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11月 29, 2018

由妖票到乞票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去投一票,而不是視投票作為公民的責任,或者對社會的責任。

而不幸,我們正活在這種兩個極端的心態之中,一班人認為投票是理所當然,不投他們是罪;另一班人則有如一些人「唔恨嫁」,認為叫其盡公民義務,是要用物質、或者其他條件,來換取其手上的一票。

結果當然一如平日報導的感情問題一樣,一些騙子利用大量虛假的承諾,騙取那些期望別人來乞票的人支持;又或者,用蛇齋餅粽或現金,換取那些人的選票。最後由於贏出的多是騙子,反而動搖了人民對投票制度的信任──因為亦只有騙子才會開出那些不能實現的承諾,所以無論如何投出來的結果,都是騙子居多。

香港樓宇的圍標問題,其根源即在於此──負責代表居民的代表,沒有酬勞,任勞任怨,明明是為了大家的事,卻被一堆不負責任的人玩爛;有些人是胡亂簽授權書;有些人是為友情而不理真理;有些人是吊高來賣,認為要別人用錢或感情乞求,才會付出那高高在上的一票;有些人則愛理不理,真相是懶惰,藉口是太忙。

然後居心叵測的那些騙子,成功利用多數人的愚蠢與懶惰,去奪權詐騙;然後那些「愚蠢」想做事的人,就被人指罵以至侮辱,說是欺詐的同路人。制度被爛人玩爛之後,連那些本來想做事的人,也不願做事了;反正不是義務,就是所得收獲比不上要付出的代價;而願意被人指罵的人,則純為了這些公職的回報,而得過且過或者加入詐騙。

這種故事其實全球都有,不過在「中國人」的地方,則特別嚴重,一來文化上說謊是常態,二來蠢人與貪婪的人特別多,上了當還沾沾自喜的更多。

這就是為何香港「正常人」也不願從政,而從政者質素普遍差劣為求搵食的原因;然而文化不變,眾人態度不變,有殺錯冇放過亂鬧一通的文化不變,那麼立法會是垃圾會的情況,也絕不會改變。肯從政的,只有聖人、為出糧的人,以及賤人,而後兩者,當然比起聖人多得多。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2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