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12月 18, 2012

日本國會改選──鷹派之再起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日本眾議會改選,執政的民主黨大敗,議席由 230 席跌到只餘 57 席,在野的老牌霸主自民黨,則由 118 席,急升至 294 席,超過國會半數,再聯同長期和自民黨同盟的公明黨,自民。公明聯盟佔有日本國會過三分之二的議席,再加上有石原慎太郎坐鎮的維新會,也奪下了 54 席,對日本民族主義者來說,想廢除或修改二戰以來的「和平憲法」,其形勢前所未有的「樂觀」,只餘下參議院最後一關。

話說回頭,為甚麼日本人會願意投這些被我們認為屬鷹派的政黨,以至「軍國主義」的主張呢?除了說對方是邪惡,以及大罵日本人,再高談和日本不免一戰之外,我們有否試過從日本人的角度,去思考為何這些主張在日本廣受歡迎?

對日本人來說,第二次世界大戰,是將近七十年前的事情,而日本的軍國主義,是上一個世代的債務,對於今日的他們來說,為何他國人民仍然要反日?美化自己的歷史,好多國家例如中共也在做啊,為何中共國的人民,可以容許自己的政府篡改歷史,卻不容他國效法呢?

又從另一個角度看,朝鮮半島的軍事對抗,就是長期貼身威脅日本的問題,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期間,北韓曾多次派人去日本綁架,近十幾廿年,則是試射導彈,多次射向日本海,甚至越過國本的領土,而眾所周知,北韓的好朋友,就是北京的中共政府,兩國的意識形態相近,曾經在戰爭之中互相幫忙,更加是獨裁專制政權,而兩國都藉著煽動國內的民族主義,去轉移人民對內政的不滿!那麼對日本人來說,為何戰敗接近七十年,他們的國家仍然沒有權利去自保?為何他們「保家衛國」仍然要依賴美國人鼻息?日本人的所謂鷹派──如代表人物石原慎太郎,除了和中國、南北韓有所衝突,其實也同時反對美國,著名的作品《日本可以說不》,就是要對美國說不,這點經常被華文傳媒有意忽略。

當年希特拉得以在德國崛起,就是藉著反對規管德國的《凡爾賽和約》;正正就是因為和約限制德國的軍備,令德國國內人民憤憤不平,認為單單規管德國,而外國卻任意興建軍備,就是欺負戰敗的德國。和德國不一樣的是,今日的德國強大而沒有外敵威脅,而日本卻面對著北韓與中共強大的武力威脅;因此日本人的憂患意識,即建基於隨時受到北韓攻擊,甚至中共和北韓聯手夾擊的假設之上。

正如物理學的牛頓第三定律,作用力等如反作用力,東亞愈多「反日」的聲音,愈多領土的主權爭議,除了反日各國國內的民族主義潮流之外,也會製造日本國內的民族主義的幽靈,這是必然而且無可疑免的。

民族主義是雙面刃,是互相毀滅的力量,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證明,強調愛國最終只會帶來戰爭;當我們要求日本人正視歷史,不去修改和平憲法,以至再向七十年前所欠的債再三道歉賠償之時,我們也必須正視今日東亞各國的現實──例如北韓會不會失控?中共面對經濟困難時,會不會變成軍人干政,例如如薄系等可能發動的政變?如果我們都不能公平面對自己的問題,又如何要求對方先做呢?這一點,值得所有民族主義者再三思量。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