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11月 19, 2012

十八大與香港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對於大多數香港人來說,中共「十八大」和香港根本無關,香港人亦對十八大沒有半點真實興趣,至多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和當初胡溫上台,一味的天真盼望完全不同,就是吸收當日的教訓,這些所謂「改革派」不但沒有讓香港民主化,反而全力打壓香港之後,香港人開始明白一個道理,就是對中共不要存在一切幻想,而要走自己的路。

十年前胡錦濤成為中共總書記,起用原為趙紫陽系統的溫家寶,不少對中國有所盼望的香港人,很傻很天真一廂情願,以為中國的改革派抬頭,就算不能一天民主化,最少會漸進民主;就算中國不能民主化,最少會容許香港民主;算起上來,直至到 2002 年 11 月江澤民卸任中共總書記為止,中共對香港所做出的事情,還只是背後的干預,而非全面的控制,雖然港共政府當時已經進行廿三條立法,然而在第二年就被迫撤回之後,香港人再次對中共有幻想了。

2003-2004 年,原本是中共對香港最好的時機,讓香港人的心留在中國,讓香港人能夠有如胡錦濤般說──「共享做中國人的尊嚴和榮耀」,可是現實呢?先在承諾了十幾年的 2007/2008 年雙普選問題反口悔約,再推翻 2012 年雙普選的可能,中共不但沒有放鬆對香港的控制,反而變本加厲不斷加強中聯辨在香港的活動,對香港的所有傳媒以至各個政治團體,實行更進一步的滲透和監控,這種荒謬的做法,不但推翻了鄧小平對香港五十年不變的保證──即中共不會派人來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保證,更違反了 1990 年江澤民對香港的保證──河水不犯井水,中共這種一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的做法,令香港人對現實感到絕望,而這種絕望只會帶來強烈的回應,令香港變成另一個西藏或者新疆,與中共玉石俱焚。

千錯萬錯亦不能錯的,就是在 2012 年,起用了一個黨的人,而且是政治弱能的梁振英,做香港特首,把「商人治港」改為「黨人治港」;結果就是令特區政府變成一個無人駕駛的爛攤子,中共中央至今仍然未能明白的,就是香港社會是一個和中國非常不同的社會,運行一套完全不同的體制,是黨人無力也無法統治和控制的,因此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回到毛澤東時代的國策──長期打算,充份利用,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擁有的國際優勢是大陸任何一個城市都不能相比的;亦因此,對中共最好的選擇,就是放手讓香港自治,在香港獨特的社會結構之中,繼續維持各方勢力的多元與均勢,無論任何一方都無法取得絕對優勢的前提下,其實對中共政權根本不會帶來任何的威脅。

然而如果新上任的中共七常委,繼續錯誤判斷形勢,要在香港推行高壓統治的話,香港的情況將迅速惡化,更由於香港乃華洋雜處的社會,這種惡化很快就會反映到國際社會之中,有如最近美國國會對香港事務的評論和報告;而香港問題將會成為中共揮之不去的外交難題,不要忘記《中英聯合聲明》是由鄧小平送進聯合國的條約,不要忘記國際社會暫時息事寧人只是暴風雨的前夕;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為了港共那些代理人冒這個風險,在香港這個太子黨的金庫旁埋炸彈,值得嗎?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