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2月 28, 2013

賈選凝大讚侮辱泰國人的中國電影《泰囧》

陶傑寫左篇「大陸戲《泰囧》侮辱泰人又如何?」--『但她忘記了中國電影《泰囧》也被泰國政府指為侮辱泰國人。在大陸極受歡迎,票房逾十億,「內地人」可以侮辱泰國佬,則港產片「侮辱」一下大陸佬,有何不可?只要有票房,就是大晒,賈某之見,可謂幼稚。』

事實賈選凝唔係幼稚,而係擺到明雙重標準,香港人笑大陸人就話係「醜化」,要寫篇狂鬧的「藝評」,反過來佢自己評醜化泰國人的大陸戲《泰囧》呢,原來都在亞洲週刊寫左篇o架

嘩!醜化泰國人的電影,在賈選凝筆下變成「爲歲末過于沉重的國産院綫帶來了通俗笑點,讓觀衆終于看到一套不那麽苦情陰霾的喜劇片」、「《泰囧》結合風光片的類型組合,一樣作出了很好示範。」嘩!咁都得?醜化泰國人就係「通俗笑點」、「很好示範」?雙重標準到咁?

咁都未算,呢句先嚇死你:「國産喜劇小品有可能創造的新格局“賀歲片”在國際化中顯現出更强的本土性。」--留意,本土性!大陸人就可以講本土性,就係值得支持的事,但係反過來香港人講「本土性」,賈選凝就大吵大鬧劣評仲要狂踩係垃圾,真係醜陋的中國人,一鋪現形。

別人笑中國人就係「低俗」的歧視
中國人笑外人就係賈口中「通俗」「本土性」的「很好示範」

藝發局的藝評獎真係好有藝術──行為藝術,一次過曝露哂中國人的醜態,連我都只能講一句:「核突支那 Style」

星期三, 2月 27, 2013

藝發局用五萬資助五毛黨


刊於 2013 年 2 月 27 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藝發局頒首屆藝評獎,北京賈選凝獲得金獎,獎金五萬。她的得獎藝評狠批導演彭浩翔《低俗喜劇》「用文化垃圾娛樂普羅大眾成功」、「以極富羞辱性的方式去 『污名化』大陸人形象……其實是狹隘的『精神勝利法』」。

一部開宗明義叫做《低俗喜劇》,有人會期待一部藝術電影嗎?藝術發展局去用高尚藝術去評論一部「低俗喜劇」,荒謬之極。

在這位賈小姐以及藝發局評審人員眼中的「文化垃圾娛樂」,偏偏在南韓、加拿大都獲得電影大獎及銀獎;其演員更贏取了美國、台灣的一些獎項,雖然這些都不是非 常特別的成就,但最起碼已有國際肯定;用相同的標準,有「東方荷李活」之稱的香港電影,甚至絕大部份的荷李活電影,都屬於同樣的垃圾,請問藝發局想發展甚 麼藝術?特區政府又是否改用大陸的一套審查標準,拍多幾套《建黨偉業》的五毛電影出來呢?

至於醜化大陸人形象這點就更加荒謬,無數國際著名的電影 就是靠醜化這種手法,而榮登歷史的藝術殿堂;查理卓別靈醜化美國的制度及商人拍出《城市之光》、《摩登時代》,甚至醜化希特拉拍了部《大獨裁者》,於藝術角度而言,只有好電影壞電影,根本沒有正確或者錯誤;可是常常把「太政治化」掛在口邊的建制派,為何要選一篇談政治而非談藝術評論,來作為金獎呢?「藝術評論獎」為何變成了五毛黨的「政治評論獎」?

市民對藝發局這個獎項最不可能接受的,就是「中港矛盾」根本就是大陸人在香港做出來的事實,大陸人每日的惡行強迫市民日對夜對,市民卻要「包容」,但攝之於電影沒有人強迫你入場觀看,看完卻既不能包容甚至要寫篇「藝術評論」來攻擊;而賣港的政府機構更用五萬元去獎勵這種荒謬的文章,連拍出事實都不容許,就有如廢除中史科卻引進國教科一樣,只許讚好不許彈;這說明了港共政府打算進一步由文化入侵,全面對香港 人洗腦,正是其口中的「狹隘的精神勝利法」。藝發局這個「第一屆藝評獎」,應立即正名為「五毛洗腦垃圾政治評論獎」,市民呼籲:「執咗佢啦!」

林忌
時事評論員

星期二, 2月 26, 2013

無知的張翠容

張翠容寫了一篇評論,先用一位廿二歲小朋友唔識反駁佢就話人地歷史無知,再因為「愛港力」個名有「愛港」二字就把這個組織的所作所為源自於「愛港」,今次我用「倒駁式」,由文章最尾倒轉駁番去頭,現駁斥如下:


張:『有趣的是,兩派都有新冒升組織,均以愛香港為由出發,因愛香港而否定中國人,又或因愛香港而肯定中國的一切。結果可能一樣是愛你變成害你,一切皆源於「無知」。 』
林忌駁: 愛港力「以愛港為名」,你就當佢係「均以愛香港為由出發,因愛香港而否定中國人,又或因愛香港而肯定中國的一切」;你冇野呀?「民主建港聯盟」又係唔係因 為「為民主」而肯定中國的一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又係唔係因為「民主主義」而肯定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等金將軍的一切?望文生義把兩個完全相反的 組織,兩班相反的人拉埋一切,唔係無知,就係無恥。

張:『他不甘心,指香港殖民時代比現在好。我計算他的歲數,香港九七回歸時他才五歲。我問他,從出生到五歲之間,他有那方面美好的直接殖民記憶?他答不出來,轉而問我:「既然英國無法擁有香港,那麼,香港也不一定要回歸中國大陸,為何不可回歸給台灣?」

我為之語塞。在吃飯期間,我沒時間把有關歷史講一遍,或許,我們甚至可以挑戰歷史,但討論至少需要有個基礎。不過,這名學生連最基本的歷史認知也沒有,真不知從何說起。怪就怪香港的教育,其實這兩天我已講及歷史教育的重要,可是不要與國教混為一談啊! 』

林忌駁:自己為之語塞無言以對,就話自己冇時間把歷史講一次?原來答一條咁簡單的問題,要講幾多分鐘歷史呢?你熟歷史又點會答唔到?唔識答歷史,就話人地無知,其實最無知果位就係張小姐你啦,請問呢位學生點樣冇歷史的認知呀?你而家都冇時間講一次,卻有時間出來寫膠文?

張:『這名學生明顯不想再與我談了,然後把頭別過另一方向,在另一人耳邊低聲問:「張小姐是不是親中的?」
我的天!他是當今典型香港的黑白二元思維,內地憤青就是這樣產生的,而香港式的憤青也在形成中。』

林忌駁:自己唔熟歷史又冇邏輯答唔到人地問題,就話人地「非黑即白」,仲在背後 中傷人地做「憤青」--你唔係親中,邊個係呀?點解香港一定要畀中共統治?乜歷史有必然的嗎?蘇格蘭同英格蘭統一了四百幾年都可以統獨公投,點解香港人冇 權咁做?希望香港「回歸英國」你就一口咬定係「殖民主義」?請問香港獨立加盟英聯邦奉英女皇為虛君又係唔係殖民主義呀?搞緊殖民主義果個叫做中共,佢在新 疆、西藏、內蒙古以至香港、澳門,都係正在搞緊殖民主義,唔識歷史就返去重讀啦無知!

張:『某次,在北京的年輕人飯局中,碰上一位香港交換生,他唸傳播主修電影,大學二年級學生,看來才剛二十歲,湊巧坐在我身旁。
他輕聲問我:「張小姐,我們香港是否有可能再回到英國殖民時代?」我回他說,在廿一世紀,「殖民主義」一詞已是很落伍了,怎麼你這年輕人可以發出一個如此落伍的問題?』

林忌駁: 人地學生哥好聲好氣問你問題,你唔識答人就話人地「落伍」?而家香港周街都討論緊呢個問題,你留番在北京「潮爆」啦落伍!在廿一世紀,種族主義、國族主義、民族主義、血濃於水全部都「落 伍」啦,全地球已發展地區都係民主自由國家,係北京同埋佢堆牛鬼蛇神國家係度搞緊專制獨裁,你有可以親中(強制香港一定要「回歸」中國),你可以親共(不 容香港回歸中華民國),但唔可以自己既親中又親共卻不容他人指出事實,更連最基本公民自決權利都唔尊重,就真係無知之極啦!

張炳良方案令隧道更塞車


刊於 2013 年 2 月 26 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自十五年前起,特區政府都強調東隧減價無法改善港九隧道塞車的問題。特區政府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十幾年來在隧道塞車的問題上一再出爾反爾,二○○八年持有東隧股權百分之七十、西隧股權百分之三十五的中信泰富陷入財政危機,其市值只餘下一百五十億港元左右,特區政府甚至可以輕易全面收購中信泰富,立法會議員多次要求政府立即回購東西隧,當時的運輸局局長鄭汝樺以中信泰富只是西隧小股東,而東隧無助解救塞車為理由拒絕。

及至二○一○年,萬眾期待的所謂流量研究結果出爐,政府竟然是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說要紅隧加價東隧減價,即可舒緩舊隧塞車!如果問題是如此簡單,為何至一九九八年至二○一○年政府都拒絕呢?

一條早在一九九八年已於繁忙時間飽和的東隧減收五元,而紅隧加收五元,完全不減有一半容量空置的西隧,竟然可以解決香港的塞車問題?如果是真的,即證明特區政府無能之極,一再錯失黃金時機,拖延至距離東隧專營權於二○一六年屆滿前三年才來補貼東隧,簡直是浪費公帑;如果是假的,那麼所謂分流方案不但無助解決塞車,只是紅隧加價的藉口,令市民百上加斤之餘,增加的盈利只會令隧道公司得益。

港島東區的道路基建早已飽和,無論東隧如何分流都無法解決隧道塞車樽頸;由東隧港島出口以西,所有英皇道西行連接東區走廊的天橋,全屬西行去紅隧,無一是改往東行去東隧;中環灣仔繞道一日未通車,東行則必然有如今日在灣仔、銅鑼灣一帶的樽頸位大塞車,更不要提到九龍一日未建成六號幹線,車流透過東隧過九龍後,根本沒有暢通的高速公路連接中九龍;同時政府還打算增建第二條將軍澳隧道,令東隧要負擔的車流更多更塞。

張炳良的「加紅隧、減東隧」方案,不但是特區政府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藥石亂投且令市民百上加斤,更隨時對港島東區的交通帶來災難性的影響;要解決問題,早在十五年前已經研究的第四條海隧才是真正的方法,然而政府卻寧願搬走灣仔運動場賣地起樓加劇塞車,或保留金紫荊廣場給大陸旅客製造塞車,也不願用作為新隧道出入口解決港人民生問題。

林忌
時事評論員

星期一, 2月 25, 2013

中共黨報失禮英倫


刊於 2013 年 2 月 25 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中國暴發戶財大氣粗早已不是新聞,最新的憤青醜態出自《人民日報》附屬的《環球時報》社論,文中警告英國「中國的 GDP是德法英三國的總和」,如英國再繼續接見達賴喇嘛的「錯誤路線」,則「中國在冷落倫敦的同時與北愛爾蘭、蘇格蘭的獨立派多接觸些,就(會)讓倫敦很不舒服」。

這篇社論最可笑的,就是對國際形勢以至英國的理解,有如北韓政府封鎖資訊般愚昧;首先北愛爾蘭最新的確發生了暴動,可是暴動的原因不是因為「分離主義」,而是首府貝爾法斯特的市議會通過議案,由全年懸掛英國米字旗,改為每年只掛二十日,事件觸動「統一派」的歷史傷口因而暴動,對近年的英國政府來說,北愛問題早不在於「分離運動」,而是太愛英國堅持留在英國的「大英運動」,如果中國政府居然能夠令北愛獨立,相信英政府只有狂喜,而絕對不會拒絕中國政府的幫忙。

至於接觸蘇格蘭獨立派就更可笑了,主張獨立的民族黨因為獨立支持度低,一再想押後統獨公投的時間表,反而是執政的英國保守黨想盡快解決蘇格蘭的包袱,因而主張盡快舉行,最後雙方達成協議,蘇格蘭的統獨公投將於二○一四年秋季舉行;公投已既成事實,中國有何牌可打?對於蘇格蘭只得一個議席的英國保守黨來說,蘇格蘭離開英國之後,保守黨即可以在下議院獨佔過半數,與其長痛不如短痛,為何要強留蘇格蘭?

中共的威脅成了笑話,連未點名提及的威爾斯獨立黨也順帶抽水回應,指威爾斯黨關心西藏人民的人權待遇,卻無興趣接受中國的支援,雖然威爾斯人希望和全球加強關係,卻認為這種關係應建基於更重要的普世價值,強調絕對不會接受國際(包括中國)的捐款。

事件反映中共官員由上至下,都是一群天朝心態的憤青,表面上近年多了很多中國留學生,卻對國際歷史與形勢毫不了解,自己堅持大一統,就以為別國怕分離;對自己醜陋的人權紀錄無言以對,只會用五毛黨臭蟲論的技巧怒斥「你們也一樣」;於是堂堂黨報丟架丟到國際場合,淪為有如朝鮮官方文宣一樣水準,蔚為廿一世紀的奇觀,無論用幾多人民幣去洗脫盲毛的形象,也毫無作用。

星期一, 2月 18, 2013

林忌評論﹕ 中港融合糖衣毒藥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無論是鄧小平的「不去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不搞小動作、五十年不變」保證,或者江澤民所說的「河水不犯井水」論,在 97 年政權移交之前,中共一直對香港人開出的承諾,就是兩邊 50 年不作融合,所以根本從來沒有甚麼「中港融合」問題,正如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呂大樂所言:「當年構思一國兩制之時,根本沒有考慮過中港兩地出現融合時所 可能產生的矛盾與問題。事實上,融合兩字基本上就不在議程之列… (50 年不變指) 兩種不同的經濟及社會制度保持隔離。」

重溫廿幾年前的鄧小平、江澤民的保證,足以證明「中港融合」根本違反了「一國兩制」的原意----即兩制保持距離,政府從來沒有咨詢過香港人是否要「中港 融合」,更不要說公投或表決去「融入」中國的經濟體系了,可是最奇怪的一點,就是今日中港融合竟突然變成了不容挑戰的禁區,變成了香港一切思考----特 別是經濟思考的前提,

「中港融合」實為中共花了十多年洗腦的結果,從來不談融合之害或危機,卻只談融合的好處,利用單方面的資訊,透過報章、電台、電視台潛移默化,令一般人談 起融合,他們都可以不假思索同意,這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云云;問他們為甚麼?則絕大部份人只會人云亦云,說出有如董建華「國家好,香港好」的謊言廢話,或堅 持「無可避免必然發生」的「天命論」,而這些謊言根本不堪一擊,絕大多數人卻堅持深信不疑,更顛倒黑白是非,以為「中港融合」是「一國兩制」的設計,連想 也沒有想過,這個「僭建」的概念,根本是違反五十年不變的前提。

說起「融合」,大家必然會想起歐洲共同市場以至歐盟幾十年的經驗,事實上「融合」必然要面對的,就是兩套不同的制度,要不直接採取另一套,要不就一起採用 一套新的標準,然而和歐盟不同的是,香港與大陸的關係絕不對等,「中港融合」的事實,就是要香港融入中國,實質是強迫香港作單方面的改變,為融合遷就大 陸,那麼為甚麼一定要融合?當年和香港齊名的亞洲四小龍,新加坡沒有和中國融合,經濟超越了香港;南韓沒有和中國融合,今日部份工業甚至超越了日本;台灣 開始和中國融合,結果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傳媒開始淪陷,重蹈香港的覆轍,大陸移民加上產業外移,令台灣愈來愈依賴中國。

廿多年前鄧小平要一再保證「五十年不變」,原因是每一個香港人都極度擔心「融入」大陸體制,香港即會變成死港。廿多年來中國經濟雖然增長強勁,然而事實就 是只有一少部份人富起來,絕大多數人民的生活雖然有改善,但在關稅與官商勾結壟斷下,實際生活成本竟可比歐美的發達國家更貴,政治體制上的獨裁與封閉,對 言論新聞自由的強暴打壓,令中共的經濟完全無法制止腐敗,既然中國拒絕政治改革,那麼「融合」的結果就是香港變成另一個大陸,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和中國融 合雖然不會變成經濟死港,卻會變成政治死港、法律死港、自由死港,這樣的結果對香港人極度不利,對大陸人也極其有害----當香港變得和大陸一樣,那麼大 陸人為何要再來香港?失去了一座西方建設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燈塔,是對中國民主運動最大的損害;無論站在大陸人民或香港人的角度,「中港融合」都是 最惡毒的糖衣毒藥。

星期五, 2月 15, 2013

為何不去感動維園阿伯?


十五年來,香港泛民主派一直在一個夢,叫做「感動大陸人」的夢,他們期望透過宣揚「民主、自由、人權」等的普世價值,透過高尚的情操與理想,去感動親政府、親中共的選民、去感動新來香港的大陸人、以至遠在大陸對香港真相無法得知的大陸人。

可是事實是甚麼呢?就是廿幾年來的民主試驗當中,特別是當英治政府退場,餘下了那個偏幫土共的裁判──特區政府之後,中共透過「農村包圍城市」的傳統戰略,積極開拓地區組織、街坊聯誼會、蛇齋餅糭等福利,配合以純民生取態的通俗傳媒,成功攻陷了基層與教育程度較低者;對這些人來說,甚麼政策、民主理念、人權自由等根本既不了解,更沒有興趣去了解;甚至反過來了即使了解,也覺得沒有這些東西也沒有大不了,對於這些人來說,生存是第一,生活條件是第二,至於追求更高的人生價值,例如甚麼真善美的東西,根本沒有興趣,,也不會有時間去感興趣。

然而即使間中有人能夠因而置富,情況就一如各地的暴發戶,有了錢只識炫富,還認為自己發了達最了不起,不但不會相信民主、自由與人權,反而只會合理自己從來不理這些東西──最緊要穩定,最緊要和諧,一個穩定而和諧的地方,就係容許佢地搵錢的地方,你班友想阻人發達?仲唔令人咬牙切齒?一些有幾個臭錢的「商家」,甚至只是「偽中產」,就是這樣產生的。

更進一步的,當香港社會由上至下都高唱「中港融合」的大合奏時,大陸就可以因而介入香港的每一個層面,而和大陸有關的所有經濟活動,都會因而成為中共滲透香港的活動;當大陸反對民主自由和人權之時,你去提倡這些東西,在這些因大陸而致富,或因大陸而養家的人心目中,你們豈不是阻人發達?你們豈不是阻礙他們的發財大計?這些「反對派搞亂香港」,就是因此而成為土共支持者的主要論述,這些人不少在 97 前是支持民主派,因為當年的香港經濟活動自給自足,「97 大限」是搞亂香港的根源;如今則凡事都和大陸有關,那麼反對大陸就是搞亂香港的根源,這些人是真的如此堅定不移去相信的,這就是為何土共居然可以有如此多的市民支持者的主因。

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泛民主派十五年來的「議會路線」,已經走進了死胡同;泛民主派既沒有新的論述,去吸引開了民智的市民不去 Shopping、不去旅行、不去做其他事情,而抽空去投票;更無法吸引未開民智的市民棄土共而轉投自己的陣營;全個泛民主派的只有三招:第一招叫做「對家比自己弱智」──政府無能,因此應該反對政府;第二招叫做六四情意結,但這個老本食了廿幾年已經大為失色;第三招叫做七一情意結,但七一亦已事過十年,一切都已令人淡忘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請問泛民主派除了等運到,或者左翼上腦──如推翻資本主義之外,有甚麼新的論述去吸引支持者?中港融合?建設民主中國?這些連感動土共支持者都無效的說詞,想去感動被大陸政府洗腦多年,在一個只有弱肉強食只求生存的社會走出來的新移民?憑甚麼?

當然,沒有效率不代表應該完全停止,教育與感化的工作應該繼續做,這是因為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們無法制止新移民來港,但泛民主派卻絕對應該學中共般一分為二,去分別迎戰不同的訴求;傳統泛民繼續做原來的事,而本土泛民則去應對本土的訴求,只有分別作戰,才可以「把餅造大」,才可以吸引更多的市民站在反對政府的一邊,而不是在兩邊之間食花生,甚至企在政府的一邊。

這樣簡單的道理,理應人人明白,然而本土派和大中華派兩者卻繼續在毀相撕裂,最終只會便宜了中共,對民主大業絕無益處。「拒中」不是民主的唯一出路,卻是一條可行而且具有運動力量的出路,十五年來泛民拒絕走這一條路,結果出路化來愈窄,當香港面臨危急存亡之際,我們沒有選擇,只有毅然走上這條新路。

星期二, 2月 12, 2013

拒絕大中國的香港本土運動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自八九六四以來,廿多年間的香港民主運動,都是以承認中國為大前提,姑勿論中國代表的是中共政府,或者純粹存在於烏托邦的民主中國。一直以來,香港的泛民和台灣的民主進步運動最大的相異之處,就是前者堅持一中,而後者卻反對中國。

然而近一、兩年來,年輕一代的香港人選擇了另一條道路。新一代的民主運動,強調本土價值的重要,其實源自中共近年對香港政策的種種改變:包括容許大量雙非、學生、自由行、以至國企官企等公司全方位滲透香港,雙非佔四成幾新生嬰兒;本科大學生佔一成將會增至兩成,而研究生就居然佔了六七成以上;旅客五千萬人佔大部份訪港旅客;股票市場早已是紅籌股以及大陸高幹的「洗錢工具」;這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之間,在七、八年之間完成,配以原有中共黨部在香港的滲透,如對傳媒進一步完全控制,大學學生會的滲透,所有地區事務街坊組織的另類「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等等,都在近兩年達至高峰。

與此同時,香港舊有的泛民主派安逸太久,其中國情意結太濃,而對「中港融合」不設防──泛民一直以為「融合」是純經濟問題,卻不知道一旦經濟融合了,政治、法律就必然緊隨而來,看看歐盟就知道,即使幾十個主權國家分分合合,也因為經濟的歐洲共同市場,最終變成了政治、法律以至軍事上的融合。規管經濟的就是法律,掌握經濟的就是政治,幾樣範疇又怎會真的分得開?特別係「中共大、香港小」的情況,又怎可能拒絕?

泛民主派之心態,仍然維持在七、八十年代英治時期的經驗,以為大陸新移民會融合成為有如以往融合的香港人,這經驗卻根本不再適用──今日的香港已非英治,特區政府不但沒有好似英治時期的政府,以文明教化去融合新來香港人,反而全力踩低本土文化,抬高大陸的文化,令大陸來港人士,是一副來殖民地「施捨」,或者「拯救」或「教化」香港人的高人一等心態;由於中共長期洗腦,例如普通話、簡體字代表高人一等,才是「文明的表現」──大陸經濟搶救香港等謊言說得太多次,港共特區政府不但沒有澄清,還自我矮化以謊言去配合謊言,結果就是令到香港全面淪陷,令舊有的優良核心價值逐漸喪失,於是很多人對此感到不能再忍耐,本土運動立即風起雲湧。

本土運動是一場集體覺醒──對中共殖民毀滅香港的企圖的醒覺,而非一兩個領袖獨力爆發的運動;雖然有些人支持港獨,或者認為香港應該脫離中國,可是直至如今多數的本土派支持者,其心態仍然只是「拒中」,而非「獨立」,前者不排除「本土」的優先以後,仍然可以是中國的一部份,。

本土的精神,可以用儒家《禮記》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來說明,春秋之國就有如今香港,天下則是全中國,如欲建設民主中國,對香港人從哪部份開始呢?當然是香港本身;和八九情意結的「大中華派」的不同之處,就是本土者深深了解到今日的香港,已失去了往日文化上領先而對大陸帶頭的作用,因此問題不再是如何幫助中國,而是先自救解救自身,才有餘力去幫助中國。

至於以甚麼形式去幫助中國呢?這就非此時此刻可以探討了!中共不亡,何來民主中國?可是如果中共要亡,如何亡?需時多久?則是影響選擇的重點了,本土者不認同的,就是以為可以在香港發動中國的革命,因為革命始終需要在中國本土去發動,而非在香港清談可以救國。


星期一, 2月 04, 2013

雷鼎鳴的老母真的是女人嗎?

雷鼎鳴今日在晴報寫了篇垃圾文章,題目叫做「香港真有奶粉荒嗎?」,令我深有同感;由於這篇雷到爆的文章實在太強勁啦,令林忌忍唔住手,寫了篇「雷鼎鳴的老母真的是女人嗎?」來贈慶,希望研究一下神奇教授的思維。

1.雷鼎鳴說:「不少媽媽都說隨時可買到奶粉,若說偶然缺貨,通常是局部地區性的,或是指某品牌只適合某年齡的。」

林忌回應:「不少地球人都說隨時可以食到糧食,若說人偶然出飢荒或災害,通常是局部地區性的,或者某國家某年紀的。」-- So? 餓親幾個 BB 唔係問題,係唔係呀雷生?如果雷生當日係飲奶粉大的,我好希望你娘親當日可以餓你幾日,等你明白咩叫冇奶飲的感受;如果當日你娘親係餵你飲母乳的,我希望你娘親可以冇野食幾日,等你感受下你娘親冇奶餵你的感受,或者神奇教授覺得廿一世紀的發展地區冇奶飲唔係咩大問題,甚至嬰兒飲唔到奶都唔係咩問題,原始人都成日捱餓啦,非洲大把飢民餓幾個月都唔死得啦呵?雷鼎鳴,我開始想研究一下,你真的是人嗎? 

2. 雷說:『兩年前日本大地震後香港也出現過「盲搶鹽」,港人跟風之快,世上無與倫比。就算奶粉供應充足,只要有傳媒說缺貨,大家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搶貨以作保險也十分理性。』

林忌回應:「哦,原來係傳媒老作呀?係,香港冇奶粉問題,一隻呃人的奴材自己弄虛作假,就當全香港人都係度弄虛作假,抗議的媽媽全部都係講大話的嗎?你睇咩論壇呀?有幾多媽媽,我地身邊的朋友辛辛苦苦的經歷你當係作故仔?咩人來o架呢個?

用雷鼎鳴的標準,我都要檢查下證據,先證明你老母係女人,再證明你係人,否則我當你係假的,全部都係火星來的,明哂!」

3. 雷說:「香港奶粉的轉口量就算10倍甚至100倍於本地消費,慣於面對世界的香港市場為甚麼便不能應付?」
林忌回應:「笑左,你雷鼎鳴出來應付囉,為甚麼不能應付?你雷鼎鳴自己食女性荷爾蒙產奶,或者自己養牛,或者自己去走私囉,咁好商機,我地唔想阻你發達,你快轉行去賣奶粉啦,我地唔阻你發達o架!」

4. 雷說:「有價值便有商機,港人最聰明的做法是怎樣把這品牌價值搶回自己手中,而不是被水貨客吸走。」

林忌回應:『就舉搶到最勁的美素佳兒金裝一號為例,香港賣 $280 港紙,大陸走私貨賣 $280 人民幣,賺乜野?人民幣同港幣之間的差價咋,你估你大學份糧呀商機?唔好在大學誤人子弟,去走私啦商機!

大陸走私貨同香港賣的價錢差兩成咋,點解?因為正式報關都係 15% 關稅 + 17% 增值稅即 33% 的差價,所以走私貨再搶手,都不可能炒高於正式入貨,除非出現大缺貨啦

如果有大缺貨,即係全球走私佬都入唔到貨,你雷鼎鳴邊度變奶粉出來呀?自己食女性荷爾蒙揸 D 「雷鼎雞兒」出來啦!』

由撐國民教育,去到今日支持走私奶粉,呢位雷鼎鳴真係每況愈下!雷鼎鳴支持國民教育嘛,原來係教走私?走去呃你熱愛的中國政府的錢?走去發你的國難財?好好地一個經濟學的教授唔去呼籲中國廢除外國奶粉關稅與增值稅,令奶粉可以在中國大陸自由流通,等大陸人可以上網合法訂奶粉,反過來要幫走私集團賺呢 D 害港害民的錢?我真的想問,雷鼎鳴的老母真的是女人嗎?雷鼎鳴真的是人嗎?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