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10月 30, 2008

投資衰過賭波

去馬會賭波,馬會同你明買明賣,贏幾多保證一定賠,就正如去賭場買大細,買一百蚊,贏左賠九十幾(計埋抽水),輸左都係一百,開價公道童叟無欺,仲有法例保證監管添,林忌到今日都唔明,點解我地要禁止全面開賭,卻容許所謂的「投資」?

例如星展果隻系列 3x / 4x 「債券」,贏左都係得 4.5-5% 的回報,輸左就乜都冇哂,又或者最好得番原本的本金的 8%,買一百,得番八蚊,咁點解我唔入賭場賭錢?點解政府唔可以好似台灣咁,容許銀行賣彩票(六合彩?)賭錢,最衰都係傾家蕩產之嘛,正如一班「反苦主」的朋友講,投資有風險o架嘛,賭錢都只不過係有風險之嘛,仲低過買迷債或者 accumulator 添,咁點解要禁賭?

賭場唔合法,因為你賭一百,贏左佢要賠九十;銀行賣「債券」合法,因為你買一百,贏左佢只賠五蚊!點解要禁賭場?因為賭場會搶哂銀行的生意,會令銀行失去一條大財源,畀咁高回報率畀你班「投資者」(或者賭徒)?咁特膠上下班有錢佬點搵你地錢呀?買一百賠九十畀你,仲有邊個傻佬會去「投資」?

我到今日都唔明,點解 X 光社等反對賭波,反對賭馬,反對特區賭博的那一大堆道德團體,到今日都對銀行等衰過賭博的投資產品視若無睹;點解要反對賭博?因為賭錢會上癮,會傾家蕩產嘛?乜而家股票機前面班友,唔係上緊癮咩?禁止佢地去買一百博九十,卻容許佢地去買一百博五蚊,輸左又係一樣傾家蕩產,呢種選擇性道德,係唔係同我地偉大警方選擇性拉寶藥黨一樣,值得香港興建多座大水法《諧奇趣》去紀念一番?

忽然記起,中世紀的歐洲之所以被猶太人壟斷了銀行等業務,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那時天主教仍然不主張收取利息(今日不少伊斯蘭教的支派仍然擁有這種戒律),最奇怪的就是那些很道德,很原教旨的份子,偏偏又是「選擇性道德」,對大銀行大商家放數、假投資視而不見,卻對大衛像的性器,大學生的一份小報,全港做最多慈善的馬會大力鞭撻,令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希奇!希奇!

最過癮係,在馬會賭馬賭波,必須拿出真金白銀,法例唔容許借錢賭錢(例如信用卡);但係所謂的投資,卻可以大玩「衍生工具」,炒 margin 唔係借錢係乜?當阿婆去銀行入錢排隊,都可以畀人拉去玩比起賭馬、賭波更危險的「投資」果時,我地的法例係唔係出左問題?我地個社會的邏輯係唔係出左問題?定係我地的問題,就係問得太多問題?

不要問,只要信,記得呼籲馬會,快 d 在各投注站大賣廣告啦:

「投資不如賭波,贏波一定賠足!」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1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