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3月 09, 2013

民主中國夢碎了

七、八十年代香港流行過「認中關社」,醉心於戰後的「反殖運動」,我們自己或上一代,一直有一個「中國夢」,希望中國既可以經濟生活富足,同時享有普世的民主、自由、法治與人權價值,六四精神多年所說的「建設民主中國」,就是建立在這樣的一個夢想之中。

八九六四令很多人傷心、迷惑、沮喪,可是更多人卻仍埋藏了一顯熾熱的赤子愛國心,雖然中共政治上仍是一個極權國家,但多數人仍有夢想,即隨著「改革開放」的經濟進步繁榮,終有一日全國人民會醒覺,然後發動革命推翻暴政,之後幸福快樂富足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社會的民主中國就會來臨。

這種夢想,是寄託在有如神話一樣的偶然機遇,例如蘇聯出現一位戈巴卓夫,或有如東歐的極權國家一夜間倒台,廿幾年過去了,我們見到的是繼承蘇聯的俄羅斯,最終亦在政治體制走回頭路,至於東歐國家,則地理或文化愈接近西歐,才可以透過「歐盟融合」照搬西方的制度,建立民主、自由、法治與人權秩序。

歷史教訓的是,這種秩序建立的模式,是靠引進外力,才可以擺脫國內的保守勢力來改革;國家愈大,自豪感就愈大,民族主義的驕傲,是阻止學習外國最大的阻力;因此凡堅持原有專制或獨裁文化制度的,則改革不徹底而不斷在重覆以前的錯誤──就有如今日的德國,是靠兩次大戰的完全毀滅,才能成為一個既有經濟實力,又有民主的穩定國家,而這套制度不是德國國民自己建立的,而是由、美、英、法等列強照搬自己一套再改進而先行強加的。

二十世紀的教訓,就是政治改革必須與經濟同步前進──改革最大的動力是來自經濟富強,只有經濟的誘因才能吸引當權者、中產以及基層各有犧牲,去換取一個更美好的將來;然而今日中國的權貴已「先富起來」,而且是世上頂尖的巨富,這些人以及其下一代,已變成有如晚清滿洲皇室裙帶關係的既得利益者,這些人的心態就是「寧予外人,不予家奴」,遂令政治改革絕不可能。

今日的中國,就有如百日維新後的晚清,自我改革路已死,餘下只有大革命,但因中國 Too Big to Fail因此革命需時更長,而革命之後只餘軍閥割據,以今日的中國人民平均質素計算,要真的達到民主自由法治與人權,需時絕不止一代兩代人。

北上前無去路,我們只有重新審視自己的選擇;香港雖然經歷十五年半港共的破壞,爛船仍有三斤釘,亦是靠這僅餘的民主幼苗,去保存神州最後的一點希望;香港是我們要盡最後一分力守護的鄉土,不要再心存僥倖,未得隴而先望蜀,幻想民主中國而最後全部輸清。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