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1月 30, 2007

曾蔭權之 Dr.Evil 選舉策略

曾蔭權之 Dr.Evil 選舉策略

刊於二月三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回歸十週年,香港終於出現一場有競爭的特首選舉,雖然這預知結果的競爭,只是名義上有多過一個候選人 - 比起零二年董建華連任的鬧劇,稍勝了半籌。

有競爭總比沒競爭好,對!可是雙方陣營的表現都乏善可陳,一字記之曰:悶!

就算明知賽果,卻不一定要連場悶場!例如巴西對香港,朗拿甸奴也要表演幾下「插花」,卡路士也要表演他的炮彈射球,而港隊即使財、技、勢遠不如人,觀眾也會為肯落力的港隊歡呼拍掌 - 即使賽果是 7:1,或者 10:0,作為香港人,賽事仍非常有可觀性。

除了什麼「我會做好呢份工!」、「煲呔、袋巾、偽中山裝」之外,參戰雙方可令你我他留下什麼深刻印象嗎?

不公平!梁家傑為奪 100 張參與選舉的「入場券」,已拚盡九牛二虎之力呀!君不見當年「達仔」未打先輸,沒有入場券談什麼參選?又唔係巴士阿叔陳乙東!

可是之後呢?繼續任由曾蔭權避重就輕嗎?2002年民進黨的李應元挑戰國民黨的馬英九,李應元對馬英九窮追猛打,要求和馬英九來多場的辯論會,馬英九陣營則四兩撥千斤,以「冷處理」把選舉的氣氛降溫,這是一切佔盡上風,而追求連任候選人都會採用的「穩當」策略。

Donald 繼續高掛免戰牌是可以預期的策略,那麼 Alan 可有「炒熱選情」的策略嗎?

對梁及泛民主派來說,選舉真正的勝負,不在於八百人的得票高低,是在於激起多少市民追求普選的熱情!明知香港傳媒對花邊新聞的興趣,遠高於不會實現(因為必敗)的政綱,曾蔭權可以厚著臉皮以特首身份佔便宜,梁家傑呢?繼續以其 Mr. Boring 的形象示眾嗎?明天就由泛民群星拱月落區洗樓,打起煲呔由中環步行衝上政府總部,要求與 Donald 當面辯論吧。Man, it's Show Time!

至於佔盡上風的 Donald,其選舉策略則可用「莫名奇妙」四字來形容,先錯失封殺梁家傑參選的機會,面對梁家傑的步步進迫,則一再進退失據 - 「我廿四小時都係特首」這金句更令大家倒盡了胃口,又唔係請隻狗廿四小時看門口,使唔使咁 hard sell?

穿中山裝宣示愛國,或以「我會做好呢份工!」作口號,本身就已經老土到暈,遑論錯著印度的尼赫魯裝,一再自作聰明地袋起 Alan的袋巾,則給大家上了「過猶不及」的一課 - 由當年的吹口哨到今日的印度 seven-eleven特首,「輕佻」兩字伴著口哨聲繞樑三日,活脫脫就是當代版宋徽宗趙佶!章淳言「趙佶輕佻,不可以君天下」,轉眼間趙佶為金人所俘;法國的路易十四狂妄地宣稱「朕即國家」之後,路易十六就被送上了斷頭台 – 這類的失言,請可免則免。

以廣東俚語「呢份工」作口號,穿爭取印度獨立的尼赫魯裝,難道是要宣傳爭取港獨? 在網上訝然發現身穿尼赫魯裝的,還有 007 的大反派 Dr. NO, 以及Austin Power 的 Dr. Evil(還有 Mini-Me)!Donald 陣營究竟想告訴我們什麼?

選舉的「包裝」的確很重要,但故作姿態過了頭,反感得只會令人想起網民的金句:「膠味濃郁」。 轉贈一下網民的截圖給 Donald – 周潤發在賭神的一句對白:「朋友,你返去印度食蕉啦!」

星期日, 1月 14, 2007

地震不在日本國


「日本北部於香港時間十二時半左右發生黎克特製八點三級猛烈地震。香港天文臺亦錄得今次地震,強度是七點七級。香港入境事務處暫時未收到有關求助;而香港旅遊業議會總幹事董耀中亦表示,暫未收到有旅行團求助。」

「日本千島群島附近海域發生芮氏8.3級地震 - 日本氣象廳13日發佈消息說,當地時間13時24分(北京時間12時24分),在千島群島附近的太平洋西北海域發生芮氏8.3級地震。」

「 【明報專訊】日本北海道對開海面周六發生8.2級大地震,觸發最高40厘米的小海嘯,逾萬人立即疏散至高地。北太平洋多個地區發出海嘯警報,其中日本的海嘯警報維持9小時,幸無造成任何傷亡。這是兩個月內北海道第二次發生大地震,暫未知兩次地震是否有關連。」

地震固然令人擔憂,可是震央根本不在日本,卻在俄羅斯千島群島,日本稱為「新知島」東北偏東的海面。

但為什麼大中華地區的傳媒都一窩蜂地把發生在俄羅斯的地震,說成日本的地震呢?

北千島群島的主權一早劃歸俄國,這是日本於 1952 年舊金山和約放棄主權的地區,為什麼到今天我們仍支持日本右翼團體的主張,把這些島嶼說成是日本的呢?

一些傳媒說地震發生在主權有爭議的地區云云,實際上新知島以東水域,根本不是日俄仍有爭議的地區,日本至今仍堅持主權的「北方四島」,或稱為「南千島群島」-齒舞、色丹、國後、擇捉,和今次地震發生的區域,仍有幾百公里的距離。

不計小島,擇捉島以北仍有得撫島,得撫以北,還有新知島 - 對,地震就是發生在新知島的東北偏東,距離遠過香港去廣州!

「日本領事館職員表示,地震時在札幌感覺不到震動。 香港天文臺今天下午十二時三十一分錄得猛烈地震,為黎克特製七點七級。經初步分析,震央位於北緯四十六點三度,東經一百五十四點四度,即俄羅斯千島群島附近,札幌之東北偏東約一千零九十公里。」

一千零九十公里是多少呢?即由香港出發,去到杭州左右的距離吧!比起香港去馬尼拉還遠,札幌感覺不到震動,也是很自然的事吧!只要香港的傳媒肯去查地圖,上網下載 google earth 查看 google map,再在搜尋器及維基百科做少少 research, 一切資料就可以輕易到手。

當然,經過南亞海嘯之後,海嘯對沿海居民的威脅是存在的,但這絕不是「差不多先生」誤把馮京作馬涼的藉口!震央在沒有主權爭議的俄國地區,為何偏偏要堅稱發生在日本呢?

從這事件我們可看出大中華地區對日本傳媒的依賴!俄國的傳媒力量自然遠比不上日本了,於是大家就把俄國領土當成是日本領土... 想像一下,如果報導釣魚台是日本的,又或者... 上海是日本的...

不可思議吧?同樣以明報「日本北海道對開海面」的尺度來計算,上海也可算是「日本九洲對海海面」!而由台灣到香港也是「日本尖閣諸島(釣魚台列嶼)對開海面」呢!!!

註: 所謂北方四島 - 南千島群島目前仍在俄國的實質管治之下,北海島東北以外的海域,目前全屬俄土。

星期四, 1月 11, 2007

從王安石看曾蔭權新政

舊文現世 - 寫於 2006 年 9 月 17 日

從王安石看曾蔭權新政

宋朝是古代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年代,當時不但發明而且長期發行了紙幣,其高度發展的手工業,直至當代中國才能超越其水平。

然而宋室對外長期積弱割地賠款,對內則面臨政府入不敷支,其「屋疊屋」的政府架構,其龐大財政狀況難以在數字上管理,及至宋神宗一朝,終於引發了宰相王安石的變法。

王安石變法遇到很大的社會阻力,亦引致歷史上支持和反對兩派的長期爭論,王安石及其新黨的後繼者,除在人事上大量起用良莠不齊的新人,引致無法達到原本的目的之外,王安石更是政府以有形之手干預市場的先行者:以「青苗法」、「市易法」企圖建立「中央銀行」貨款予農民及商人;以「均輸法」干預商品的流通,增加政府的收入;以「免役錢」、「方田法」及「保甲法」擴闊稅基及擴闊兵源,以期全民皆兵及全民皆稅。以上種種新政假設,政府收入增加了,便有力發展軍事以及經濟,外則可對強敵,內則可安天下。

然而,新政最終還是失敗了!既敗於急於求成人事不符現實,更敗於一個錯誤的經濟觀念 - 以無效率的官僚主義制度,去管制和干預經濟市場。而那些文官出身的士大夫,就有如今日的公務員,不懂亦不明白經濟為何物。青苗法市易法原意為官款借民,令其免受高利貸的威脅,可是由官僚執行的結果卻是強迫農民借款,或人民借公款後逃之夭夭,就有如今日的什麼優質教育基金,持續進修基金,變成一窩蜂新成立教育機構的「提款機」,政府一旦推出一些改變市場力量的「新政」,一眾投機商人立即看準機會大賺一筆,幾年前提倡的資訊科技教育政策,花了幾十億換來了什麼?

被喻為「士大夫樂園」的宋朝,官員都是「鐵飯碗」,大量冗員既不怕亦不會「被炒」,王安石變法如要成功,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說,卻應反其道而行 - 裁減大量的冗員,減少政府開支以達至財政充實的效果,就有如漢初的黃老之術「無為而治」,藏富於民,人民有錢了,政府開支減少了,又豈怕稅基不夠闊?

可是我們的特首曾蔭權,卻於數天前明確表示,特區政府並不奉行「積極不干預」政策,並指這是「很久以前」的事。此言有如董建華當年稱當年八萬五房屋政策「不說便不存在」,引起各界震動;港英時代的經濟座右銘,就有如宋代的祖宗家法,從此畫上句號。

這一年來,很多人都以為曾特首的「強政勵治」只不過是一種口號宣傳,可是觀乎特首上任以來,所推出的種種措施,包括添馬艦的新政府總部,增加局長助理等政治職位,再加上近日「廢除」積極不干預的說法,配合將來強推而出商品及服務稅(GST),我們可預見的是特首一方面要增加政府收入,所謂的「強政」又會再增加政府的開支,而由於再也沒有積極不干預政策,政府又豈會再遵守「小政府、大市場」的規律?大家勿忘了那個在董建華初年,連續幾年增加政府開支的財政司司長 - 他就是今日的曾特首。

今日科技雖然比起宋朝進步了很多,可是要把「全民萬稅」的 GST 廣泛徵收,由上至下要增加多少的行政人員?政府方面由報稅核稅查稅到放蛇的開支,市民少至一元數角所增加的單據報稅行政費用,再加上那些監督稅務核數會計的開支,七除八扣之下又有幾多效益?政府放棄積極不干預,事事干預最終只會好心做蠢事,王安石的覆轍在前,曾蔭權可有半分覺悟?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