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4月 30, 2013

林忌評論﹕錢濃於血的地震撥款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四川雅安 7 級地震,同時亦令香港的政壇大地震,和五年前的汶川地震所不同的,是香港人不再感情用事,超過七成民意,對政府的四川撥款說不。

五年前的汶川地震,香港政府與民間團體合共捐款超過 220 億港元,比起全地球的捐款總和還要多,可是中國政府不斷封鎖真相,更刻意不去報導香港捐款的總額,甚至多次在中國的討論區見到香港捐款只有區區的12億,即真相的二十份之一。

眾所周知,中國的討論區都有嚴密的網特監控,例如大公報烏龍報導習近平坐的士,不到半天新聞就全部被刪除,連那位假習近平所題的“一帆風順”四字,都成為了中國互聯網禁止查閱的禁忌字,那為甚麼香港特區究竟捐了多少錢,這樣的新聞錯了卻沒有人去修正呢?難道認錯人,寫錯了“一帆風順”,竟然比起中共的香港的捐款究竟有多少更重要嗎?

這次雅安地震,廣東省捐了一千萬,上海、北京等城市捐了五百萬,可是香港政府卻偏要捐一億港元,這數字就說明了特區政府是無風起浪,是為了表忠擦鞋的賄款;更令香港市民反感的,這一億只是前菜,正如汶川第一批撥款是三億,以比例計算,特區政府在不斷說香港的財政無力改善基層福利之時,再強撥三十多億給大陸,這不但違反了基本法 106 條有關香港財政獨立,香港的錢只用作香港自身需要的基本原則,更成為了錢送貪官的財政黑洞,有如災區綿陽的那間民族中學,建成不到一年,就被拆來重建超級豪宅和商場,既然災區有這樣的財力,那麼香港政府憑甚麼去慷納稅人之慨撥款?

另一間香港援建的蘆山縣初級中學,這次雅安地震又告損毀,露出了幼如鐵絲的鋼筋以及發泡膠牆身,這說明了有些香港人天真幻想,以為香港錢、香港建,就可以避免中國的貪污腐敗,是幼稚之極的愚昧;中國根本不缺錢,每年維穩費就高達九千六百億港元,而每年向香港收取的東江水費,就高達四十億港元;江水來自天雨,根本就是無本生利;香港既然是中國的一部份,為何要向香港人收取高昂的水費呢?

中港關係的真相,就是中國政府與官員,藉著香港賺取了一箱箱的金,再從香港吸取了一桶桶的血,同時間就利用國家機器,無所不用其極腐敗,對香港的所謂“優惠”,只係自由貿易都未達到正常國家標準,對內則不斷洗中國人民的腦,說謊指香港全靠中國打救,中國政府優待香港云云。目的就是要打壓真相,令中國人以為全地球的制度中國最好,台灣的民主是亂,香港的自由是靠中國打救,歐美的經濟面臨衰落衰退,只有偉大的中國制度是第一。這種連中國人都不相信的假象,卻以民族主義借屍還魂,就在你的理智稍有鬆懈之處,侵襲你的思想,腐蝕你的心靈,洗腦就是如此達成。

星期二, 4月 16, 2013

林忌評論﹕歐洲急限奶的啟示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正當大陸網友號召人人「隨手帶奶粉」,以挑戰香港政府的「限奶令」時,外國奶粉主要貨源的歐洲各國,卻同時提高了對購買奶粉的限制,令問題的焦點,由歐洲又回到了香港,以至中國本身──究竟中國大陸何時才能產出安全的奶粉?

很多人以為在自由市場的世界,只要付得起錢,就可以買走他國的奶粉;在香港的確如此,由超市以至藥房,老闆為了賺多幾個錢,而店員則合法或非法收受利益,不顧香港本地媽媽的需要,將大批奶粉轉賣給奶粉走私商人;即使有些商家實行限購,可是基層員工卻「隻眼開,隻眼閉」,從沒有嚴格執行過;於是本地媽媽在買不到奶粉的情況下,不斷向傳媒以及政府投訴,而沒有民主政制問責的特區政府,以及被中共收買的傳媒,一再漠視現實的嚴重,不斷反駁「奶粉沒有短缺」,甚至反過來說「奶粉每隻牌子都一樣」、「請香港媽媽改以母乳餵哺」等等,結果造成動搖政府的信任危機,迫得特區政府在最後一刻被迫實施「限帶令」。

在歐洲,限購奶粉的不是由政府發起,而是由商家如超市所發起;荷蘭的超市先限購兩罐,後減至一罐;英國的四大超市先是限購六罐,四月則減到兩罐;德國的超市最初是限購三罐,最近則改為購買者除非親身帶著小孩,否則必須出示出生證明,這顯示措施顯示,在歐洲要負上良心責任的不但是政府,還有商家企業,而且由上至下嚴格執行;超市職員和中國人爭執的新聞,同時發生在英、荷、德等國,很多收取最低工資的基層員工,都不貪圖額外利益,而認真執行自己公司的政策,以至為守衛本地媽媽的奶粉嚴格執行限購;如在英國,中國顧客投訴四大超市寧可取消其網上訂單甚至戶口,也不願運送六罐奶粉;在德國,一些超市的店員認出長期買奶粉運往中國的中介商,寧召警察到場把顧客列為黑名單從此不能踏入超市一步,也不願為短線利益而轉賣奶粉;為了原則而不賺錢,這些令中國人不可思議的行為,為何沒有刺激大家思考呢?為甚麼德國人、英國人、荷蘭人為了道德,以至多數不相識的本地媽媽,肯堅守原則,有錢不賺,甚至為限奶而和顧客爭論,寧可被投訴;而中國人卻沒有這一面呢?

中國人對今日發生的一切,沒有反思之餘,甚至反過來控訴是種族歧視,是很可悲的。同樣的,絕大部份的香港傳媒,也從來沒有站在香港市民的一邊,不但巧立名目去攻擊香港的「限帶令」,連報章的所謂「兩岸國際版」也嚴重失職,對歐洲奶粉短缺的新聞視而不見,連新華社以至大陸的傳媒也不如。沒有報導就當問題不復存在,有些政治人物以至傳媒甚至說:香港奶粉供應恢復正常,「限帶令」可以取消了!連歐洲原產地的供應也如此緊張,為何不產奶粉的香港卻「供應充足」呢?這說明了香港傳媒的淪陷,更說明了香港日漸大陸化,這是大陸知識份子閱讀及收看香港傳媒時所必須提防的。(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星期二, 4月 09, 2013

林忌評論﹕死豬真相是甚麼?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每逢中國出現重大災害或疫情,對全世界的人來說,第一個問題永遠都是:「真相是甚麼?」由於政府長期為「維穩」而報導假消息,結果人民只有凡事往壞處想,就算政府難得一次講真話,都變成「狼來了」的故事而沒有人願意相信;此次上海出現流感,亦遇上了相同的問題──有誰還敢相信中國政府呢?

早在3月初長江出現大量死豬,中國政府卻封鎖消息,甚至派人「辟謠」,對中國政府熟識的,都會得事件絕不尋常的結論;更令人懷疑的,就是「有消息人士」透露,死豬是因為飼料添加劑下了「有機砷」,以改變豬的賣相,去賣得更高價錢,因此豬價暴跌而引起農民大量殺豬,而絕非疫症云云;這說法最令人懷疑者,就是在中國,死豬也可以賣錢,又怎會倒落江河浪費呢?果其然,幾乎同期就傳出了另一個講法,即死豬是因為豬圓環病毒疫症。

對國家機器來說,宣傳豬圓環狀病毒的「好處」,即不會感染人類,因此即可以把事件從速化小去「維穩」,大家也可以儘快把事情淡忘,於是明明在眾多樣本之中,雖然只得三月十一日一個樣本的死豬,發現有豬圓環病毒,中國政府就立即把問題「定調」,立即成為了傳媒的主流報導,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亦因此,即使在三月尾有「新增樣本」證明死豬帶有豬圓環病毒,一般人也無法相信這就是死豬事件的完整真相,而隨著之後感染人類的H7N9流感接二連三出現死者,則令大家都懷疑,這才是真正的理由,而非那些不會感染人類的疫症。

早至3月10日左右,上海已通過兩家實驗室檢出H7N9禽流感病毒,爲何要遲至3月22日才送國家疾控中心復核確認呢?明明上海3月4日首次檢出H7N9病毒,爲何3月8日還闢謠「排除了禽流」?當對抗疫症要流於陰謀論去猜測,這是今日中國人的最大悲哀;而世界各地的政府與人民,更擔心由於中國政府的隱瞞,令有如十年前的沙士疫症的大災難重臨。

要數流感大災難,當數1918年的H1N1全球大流感,更奪去了超過三、四千萬人的生命,當年的流感的源頭就是豬隻,亦因此今日不斷有人懷疑,大量的死豬就是流感的源頭。

世衛組織進行了檢測,在目前的死豬樣本當中,暫未有符合流感者,也未有證據會「人傳人」;然而世衛說的「未有」,卻變成國家機器卻急不及待宣傳「H7N9禽流感和死豬無關」、「不會人傳人」,把未肯定的說成是肯定,把未必有關說成了無關,這種處理手法不但無助於辟謠,只會令消息不分真假而愈傳愈烈:當中國農業部副部長:H7N9病毒不會從上海擴散,大家只會得出一個結論,即病毒早已從上海擴散了!

大陸於三月初已經出現疫情,卻要到三月底才通報香港政府,這顯示中港通報機制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人命關天,港共政府既不肯對疫區如上海發出黑色旅遊警告,更連要旅客申報病情都不做,一旦出現確診個案,則想追縱病毒源頭也難,一旦疫情如沙士般惡劣,有關官員實在難辭其咎!(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星期一, 4月 08, 2013

戴卓爾夫人簡評

戴卓爾夫人是一個極度爭議的政治領袖,一面備受右派千般愛戴,同時被左派恨之入骨,要評甚麼「功過」要千言萬語,本文只能一切從簡。

戴卓爾夫人作為雜貨店老闆的女兒,在以上流社會為主導的英國社會,特別是保守黨中非常罕有,甚至成為他她從政的阻疑;她能夠成功,先得力於其丈夫較高的 社會地位。她以優異成績入讀牛津(候補),先修讀化學,後來轉讀法律,成為了一名大律師。

戴卓爾夫人之所以成為一個英國偉大的政治人物,主要因為佢始終如 一,堅持佢的政治理念到底,而不是近年經常見到隨時轉軑的「政棍」── 終其一生,戴卓爾夫人支持自由經濟,堅持英國國會的凌駕地位(以她的角度,否定歐盟的凌駕地位)。

二次大戰後的英國,一個殘破而貧窮的國家,由於兩次大戰已經散盡了「大英帝國」的國力,令英國欠下巨債,殖民地紛紛獨立,英國雖然名為戰勝國,經濟上卻極度衰退;戰後軍人、工會等都期望可以有 更好的生活,可是政府的經濟卻無力支付,於是除了短暫的經濟康復期之外,英國一直面對長期的經濟不振問題。

戴卓爾夫人全力推動私有化,減省政府開支,減低英國政府的財政赤字,令英國更多人買得起樓,因此從正面角度看,她的財政政策,幫助了英國的經濟,甚至有人讚她是「拯救英國」的人。

從反面看,戴卓爾夫人打倒了國有化企業,令好多製造業──特別係英格蘭北部以至蘇格蘭的製造業大量執笠,結果成為了左派之敵,一些受害受創的人,特別好多打 一世工卻突然要付出犧牲的人,視佢為魔鬼;自始蘇格蘭人就仇視英國保守黨,從未原諒英國保守黨。(雖然,保守黨早廿年已在蘇格影響力大衰退)

然而只論結果,不問立場的話,戴卓爾夫人不但改變了保守黨,甚至改變了工黨;1997 年的新工黨,就是重建在保守黨政策上的調整。一個能夠改變自己敵人的政治人物,在政治上是偉大的。

連憎恨佢入骨的英國工黨,其領袖 Ed Miliband都要寫一篇表達哀悼的聲明,這種道理對唔識民主為何物的香港人來講,係重要的一課,特別是這一句:

The Labour Party disagreed with much of what she did and she will always remain a controversial figure. But we can disagree and also greatly respect her political achievements and her personal strength.

工黨不同意很多她所做過的事,而且她將會繼續作為個爭議的人物,然而我們雖不同意卻非常尊重她的政治成就,以及她的個人力量。

大家要留意一點,就是戴卓爾夫人跟其他受爭議的政治人物如列寧或捷古華拉最大不同之處,乃是她得到民意授權去改革,連贏三次大選(她被黨友背棄之後,保守黨最終連贏第四次大選)。

從英國人的角度看,戴卓爾夫人為佢國家的利益所作的決定,包括實際上出賣了香港人給中國的決定,是無可厚非;從香港人的角度看,反對「民主回歸」者憎恨她,是絕對可以理解。

結論:戴卓爾夫人是極其罕見的政治領袖,無論是否認同其理念,她的政治能力以及在處理香港問題的歷史地位,也非常值得香港人研究和關注。

星期三, 4月 03, 2013

不要被基本法十八條嚇怕

刊於 2013 年 4 月 3 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泛民發動佔領中環,中共透過消息人士恐嚇香港人,說會祭出《基本法》第十八條,即「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佈戰爭狀態或因香港內發生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特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

香港人不要被這些威脅「嚇窒」,先看中共對日本、越南、菲律賓的空言恐嚇,當知道中共叫得越兇,則行為越軟弱;另一方面,解放軍從來都是中共的私屬軍隊,而非國家的軍隊,中共根本從來不遵守法律,有《基本法》條文,中共可以出兵,沒有《基本法》,中共也可以胡亂釋法出兵!因此無論有沒有《基本法》第十八條,理論上中共想做,今日都可以立即消滅香港;反過來,如果中共不敢出兵,即使有無數條法律條文,中共也同樣甚麼都不敢做,因此十八條只是空言恐嚇,是測試香港人的勇氣底線而已。

那麼為何中共不敢做呢?能夠阻嚇中共的從來不是靠善意,而是香港的國際地位,以及香港數以十萬計的外國僑民;另一方面,香港已經成為中共太子黨的金庫,更是中共官員的洗黑錢天堂;一個小小的限奶令,可以影響全球的奶粉供應。

同理,一旦香港出現暴動,中共官員的金錢管道將立即被凍結;面對經濟崩潰的威脅,中共既不敢打仗,更不敢妄動軍隊,因為一旦成了國際事件,建築在浮沙上的中共經濟奇蹟,則隨時受到國際金融資金逃離的恐慌性的打擊,這是1989年中共不用面對的問題,如今2013年卻騎虎難下了。

香港泛民主派面對的是一個十字路口,你們打算繼續忍受中共的溫水煮蛙、被殖民洗腦等手段令香港人淪為少數民族,或改行本土路線,以時間換取空間等待中國巨變?還是以不流血或流血的革命,去推翻暴政?

無論選擇是甚麼,這都是一個極其艱難的決定,這問題沒有肯定答案,卻有一系列仍待解決的問題:泛民主派,你想清楚了嗎?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你打算靠佔領中環達成甚麼短期目標及長期目標?你打算如何實現你的目標呢?這些問題,必須先有清楚答案與共識,才去執行你的計劃,絕對不可以邊想邊做,而自己都不知自己究竟在做甚麼。

聯繫作者:http://facebook.com/fokguyhk

林忌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