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3月 05, 2013

藝評獎進一步的疑點--占飛是誰?

根據藝發局藝評獎六評判之一潘麗瓊於 2012 年 5 月 8 日頭條日報專欄所寫,林沛理曾於 2011 年信報開了個新欄位叫《忽然文化》,而此欄位的作家筆名「占飛」。

此筆名初為林沛理所寫,後來則因為無法天天交稿,報館唯有「複製更多占飛」,因此令讀者誤會占飛仍然為林沛理所寫,而令林「哭笑不得」。

查證發現,信報《忽然文化》的占飛專欄,於 2011 年 3 月 14 日首次刊登;而賈選凝以自己名稱刊登的信報專欄,則於 2011 年 7 月 2 日刊登,時間上吻合潘麗瓊的描述,即信報「複製」了其他占飛,而當時賈選凝同期於信報寫文章,此其一。

根據主場新聞的文章所指,林沛理曾介紹賈選凝到《亞洲周刊》發表文章,亦因此,是否林沛理亦曾介紹賈選凝到信報發表文章呢?此為其二。

再根據鍾祖康的考證,林沛理與賈選凝的文章內容,有極其罕見的不謀而合之處,有三個可能性 A. 兩文為同一人所寫 B. 兩人關係極其親密,因此使用相同的語言 C. 兩人極其巧合地相似,此為其三。

即使不是 A 或 B,而是 C 即純屬極其巧合的話,再回憶起潘麗瓊於上文所講,因為林沛理無法分身天天寫稿,信報「複製出」其他占飛的話,那麼最合理的懷疑,就是選擇同樣在信報寫稿,而文筆極其巧合地相似林沛理的賈選凝,去代筆占飛。

如果賈選凝曾代筆占飛,則除了邱立本與亞洲週刊的利益衝突之外,林沛理與信報亦同時被捲入,事件有關公帑以及公眾利益,希望信報從速澄清。


----------------------------------------------------------------------------------------------------------
根據 Bart 於主場新聞的文章《惡俗的林沛理》指出:「林沛理、賈選凝均在邱立本當總編的《亞洲周刊》寫文化評論,基本上三人早巳認識,是林沛理介紹賈選凝到《亞洲周刊》發表文章,而邱立本早巳將雜誌當作他私人地盤,專門應酬老友。而林沛理同時在《信報》文化副刊以占飛作筆名,每日編寫半版文化評論,而恰巧賈又在《信報》發表文章。林沛理與賈選凝關係密切,表面來看對這位北京女士提攜有加。至於有指兩人共用《信報》占飛筆名,則有待查証。」

再根據鍾祖康於蘋果日報論壇版文章《ADC藝評獎醜聞事有蹺蹊 》指出:『蹺蹊之二是,賈行文一向罕有穿插英文,但這篇得獎作品中居然出現了幾個。特別是當中指《低俗喜劇》「將guilty pleasure變成guilt-free pleasure」,這不得不讓我聯想到林沛理寫中文文章時愛秀英語生字的知名做法,說來也巧合得見鬼,林在二○○六年一月二十九日《亞洲週刊》上,在一篇叫〈好萊塢的東方想像〉的文章中,正正就是寫道:「性奴役的觀賞性亦由一種『罪疚的快感』(guilty pleasure)變成『無罪快感』(guilt-free pleasure)」!』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