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10月 12, 2013

陳允中的偏愛與盲目


譚凱邦的「源頭減人」廣告,引來一輪罵戰,最新的是陳允中寫了一篇《孔令瑜為何罵得對?》,林忌看不下去了。

陳允中:新移民未取得居港權時,無投票權。新移民取得居港權(成為香港人)後,如何投票,譚生又怎知?恐怕又是你自己的偏見吧。好,認真的,如果移入移民需要政治審查(親泛民或保皇),那請你跟特區政府建議囉,因為要審查也是「所有移民」都要政治審查,又何必針對新移民呢。

答:連續兩屆的立法會選舉,都爆出單程證及居權證賄選的醜聞,參見 2008 年 9 月 5 日蘋果日報的報導《左派聲言投保皇派可打尖 單程證變賄選工具》:「一直協助爭居權人士的甘浩望神父表示,互助會已非首次欺騙爭居權家長的選票。他批評,利用選民是極不道德的行為。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 授馬嶽稱,若有關組織有內地官方協助,則反映內地干預香港選舉,若他們根本沒把握爭取居留權,會構成失實聲明。選舉事務處不評論事件,指如收到投訴會跟進。」2012 年 9 月1 日蘋果日報的報導:《網民質疑 家庭團聚會違規拉票》;揭發與中聯辦關係密切的家庭團聚互助會透過致電爭居權者,游說投票支持保皇派立法會候選人,聲稱介紹越多親友按指示投票,越快取得單程證。」;更不要說最近東方日報揭發誤殺罪的施君龍,成為了家庭團聚互助會的新界分會總幹事;這些一再而,再而三的證據,在閣下眼中竟成為了「如何投票,譚生息知?恐怕是偏見」就可以輕輕帶過?

中國共產黨不搞政治審查,那麼為何大陸的每一間大學,都有政治審查呢?陳允中的說法,中國共產黨本身就是開善堂不搞政治審查的,反過來屈是民主派要搞「政治審查」,這就是荒天下之大謬的抹黑。

陳允中:居港權是公民權,要北上或南下定居,關你乜事?譚生如果「自願」北上或離開香港,為源頭減人盡一份力,以減人方式保護香港環境與土地,那也是你自願的,沒有人可以逼迫任何有居港權的人離開香港的。

答:譚凱邦說「推動北上團聚」,陳允中就一句「關你乜事?」這種回應實在有失身份;如果說「自願」而不談公共政策,那麼居權者也是「自願」家庭不團聚--因為他們有選擇北上而不去,那麼「關我們乜事」?居權者「自願」骨肉分離家庭不團聚,是他們自願的,沒有人可以強迫任何有權利家庭團聚的人走去骨肉分離,拆散家庭的,關你陳允中乜事?

陳允中:香港人口在1945年只有50萬,15年後,增加至300萬,是600%,而且幾乎都是大陸移民。如果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人來香港就是「溝淡」香港人,那今天為何還有接近60%的人投泛民?我猜恐怕是過去,我們沒有像今天那麼仇視新移民,把他們用力推向保皇黨。譚生從廣告一路來,都當新移民是負資產,是全方位的負資產(政治,經濟,文化上都是負資產),有助於把新移民推向保皇黨,未來如果64黃金比消失,就要多謝譚生的排內論述。這是過去50年與 今天最大的不同。拙見。

答:對不起,64 黃金比率早已消失了,在本土派興起之前,這個 64 比率早已消失,正正就是新移民溝淡的結果;用陳允中的數學計算方程式,不如把 1841 年香港只有幾百人作為基數,可得出 7000% 70000% 或 70000000% 的數據,忽視中國移民性質的不同,忽視中國國力的不同,忽視中國政策的不同,甚至忽視香港福利政策的轉變;用這種方式去抵賴譚凱邦,實在很低劣,我們也不以說一句「多謝陳允中的包容大陸論述」,這是 97 前過去 150 年和今日的最大不同。拙見。

陳允中:很多人已再解釋,看來你還是聽唔明,這就是偏見的威力。來港的新移民是香港人的家人,只能算一家人,不能分開計,不要犯double counting的錯誤。不知譚生是有意或無意,一再把新移民誤當「雙非」家庭,暗示每一個來港的新移民都會「搶」一間屋住,所以起再多屋,都被這些「雙非」人搶啦,好恐怕啊! 事實上不是這樣。新移民妻子跟香港老公一起住。私樓或公屋都是跟老公一起計的,只算一個單位。新移民不會增加一條新的公屋隊或私樓隊。只會從單人變雙人或 三人單位而己。除非中港家庭的婚姻破裂,男女分居或離婚,才能算是「兩家人」,才會有「多一人隊」的問題,懂了嗎?

答:陳允中的說法,是明示香港的單身男人在結婚之前都有自己的房屋,更說到香港的男人未婚也大量未婚擁有自己的單人單位,因此結婚只會令單人變成雙人或三人單位,香港的公屋政策真的很完善!香港的社會真和諧!基層的朋友經常批評政府,實在太沒有天理了!

一般小市民的未婚男人不是跟父母同住,就是在私樓租住劏房,不是人人都像 TVB 劇中是住數千呎的豪宅,或者人人已經上樓住公屋的,懂了嗎?


陳允中:這是我見過最可笑的說法。那譚生開班開導下香港男人,勸他們多為大陸男人著想,不要北上競爭老婆,對人家不公平囉。單程証的設計是「不公平」的拖慢中港家庭團聚,被您讀成鼓勵,大概只有偏見才能造成如此嚴重的誤讀。港人去韓國娶妻,一年內就可團聚 ; 去大陸聚妻需要四年 (單程証的規定)。

答:這些口口聲聲說人家「排外」的知識份子,長年都忽視法律上的現實──非中國籍人士要家庭團聚,要經過資產審查及房屋審查,證明港方的成員能供養新成員;而且除配偶以外,必須是 60 歲以上的父母,或者 18 歲以下的子女;為何「公義自治」看不到非中國籍人士的情況,只看到中國籍人士的問題呢?這就是種族主義下的公義,只包容在中國國籍法下擁有中國血統的「公義」,簡稱「偽公義」。

陳允中:單程証的審批有問題,但不表示每個地方政府都是貪污。所以我們要求
成立中港小組聯合審查,增加透明及認受性,是爭取審批權法的第一步。

答:中國的貪污由上至下,人人皆貪;可是為了加強單程證的可信性,「不表示每個地方政府都是貪污」也說了出來;不妨說,那麼收錢買單程證的說法全是子虛鳥有,付款優先的說法是沒有根據吧!說來說去,仍是逃避一個重要問題,即審批權應在港方之手。

陳允中:如果譚生不是一直把新移民當成全面負資產,當他們是敵人,真的沒人會理你的怪論的。爭取民主要有共同信念,那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改革移民政策必須立基於核心價值,而不是立基於對移民的偏見。你的偏見已先背棄香港核心價值,要如何「同路」呢?我們堅持「公義自治」,跟「排外自治」不是同路人,抱歉。

答:觀乎陳允中的全篇文章,由始至終就是一種態度「偏愛」;這種偏愛令人盲目,例如對居權者自己多次投訴的中共介入選舉等都視而不見,對香港單身男子也欠缺房屋的問題也視而不見;更對非中國血統人士和中國血統人士的雙重標準視而不見。

也許譚凱邦說錯很多事情,這些口口聲聲叫人包容的知識份子,單是認為別人有有偏見,就把別人打成「背棄香港核心價值」,然後就說「不是同路人」,更把別人打成「排外」──對不起提醒一下,請不要再一面叫「內地人」,一面把「內」說成「外」了。最多是「拒內」,又怎可說成「排外」?

這些人不斷投訴社會不同人士,對新移民「標籤化」;可是去到他們自己,就首先無法信守自己所講的「公義原則」,不是開放辯論,而是一句「不是同路人」成為敵我矛盾,甚至「下戰書」,砌詞攻擊別人是「歧視」,想借用極權政府去打壓異見,實在是很可悲的事情。

叫人放下對新移民的偏見之前,陳允中你們先放下對本土市民的偏見好嗎?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