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9月 02, 2016

港島區選情分析與推薦

在立法會比例代表制,特別是今屆民主派碎片化之下,很多朋友都對目前的選舉不知如何投票;我最初有如今年的228,對這樣基本上是碎比及意識形態對決的選舉,是不想表態支持的;然而很多朋友多次勸說,以及冷眼看到一些人又以偽議題騙選票,因此決定寫一篇投票建議分析。

這篇分析和其他分析不同之處,是我不會只支持一個候選人,因為魚與熊掌,不能兼得;而且每個人對一些問題的先行次序,都有所不同;很多年輕人想表態支持港獨,或支持一些勇武的理念等,那麼你的投票選擇,和一些想實在政策的人,或一些想推動左翼政綱的人,會有所不同;我林忌當然會有自己的偏好,例如我比較實際,是重視政策和能力,多於理念;這自然是一篇主觀的分析,但我會說明我的建議背後的理據,甚至在支持時同時寫出批評(肯定得罪人),而這些理據是我真心相信的,你可以參考一下的所寫的原因,在思考一下這是否你重視的原因,從而再思考一下你的選擇。

首先,我會說出第一個偏好,即希望當選者有活力,年紀相對輕,在任時間不太長,希望改變一下目前民主陣營的死氣沉沉氣氛。好些議員的議政水準,可能高過新人很多,但由於長期在任,我會傾向不推薦。

第二個偏好,是真誠;那些人前一個樣,背後另一個樣,或人格有問題的,作為關心香港政治,及在時事評論寫了十個年頭,我會不推薦,其理據亦會列出。

第三個偏好,是當選機會;一個候選人能力再好,如果是完全沒有當選機會,是沒有意義的--除非該區大局已定,又或者這類候選人的支持者,基本上是不會考慮其他人的意識形態支持者,那麼我也會補充說明。

首先,我說自己的選區:香港島

香港島有六席,長期以來有很多人見到葉劉民調高企,認為葉劉有機會贏兩席,這其實是機會極低的;首先要知道葉劉的支持者,很多都是「親政府」的掌心雷支持者,由於民建聯工聯會今年那些實在太新太廢,他們根本不認識,因此被調查時會答葉劉,但最終中共的機器投票時,這些票是會大部份都回流去民建聯工聯會的。

港島是中產區,有很多藍血人、精英以及偽精英,特質就是投票其實很看階級,或者起碼你要配合那個階級的口味;今屆民主陣營的最大錯失,就是各大黨或有力叫陣的候選人,都很缺乏這種「專業、穩重」的台型,這就是為何陳淑莊要拿掉多年的眼鏡,意圖想洗甩你「四眼陳」的記憶;然而這記憶實在太深入民心,因此公民黨必然跌飛,但對成個民主陣營來說,其實是好事。

而結果,這些票就走去了王維基。有很多人說王維基吸了泛民飛,與其說是吸泛民飛,不如說是泛民冇一個「專業、穩重」的候選人累事;原本年輕化對民主派是好事,但港島卻出事了。而王維基的作用,對民主派的支持者來說,就是希望說服身邊親政府的老人家,改投王維基一票;大家必須多多利用葉劉說王維基支持廿三條這點,例如說:「啊,葉劉都說,王維基當年支持廿三條,是少數支持佢的人」「那企鵝是律師,律師天生都是反中亂港的啊」這些理由;我相信,大家只有肯用腦,一定想得比我好。

由於葉劉、王維基、陳淑莊、民建聯及工聯會,最少拿下四席,對餘下民主陣營來說,真正有競爭的只有兩席:分別是許智峯、何秀蘭、羅冠聰、鄭錦滿、劉嘉鴻與司馬文去競爭。

許智峯最大的優勢,在於民主黨多地區樁腳,而且在中西區區議會多次抗爭的形象,比起傳統的老鴿不同;目前俗稱為「乳鴿」的民主黨人,在港島最多;如果你認為泛民第一大黨(擁有最多區議員)不能就此滅亡,希望在當中搶救年輕一代,再把我們都非常討厭的老 X X 趕走的話,這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因為人一走,茶就涼,那些經常對男候選人施以死亡之吻的主席,相信會令這些年輕人急不及待推走這些以往的惡夢回憶。因此,我推薦許智峯,他值得一次機會。

不妨說,我曾經遊說許智峯放棄我極度反對的電子道路收費政策;許智峯承諾他只支持研究,如沒有一些合理的豁免(如當區居民例外),他會反對;我對此是不滿意的,因為這是一個一旦打開,就無法挽回的 Pandora Box,一旦研究就必會實行,一旦實行就再差都不會取消收費。但他也說明,他的堅持,來自他政黨的立場,對於一些經常批評公民黨「黨不成黨」的人來說,這種肯堅持,不肯做政棍投機來換支持的特質,其實都是一種優點。所以我對此不滿意,但為了大局,我會推篤許智峯,而我亦會繼續遊說他放棄電子道路收費的垃圾政策。

另一位的推薦的,是眾志的羅冠聰;本身我對羅的認識不多,而從身邊幾位時評人的評價聽回來,他實在是一個不識抬舉做人,簡稱「唔識 Do」的後生仔;我曾和他討論一些政策問題,他嘗試回應,可是卻好似不太捉到問題的核心;然而最起碼,他知道自己的問題,也知道自己的缺點,例如搞錯「收回東隧」單張的行政失當,他會老實說出原因;真誠,會認錯,這個要求不高,但在香港的政界,卻難能可貴;香港有很多人永遠不會認錯,犯錯就把錯推給別人,因此唔識肯認錯的人,比起那些死不認錯的「垃圾」,已經好得多;由於他的當選機會較高,而且有很多年輕與傘兵的基本盤,我推薦羅冠聰。

至於另一位有勝算的現任議員,是何秀蘭;我一向都公開承認,我對她有「偏見」;由於我曾在 2004年和她有過非常極之超級不愉快的合作,而且對她在2003年在觀龍區選,再在2004年立法會敗選後,竟寧願去有線電視《我們都是父母》的兒童節目主持,都不肯做好區務;最終2007在觀龍區棄區潛逃成就葉國謙得票倍增,令泛民在觀龍衰足咁多年,直至青政空降,得票卻比預期高得多(下刪批評五千字),再加上近年2件「死罪」:

1. 政改大奇蹟日時幾乎累大局,在建制唔夠人時竟高叫點人數,被身邊一大堆議員制止仍好似發緊夢;而事後,竟然敢宣傳這是她的功勞 2. 政改討論期間曾鈺成爆她發起「上海之行」--泛民議員去上海見共官,她反駁說,其實是建議搞議員去中國上「國情研習班」--乜野國情研習班呀?香港的立法會議員需要上乜鬼國情研習班呀?就當我信,你信唔信?國情研習班?嫌議員唔夠親共呀?

從她所累積的敵人,大家可推想她人前人後的分別--反佢政界後生仔,我最少數得出雙位數,而且仲係跨政黨,跨立場,其「親家」,幾乎可以組成另一隊「苦主大聯盟」,差在未組班去狙擊佢。提醒:由於我係苦主/「親家」之一,上述意見只代表個人意見,只代表林忌本人立場,請就此意見打你認為你想打的折扣;補充,佢名單排第二果位人兄,亦曾經公開講大話,為私怨搞衰民主派大局的另一件事,不過陳年往事,就無謂再數啦。

至於劉嘉鴻,我必須說,如果不是民調上的弱勢,以及其政黨和其本人形象不夾的拖累,令佢無法得到「加乘」勝算,我會推薦佢;利益申報,我和劉嘉鴻反了面,已經兩年沒有任何交談;原因是一堆勇武本土的衝突時的爭議,然後又變成「仇家」--這是他們黨派的老問題,為爭論而爭論,然後人身攻擊,然後又一大堆人來抹黑我,自此我unfollow了他;這些問題,我非常希望他會檢討,你既不能做「教主」,又走中產專業路線,這是完全衝突,注定你是很難贏,是事倍以功半的。

然而,就算再不喜歡他某些個人特質,以及我與他之間的上述的「私怨」,以及和他的政策分歧(退保),說到政策辯論,在港島他是第一;他和司馬文的辯論,除了外表與口音或許比不上之外,他是完全擊敗司馬文的--特別是有關拉布。

比起其他政治人物永不道歉,劉嘉鴻曾為了人社分裂的爛帳,向我道歉過,亦因此,他是一個會檢討的人,雖然他未曾為了後來在光復爭議上的狂言道歉過;然而,私怨歸私怨,公義歸公義,無論將來如何,我很希望劉嘉鴻可以擺脫上述的問題,更上一層樓。

亦因此,如果你想投司馬文一票,我會建議你改為投劉嘉鴻;劉嘉鴻支持拉布,而司馬文則又要反對又要說支持,在香港的政治現實之中,完全不實際;我雖然非常希望香港增加一個非華裔的議員,但基於幾個原因對他極之有保留:2012年我曾和他討論反對中國大陸車來香港自駕遊,他說反對大陸車不能歧視,應以「香港太多車」來反對,不能反對大陸人的駕駛技術,也不能反對大陸的駕駛執照造假。這和反拉布問題一樣,是非常「左膠」與「離地」的。另一方面,最近他拍了一條短片,宣傳支持增建行人路,但卻起了一條非常荒謬的題:「行人優先」(Priority for pedestrians)。我必須指出,政府亂建路,半山好多路缺乏行人路,那麼就要求建設好了,這是份內的事;為何要「歧視車路」呢?冇行人路,關車路咩事?本身香港塞車已經是超級嚴重,車路嚴重不足,你再減車路改為行人路,或綠公仔增加而紅車燈增加,會令香港島變成怎樣的一個亂局呢?再一次,司馬文的死症就是「離地」--由反拉布、反大陸自駕遊、行人優先,全部都是只談一些空泛的原則,但完全沒有面對過實際的困難,我不認為香港需要多一位離地的議員,所以很不幸,無法支持。

同樣,對於鄭錦滿是同一個問題。(如果你是熱普城教徒,相信你可以停止閱讀,因為你不會接受到我的意見)

我不認識鄭錦滿,不記得有沒有罵戰過,我說一票不投熱普城,是因為他們就是一堆滿口謊言的投機主義者,由2013年才「忽然本土」,然後篡改本土運動歷史,再唯我獨尊,抹黑別人都是「偽本土派」,實際上就是要「獨霸本土派」;特別是那位支持四川撥款卻忽然本土,再唯我獨尊說要把別人從「本土派除名」的獨裁教主,當然是最大的負資產;其聯盟中的滿天神佛,由一大堆朋輩玩宗教式洗腦,不斷分裂以及「永續拆大台」,這些大家都已經很清楚。最離譜的當然是「五區公投、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由頭落尾不但是錯法律、錯事實的騙局,五區公投幾時辭職?3月時在城市論壇說是「立即辭職」,八月尾鄭松泰改口為兩年,同日陳云根竟然說是「不需要」、「備用」、「高風險」、「不會辭職」,更離譜是說「今次投票已經是五區公投」--借問聲8%支持你,92%不投你,公投甚麼?公投你失敗?

甚至你指出他們的錯處,繼續死不認錯甚至抹黑你本人,這和中共有何分別呢?而鄭錦滿本人甚至連作為這個「騙局」的推銷員都不合格,在論壇上竟說不出那一條條文去修改基本法,那麼你修甚麼?連自己的 manifesto 都說不出,連自己乜都話要「永續」的都無法解釋,那麼選你入去做乜?

更失分的是自稱去澳洲留學,卻在論壇上聽唔明英文NOT字,或故意扭曲司馬文與劉嘉鴻的對話,更不用說其他永遠都無法解釋的個人問題--由「留學」、婚姻狀態等等;私德不是最大問題,問題前言不對後語的「永續新解釋」。這時候,我又憶起甚麼「政治倫理」呀、「不要政棍」呀,用這個標準,當然是不作考慮。

注意:十年來「熱普城」集團的教主,約有八年和林忌是處於熱戰的狀態;這和「私怨」無關,包括2007年我批評社民連,以曾支持23條立法的勞永樂出選港島補選,黃毓民發火大罵,可惜兩個月後勞永樂退黨,「批評」黃毓民為黑社會;2008年我反對四川撥款時,黃毓民支持,然後鬧我「不懂中國國國情」,幾年後他改變立場,卻從不道歉;2010年黃毓民力撐任亮憲,搞人社分裂,最終任亮憲又再一次成為另一位令佢失望的「靈童苦主」;2012年我揭露蕭若元家族和中國社科院一些生意合作計劃,被黃毓民的支持者洗版,1年後黃毓民和蕭若元反目,這些人卻以我找出來的材料,去攻擊蕭若元;這些「公怨」,就是他們一直所批判的「私怨」,請就此對我的意見打折扣。

然而有些事實就是事實,2047到期的是中英聯合聲明,不是基本法基本法不會過期,沒有日落條款(李國能, 2015);部份地契2047到期,但基本法第123條已經寫明由港府自行立法;基本法第5條的資本主義制度與生活方式,不會令地租不加價2012年海運大廈加地租147,3倍;基本法既沒有續不續問題,更沒有保地契效用,而且中共絕不可信,「永續」由始至終,都是一堆謊言與騙局。

下次,再談其他區

香港島(15名單爭6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1.黃梓謙、2.劉嘉鴻、3.葉劉淑儀、4.何秀蘭、5.張國鈞、6.詹培忠、7.鄭錦滿、8.羅冠聰、9.沈志超、10.王維基、11.徐子見、12.司馬文、13.許智峯、14.陳淑莊、15.郭偉強。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2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