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2月 18, 2013

林忌評論﹕ 中港融合糖衣毒藥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無論是鄧小平的「不去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不搞小動作、五十年不變」保證,或者江澤民所說的「河水不犯井水」論,在 97 年政權移交之前,中共一直對香港人開出的承諾,就是兩邊 50 年不作融合,所以根本從來沒有甚麼「中港融合」問題,正如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呂大樂所言:「當年構思一國兩制之時,根本沒有考慮過中港兩地出現融合時所 可能產生的矛盾與問題。事實上,融合兩字基本上就不在議程之列… (50 年不變指) 兩種不同的經濟及社會制度保持隔離。」

重溫廿幾年前的鄧小平、江澤民的保證,足以證明「中港融合」根本違反了「一國兩制」的原意----即兩制保持距離,政府從來沒有咨詢過香港人是否要「中港 融合」,更不要說公投或表決去「融入」中國的經濟體系了,可是最奇怪的一點,就是今日中港融合竟突然變成了不容挑戰的禁區,變成了香港一切思考----特 別是經濟思考的前提,

「中港融合」實為中共花了十多年洗腦的結果,從來不談融合之害或危機,卻只談融合的好處,利用單方面的資訊,透過報章、電台、電視台潛移默化,令一般人談 起融合,他們都可以不假思索同意,這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云云;問他們為甚麼?則絕大部份人只會人云亦云,說出有如董建華「國家好,香港好」的謊言廢話,或堅 持「無可避免必然發生」的「天命論」,而這些謊言根本不堪一擊,絕大多數人卻堅持深信不疑,更顛倒黑白是非,以為「中港融合」是「一國兩制」的設計,連想 也沒有想過,這個「僭建」的概念,根本是違反五十年不變的前提。

說起「融合」,大家必然會想起歐洲共同市場以至歐盟幾十年的經驗,事實上「融合」必然要面對的,就是兩套不同的制度,要不直接採取另一套,要不就一起採用 一套新的標準,然而和歐盟不同的是,香港與大陸的關係絕不對等,「中港融合」的事實,就是要香港融入中國,實質是強迫香港作單方面的改變,為融合遷就大 陸,那麼為甚麼一定要融合?當年和香港齊名的亞洲四小龍,新加坡沒有和中國融合,經濟超越了香港;南韓沒有和中國融合,今日部份工業甚至超越了日本;台灣 開始和中國融合,結果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傳媒開始淪陷,重蹈香港的覆轍,大陸移民加上產業外移,令台灣愈來愈依賴中國。

廿多年前鄧小平要一再保證「五十年不變」,原因是每一個香港人都極度擔心「融入」大陸體制,香港即會變成死港。廿多年來中國經濟雖然增長強勁,然而事實就 是只有一少部份人富起來,絕大多數人民的生活雖然有改善,但在關稅與官商勾結壟斷下,實際生活成本竟可比歐美的發達國家更貴,政治體制上的獨裁與封閉,對 言論新聞自由的強暴打壓,令中共的經濟完全無法制止腐敗,既然中國拒絕政治改革,那麼「融合」的結果就是香港變成另一個大陸,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和中國融 合雖然不會變成經濟死港,卻會變成政治死港、法律死港、自由死港,這樣的結果對香港人極度不利,對大陸人也極其有害----當香港變得和大陸一樣,那麼大 陸人為何要再來香港?失去了一座西方建設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燈塔,是對中國民主運動最大的損害;無論站在大陸人民或香港人的角度,「中港融合」都是 最惡毒的糖衣毒藥。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