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8月 22, 2014

命運是隻狗 永不低頭

唐狗「未雪」誤墮港鐵月台路軌,蘋果報導「控制中心草菅狗命」,竟下令「一分鐘內處理好佢」,然後不理狗隻的死活,企硬恢復通車;最終唐狗成為中港直通車的輪下亡魂。

誠然最傷痛的,當然數一眾養狗之人,以及愛護動物的熱心人士;對於很多人來說,寵物就是家庭成員,特別在生活全面扭曲的香港,很多家庭不敢生育,視貓狗如己出,待如親生子女,這種人狗之間的感情,很多不養寵物者,永遠難以明白。

然而今次事件之影響,不獨是養狗之人有共鳴;由港鐵的前言不對後語,竟有人手全程監視去哀悼示威的人士,對比起平日放任走私水貨客的態度,令很多市民難以接受;但最觸動人心的,就是狗隻一次又一次,想擺脫厄運盡力跳起的新聞圖片,這些圖片背後的故事,引起了今日香港人的共嗚。

這是困獸鬥,是大禍臨頭,他知道不盡力一跳,就只有死路一條:那列中港直通車不會停止,那些控制人員視生命如草芥;狗狗一直在跳,他心急如焚,望向高高在上的人群,希望有人能夠幫一把;可是他所信任的人們,不是坐視不理,就只會錯用方法,白忙一場;焦慮之極,耗盡了最後一分氣力,最後他絕望了;就在這個時候,高高在上的人們,那些在控制室君臨天下者,按了幾個按鈕,下了幾個命令,命運,就此決定。

列車高速地飛過,輾過那不甘的生命,我們在傷心甚麼?我們在悲憤甚麼?就是不甘心──命運,是否太殘酷了一點?

生命何價?那隻狗的命運,就有如很多人一樣,受到高高在上的人不斷擺布玩弄,為何你是那隻墮軌的狗?為何他是控制你命運的人?為何那列「中港直通車」可以為了 GDP 而飛奔輾過你?你我哭了,即因為大家都曾是被命運擺布的人;你我傷心,是因為大家都曾經盡了全力,卻無法擺脫那個政權的詛咒;而那些不哭、不鬧、不傷心的人,要不就是那些高高在上擺布你我的主宰,要不就是執行指令的機械木偶,他們冷漠,甚至冷血,因為大家從來不一樣。

在那個國家,一個人在車廂暈倒,不但沒有人會幫忙,反而全車人即時逃亡;在我們記憶中,這個地方人間有情,狗隻有難都會有人扶一把。今日,這小島污煙瘴氣,指鹿為馬成為常態,口中所聽所聞,只有張融、鳩嗚以及厚多士,有肉,真係唔食?

別了,這是個陌生的絕望死胡同,那些是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你肯定,這是以前的家嗎?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