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2月 15, 2013

為何不去感動維園阿伯?


十五年來,香港泛民主派一直在一個夢,叫做「感動大陸人」的夢,他們期望透過宣揚「民主、自由、人權」等的普世價值,透過高尚的情操與理想,去感動親政府、親中共的選民、去感動新來香港的大陸人、以至遠在大陸對香港真相無法得知的大陸人。

可是事實是甚麼呢?就是廿幾年來的民主試驗當中,特別是當英治政府退場,餘下了那個偏幫土共的裁判──特區政府之後,中共透過「農村包圍城市」的傳統戰略,積極開拓地區組織、街坊聯誼會、蛇齋餅糭等福利,配合以純民生取態的通俗傳媒,成功攻陷了基層與教育程度較低者;對這些人來說,甚麼政策、民主理念、人權自由等根本既不了解,更沒有興趣去了解;甚至反過來了即使了解,也覺得沒有這些東西也沒有大不了,對於這些人來說,生存是第一,生活條件是第二,至於追求更高的人生價值,例如甚麼真善美的東西,根本沒有興趣,,也不會有時間去感興趣。

然而即使間中有人能夠因而置富,情況就一如各地的暴發戶,有了錢只識炫富,還認為自己發了達最了不起,不但不會相信民主、自由與人權,反而只會合理自己從來不理這些東西──最緊要穩定,最緊要和諧,一個穩定而和諧的地方,就係容許佢地搵錢的地方,你班友想阻人發達?仲唔令人咬牙切齒?一些有幾個臭錢的「商家」,甚至只是「偽中產」,就是這樣產生的。

更進一步的,當香港社會由上至下都高唱「中港融合」的大合奏時,大陸就可以因而介入香港的每一個層面,而和大陸有關的所有經濟活動,都會因而成為中共滲透香港的活動;當大陸反對民主自由和人權之時,你去提倡這些東西,在這些因大陸而致富,或因大陸而養家的人心目中,你們豈不是阻人發達?你們豈不是阻礙他們的發財大計?這些「反對派搞亂香港」,就是因此而成為土共支持者的主要論述,這些人不少在 97 前是支持民主派,因為當年的香港經濟活動自給自足,「97 大限」是搞亂香港的根源;如今則凡事都和大陸有關,那麼反對大陸就是搞亂香港的根源,這些人是真的如此堅定不移去相信的,這就是為何土共居然可以有如此多的市民支持者的主因。

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泛民主派十五年來的「議會路線」,已經走進了死胡同;泛民主派既沒有新的論述,去吸引開了民智的市民不去 Shopping、不去旅行、不去做其他事情,而抽空去投票;更無法吸引未開民智的市民棄土共而轉投自己的陣營;全個泛民主派的只有三招:第一招叫做「對家比自己弱智」──政府無能,因此應該反對政府;第二招叫做六四情意結,但這個老本食了廿幾年已經大為失色;第三招叫做七一情意結,但七一亦已事過十年,一切都已令人淡忘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請問泛民主派除了等運到,或者左翼上腦──如推翻資本主義之外,有甚麼新的論述去吸引支持者?中港融合?建設民主中國?這些連感動土共支持者都無效的說詞,想去感動被大陸政府洗腦多年,在一個只有弱肉強食只求生存的社會走出來的新移民?憑甚麼?

當然,沒有效率不代表應該完全停止,教育與感化的工作應該繼續做,這是因為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們無法制止新移民來港,但泛民主派卻絕對應該學中共般一分為二,去分別迎戰不同的訴求;傳統泛民繼續做原來的事,而本土泛民則去應對本土的訴求,只有分別作戰,才可以「把餅造大」,才可以吸引更多的市民站在反對政府的一邊,而不是在兩邊之間食花生,甚至企在政府的一邊。

這樣簡單的道理,理應人人明白,然而本土派和大中華派兩者卻繼續在毀相撕裂,最終只會便宜了中共,對民主大業絕無益處。「拒中」不是民主的唯一出路,卻是一條可行而且具有運動力量的出路,十五年來泛民拒絕走這一條路,結果出路化來愈窄,當香港面臨危急存亡之際,我們沒有選擇,只有毅然走上這條新路。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