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7月 23, 2008

抹藍抹綠抹紅抹黑

馬英九撤控謝長廷誹謗
據了解,馬英九撤回的訴訟案件共有六宗,部份已一審判決或偵查終結,包括謝長廷涉嫌誹謗馬在台北市長特別費案中使用假發票;前新聞局長謝志偉指控馬曾為職業學生,以及台北市議員徐佳青指馬涉入東森小巨蛋弊案等。

馬英九在昨日發表的聲明中指,今次撤訟或不再就有關案件提出上訴的決定,完全是為了弭平因選舉而撕裂的台灣社會,希望這些曾經以不實指控攻擊他的人士,能夠停止攻訐。不過,國民黨發言人陳淑容表示,決不撤回選舉期間涉及誹謗國民黨的訴訟。

世界上有些人,偏偏老來剛愎自用,原本康莊大道不走,偏要自尋死路;有如台灣的宋楚瑜,由高峰一次又一次自我毀滅,不斷在不適當的時機,挑戰不適當的對手,而結果就是把自己的殘餘價值,也要斷喪在年輕人的手裏。

中國人一種最可恥與下賤的行為,就是永遠蠻不講理,三句不夠兩句就來人身攻擊,台灣的深藍深綠膠都如是--現實邪不能勝正,一味以卑鄙手段抹黑攻擊別人的,結果自食其果,古今中外例子多如恆河沙數。

有種硬膠例子,就是評論事情不是說理,卻走去說人--中國膠的典型反應是:「你是外國人,因此你對 XX 說三道四有何居心?」

反過來,有些硬膠就不停質疑--你是否某黨派的?你批評誰有何居心?

對一個從來不相信膠到冇朋友的「中立與持平」的人來說,這種說法就好似說--你沒有退出中國籍,所以沒有資格批評云云一樣,膠到冇朋友,偏偏中國膠就是這樣的膠腦筋,因此在台灣常見的現象,就是抹藍、抹綠、抹紅,抹抹抹--那人是甚麼黨、曾是甚麼黨的,因此那個人的說話就沒有份量,而就有一大堆單線思考的人,腦部的確是如此運作的。

當政黨搞到好似邪教,入黨原來就是「你死我亡」,對不起,在真正民主的外國,可不是這樣的--執政黨和在野黨派的議員,隨時在某些題目上倒戈;邱吉爾先脫離保守黨加入自由黨,再回到保守黨,只要本身都是支持民主制度的政黨,可沒有人叫他一聲「 X X 叛徒」(加入獨裁、納粹組織另計)。

或者在偉大的中國膠心中,扮沒有政黨就可以「中立持平」--但在同樣的中國膠心中,黑社會和政黨的分別又是甚麼?原來沒有共同理念?原來要「聽黨話」?原來沒有個人立場?原來入黨就等如黑社會,要置他人於死地同時,又連自己的主張都沒有--沒有人性,只有黨性?

在台灣的中國膠社會,大半數人眼中只有藍綠,而沒有對錯;真的很想知道,在香港我們究竟是要真正的西方民主,還是又來搞這種只有出身、顏色、政黨,而沒有對錯的地方。

因此林忌在此公開宣佈,今次在港島區的選舉,林忌鐵定始終如一,有如 2004 年一樣把票投給民主黨--即使是被看低一線的甘乃威!林忌可不似有些人,會為了人情而出賣自己的選票,會為了選票而出賣幫自己忙的人--即使關係再親,選票的選擇,也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我的票,只投給對泛民最有利的一位候選人,正如我的博客亦如是;如果無法把個人的情感和理智分開,不要從政禍連世人了。

伸延閱讀:
2008 年 4 月 1 日蘋果批:第二梯隊 Show Time !

楊:政府放風實施電子道路收費,車入中環可能要收 90 蚊,你點睇?

博客林忌:唔係下下收錢就可以解決問題。身為泛民主派議員,居然支持自由黨經常提倡o既「電子道路收費」?我會反問呢 D 人,用「電子道路收費」o既邏輯,不如選民投票都要「 90 蚊投一票」,實行「投者自付」,去改善選民質素,好唔好?

泛民願意聽真相嗎?
曾建成的努力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1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