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12月 02, 2012

討厭政治倒夜香

某王姓女歌手出來大嘆討厭政治,我也要說,其實我極度超級非常討厭政治,每日對著那些重重覆覆,日復一日的謊言,看見那些極度醜惡,反口覆舌的面孔,怎會不討厭政治?又怎能不討厭政治?

認識林忌的朋友都知道,我自己的生活,過得比絕大部份的朋友都好,生活無缺,從不為柴米擔憂,家庭幸福快樂,政治對我是甚麼?就是我生活之中最醜惡、最難受的一部份,就是我最不想面對,也不願面對的一部份。

很多初認識我的朋友常搞錯,以為我對政治有興趣,以為我每天讀報是為了「消磨時間」;或以為我打算從政,問我幾時去選議員,每次都對我的答案感到很驚訝──甚麼?你沒有興趣,你不愛政治,那麼你為甚麼這樣「政治化」?

以前不懂回答,被問得多了思考過,用一個比喻最傳神──當你生活在一棟爆了屎渠的房屋,每天就面對一大堆糞便沒人理會,即使你關起門,臭味仍然從每一條門縫滲入你的家中,影響你的食慾,影響你的心情,你會如何做?忍耐?繼續無了期的忍耐?還是學董建華、梁振英或者鴕鳥,看不見、聽不到、聞不著,就不存在?

或許對絕大多數人來說,臭味而已,忍忍就過去了;可是糞便一天一天的累積,你不嫌臭嗎?我嫌啊!你不願去倒,好吧,我來好了!政治之討厭,就有如夜香;插手政治之討厭,就有如倒夜香;我不期待每個人都願意挺身而出去倒,但最起碼希望你這位作鄰居的,會對這些出來倒夜香的義士說一句多謝;即使你吝嗇這句說法,也不要出來說風涼話;當你忙得滿頭大汗,為了倒夜香而幾晚開夜車的時候,一位天真無邪的無知中女走出來發表「感想」,與一眾擁躉分享漿糊腦袋中的偉論,卻不知這句風涼說話如何的傷人:「哈!這些倒夜香的人真有趣,捧著糞便搬上搬落的,開大食會嗎?難道他們聞到臭味特別興奮?要食都食第二樣啦,關心下公公婆婆食乜好過」

也許你覺得倒夜香很傻,也許你不認同人家倒夜香的方法,也許你覺得關心公公婆婆今晚食乜野比起倒夜香更重要,之但係這位中女在發音之前,你可有想過這些辛辛苦苦人士的感受?梁振英呃完一次又一次,全香港由記者、民間記者以至時事博客係度做乜野?就係為了一個呃神騙鬼的大話精的謊言忙到團團轉,很不幸,這位大話精是代表香港的「領導人」,是影響全香港政策的第一把交椅,是決定香港命運──包括你關心那些公公婆婆究竟食粥食飯定係食屎的最有影響力的人,此人沒有誠信,揭發佢就係為左拉佢落台,換個最少冇佢呃咁多人的上去,這就是我們既不喜歡,卻沒有選擇的責任──對我而言,這是良心驅使我去做的責任。

追查梁振英的僭建,絕非小朋友玩泥沙或者八卦,而是需要大量的專業知識以及真相的追尋;不少記者朋友抱怨,那五十五頁紙的梁氏回應,再加上高空相片、法律合約、建築圖則,根本是玩死人的工作。這些專業知識,應用在其他事情之上,絕對可以收取高昂的收費,為甚麼有這麼多人追究真相?就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昨日終於對住記者承認的──誠信,是待人處事的重要價值;一市之首的誠信,更是香港人最重視的核心價值,我們追查,是為揭發真相,揭出壞人真面目,或許會有「滿足感」,然而這種達到正義的滿足,絕對不是興奮,卻是深深的無奈、苦笑與嘆息;而更多的,是對騙子的極度憤怒!我們付出,是因為我們熱愛這個都市;我們無求,只希望旁邊少幾個出來亂說風涼說話的人,就是如此簡單,很難為嗎?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