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3月 06, 2016

Betty Wong 故事的漏洞

再三重讀那位 Betty Wong 的文章,實在有太多事情可以批判,可是很驚訝的,很多人居然只是閱讀這位小姐的「苦難」,卻完全沒有走去批判背後的荒誕。

這位小姐把過去十一年的悲劇,簡化為「沒有身份證」,明顯是極度錯誤的觀念;為甚麼連「難民」都不如?為甚麼沒有「人權」,甚至煽情說甚麼首次成為「人類」云云,把這些都怪在「沒有身份證」上,是「超錯」;難民有身份證嗎?香港只對有身份證的人實施人權保護嗎?真正的原因是甚麼?就是這位小姐沒有護照,沒有任何證件,是一位偷渡的中國人。她有中國人不願意去做,選擇以偷渡與隱瞞自己部份資料的方式,去追求酌情與變相「特赦」,這才是一切問題的根源。她的「成功」,來自她對入境處的不盡不實--說是自己偷渡,來自「大家都心知肚明政府沒有辦法送我離境,除非送我出公海海葬」這種隱瞞,以避過遣返。

這一切,都是她自己、她家人與中國政府的問題,她卻以一萬字說是因為香港拒絕給她「身份證」,這絕對荒謬絕倫!香港由入境處、醫院以至大學甚至醫管局等,因為她一個人,帶來幾多額外的行政工作?正如她自己所講,帶來幾多額外工作與會議?幾多額外的行政資源都用在她一個人身上?

「其實你真係唔好以為而家仲係好似以前咁玩玩下,唔好咁被動好唔好?你唔做啲嘢真係無人可以幫到你!等係無用㗎!你等左咁多年唔係唔知呀?」--這句令作者非常「傷心」的說話,我相信是非常公道與公正的評論--這位 Betty Wong 為了她自己的利益,為所有相關的人製造了無數的麻煩,有些人因此「勸說」,或者甚至態度有些過火,這位 Betty Wong 不但沒有感到「唔好意思」--因為她自己的利益而製造麻煩,卻不斷放大別人對她的議論和批評,卻從不去思考一下,究竟為何別人要「針對」她?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算有責任,都是中國政府的責任,關香港甚麼事呢?再退一萬步,基本法,是香港人寫的嗎?

類似的荒謬情節其實不斷出現,又例如有關她升中這部份

Betty Wong『小學畢業,本來以為升中學是按能力派位,想找好學校時,身分問題卻成為絆腳石。那些「好學校」都不願意收一個沒有身份證的學生,結果進了一間人稱 「不是那麼好的學校」,原因大概因為那是一間中文中學…』

首先香港派位一向是根據組別抽獎,而不是絕對「按能力派位」;Betty Wong 把自己派到「不是那麼好的學校」歸咎於「好學校都不願意收一個沒有身份證的學生」;然而事實是甚麼呢?

1. 她派到的「天水圍官立中學」,已屬 Band 1;這在正常派位程序絕對是可能發生也可以發生的事情,真的是因為「好學校」不願意收「沒有身份證的學生」嗎?
2. 去到高中時,她轉到一所英文中學;忽然間,她自稱的「身份問題」又突然消失了;為何幾年前英文中學因為身份證不收她,而幾年後就突然收她呢?問題真的是身份證嗎?還是因為她的成績再進步了?那麼,請問和沒有身份證又有何關連?為何突然間沒有身份證的障礙,又消失了?

而在轉校之後,Betty Wong 變得『特別多毛病,當時被胃病纏擾了好長一段時間,在睡不安吃不落的情況下,從一個大胖子暴瘦成了「紙片」』--這和壓力有沒有關係?為何變成胃病?為何睡不安吃不落?表面看,和她轉校的時期重疊,也和她要面對公開試的時期重疊,那麼是否為了面對公開試,而過度緊張學業?

Betty Wong:「2013年,我將面對能改變我一生的公開考試。公開考試對每個人的意義都不一樣。公開考試對我來說,是實現夢想的唯一方法。」--香港社會是荒謬的,一方面不斷叫青少年健康成長,一方面說不應單以成績去論斷成敗,而事實上卻鼓勵這種不理個人健康,為苦讀而捱病的案例,甚至把這種行為視之為「很感人」;一個人為了身份證,不顧身體拼命苦讀入醫學院,然後以「好成績」作為理由爭取酌情特赦,是否社會提倡的風氣?社會賢達要否批判這種荒謬的「努力」?還是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鼓勵青少年付上健康的代價,去拼命考一個公開試?去一試定終生?

這些苦難,是源自中國政府,是源自中國共產黨,以及源自她家人以及她自己的選擇--偷渡;她是有選擇的--正如同根社於 2009 年在東方日報所說:選擇先回大陸,繳交超生罰款;她有選擇的--選擇報讀其他學科,從事其他行業;這些相對簡單容易甚至很多人求之不得的道路,Betty Wong 不選擇,她為了自己的「夢想」,或者是偏執,選擇了一條最困難的道路。

追求自己的夢想,是可以同情或者理解的;可是為了自己的夢想,選擇一條最難走的道路,而在路上遇到一切的困難,以及為他人製造了更多的麻煩與不便,她卻視之為對自己的阻礙,而沒有反省自己為他人帶來幾多的麻煩。

「可惜HA的律師 決絕地否定我能成為醫生的可能性,甚至說因為我不能購買保險,絕不會讓我踏足瑪麗醫院,而且我不能申請HA Account」;
『走的時候還贈我一句:「雖然你可以上lecture,但係做唔到其他嘢,我覺得你難啲proceed到囉。」真係唔該晒。』

難道 HA 的律師有說錯嗎?難道上述的言論有偏差嗎?律師說的都只是客觀事實,可是 Betty Wong (心內) 卻回了句:「真係唔該哂」--律師只是根據現實與法律,說出了實情,律師當然算不到政府會突然間「酌情」發身份證,「真係唔該哂」這句是一句反話,即「多得你唔少」的意思--別人幫忙,是人情;幫不到,是道理;這位 Betty Wong 可有檢討過,造成上述一切的究竟是誰?是她自己、她家人、中國政府,還是這些如實說話的香港人?

護士和她分享要做抉擇,是否九七年要移民的故事,明顯出於良好動機,這位 Betty Wong 的反應竟然是「原來你只到這種程度。當時的我竟然生氣了,現在的我大概已經進化到 “Thank you for your information”,才懶得浪費energy生她的氣,不過當時感覺就是有點無辜。」、「我真係唔相信你十七歲之前有我咁威威做過UNKNOWN囉。」Betty Wong 不但沒有檢討自己的問題,反把對方的態度視為惡意;又退一萬步,即使對方是惡意,又如何呢?難道全世界都要對你好,全世界都要圍繞你轉嗎?

更不要說 Betty Wong 回憶在入境處自首的經歷:「可能因此他們更加希望透過從精神上拖垮我,讓我表現出內心的恐懼和懦弱,然後妥協並讓他們從中得到成功感⋯⋯結果,這場精神搏鬥— 我-贏-了。」--八歲小童如何接觸蛇頭?如何付款?如何自行偷渡?這些問題根本 Betty Wong 從未提出合理解答,更何況入境處職員的提問合情合理合法,怎會歪曲到成如此呢?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