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6月 18, 2013

林忌評論:中港矛盾與粵語自由

朗思制圖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著名的香港記者呂秉權多次接受訪問,包括在本台節目《劉雲會客室》講及中聯辦如何粗暴干預香港的新聞自由,其實這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這幾年來中共不但控制香港有關民主自由的新聞報導,對政治問題、民生問題統統不放過,更從多方面去消滅香港人身份以及「香港」的主體意識,全因這一切,終於在香港爆發激烈的「中港矛盾」。

中共對香港的滲透是多方面的,簡單而言,就是所謂「中港融合」,即香港「被溶入」中共的制度之中,大至官員任命,小至譯名用詞,中共都要偷天換日,把一切原有香港的沿用的廢除;在中共的威力之下,可以令香港那些名義上是商業運作的傳媒機構,一夜間把原本叫了幾十年的土耳其名城「伊斯坦堡」,全部改為大陸的叫法「伊斯坦布爾」;簡單的「改善民生」,偏要改為「加大力度改善民生」;用了幾十年的美國維珍尼亞州,偏要改為「忽吉尼亞州」,甚至香港人堅持叫的海參崴、伯力、海蘭泡、庫頁島等中國淪陷於俄國的失土,護黨賣國的中共代理人偏要改為大陸媚俄的叫法──符拉迪沃斯托克、哈巴羅夫斯克、布拉戈維申斯克以及薩哈林島;亦因此很多在香港多年來「愛國不愛黨」的老愛國人士來說,中共近年的行為,令他們醒覺到中共在香港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把大陸特別是西藏的一套重演一次而已;就有如中共要在廣東一帶滅絕粵語,在上海滅絕上海話的一套,中共口說不會強推簡體字,實際上卻已經不斷「以簡代正」;中小學強制普通話教中文,就是要改朝換代,令普通話變為香港的主流。

很多來自大陸的朋友為了短期的方便,希望香港變得和大陸一樣,說普通話,寫簡體字,卻沒有想過這其實是做了中共的幫兇,又或者對中共的目的不在乎──「全國不也是在說普通話,寫簡體字嗎?」他們也不在乎,即中共當然不止是改變語言這種載體,而是在執行希特拉的「消滅民族」政策──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即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當香港的文化、語言以至香港人本身都被消滅,變成和大陸一樣。那麼所謂中國的最後一扇窗也會消失,甚麼民主中國的幻想也只會更遙不可及,因為中共目前控制的最後一塊自由土地,都將變得和大陸一模一樣,只賣不安全的產品食物,同樣被中共的高官特權橫行,那麼一般人到時去哪兒買安全的尿片奶粉,去哪兒買無毒的柴米油鹽呢?

記得早十年八載台灣的民進黨宣傳台獨,很多香港人卻民族主義上腦,反對台灣獨立,通常基於兩種心態:1. 中國應是大一統 2. 如果連「民主中國」──即台灣的中華民國都「放棄」中國,那麼其他的苦難中國人何去何從?事實上當時的香港人以至中國人都沒有想過,一個自主的台灣政府,才是對中共的最大威脅;當台灣被統戰,被滲透,被「大陸化」,那麼在中共治下的人民,才是苦難的開始。當年的「兩岸矛盾」,就是今日「中港矛盾」幾乎一樣,如果連香港也完全淪陷,對說粵語的廣州廣東一帶,必然是一場更大災難的開始。有人以為「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也沒有民主」,其實應該改為──「香港沒有自由,中國就必然沒有自由。」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