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1月 22, 2013

彭定康的一課--譯名的邏輯

中國人對譯名的使用雙重標準邏輯混亂,多年來一直沒有改善過,近日西九文化中心本為粵劇所設立的「戲曲中心」,再被揭發以大陸譯名 Xiqu Centre 為名,而非香港傳統的英文名稱 Cantonese Opera Centre 或者 Chinese Opera Centre,令網民憤慨不已;同時一群民族主義者,或被民族主義觀念洗腦的朋友,或者從來未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的朋友紛紛中伏,現列理據與邏輯駁斥之。

早在九七前已經有中共成員不斷以彭定康稱呼北京為 Peking 大造文章,更以此理由稱呼彭定康為「反華份子」,甚至一如一些撐雙非人士無理抹黑,如指彭定康為帝國主義者,甚至種族主義者,當時仍為港督的彭定康一再以例子回應,更把相關反落列在其著作《東方與西方》(East and West) 之中,現列如下:

彭定康說:「有人認為我討厭共產黨及其作為就是敵視整個中國,他們更抓到一個荒謬無比的註腳。我永遠稱呼北京為Peking,而非Beijing。這並不是一種侮辱,因為在英文裡,中國的首都就叫Peking。同樣的,我也不稱羅馬Roma而稱Rome;不稱布魯塞爾Bruxelles而稱Brussels;不稱里斯本Lisboa而稱Lisbon。當我這麼稱呼這些國家的首都時,從來沒有人因此而指責我是反義大利份子,反比利時份子,或是反葡萄牙份子。」

彭定康的例子是否只是個別例子呢?不,我林忌隨時可以再補充一大堆,德國的德文為 Deutschland,而非英文同時解作日耳曼的 Germany;法文中的德國稱為 Allemagne,更令非法語人士睇完,都完全唔知道法國人至今仍然只是如此稱呼德國;英文中的奧地利首都是維也納的德文名從來都是 Wien,和 Vienna 發音完全不同,我們中文卻從英文去翻譯,而非德文原文,這些例子都證明了在歐洲列國交往的傳統,他國的語言是他國的事,是由他國去命名,是以他國的約定俗成為準,正如今日中國的英文名是他國約定俗成,中文從來不以此稱呼中國作 China,為何中國至今仍然堅持自己的英文名是 China 而不是 Zhongguo?難道是外國人歧視中國,還是中國人歧視自己?

再舉中文譯名作例子,荷蘭的正式國名從來都是 Netherlands 尼德蘭聯合省,荷蘭只是尼德蘭的一省,雖然是最著名而且最富庶的一省,為甚麼我們今日堅持習非成是,堅決把荷蘭叫做荷蘭?再舉大家熟識到不能熟識的「英國」為例,為何我們堅持要叫「英國」--原譯名為「英吉利」?英國來自 England,指的只是英格蘭,有留意世界盃的當一早知道英倫有四隊球隊,分別為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以及北愛爾蘭,在帝國主義時期,英國的正式國名為 Great Britain 大不列顛,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則改稱為 United Kingdom 聯合王國,為何中國人仍然要堅持習非成是,把英國叫做英國,或改稱為「大英帝國」,卻堅持不提「大不列顛」或今日最政治正確的「聯合王國」,偏要單叫只包括英格蘭的「英國」呢?難道是中國人歧視蘇格蘭、威爾斯以至北愛爾蘭人嗎?難道是中國人歧視尼德蘭聯合省的非荷蘭省份嗎?

原因就是他人的語言,本為原本使用這些語言者界定,隨時文字本身帶有侮辱成份,例如叫人家做「狗國」、「垃圾之國」,否則一向傳統上的稱呼,不會胡亂改動,這道理本就是包括中文在內一直使用的潛規則,目的就是為他人的語言做成方便,例如外國人一見到 China ,就會從瓷器聯想到中國;例如中醫藥叫做 Chinese Medicine,而非 Zhongyiyao;中醫師叫作 Chinese Doctor,而非 Zhongyishi,這就說明了「達意」為譯名的第一要務,就是令使用這個語言的人,一看就大約明白這是甚麼,而非一個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拚音字。

因此有些人荒謬地說--中國的戲曲和西方的歌劇有本質上的不同,因此要叫戲曲作為 Xiqu,那麼我真的想再追問下去,同理中樂和西樂也有本質上的不同,是否應該把中樂改稱為 Zhongyue? 為何仍要「自甘墮落」,自稱為 Chinese Music 呢?中醫為何要扮 Doctor,不改稱為 Zhongyishi 呢?政府要搞中藥港,是否應該改稱為 Zhongyaogang,而不叫做 Chinese Medicine Port 呢?今日把戲曲中心叫作 Xiqu Centre 的人,連 1998 年的董建華都不如,只要不是民族主義上腦,或者邏輯混亂者,當明白以英文為中心命名,是要吸引非中文的英文觀眾,而要吸引英文觀眾,當然以達意的 Chinese Opera 為名,否則有誰知道甚麼昤 Xiqu?連香港人都不會知道!

事實就是只有一些民族自卑心特強,又或者民族主義上腦的國家,才喜歡更改人家對自己的稱呼,而結果無一例外,新名不及舊名,令人無法發音之餘,更和歷史或名稱的理解脫節;至於今日在香港,事實每一日都發生的,就係港共政府不斷更改香港已有的名稱,以至官方使用的文字以及慣例,期望透過洗腦達至「中港融合」--由名稱以至文化上的融合,即融入大陸的一套,而主動放棄香港一百幾十年以來的慣例傳統,連英國人都不如--每一位港督,都會入鄉隨俗,不是以英文發音為準,而是以中文及廣東話的吉祥來改中文名,怎會好似大陸人一般以破壞香港文化為己任?

香港人如果不反抗,絕對是數典忘宗,是自我毀滅香港的文化,大家絕不能輕忽視之,必須堅持到底!

伸延閱讀:
PEKING 歡迎您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