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1月 29, 2014

林忌:中國文化的黑暗陰影


約三十年前,名作家柏楊寫下《醜陋的中國人》一書,是為了台獨嗎?是為了反中國嗎?八十年代一大堆不能接受批評的「中國人」,對柏楊破口大罵,今日同樣一大班自命為中國人的「左翼」,或者被稱為「左膠」,他們也是以同一個理由破口大罵,不過口中的武器由三十年前的「數典忘宗」,變成西方借回來曲解的藉口--「歧視」。

香港很多人對「中國」的怨恨,或者對「中國人」的怨恨,絕大部份就是「因愛成恨」;愛有幾深,恨就有幾深,恨鐵不成鋼,恨中國與中國人不爭氣,恨強加於身上的中國文化詛咒,恨中國的暴政強加於自己身上的身份以及壓迫,這和甚麼「排外」或種族的憎恨,是完全沒有關聯的。你我痛恨民建聯的支持者,不是因為有人「歧視」民建聯,或者「排外」,而是痛恨民建聯背後的價值,以及痛恨民建聯支持者背後的愚昧、反智或者喜愛現實利益。

民建聯也可能有好人呀,民建聯支持者更可能有好人呀!種票為何要假定是土共做的呢?鐵票為何要假定是土共做的呢?選舉舞弊又為何要假定是親共組織做的呢?這些基於以往的經驗或感受,所告訴你的「直覺反應」,一樣可以是錯;之但係你又接唔接受親共人士話你「歧視共產黨」、「歧視民建聯」或者「歧視建制派支持者」呢?

這種感受是如何來的?中國 = 假貨 = 貪腐 = 惡霸,這種感受的源頭當然是中國政府──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由一黨專政的中國共產黨所領導,而中國共產黨擁有八千幾九千萬黨員,即平均每十六個中國人,就有一個是共產黨員;而共產黨員更壟斷了所有重要的職位,包括政治、商業以至一切重要的位置,因此平日最常在電視出現,最常被香港人感受到的中國人,全部都是這批人,因此很多人凡見到這些特質,都會第一時間聯想起中國 = 假貨 = 貪腐 = 惡霸 這種思維的感受,難道這是「歧視」嗎?還是這是一種合理的自然反應?

你我一聽到一些有關民主、自由、人權的立法會議案被否決,一定會首先聯想起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經濟動力甚至係自由黨,但這絕對不是對「民建聯」或「共產黨」的歧視,而是過往的經驗告訴你,十居其九是這些人做的,因此你會有個未必是對的假定,就是會先想想是否這些人的所作所為。要澄清這種特質最好的方法,就是以事實來說明,例如某人在議會的投票紀錄,是否不一定親政府,而不是高聲反罵,老屈別人「歧視他們」。

「搶 B 案」大家立即想起大陸拐子黨,是因為一河之隔的中國大陸,每一日都發生拐子的故事;之後被踢爆那位母親可能講大話,可能欺騙了大家,包括利用了大家的同情心來作故事,最終又是指向在中國大陸長大的人,在一個「人相食」的說謊社會長大的後遺症,而最近才移居香港的問題;同理,外傭被虐案之獨特,在於那些家庭暴力案件,以至對外族深刻的歧視,是和中國大陸的國情有關;的確,有很多人是流於意氣,但更深刻的問題,卻是全面質疑中國文化陰暗面的問題──例如奴役工人、童養媳等「文化錯誤」;另一方面,當今在香港真正受到歧視與壓迫的外族,不是那些口口聲聲排外以及法西斯的中國新移民,而是被完全忽視的非中國人;例如為何請外傭而不是中國傭工,事實的真相就是大多數華人男性對東南亞的女性相對比較缺乏性興趣;這是歧視嗎?這是法西斯嗎?還是人性不能控制的喜惡,以及最簡單的人之常情?

為何中介公司可以在香港無限作惡而不被揭發?為何傳媒記者長期對南亞人、東南亞裔人受壓迫的故事不大感興趣?為何入境處的官員可以坐視印尼傭工滿身傷痕離境而不被察覺,而最後更搬出了「她的皮膚較黑」、「誤以為佢有皮膚病」這些絕對不能說出口的「理由」。這些問題全部都是根深蒂固的文化問題,絕不是高喊兩句「打倒資本主義」、「改善勞工待遇」或者「加強監察中介」就做得到的;當這些熱愛中國的人士,批評有些市民只想把問題簡化成為「這是大陸人的問題」然後就結束時,不妨又問問自己,抽離了「中國文化陰暗面」這點不談,抽離了「中國人歧視阿差賓妹印尼仔」的歧視不談,他們口說的「社會問題」真的能夠解決嗎?入境處的職員會因此而發覺印傭身上的是傷痕,而不是「皮膚比較黑」或者「可能有皮膚病」嗎?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