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6月 28, 2008

膠開有條路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鄭家富及航運交通界別議員劉健儀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均表示,政府應該立法禁止的士議價,避免割喉式競爭。

鄭家富又表示,長途的士收費有減價空間,又認為設立定點收費及七人座位的士是可行做法。

劉健儀認為,要提升的士服務質素,才有足夠競爭力對抗折扣黨,又表示准許的士於禁區上落客可吸引更多客源。

的士小巴權益關注大聯盟主席黎銘洪說,業界已就起錶收費加至18元達成共識。

睇完上面議員的建議,就真係好想反問一句,班膠官膠到亂哂龍之外,你班膠議員又膠埋一份?

濫收費用就應該立法管制,減價都唔畀?香港仲係唔係自由經濟的社會?你可以立法禁止人減價,可唔可以立法禁止人免費載客做善事呢又?

地下鐵有咩十送一的服務,如果有八折黨又學下地鐵,改做四送一,政府管唔管?要唔要干預?點解的士唔可以四送一,但係地鐵就可以十送一?點解相同的原則,雖然用在兩種唔同的交通工具上,受惠者卻同樣是市民,地鐵減價政黨就大力支持?的士減價就反過來政黨反對?唔通係因為地鐵司機少,而的士司機多?

當年八九六四時,港大學生坐車去維園示威,的士司機唔使收錢,立法禁止減價之後,唔知到時咁做會唔會犯法呢?當年的港大學生今日可以變成了民主黨人,反過來係唔係要立法禁止以往的士司機的做法呢?

如果的士禁止減價,士多應唔應該禁止減價?律師應唔應該禁止減價?超市減價影響士多生存,係唔係應該禁止減價?A 巴士減價影響 B 巴士,應唔應該禁止佢減價? A 電訊減價影響 B 電訊生存,應唔應該全部立法禁止減價?

自由黨的硬膠就更加冇道理,主席支持電子道路收費(方便佢架法拉利飛車),支持減汽油稅(方便佢架法拉利燒油),支持減汽車首次登記稅(方便佢買多幾架法拉利),而家大叫一聲
「准許的士於禁區上落客」?唔係嘛?香港的塞車除了主要幹道係因為低能設計引起,其他道路如中環、灣仔,卻係因為上落貨等泊車問題引起,常見係四條行車線,左邊泊滿車(明明唔係車位),右邊都泊滿車,平日已經得番兩條線,結果再有一條線唔理亂泊,或者的士等客,另一條線因為巴士霸住,一架車開出來霸住兩條線至三條線,於是乜人都唔使行;再增加的士任意上落客,即係再塞多一些,大家乜都唔使行。

其實今日已經有好多的士落客區,當然應該可以再增加一些,這是合理的;但同時某些黑點卻必須強打的士非法上落客的問題,對於呢方面議員大帝當然係得個講字,望望條路,客貨車超載亂上落貨,巴士打橫行噴黑煙,小巴玩亡命搶客飛車,的士冇客就玩慢駛,有客就玩亂 Cut 線,周末周日的私家車 Holiday Driver 就玩亂開、亂泊同超級慢駛,人品唔變,執法唔變,靠硬膠的法律定義玩乜都冇用,因為根本完全執行唔到--而最不幸的,就係班大帝成日以為,解決問題只係好似打 game 玩 SimCity,調節幾個數字就可以了。

八折黨提供折扣都可以有錢賺,就係靠「增值服務」如預約,令的士不在街上漫無目的等客燒油,卻能夠提供「點對點」,車盡其用,既環保得來司機又有錢賺;奈何日日提倡環保,提倡要立法強制「停車熄匙」的官僚及議員大帝,卻偏要和環保作對,要的士在街上亂開等客,要立法來趕絕折扣黨。

趕絕動腦筋的司機,扶助「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的司機,大家就係純粹等運氣,原來呢 d 就叫公平公正!原來「一國兩制」的真義,就係在大陸搞資本主義,在香港搞共產主義!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1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