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9月 29, 2014

勇武的香港 勇敢的香港人

林忌Facebook將會不斷更新學運消息

香港,又一個失眠夜;街上示威的人群,家中收看直播的人群,數以萬計,多年來被嘲為「和理非非」的香港人,竟不怕防暴隊清場,胡椒噴霧趕不走,出動警棍,加上不斷亂放催淚彈,也趕不走。

根據香港法律,以及城規會的設計,政府總部門外一個開放給公眾的地方──公民廣場,政府竟僭建圍欄圍起,不予公眾使用;9月26日,一百個學生爬圍欄進入公民廣場,特區政府卻小事化大,把這群學生說成是非法闖入「政府總部」,然後抹黑為襲警,把十七歲的學運領袖黃之鋒拘捕。

無理的拘捕演變成市民集體到場支援,而不肯就此散去,警方不但沒有立即放人,卻違反法律禁止黃之鋒保釋離開,至到高等法院判出人身保護令,才被迫放黃之鋒出來,警察的橫蠻無理,令人震驚。

原本市民只不過是在不影響大眾的空地,以及一些不影響交通的小路集會,可是9月28日下午起,特區政府卻步步進迫,禁止市民集會,更封鎖所有出入口,禁止市民進入或離開,於是前來聲援的市民反包圍警察,市民數目多到衝出馬路,於是從來沒有人發起的堵路,就水到渠成,香港島的交通命脈被切斷,而警方卻仍然不知悔改,繼續強硬政策到底。

政府以為防暴警察,不斷對人群亂放催淚彈即可驅散人群,可是無理的舉動,卻激怒了原本仍然沉默的多數市民;市民不斷和警察進行遊擊戰,由金鐘擴散至中環灣仔;28晚10時,警方在中環使用大量警力之後,部份避走的市民轉戰至銅鑼灣,甚至過海在旺角聚集堵路,可謂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的典型範例,特區政府鎖了學運領導,變相禁錮了政界的領袖,卻令無數市民自發奮起抗爭,香港人第一次武勇地公民抗命,整夜轉戰各區不退,特區政府的統治公信力已全毀,如非政權是北京扶殖的外來殖民政權,則必定立即倒台。香港人,改寫了歷史。

然而整日的大混亂,絕非「暴亂」──外國的所謂暴亂,必然是放火、搶掠、燒車軚以至燒車,例如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所謂「反日示威」,就是典型。事件發生至今,香港的市民都只不過是在示威集會,市民高舉雙手,顯示絕無攻擊動作,警察卻仍然一次又一次不斷亂射催淚彈,於是大家都在哭──不是因中了彈而哭,就是看著心痛而哭,香港人,為何淪落至此?

香港人,是時候站出來了,我們要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抗議!我們要罷課!我們要罷工!我們要罷市!一起上街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最嚴厲的抗議!梁振英下台!曾偉雄下台!香港人要真普選!

星期一, 9月 22, 2014

罷課戰 撐到底

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香港的未來,是香港每一個人的;然而多數人經常忘記了這一點,我們常覺得政府無恥,議員無能,至於自己,卻好似沒有責任--的確,我們「成年人」,活在這個問題重重的社會,有太多的壓抑,也有太多的擔和枷鎖,令自己無法抗爭,或最少無法幾日一抗爭,幾星期一上街。

由於「成年人」太多困難,彼此也有太多瓜葛,更有太多來自共產黨的惡意滲透,我們最終還是要靠這些一片赤子之心,為香港未來奮鬥的年輕人;香港的學生,經過二十年的相對沉寂之後,再次成為主導香港社會進步的力量,看著這班年輕人,甘冒很多「成年人」也無法令出的一切,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幫助、支持與鼓勵;在這段日子,我們應當團結一齊,撐列底。

觀乎中共這幾個星期不斷的抹黑,當知道中共非常害怕學生罷課;我們最擔心的,是學生能否撐得住,以及罷課要持續多久,或進行多少次;很多家長擔心學習進度,其實這是完全的過慮。

在人生的路上,最重要的是明辨是非,最重要的是敢去做應做的事,一場由年輕人自己發起的運動,一場由年輕人落手落腳做的運動,這才是獨立自主,這才能令香港的年輕人成長,而不用再擔心他們往往由傭工帶大,或過於依賴家庭,或不懂自己照顧自己;學生,就是要走自己的路,敢做自己想去做的事──特別是為了社會進步而做的公義。

感激各位付出的同學,多謝各位帶領學生運動的領導,罷課戰,撐到底!

星期日, 9月 21, 2014

「民主回歸」的幻滅

【林忌:「民主回歸」的幻滅】——原載《動向》雜誌2014年9月號

1982年9月一群中大學生向當時的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抗議所謂「三條不平等條約」,翌年中大學生會率先提出「民族回歸,民主建港」,這三十二年來香港無論是民主派,還是保皇的土共,兩者有一套相同的論述,即所謂的「民主回歸論」──香港應終結英國的「殖民統治」,成為「回歸」中國後的一個「民主」城市。

拼合的「民主回歸」被中共利用

年初香港記協主席麥燕庭,於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訪問了當年有份向戴卓爾夫人抗議的羅永生(筆名安徒)的反思,指出民主回歸的論述,只是中共以統戰手法滲透或 影響學生去推動,使之配合共産黨政權的政策;馬嶽在《香港80年代民主運動口述歷史》一書訪問了羅永生,羅永生承認:「其他人事後才知道…那些人現在你發 覺他和官方機構很多連繫,這些人其實都在你身邊,起著一定的作用。」然而這種由中共直接或間接「植入」學生的思想,卻滲透了香港民主運動三十年,影響了幾 個世代的香港民主派,甚至影響了新生代的社運者,如果不是「為禍甚烈」的話,最起碼也是「影響深遠」。

八月份浸大教授曾澍基病逝,蘋果記者陳沛敏在論壇版指出,羅永生在面書留言:「『民主回歸』理念的締造人(曾澍基),離世於『民主回歸』瀕於正式全面終結 的時候……」此時此刻,讓我想起,幾年前同屬那代學生領袖的一位前輩,分享他近年的自省:「那時候,回歸講得太多,民主講得太少。」──這句評語道出了真 相,這些七、八十年代活躍的學生領導,一廂情願地相信中共會容許香港「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能夠以民主的方式;然而中國共產黨可信嗎?為何這些人會盲 目相信中國共產黨?究竟是甚麼驅使這些人如此盲目呢?

馬嶽訪問羅永生提供了答案:「我們當時推所謂『民主回歸』這個理念,其實很大程度是一個拼湊,將一個年代交替中前前後後不同的思想,認識形態的部份,拼合 為一個綱領,但這個綱領其實今日回看是沒有內容的。可以說是一些很抽空,比較一廂情願去拼合的東西」;羅永生說:「我回憶當時社會上的人,譬如你用民族主義來批判香港殖民政府,似乎很多人接受」;「所以民族主義當時是強勢的」、「縱使是反共那一批人,也是非常強烈的民族主義…..民族主義完全放在人權之上,是非常決絕的!70年代整個思想構成是這樣,是牢不可破的!」

香港七、八十年代社會運動局限

這就是香港七、八十年代社會運動的局限,即香港的知識份子、學運領袖以及民主派人士,無論親共或者反共,都大多數深信民族主義,相信「大家都是中國人」; 由於這種思想的局限,以及一些英國政府更改國籍法等的行為,令香港不似直布羅陀或福克蘭群島般,堅持自己是英國人;或向英國政府請願,要求英政府承擔更多 的義務,如八九六四後英國政府所給予五萬個香港人家庭「居英權」般。

另一方面,「民主回歸論」盲目相信中國共產黨「袋住先」的承諾,竟相信「先回歸,後民主」,結果2014年即三十年後中共圖窮匕現,以人大代表議決的方 式,實行伊朗式的假普選,把參選特首的門檻,由八分一的提名委員會,改為超過一半,即 601 個選委;而提委會的組成不變,即絕大多數成員都變相由中國共產黨欽點;所謂「民主回歸」、「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等,全部都是騙局 一場。

事實上,中共的統戰以及維穩機器,一直都依賴民族主義這個法寶;中共不需要黨外之人愛黨,只需要大家愛國。一旦認同愛國,則控制國家的共產黨必定手到拿 來,令人甘心為中共所利用。正如蔡子強於明報所寫:《路走到這裏分手:民主回歸派的落幕》:「這也是民主回歸派落幕的時候,由新一代,或許更激烈、更強 硬、更對抗的社運所取代。」「但他們當中不少人,卻大有可能因此退隱,不問政事,不再苦口婆心。」承認錯誤,肯認自己當年太天真,這當然是比起死不認錯 好,但道德更高尚者,理應改正、糾正自己有份造成的錯誤,為香港人爭取一個更公正的命運,阻止香港年輕一代,再沉淪於民族主義的洗腦之下,才是當務之急。

——原載《動向》雜誌2014年9月號

星期五, 9月 19, 2014

英國為何容許蘇格蘭獨立公投?

閱讀前傳:蘇格蘭人何不建設民主英國?

530萬蘇格蘭人的命運,將由420萬住在蘇格蘭的選民所決定,於9月18日英國時間早上7時起至10時投票,BBC指投票結果預計在9月19日早上7:30應該可以揭曉。

無論結果如何,蘇格蘭早已贏得比甚麼「一國兩制」更高度的自治;在蘇格蘭擁有自己獨立的司法制度,完全免費的四年制大學制度(英格蘭是三年制),令蘇格蘭人幾乎不用私家醫院的NHS Scotland,在兩大城市(愛丁堡及格蘭斯哥)近郊,月租不到一萬港元,即可租到一間三、四房兩廳連花園的獨立屋;對蘇格蘭人來說,最大的問題就是經濟與人口,在經濟上是否能夠離開倫敦政府而自主,在人口上,其廣闊的土地卻欠缺足夠的人力資源,有如一些北歐國家,這點和地少人多的香港完全不同。

蘇格蘭的經濟問題,在於當地政府與倫敦政府的角力──究竟有如蘇格蘭政府所聲稱,單是北海油田的收入已經滿足到蘇格蘭大半開支,還是倫敦政府所聲稱,蘇格蘭的福利制度是依靠英國全國的補貼。然而不容否認的,蘇格蘭政府藉分離主義作為英國體制內的「壞孩子」,一直追求更多自治權及財政補貼,令倫敦政府在緊縮財政及高昂的赤字下焦頭爛額。事實上,每一個蘇格蘭人所得到的福利高過英國其他地方,這持續多年的資源分配問題,令一些英國其他地方的人感到不公,或令長期已在蘇格蘭泡沫化的保守黨支持者感到不耐煩,寧可「長痛不如短痛」,索性分家去平息爭議,既可以減少中央政府的財政負擔,也可以令執政保守黨在不再需要自民黨的合作下,在下議院擁有超過一半的議席。

說起公投源起,2012年時倫敦和愛丁堡之間的角力,一些香港以及中國的傳媒完全是無知,正如852郵報指出:無綫新聞、Now新聞台、《星島日報》、新華社等等,都以類似的字眼鬧英國首相「兩年前同意蘇格蘭進行公投,可能成為分裂聯合王國的罪人」。事實上不論倫敦由哪一個政黨執政,也不可能阻止蘇格蘭人公投。

英國政府之所以同意蘇格蘭公投,原因就是蘇格蘭民族黨 (SNP) 在2011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前,在其政綱宣言 (manifesto),宣佈了要進行公投;由於 SNP 在是次議會的 129 席之中,贏得了 69 席超過半數,贏得議會的絕對控制權,在英國的憲政慣例 (convention) 之中,即代表公投得到了絕對的民意授權 (mandate),倫敦政府如果阻止,是違反憲政的慣例,只會令局勢火上加油,因此倫敦政府的算盤是「以快打慢」,希望迫愛丁堡於時機仍未成熟的2013年公投;反之愛丁堡方面卻希望拖延(甚至一說為2016年)投票,令更多年輕選民支持獨立陣營,以增加公投的勝算;雙方在拉鋸之下妥協,倫敦妥協了把公投定在2014年,而愛丁堡則妥協在選舉只回答一條是否獨立的問題,把更大自治權 (Devo-Max) 的問題擱置。

蘇格蘭獨立的支持度一直低迷,反對比支持長期多達20%,因此倫敦的算盤看來幾乎成功了;直至今年8月,代表反對獨立陣營 “Better Together”,前英國首相白高敦最親信的盟友,擔任財政大臣達十年,屬於工黨的的戴理德Alistair Darling,在8月5日及25日的兩場電視辯論之中,特別是在第二場表現失色,導致支持獨立的數據首次超過反對,這場由工黨導致的電視辯論「滑鐵盧」,才令蘇格蘭獨立突然變得可能;所以真正導致蘇格蘭獨立可成真的,不是因為執政保守黨及自民黨,也不是因為同意公投的首相金馬倫,而是工黨(亦是蘇格蘭議會第二大政黨)的責任。亦因此,倫敦三大黨立即團結一致,聯手動員「挽留」蘇格蘭人,甚至簽下文件,聲稱如果蘇格蘭否決獨立,即會聯手批准蘇格蘭擁有更大的自治權,以保證無論是任何一黨執政,留在英國之下的蘇格蘭人,都可以得到更多。

英國首相金馬倫在公投前夕最後關頭的動人演說:"If you don’t like me, I won’t be here forever. If you don’t like this government, it won’t last forever. But if you leave the UK, – that will be forever.” (你可以不喜歡我,但我不會永遠在任;你可以不喜歡現政府,但它不會永遠執政;但如果蘇格蘭選擇離開英國,這就是永遠的決定)──顯示了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制度下的優雅。英國政治尊重民主,尊重民意,這和拿著刀叉吃人肉的中共港共政權截然不同;Come on James,成熟一點吧,分手不是世界末日,即使留到人,卻留不住心,又何苦呢?請尊重別人選擇的權利,請相信人有智慧去作出明智的選擇! 

閱讀前傳:蘇格蘭人何不建設民主英國?


星期四, 9月 18, 2014

林忌的十本書籍推介名單

朋友常tag人推介十本最影響自己的書,我討厭有如散播病毒的tag人行為,然而諗深一層,介紹大家睇書是值得做應該做的,因此我決定不tag人,卻自己介紹書籍。

讀過幾千本書,要介紹「最影響自己的十本書」,談何容易?林忌對很多題目都有興趣,由最熟識的歷史政治法律,沒有甚麼書推介的音樂以至電腦,去到地理、物理、天文、生物、科學、經濟,以至幾多本都唔夠推介的西方以至漢人文學,數一百本都嫌少,如何選十本呢?最終還是從各個體系選一至兩本,作為推介的引子,大家自可按圖索驥,從相關的書繼續閱讀下去。

1. 《新時代的歷史觀--西學為體,中學為用》--黃仁宇多本作品之中,這本最薄的其實對很多人來說,是最有用;所謂華人受文化之礙,思想固步自封,活在自己的天朝之中,問題就是把科技等西方文化,仍屬「船堅炮利」的「用」的範圍,開著德國跑車,聽著日本的CD,本質仍然是一個「中國」到不得了的「中國人」;甚麼叫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本書,指出晚清以來的洋務運動的最大錯誤--西學不應為用,應為體,即思想的核心方法。

2. 《The Prince》──中文即馬基維利 (Machiavelli) 的《君王論》,建議必須讀英文版本,因為「中文」在處理這本書,基本上是「不兼容」(incompatible);這本書幾百年來被各界或抹黑,或貶低,或鬥臭,實際上只係教你如何在保持良心的同時,不要做一個「膠人」--因為世界是邪惡的,人性是醜陋的;讀通這本書,可以「膠」少很多路

3. 《Panzer Leader》──即二次大戰名將古德林 (Guderian) 的回憶錄,中文版有出色台灣鈕先鍾所翻譯;古德林回應錄很適合香港爭取民主的人士閱讀,因為古德林雖然一早就得罪希特拉,而終生失去「獨當一面」成為納粹德國戰時的元帥,卻在希特拉瘋狂的最後歲月,成為了德國的東線總指揮──直至希特拉自知必亡為止。一個如何發明閃電戰,最後卻因為愚蠢而瘋狂領袖導致屈屈不得知的回憶錄,在瘋狂的時代保持清醒的思考,值得借鏡。

4. 《一個德國人的故事》(Defying Hitler)──是德國著名政治評論家 Sebastian Haffner 的精采回憶,林忌六年前已寫過書評,簡單來說就是從納粹德國如何煽動民族主義,令「愛國不愛黨」的德國,最終如何心甘情願被希特拉所洗腦及利用,成為納粹屠夫的工具。那些口口聲聲「煽動民粹」或「納粹法西斯」的,明顯十個人有九個半未讀過這本書,因此大家必須一讀。

5. 《Nuremberg: Infamy on Trial》(紐倫堡大審)Joseph E. Persico ──法律專業的書籍以外,一本非常值得一讀的書,講述審判納粹德國戰犯的過程,以及背後的原則以至目的;紐倫堡近年成為了香港網絡上熱烈討論的「潮語」,如「送左膠去紐倫堡」,因此此書是必讀。

6. 《Strategy: the indirect approach》(間接路線) 英國戰略家 B. H. Liddell Hart 李德哈特在序言提到:「當我在研究古今的無數戰役時,我才發現到,間接路線實在是遠比直接路線更為優越……還可以有更廣泛的應用。在一切生活的領域之內,這都是不條不易的定律--這也是哲學上的真理。對於人生途徑上的一切問題,它都能夠加以解決。無論在任何情形之下,一個新觀念的直接攻擊,結果必然會挑起頑強的抵抗,使局面反而難於改善。若使用出人意外的慘透手段,用側擊的方式,則其收效反而會更容易更迅速。從政治領域以至於戀愛的場合,間接路線都是一個基本的原則。」香港人太少理解間接路線的用法啦。

7. 《Two Sides of the Moon》 David Scott, Alexei Leonov 這是美國及蘇聯兩位太空人合著的回憶錄,分別講述美國及蘇聯在太空科技突破地球引力的過程,更包括首次上太空,首次圍繞地球運行,首次登月,以及首個太空站的回憶錄;這本書簡單易明,而且緊張刺激,對很多被重力束縛的一般人而言,從認識太空以及宇宙,可超越地上人類「偏狹的視野」,思考甚麼叫做國際合作,以及人類未來何去何從。

8. 《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 of human societies) 《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Jared Diamond──此書是一本名著,非常簡單地把人類文明發展的歷史,用地理以至科學的方法,提出了一個解釋;舉例說,如為何美洲沒有馬匹,導致甚麼結果;如人類由遊牧轉為農耕,如何改變了歷史等等;這本書基本上是必讀閱讀,才會超越一般如中史胡亂解釋成功失敗的荒謬做法

9. 《Parallel Worlds》Michio Kaku 加來道雄──選擇此書而不是同作者的《Hyperspace》,或霍金的《時間簡史》,或 Carl Sagan 的《Billions and Billions》、《Cosmos》等,是因為此書更多講解了最新的宇宙學的超弦理論如M-Theory,能夠以一般人能理解的語言,講解最新的物理學理論,是要認識這個宇宙必讀的書本。

10.《Civilization and Capitalism, 15th-18th Century》《15-18 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及資本主義》Fernand Braudel──這一連三本的巨著,講解了今日的所謂「西方世界」或現今資本主義社會的形成,經濟與科技如何改變了這個世界,以及世界不同社會興衰的過程;更檢視了由 15-18 世紀的歐洲生活,經濟活動以至講解相關歷史如何被經濟改變等,這是一般歷史書以至所謂社會學理論都不會接觸的問題,亦是一本絕對不能錯過的巨著。

11.《Lost Victories》(失去的勝利) 二戰名將曼斯坦 (Manstein) 的回憶錄──這本影響了我,在軍事上非常有創造力的曼斯坦計劃,令納粹德軍如何在六星期打敗法國,以及曼斯坦在東線如何創造奇蹟,抵抗蘇聯的故事,由於東線戰場就在烏克蘭以至克里米亞半島,本來是必須推介的;言而在太多軍事歷史書的情況下,只有割愛予第十本關於經濟的書了。

星期二, 9月 16, 2014

【林忌評論】蘇格蘭人何不建設民主英國

[收聽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原文及錄音]

華人無論在歷史或者文化,長期受「大一統」所洗腦,由於中國長期專制壓迫以及獨裁,多數人把焦點集中在民主體制之上;的確,沒有民主、自由、人權與法治,在廿一世紀的社會基本上除了掠奪式的經濟之外,甚麼都無法解決;然而在民主之外,各地區與省份之間的利益衝突,多數華人甚至知識份子卻從未認真看待過,大家都幻想──建設民主中國,一切問題都必然迎刃而解。

蘇格蘭530萬人於英國全國的6400萬總人口,情況就有如廣東省的1億幾相對於中國的13億;或香港700萬相對於廣東的1億,都只有7-8%;這樣的比例,在所謂「中國」或「全省」的絕對多數下,即使有民主選舉,也無法充份得到反映或代表;這就是蘇格蘭於英國的問題,即蘇格蘭的利益或選舉,當與全英國相違背之時,兩者自然會產生隔膜甚至衝突;由於英國政府的政策,長期和蘇格蘭人所期望的相反,例如英格蘭右傾,蘇格蘭左傾;英格蘭發展金融業,而蘇格蘭之前靠重工業;英格蘭嫌太多移民,而蘇格蘭卻感到人口不足;衝突不斷擴大,最終走到今日統獨公投的一步;這問題就有如香港與中國不斷發生的「中港矛盾」,即使在「民主中國」之後,亦無法完全解決一模一樣,是所謂「深層次問題」,加上歷史、語言、文化等的差異,問題就變得無法解決。

蘇格蘭問題在香港,就成為了民族主義的一面「照妖鏡」,一些自幼被中國民族主義洗腦的香港人,紛紛以「英國解體」、「英國瓦解」來看待獨立公投,那些左翼的民族主義者則以「戴卓爾夫人及右翼造成的惡果」,卻看不到英國在民主自由下容許「和平分手」,而不怕演變成為另一個愛爾蘭──如當年愛爾蘭共和軍製造的恐怖襲擊問題;蘇格蘭人不是不想「建設民主英國」──英國早就有了民主,而是民主制度之下,仍然無法解決雙方的歧異,那麼最起碼要用「聯邦制」去實行不同的政策,例如蘇格蘭擁有和英國其他地方不同的法制,以至福利政策,甚至邦聯制──由 Devolution max 即全面自治,以至 Personal Union 即「共主邦聯」;又有如加拿大、澳洲、紐西蘭,雖然奉英女皇為君主,但實際上卻是一個獨立國家。

然而最重要的一點,即無論是甚麼制度,必須是「兩制」──在一國之下或兩國之下,而不是「融合」;在廿一世紀,一個十幾億所謂「超級大國」只會尾大不掉,其規模根本無法管理;即使擁有如歐盟般的共同市場,想要大家都衷心願意合作的協定,不能靠中央政府的專制,而是各省各區各國真心真意的認同,有如歐洲各國能投票是否支持歐盟,也有如加拿大、英國般容許公投決定前途。有選票,透過雙方在選舉的辯論攻防戰,真理才會愈辯愈明,人民最終才會接受決定的結果,而不是靠一少撮權貴所決定。否則,用高壓贏得到短期效果,長期卻只會離心離德,令各地各省走向完全的分裂,甚至演變成少數民族的民族解放戰爭。

星期一, 9月 15, 2014

官方公佈--坑渠油名單的啟示

特區政府官方公佈的中招名單

2012年12月27日,香港的食物安全中心召開記者會,說當時蘋果日報連日報導含致癌物的問題食油──「並無任何證據顯示牽涉所謂的地溝油」;如今在一拖再拖,由於台灣揭發而被迫跟進,終於昨晚深夜公佈400間中招食肆,這接近兩年時間,香港的食物安全中心究竟在做甚麼?兩年前已承認食油包裝商豁免領牌漏洞,特區政府當時承諾會檢討,但事隔兩年甚麼也沒有做過,終於令香港在國際出醜,率先在食油問題「中港融合」,和中國大陸一樣,共享「地溝油生產地」的榮耀。

試想一下,如非事件被台灣揭發,把問題源頭直指香港,甚至連台灣一些立委也不相信是香港製造,從而懷疑是從中國大陸轉口,香港特區政府敢認真查嗎?香港的食物安全中心會否又回覆一句「並無任何證據顯示牽涉所謂的地溝油」?由香港出口所謂「工業油」,再由另一間公司「造手腳」,把工業油改為可供食用出口台灣,再由台灣分拆包裝,再回流香港進入你我的腸胃,這個複雜的流程,如非台灣方面證據確鑿,香港根本不可能查得到,正如蘋果報導──食物安全中心顧問醫生何玉賢:「嚴唔嚴重台灣清楚啲」,何竟數度反建議記者去參考台灣的資料,『「好多時都要靠源頭(台灣)去追查」,又稱強冠全統香豬油的影響範圍有限。』──要不是台灣揭發,你我到今日仍然被奸商以至政府蒙在鼓裏。

有豬油,真係唔食?多年來很多腸胃較敏感的人士,早已察覺一些坊間食肆的食物有問題;有些人改為盡量在家食飯,有些人甚至棄中餐而改吃西餐;然而觀乎「中招名單」──麵包店如丹麥餅店和元朗大同,跑馬地法國菜AMIGO、尖沙嘴凱悅酒店、沙田豚王拉麵,以及連鎖食肆王家沙都受到牽連,香港作為「飲食天堂」,已經全面淪陷,有選擇,很多人都想避而不食,但幾乎間間中招,香港人實在避無可避。

事實上,台灣之所以能夠揭發坑渠油,全靠一位老農夫自發跟蹤追查兩年,曾試過五次舉報,當局都未有處理;香港在「中港融合」之下,食物安全中心會否偏幫中國?會否「大事化小」?會否認真追查?還是今日所曝露出的問題,只屬冰山一角?這問題,從網民紛紛反映腸胃敏感的反應,實在難以令人樂觀。

伸延閱讀:

無地溝油證據之偽術

星期六, 9月 13, 2014

「偷書不算偷,炒賣不算炒」的歪理

這兩年經常有左翼或「左膠」挑機,質疑本土派「沒有政策」,可是他們卻常錯誤,如中了「民族主義毒」加「社會主義毒」的人,眼中除了「中國」、「中國人」,就只有社會主義,至於香港核心價值的四大支柱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提也不提。

說到香港的「政經發展」?請問提倡用新技術海水化淡,令香港水源自足是由誰提出?我由2009年寫起,踢爆東江水係官商勾結企業,左膠去左邊?唔令香港水源自足,用咩水耕田?

全世界的工會保護自己的權益,都會先講本地工人的權益;只有香港一些自稱係左翼的,卻有如大商家的立場般支持不斷輸入移民,甚至對外勞隻眼開隻眼閉;面對大量低技術移民湧入,以至以「自由行」或「探親」等名義的黑市工人湧入,請問低技術工種的人工如何會上升?目前對非法勞工的法律之寬鬆不檢討,入境處拉到人也告不入,如何可以阻嚇?

至於香港的「永續發展」?地球上最大的污染源就係人類,每增加一名人口,就增加一個龐大的污染源頭,左膠反對「源頭減人」,請問香港這個地方如何得以「永續發展」?香港難道要承受無限制的人口嗎?

左膠自吹自擂,真係笑大人個口──香港的最大優勢係乜野?香港做生意的優勢係乜野?係西方的文明,係西方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制度,而左膠就不斷提倡「中港融合」,幻想香港可以單純從經濟上與大陸融合,卻不用負擔任何政治的後果;幻想中國必然會民主化,鼓吹「民主回歸」,卻從無想過共產黨幾十年的殘暴統治,多年背信棄義每次都欺騙走數的紀錄

亦因此,這些左膠可以一面口說反美帝甚至「打倒資本主義」,反對「血汗工廠」,身體卻很誠實,上網呻買不到 iPhone 6,然後發現被人笑就刪 post,真令人記起某些左膠「孔乙己」──偷書不算偷,炒賣不算炒的歪理,左膠金句如下:「轉售不等於炒賣:必須將資產階級的囤積炒賣與一般工薪階層的轉售圖利分辨出來,前者是謀取暴利,後者只是幫補收入,在工資收入完全無法滿足生活需要的情況下,市民大眾以稍為高於原價價錢轉售公仔獲取一百幾十的收入,其實旨在補貼日常收入不足和稍稍改善生活質素。」

魯迅筆下的誇張,已在今日的所謂香港左翼中實現,荒謬起來,令人無言。孔乙己說「讀書人」竊書就不算偷,而左膠則說「工薪階級」炒賣物品不算炒賣,應該改稱「轉售」,也難怪炒 iPhone 炒奶粉樂此不倦,然後人格分裂站在道德高地指指點點,一面大鬧「血汗工廠」,一面享受「血汗工廠」的成果,甚至炒賣「血汗工廠」的產品,果然是「傳說中的左膠做得好過你地」,我地真係「識條鐵」。

本來為了民主大局,已經廢時開名鬧,偏有些人自作孽仲要反咬一口,真係鬧少一陣又發作。

星期五, 9月 12, 2014

不要忽視「學民思潮多名女生未婚先孕」的抹黑

昨日不是愚人節,但長期以報導中共內幕權鬥消息,位於海外的《博訊新聞網》卻以「自殺式報導」,誣衊學民思潮成為「溝女組織」,甚至「引述」香港處理未婚懷孕「母親的抉擇」的消息,指學民思潮「至少已有數十名女生懷孕」,又話有「家長去警署報案」、「見到個女未成年卻加入學民之後肚子漸大,,發現懷孕」、「有多個男朋友」、「與好幾位男生發生性關係」、墮胎引致「可能終生不孕」云云。

《博訊》的後台成疑,最引人注目是 2012 年報導前重慶副市長王立軍走入美國領事館前後內幕,以後後續引發的薄熙來案,以至率先報導事件2012年 3 月 19 日的疑似北京政變──周永康是幕後黑手等等;報導刊出不到幾小時,已遭到《博訊》的刪除,而凌晨則出聲明澄清報導「完全是污蔑和造謠」,屬「搗亂稿件」「可能編輯失誤發出,也不排除黑客盜取密碼發出。博訊正在調查,如果是編輯發出,可能會撤換有關編輯。」

《博訊》進一步澄清指「 這類稿件」,「來源於將香港市民合理訴求看成眼中釘的政治勢力,他們有國家級的實力,却使用小偷小摸的手段,透過博訊發布這類謠言,做法非常可耻。」

林忌基於事態最新發展,認為報導可信性低到幾乎沒有人會相信(信中共上腦者例外),事件有三個可能性:

1. 中共嘗試透過間諜或 Hacker,意圖嘗試抹黑學民思潮,以測試各方反應
2. 中共的派系鬥爭──有人嘗試破壞《博訊新聞網》的公信力
3. 兩者皆是

由所謂「黎智英密件」顯示,以往香港人無法理解的污糟手段是可以實行,甚至得到一些成功的;因此我們不能對此一笑置之,甚至必須嚴加提防;目前學界罷課是香港民主派最有威力的抗爭,以「反佔中」甚至鼓勵「學生舉報罷課」的荒謬手段來分析,有不知羞恥的土共反過來叫學民「驗孕以證清白」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此大家必須把今次最荒謬,最令人難以相信的新聞不斷分享出去,預先為中共的黑手段消毒,以防共產黨把惡行進一步升級。




星期二, 9月 09, 2014

【林忌評論】民主回歸的死亡

[收聽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原文及錄音] 人大封殺香港真普選,把2017年的所謂特首普選設限,只容許2-3個得到過半數提委會提名的候選人,一星期以來香港政壇震盪,由政治學者以至時事評論 員,甚至「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在文章及接受訪問時均表示,香港的民主運動將會從此出現重大改變,主導了香港民主運動三十年的「民主回歸」將成為過 去,而「本土化」甚至港獨運動,將成為主流。

上世紀八十年代,鄧小平開始要香港面對所謂主權移交問題;當時香港的主流民意,過八成希望 「維持現狀」,主張「回歸中國」的不到 4%。當時一些被中共地下黨所影響的年輕學生,竟向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示威,所謂「反對三條不平等條約」──即英國向清政府所到香港的《南京條約》、《北 京條約》以及《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他們更受當時中共的總理趙紫陽所「鼓舞」,相信空泛而沒有保證的「民主回歸」承諾。結果於1984年,鄧小平等中共領 導人,以「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等所謂保證,一再強調「我們是守信的」,令英國政府在半推半就間簽下《中英聯合聲明》;而香港人就在沒有選 擇、半信半疑的情況下,被迫接受所謂的「民主回歸」。

這些香港的「民主回歸派」,很多抱有「愛國不愛黨」想法,當時社會各界都高舉民族主義,受所謂清末民初所奠定的中國民族主義所影響;他們認為國家的重要性,即使不高於人民的福祉,也最起碼和人民福祉的本質相同,或甚至以為「沒有國,哪有家」,認為國不統一,民族就沒有幸福;然而這種思想本身就是落伍的,甚至是錯誤的──國家之所以存在,是為了保護人民的幸福;當人民的幸福不需要一個統一 國家的時候,為何要阻止大家組建不同的國家呢?英國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上世紀為了愛爾蘭獨立問題,雙方打個你死我活;如今蘇格蘭即將統獨公投,容許投票 在民主自由之下和平分手,反過來在歐盟的情況下合作,這不是更勝過勉強在一起嗎?

三十年過去,一如國際人士所料,所謂「民主回歸」一直都 是中共欺騙香港人的一場鬧劇;香港年輕一代受普世價值影響,相信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四根支柱,才是文明社會不可或缺的價值,不再相信「民族主義不可 或缺」或「民族主義高於一切」的邏輯謬誤,追求香港人命運自決,追求香港人理應擁有的權利。這一切,不是甚麼「港獨」──如果香港人可以在無須獨立的情況 下得到的話;但如果所有的「高度自治」等都是謊言的話,那麼在歷史的見證下,香港人將不再懼怕或逃避,走向追求一個政治實體,甚至反過來說要追求香港民族 自決,去保障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四大核心價值,不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侵蝕;這將會是不可逆轉的潮流,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血腥而冷漠的中共政權。

星期一, 9月 08, 2014

中國律師竟告香港法官歧視大陸人

香港各行各業的市民,由機場保安、空姐地勤、警員甚至法庭人員以及法官,竟浪費無數時間與精力,浪費納稅人的金錢來處理這些不知所謂的劣行──自己護照冇續期,上唔到飛機竟發洩在無辜的人身上,打人發爛渣,然後死不認錯,反咬一口──連法官都咬,事實是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令香港人感到厭惡之極,還是香港人「歧視」他們呢?究竟是這些人要檢討自己的行為,還是香港人竟要顛倒是非黑白,去「檢討」香港人「歧視」大陸人呢?

根據蘋果日報報導:「持加拿大護照的中國律師與妻女由北京來港轉機往峇里,女兒因護照即將過期被拒登機,中國律師竟連環襲擊三名女地勤,審訊後被裁定普通襲擊罪成,但獲無條件釋放免受罰,他不服向高院上訴,直斥裁判官歧視大陸人。高院法官昨在判詞中承認香港部份人確有反大陸人情緒,但本案並無對被告造成不公。」

林忌讀完高院判詞,發現同傳媒所報導的並無出入:一位持有加拿大護照而來自北京的中國律師,連同妻子同三個女來香港轉機,打算去印尼峇里度假;眾所周知,護照如即將到期,不符合目標國家的規定,則航空公司有權甚至有責任,去拒絕當事人登機;根據判詞所透露,航空公司職員指出如當事人的護照有效期不足六個月,而航空公司仍容許其登機,則航空公司會被罰款;然而這位「中國律師」,竟不聽解釋不理情況,動手連續襲擊三位地勤,這種人是甚麼人,這種德行是甚麼德行,不說自明。

至於所謂「香港法官歧視大陸人」,其理由更荒謬到大家都難以相信──最荒謬的一個係,因為法官之前判吳文遠向胡錦濤架車掟衫無罪喎,因此就和「歧視胡錦濤」一樣係「歧視大陸人」,睇完這「理由」之後,你對這位能夠在中國成功,仲有錢移民加拿大的「中國律師」,有咩感覺呢?如果有一日,這些「中國律師」可以來香港執業,你又擔唔擔心呢?

被告投訴法官的理由,仲包容檢控官拒絕讓被告「守行為」,然後要求被告交五萬元保釋金,佢又一時籌唔到錢被還柙,又話係「歧視大陸人」,當然唔少得一大堆識香港法律程序都會忍唔住笑的錯誤法律理由──例如冇留意咩證據,冇傳召控方證人上庭,你諗唔出的,被告都拎來上訴。

香港各行各業的市民,由機場保安、空姐地勤、警員甚至法庭人員以及法官,竟浪費無數時間與精力,浪費納稅人的金錢來處理這些不知所謂的劣行──自己護照冇續期,上唔到飛機竟
發洩在無辜的人身上,打人發爛渣,然後死不認錯,反咬一口──連法官都咬,事實是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令香港人感到厭惡之極,還是香港人「歧視」他們呢?究竟是這些人要檢討自己的行為,還是香港人竟要顛倒是非黑白,去「檢討」香港人「歧視」大陸人呢?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