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1月 17, 2008

台灣選舉的花生討論

最近香港膠事煩多,一直未抽空寫台灣的看法;今日一堆朋友拉著我談了一會,對於年糕料理館等的討論,有以下的看法。

不少人認為,民進黨在台北市八席全敗,和中正紀念堂事件,絕對脫不了關係;雖然包括蔣友柏在內的很多人,都以蔣介石是獨裁者為理由,支持拆去;然而以英國人為克倫威爾立像的標準來說,中正紀念堂是應該保留的,詳文見中正紀念堂民主的一課。

首先,綠營的人應該要搞清楚,所謂「台灣主體意識」,其主要敵人應該是老毛,而不是老蔣;主次不分,非友即敵,把所有藍營的人,或支持藍營的人,都標籤為中共同路人,這就是今日落敗的一個很主要的原因。

反過來用文物、古蹟作為例子,北京圓明園的「正大光明殿」,也是獨裁者的地方,是不是要把故宮及圓明園改名,把「正大光明」匾額拆去,改為「民主自由」?

中正紀念堂歷史沒有圓明園深遠,但幾十年的歷史建築就不是歷史?比起那些明朝、清朝的敗家皇帝,蔣介石是不是殺人少一些?最起碼比起中共的毛澤東好一些?在這樣的情況下,是不是可以作為歷史文物景點而保留?

對,蔣介石是獨裁者,也要為 228 而負責;欠債當然要還,但還的方式是不是可以實惠一些?用膠的術語「欠數」、「J 數」的概念來說,蔣介石的兒子蔣經國,最少在晚年啟動民主化進程,重用李登輝讓台灣有今日的民主發展;這方面比起英國克倫威爾那個不成器想奪權的兒子,是不是再好了一些?如果英國人可以在西敏寺為克倫威爾立像,為甚麼台灣人一定要拆了中正紀念堂?

欠債,最緊要肯還錢;有些債的確一世都還不清,但最起碼肯還;對方肯債務重組,還了半條數,就有云:「窮數莫追」(窮 J 莫追);對於綠營窮追國民黨黨產問題,我是支持的;可是要去追老蔣數拆紀念堂,這就是 bad taste 了;同樣道理,例如明十三陵個個都是獨裁者,大家又是否支持把明十三陵全部拆去,或者改名做「民主墳墓紀念館」?

同樣道理,綠營王世堅選前承諾了跳海,這條 J 數是一定要還的;至於怎麼跳,就相當有彈性了;舉例說,東周列國志有一個故事,叫做「黃泉會母」--鄭國鄭莊公的母親武姜,支持其小兒子叛亂,最終叛亂平息鄭莊公很氣憤,發誓除非在黃泉見面,否則和母親永不相見;這樣的一條 J 數,古人會點樣還?

謀士向鄭莊公獻計,在地下掘一條隧道,再開通泉水,稱之為黃泉,最後在該處母子相見;春秋戰國時代的人,才沒有今日的硬膠,一點創造力也沒有,一聽到跳海就要生要死。

王世堅有種跳海就隨便跳,沒有種跳,最起碼也給我們一些創意回應嘛,例如對藍營的人說:「好呀,當你們反攻大陸成功之後,我就去跳中南海給你們看吧!」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1 年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