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6月 17, 2013

盧斯達的抄襲作風


截圖取自林忌與盧斯達於 2013 年 2 月 21 日的私人對話,對話是盧斯達主動開始的,在此之前的對話日期是 2 月 8 日,和此事無關因此不作提供。

事情的起緣,是盧斯達不知是「良心不安」,或者害怕我會有行動,突然奇怪地寄了一篇自己的文章給我,說是「參巧我 post 的資料寫的。」

林忌對此莫名其妙,因此立即查問這是甚麼文章,在他 blog 找不到,因此再追問是否給予蘋果的稿件。

林忌提出這個問題的動機很簡單,正如蘋果日報以至很多人對版權的要求,即如作非牟利用途,在網上轉載往往不會介意,但如作牟利用途,則種做法等如偷竊他人成果。

因此如果盧斯達是寫 blog 文,林忌當然會冇問題;可是盧斯達把文章投稿蘋果作牟利,這種偷取他人努力成果卻完全不引述的做法,就實在可恥得很了,讀者只會以為這是盧斯達自己的努力與創意,這是欺騙。

因此,林忌在回應的要求亦非常簡單,就是要求盧斯達把文章的內容,列明是引述林忌的研究,很合理,對不?可是盧斯達的回應是否很奇怪呢?叫佢加名引述,他怎麼不斷自說自話,欲蓋彌彰呢?林忌的回應很清楚--就是「兄台你成篇文用我 ideas 係要開名 quote 的,連朗思造圖都要求 quote 啦」,而蘋果論壇版當時的編輯,即為李怡前輩,盧斯達之所以會成為蘋果的寫手,即因為林忌向盧斯達轉達了李怡的欣賞之意。

因此如果盧斯達沒有抄襲,大可以跟據林忌的建議,在文章加入引述,說明成篇文有甚麼是來自林忌的,蘋果不容許引述嗎?不,李怡前輩也多次引述我,甚至連蘋果的社論也會加入引述,那麼為何盧斯達不列名出處去引述呢?

更可笑的是,如果盧斯達覺得光明正大,他為何無故突然把自己寄給蘋果編輯的文章,突然抄一份給林忌?如果盧斯達覺得光明正大,他為何在當日下午 6 時 03 分寫了那句不知所謂的「Lewis Loud: 啊,我見你列左果兩單新聞,所以有用左來prove,林煥光今次單野其實我都想寫,不過d日子係你列得清楚 我都怕你以為我抄你,所以先同你講 」的 50 分鐘之後,又忽然
「kay:為避抄襲之嫌,這篇文不會出了,謝謝」?

1. 蘋果論壇容許「引述」,而林忌更在蘋果論壇寫了六年,引述林忌是完全不會帶來任何負面影響的,甚至盧斯達是因為林忌轉達李怡之意,才去蘋果寫的

2. 在知道林忌的「不滿」之後,盧斯達可以立即加入引述的,為何他竟然前言不對後語,又甚麼「今次單野其實我都想寫」--想寫有咩問題?有人唔畀你寫嗎?甚麼「不過 d 日子係你列得清楚」--哦,所以你就唔去做研究,照抄我內容,但又唔願被人知你抄我呀?

對於一個明明是抄襲,驚到自己寄篇稿來,叫佢加番引述卻顧左右而言他,說甚麼「自己也想寫」,「我都怕你以為我抄你」--你講緊乜?

3. 為何盧斯達不能加入「引述林忌」呢?看看他文章的第一段,「據信報的紀曉風所言」--連信報也可以引述呀,為甚麼盧斯達寧願收番篇稿,把篇稿掟入垃圾箱,都不加入「據林忌所言」呢?因為除了紀曉風之外,那句 "You fxxking are not even a Chinese",是抄陶傑引述張堅庭的;由第二段起的內容都是照抄林忌的觀點,包括林忌 Facebook 的內容,林忌在《每日一膠》幾篇關於林煥光文章的內容如林煥光對平等機會的雙重標準平機會歧視港人老作蝗蟲誠信破產平機會主席林煥光不如改行做評論,因此由頭落尾,除了抄信報紀曉風,抄陶傑、抄張堅庭,就只係抄林忌,成篇文的「原創性」,就係中學生的「總結」,把幾個人的論點砌埋一齊。

這件事發生以後,林忌既沒有向李怡前輩投訴,也沒有把這件事公諸於世,姑且聽聽盧斯達事後的藉口--「這次寫得比較急」,而沒有追究;事實是甚麼?就是盧斯達在明知這種做法不妥當,偷別人的成果當是自己的,完全沒有從二月這件事吸收任何教訓,還敢反過來反咬其他投訴者一口,說別人「老屈」佢。

最可恥的一點,就是盧斯達面對大報紙如信報就加入引述,對其他評論人卻繼續大抄特抄不加入引述這點可清楚見到他的偷竊意圖,即對會採取法律行動的報紙如信報的紀曉風,就加入引述,對其他多數不會對其採取法律行動的評論人,就專門去偷,這是極之可恥的行為。

盧斯達初搞這種做法時,還偷偷摸摸,抄多了怕林忌追究,就假惺惺寄一份內容又不說明是蘋果,希望搏林忌大方說一句:冇所謂,佢就可以過骨呃稿費;被林忌問出原來是寄去蘋果呃稿費,就顧左右而言他,最初想死撐冇抄,後來又怕林忌可以令佢身敗名裂,就不到 50 分鐘撤回篇稿,因此我沒有即時追究。

林忌已給予盧斯達多次機會,一直沒有把他的惡行公諸於世,就是姑且看在他也是本土派和年輕,希望他會改過,可是他這人死不悔改還要變本加厲,因此我就要把他的惡行公諸於世了。
補:Cap 圖時漏了兩行,那天最後林忌選擇沒有踢爆佢,而係好言相勸,「有時同人撞左橋,你見人地出左先,都可以提及人地的論點」;盧斯達的回應更妙:「這次寫得趕急,不太周慮」--其實佢趕甚麼?學生哥二月中趕甚麼?趕買 smartphone 定係趕買潮物?又唔係定期專欄位,投稿有咩好趕?寧願抄人野都要趕為乜?事實說明一切,就係為求稿費不擇手段,為求上位粗製濫造再偷人成果,可恥也!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