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9月 08, 2008

新東喜劇收場,九西呢?

看看港島和九龍西,再看看新東和九龍西,當明白到世界上有些事,是想不通,也想不透的。

舉例說,為甚麼港島的葉劉和民建聯無法配票,令何秀蘭有機可乘?我們不明白。

上屆何秀蘭被「告急」落選,今屆卻成功偷雞;記得上次落選後,一眾傳媒集體譴責民主黨,因為告急累死何秀蘭;看看九西的泛民得票率,泛民原本大有機會得到四席,目前最後一席形勢超危,為甚麼?是誰為爭選票,把別人各區的事全部計入毛孟靜數呢?看來在某些泛民心中,他們比較希望梁美芬當選。

當然啦,最愚蠢的就是不懂反擊的人,當事人就要負全責,但反過來,為何當年沒有人敢怪何秀蘭沒有「反告急」呢?媒體和泛民的雙重標準,值得我們熱切期待。

再看看新東--長毛堅持不抹黑,不攻擊泛民的對手,結果開票出來泛民五席全上,踢走龐愛蘭與田北俊,作為泛民的支持者,你怎麼看?

這個世界就是勢大夾惡贏哂,道理?公義?泛民主派會講的嗎?講的下場,看看那些不抵抗的人吧。

泛民如果不夠廿一席,下場會怎樣?不重要吧,既然大家相信靠一人之力,而不重視泛民的總票數,那麼我們這四年,就看黃毓民先生如何表演好了。

例如,不夠廿一席,是不是要堅持留在這個小圈子議會呢?例如面對政府絕對多數的打壓時,黃毓民先生會不會和當年他在電台所說,全體辭職呢?還是他選到,就又有另一個標準呢?

目前有廿三席,在不靠功能組別的情況下,不知社民連在這個小圈子議會有何表現呢?例如再對內地捐款方面,會如何處理?

人在做,天在看,這句話,我仍然銘記心中。

這篇文,由八月等到今日才寫,就是不想干預九西的選情,連蘋果那篇三言兩語,也等到幾乎沒有影響才出街;不過要攻擊你,要不負責任的人,總會找到藉口的,因此林忌這刻在想,既然做泛民也要不能說真相,不能講真話,要抹黑、鬥臭、卑鄙無恥,為何不去加入保皇黨呢?

例如日日打謝陳方安生,日日打謝黎智英,有一天生果報執笠,大家一齊改睇西方月亮囉,唔知某黨的人會唔會同時想蘋果報執笠?唔知泛民當中有幾多人想睇太陽多過蘋果?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1 年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