」指責唐英年捏造,即違反了《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而此條法例的執法機關,則由廉政公署負責--早在此之前,梁振英已經說過要向有關機關投訴,卻「慢了一步」,被唐英年先告一狀,究竟為了甚麼呢?以梁振英一貫的快、狠、準作風,為何居然不敢投訴唐英年,反被唐英年先將一軍?從此點可見,唐英年對自己說話的信心,比起梁振英高。

全晚的最最最高潮位,在完場之後唐英年接受訪問,終於確定了 1. 唐英年指的說話內容,在 7.1 後,7.9 之前的行政會議,討論是否硬推廿三條 2. 我係親自在場,我係親耳聽到,所以我記得咁清楚... 3. 有人出口「血灑中環」,呢個言論,在果個會內發生。

完場後田北俊甚至表示有線報導:「或有人倡解放軍鎮壓示威」

但最離譜者,就係有線電視居然仍然搵親梁振英的「證人」葉劉淑儀,去做直播的評論嘉賓,有冇搞錯?不如搵埋劉夢熊同傳說中的上海仔,搵哂成個挺梁集團上去呀笨?不知所謂,改名做「有線電視英狼台」啦!

如果真係解放軍,大家都真係太天真純情,原來唔係防暴隊,亦唔係亂估的飛虎隊,原來係有人話要出動解放軍血洗中環,真的好恐怖。

今晚之後,一個好清楚的訊號已經出現,就係商界決定同中聯辦的惡勢力宣戰,亦不懼開戰,一直以來,香港民主運動之所以愈搞愈沉,死症就係欠缺商界的資金,如今中共地下黨迫人太甚,迫到香港商家佬集體跳船,唔需要商界全部支持民主,只要有十分一的商人,好似當年台灣民進黨般,令民主運動壯大。

今日分析這番話或者言之尚早,但這是我衷心的盼望和希望;2003 年,商界你們錯失了一次黃金機會,透過支持真正的民主普選,從而保護香港的核心價值,而不會被中共的惡勢力蠶食;今日,是你們,也是我們的最後機會,去對抗這股邪惡的力量,制止香港完全大陸化。

星期一, 3月 19, 2012

天才議員葉國謙

香港有一位聲沙又難聽的天才議員,佢姓葉名國謙;聲沙唔係罪,不過做到立法會議員都咁弱智,就真係離譜左少少啦。 

葉國謙對唐英年話已去廉署報案投訴梁振英,表示「不明白為何和廉署扯上關係」,啊葉生,你阿爸幫你改個名叫阿謙,就係想你謙虛些,好好努力學習;唔知點解,可以立即不恥下問,又可以偷偷打電話畀貴黨的律師請教,而唔係在傳媒之前獻世失禮的。

連政府網站都立即幫你搵到答案:

(f) 現時,《選舉管理委員會(選民登記)(立法會地方選區)(區議會選區)規例》(第541A章)和《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下各有關於選民登記的罪行,分別由兩個執法機關執法(警方執行第541A章、廉政公署執行《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應考慮是否將第541A章的罪行轉移至《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

《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係 ICAC 管o架「孽國閹」,小市民唔識就正常,你係立法會議員又成日係咩委員會主席,法律盲到咁就自己收皮唔好出來發音啦,點解唔識都要發音呢?你唔係為左撐梁振英撐到傻左呀?西九事件調查委員會居然由你呢個明顯撐梁的友仔做主席?你連選舉舞弊由咩人查都唔知,做乜野立法會議員呀?仲出來獻世?唔好留係度遺禍香港啦廢柴!

星期六, 3月 17, 2012

3.16 特首選舉論壇民調解讀

在香港,從來有一群人,係喜愛和平、理性的「師奶大眾」,喜愛新聞以及政治,好似 TVB 劇集的內容一樣,係家和萬事興的;無論發生咩事都好,幾位主角係可以在大結局和好如初,無論槍林彈雨,做過咩錯事,喜愛的主角到最後,都一定係勝利的好人..

因此,那一群「師奶大眾」,本身係先入為主;佢地在收看之前,已經決定左究竟誰是主角,當見到主角居然被人鬧,居然被人攻擊,居然被人羞辱,反應唔係認為鬧人的有道理,而係:「你做乜鬧我?」

例子-- 2007 年的特首選舉論壇,頭場在辯論上梁家傑技術性擊倒曾蔭權,事後民調顯示,曾蔭權表現好過梁家傑;反過來,到第二場梁家傑轉溫和唔出聲,到曾蔭權主攻,論辯論點數贏家應為曾蔭權,民調結果轉大逆轉,反轉係梁家傑勝出。

唯一的例外,係 2010 年 6 月為政改的「余、曾辯」,引用馬嶽的講法:「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強弱懸殊的一場電視辯論會」--即係連牛頭角順嫂,都識得分邊個輸同贏,再加上係一個民望插了水的樣衰男人,挑戰一個民望極高的有魅力女人,想欺負女人都仲要輸哂,連師奶都頂你唔順啦,那次是唯一的例外。

因此今次唐梁會戰,民調應該點樣解讀呢?就係喜愛梁振英的形象的,理論上絕對唔會因為唐英年這個市民中目中的「歹角」攻擊,而因此滑落,反而應得到更多人同情梁,這是香港的「特殊市情」也;偏偏在混戰後,雙方的支持度沒有大變,則已變相證明,梁振英已受到唐攻擊的實質損害--增加了「同情分」,卻流失了一些支持,因此不上不下;唐英年攻擊對手,失去了一些同情弱者的分,卻換回了一些「雄風分」,亦因此沒有大變動。而何俊仁,則讓很多曾經對民主黨極度失望的泛民支持者有些改觀,令何俊仁的支持度回升。

中共非常了解的,就係中國人本質有種習性,係非常熱衷於「西瓜靠大邊」,企在牆頭望風向改變的,中國人的文化中,有一種把自己的輸贏,投射在身邊喜愛人物、事物輸贏的特性,因此佢地唔關心誰是誰非,只關心誰是贏家,最重要的就是自己是支持贏的一方,就好似自己贏了一樣,可以「巧威威」四圍以示自己的智慧得天獨厚。

香港人還有一種習性,就係很喜愛在茶餘飯後,把報章、雜誌、博客上的內容,向朋友重覆一次,把別人的想法,當成自己的;因此中共非常極度熱衷於發放大量的洗腦資訊,以數量優勢去取代質量,實行「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令多數唔關心事情的市民,以垃圾評論的內容,當係自己的想法,從而進行「思想植入」(Inception)。

因此今次在論壇上改寫的,不是幾百人的民意調查,不是電視旁邊觀眾的感受,而是深深影響了睇得明,了解發生事件的政壇、新聞界、評論界人物的認知與感受;老作,有時都要有個譜;今次唐英年放出來的兩枚政壇中子彈,最受影響的就係上述的社會「具影響力人物」,他們更會產生一個疑問--究竟唐英年是吃了甚麼豹子膽,敢如此肆無忌憚放核彈?今日唐英年的背後,真的只有李氏力場嗎?還是中共的權鬥仍然未麈埃落定呢?如果風向再轉,企錯邊站在輸家果面,以往的成果會不會被一鋪清袋呢?

因此,民調數據將會視乎這些「影響力人物」的言論再改變,反映意向需時三至七日,視乎是否有新進展而定。

星期五, 3月 16, 2012

3.16 特首論壇賽後評論

3.16 特首論壇賽後評論

梁振英:「自由行係我向北京爭取的」
因此,雙非嬰、冇床位、冇奶粉、大小便、炒貴租、炒貴樓等等中港矛盾,都係梁振英成功爭取的!

唐英年指證梁振英的豐功偉蹟

1. 提出縮短商台的牌照,來打擊商台的言論自由
2. 在廿三條時,提出「強過廿三條」,話香港始終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定係摧淚彈...
3. 八萬五

第一點,梁振英唔敢否認
第二、三點,梁振英否認

唐英年講野可唔可信?如果唐英年老作,梁振英快尐各唐英年誹謗啦!

葉劉評論話唐英年唔應該爆當年行政會議討論廿三條的內幕,點解講行政會議呢?唐英年都冇講明係行政會議,葉劉憑乜野相信係行政會議呢?原因當年葉劉就係保安局局長,都係行政會議成員之一,葉劉的批評,間接確認左梁振英的確係講過上述內容!

由胡亂誇張八萬五建屋目標,到強推廿三條打算出動防暴隊、摧淚彈,到打壓言論自由,要縮減商台牌照年期,再計埋入引入自由行,只炒作短視完全唔理長遠對香港的影響..

請問,這樣的一個陰謀家領導香港的話,香港仲住得人嗎?

一場垃圾到唔垃圾的特首選舉,唯一的得著,就係揭穿香港呢班「特首競逐者」,係幾咁令人失望

唐英年從政以來表現最好,係今晚;證明左乜野?由始至終佢都只係以一個二世祖的心態,不負責任,直到衰到貼地,衰到無可再衰的谷底,先演番場好戲出來...但係唔係遲了少少?爆料,就爆多些呢!

何俊仁根本跟唔到劇本走,你出來選的目標係搞局,就唔該 corner 多些領先的梁振英,既然你都冇諗過自己會贏,亦冇諗過自己要做,你臨尾失控走去追殺唐英年,大腳幫梁振英解圍,簡直就係有史以來最差的表現,你身為律師,見過咁多的法庭場面,你有乜理由會犯呢種低級錯誤?大半節良好表現,卻衰收尾,門前失機,罪大惡極...

至於梁振英,今次係露哂底;先企圖打壓唐英年講野,商台單野問佢,唔敢否認;只係識得帶人遊花園;問親乜野除了遊花園就只有遊花園,係董建華、林公公、以及掃把頭果時的葉劉的混合體!平時在背後搞陰謀就叻,去到畀人問未又係口窒窒,唔夠人講就諗住令人地收聲,狼相盡現...

今次之後,更加令我們堅信了一點--就係 ANYBODY BUT CY,我地絕對不能接受梁振英做特首

like = 冤有頭,債有主,追殺梁振英!

請各位債主 like + SHARE

有關葉劉果段:

最過癮係,近日自爆不排除做梁振英政務司司長的葉劉淑儀,在有線的節目現場評論時,無神神話當時佢在場,三個都在場,唐英年手法低劣,唔應該搵行政會議的內容爆出來,但被問到梁振英有冇咁講過,就話自己唔記得有聽過..

唐英年都冇提過係行政會議,又冇提過你在場,葉劉你做乜自爆?唔記得,你又知係行政會議傾?唔記得,你又知自己在場?唔記得,你又要話唐英年手法低劣?

佛洛伊德--說溜嘴也 (Freudian slip)!

星期五, 3月 09, 2012

普選懦夫梁振英

之前口口聲聲話唐英年唔敢同佢同場辯論的梁振英,點解去到今鋪大家最有興趣知道的普選問題上面,梁振英居然選擇脫逃呢?

香港民意一直都好清楚,泛民主派一直得到過六成的選票,即大多數市民都要求民主普選,絕大多數市民關心的問題,梁振英居然選擇不戰而逃,連同唐英年同場辯論都唔敢?

法論界選委約你,你唔得閒;泛民主派 205 張飛最關心的民主議題約你,你都唔得閒,究竟梁振英你為左咩人約你先得閒呀?你唔係為左要出席同幾個冇票的網民見面,而放棄六成市民關心的民主議題嗎?

要準備西九調查?你自己唔係口口聲聲要求人地公開資料咩?你有乜野要「緊急準備」呀?有乜野唔見得光先?行得正,企得正,準備少幾個鐘,係唔係會死呀?你瞓少三個鐘都係度啦呵,全香港六成市民關心的議題,你瞓少幾個鐘都要死呀?

凱撒大帝:我來,我見,我征服 (I come, I see, I conquer) (VENI VIDI VICI)
狼英大帝:我來,我脫逃,我投降 (I come, I flee, I yield) (VENI FUGI DEDI)

When he was being questioned about Universal Suffrage, he fled, he yielded 挑戰唐英年,缺席普選聯,為何驚西九?脫逃找藉口

何俊仁﹕梁振英選擇性出席選委會議

特首候選人何俊仁批評,西九調查委員剛剛開會,相信只是梁振英的籍口,實際上梁是選擇性出席選委會議,以爭取他認為可變更立場的選委的支持。何又指,梁已放棄選民,他當初仍批評唐英年拒絕同台出席論壇,只是為能成功入閘。一旦成功,他便放棄之前所作承諾,可見他非常反覆及功利,只為玩小圈子選舉的遊戲及背向選民


梁振英承認,競選政綱中政制篇幅很少


行政長官候選人梁振英晚上將缺席普選聯的候選人論壇,他解釋是因為選舉迫近,時間安排不到,否認是不重視普選訴求。

梁振英又透露,前晚收到聲稱涉及另一名候選人黑材料的電郵,並附帶相片,他即時刪除,重申不搞黑材料。

星期二, 3月 06, 2012

林忌評論:特首混戰與一國兩制的真偽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2012 年 2 月,香港的政治新聞比起娛樂版更有娛樂性,報紙頭版「每天一爆」,由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的「僭建風暴」,到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的「西九門」、「城大門」的隱瞞利益「疑似」虛假陳述,兩位特首候選人,力搏北京的欽點之餘,現任特首曾蔭權則同時被派系鬥爭攻擊,被爆出多次接受涉利益衝突的富豪傀贈及豪華款待,自香港七十年代廉署掃蕩貪污案之後從來未有過,港人驚覺原來多年權貴竟可如此貪腐,傳媒竟毫不知情或故意不報,令市民大感失望,民情嘩然。

前港督彭定康曾提出過一系列問題,去審視一國兩制的真偽,現試著回答一下,當知道香港有沒有真正的一國兩制。

1. 香港是否仍然擁有一支精明能幹且能秉承一貫專業精神的公務員隊伍?身居要職的人員是否深得同事及廣大市民的信任?他們是否純因本身的才幹而獲聘任?

林忌答:目前香港的公務員士氣低落,凡事皆以政治作考慮,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已經成為慣例;身居要職者,完全失去同事及市民信任,由局長、副局長到政治助理,皆因政治原來獲得委任。

2. 特區政府是否根據本身的政策,自行編製財政預算,還是受到壓力,須按照北京所定的目標行事?

林忌答:特區政府多次依受到北京壓力,依北京所定的目標行事,由 2008 年的四川撥款,到 2010 年的 669 億高鐵,以至港珠澳大橋,或者天價買東江水等等,全部都是以大陸方面來考慮,而缺乏財政自主。

3. 香港金融管理局是否在不受外力干預的情況下,管理香港的外匯基金?香港在國際經濟組織中,是否表現出真正自主?

林忌答:港交所、銀行公會、以至大半恆生指數,都變成由國企或大陸人主導,香港在國際經濟組織之中,愈來愈缺乏自主性;因為凡事皆背靠大陸,香港還剩下幾多分競爭力呢?

4. 香港的立法會究竟是因應香港市民的期望和特區政府的政策制定法例,還是在北京的壓力下執行立法的工作?

林忌答:香港立法會根本不依市民期望立法,而不斷只關注北京利益來立法,由不斷重提愛國廿三條,到拒絕修改基本法解決雙非,以至全民反對卻堅持到底的自駕遊,還有封殺補選的替補機制,全部都是北京決定。

5. 香港的法院是否繼續在不受干預的情況下運作?廉政公署是否繼續大力打擊各類貪污活動,包括那些可能涉及中國利益的活動?香港在執法工作方面,是否會繼續維持本身的國際聯絡網?

林忌答:香港法院多次受釋法威脅,執法機關則經常放生權貴。廉政公署對涉及中國利益的活動視而不見,特首公然接受利益輸送,令市民對執法機關愈來愈不信任。


6. 港粵邊界狀況是否維持不變?香港人民入境事務處是否繼續實施獨立的過境管制?

林忌答:港粵邊界開始取消禁區,政府制訂甚麼「移居灣區計劃」;實施「自由行」之後,入境處則無力打擊種種違法問題。

7. 香港是否仍然享有新聞自由,可以不受約束地報道中國的消息,以及一些會引起中國強烈反應的消息?

林忌答:香港新聞自由排名大倒退,中國報導紛紛自我審查,一些會引起中國強烈反應的如西藏、新疆消息,則可免則免;

8. 集會自由是否會受到新的約制?近年舉行的周年紀念活動和晚會是否仍舊准予舉行?

林忌答:集會自由不斷受到新的約制,由「公眾娛樂條例」去打壓六四展覽,以公安條例去打壓示威,甚至以混亂安排去搞亂六四集會。

9. 駐港的外國記者和傳媒機構是否可以繼續自由採訪,不受管制?

林忌答:駐港的記者和傳媒採訪遇到執法機關的不合理以至暴力對待,採訪自由被規限,政府經常當傳媒作「傳聲筒」,只希望傳媒單方面刊登新聞稿。

10. 人們以和平方式表達對政治、社會或宗教的意見,會否受到迫害或騷擾?

林忌答:在一些親政府的機構、教會當中,人們以即使以和平方式表達意見,已會受到種種排擠、迫害或騷擾,令人閉口不言。

11. 香港在不斷演進的期間,是否會繼續以公平和公開的選舉,選出能夠真正代表民意的立法會議員?

林忌答:不公平選舉依舊,還產生「種票」問題,真正代表民意的立法會議員只佔少數,而多數卻是由小圈子選出。

12. 支持民主的政界人士能否繼續活躍於香港政壇,還是會在外力壓制下,被擯諸局外或受到排斥?

林忌答:支持民主的政界人士在北京經濟及政治壓制下,被政府擯諸局外、排斥、以至邊緣化,還振振有詞說:「親疏有別」

13. 在《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訂明的各個範疇內,行政長官是否真正能夠行使自主權?

林忌答:在《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訂明的各個範疇內,行政長官已淪為一個執行北京政策的傀儡,人人繞過特首,由近至去西環中聯辦,遠則去北京請示、請願,視特區政府為無物,已經成為主流。

從上述十三條的回答,當可見到香港已經幾乎完全淪陷,九七至今才十五年,「一國兩制」經已玩完,成為北京權鬥的伸延,上演著兩派代理人,為了香港政府的「代理權」而惡鬥;無論誰做特首,都不會改變上述的前提了。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