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10月 09, 2012

光復上水與沈祖堯的中國心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大陸走私客霸佔上水,甚至撞斷小朋友手臂骨,引起香港人公憤,網民發動「光復上水」運動,部份示威者舉「香港旗」,甚至叫「中國人滾回中國」的口號,令事件立即傳到北京及至大陸各地,引來連鎖效應──香港特區政府終於第一次採取法律拘捕違法者,一次過拘捕一百三十個非法勞工,證明政府不是無法執法,而是一直不執法。
眾所周知,走私客可以在香港大張旗鼓掃貨,當然是得到官商勾結的庇護,在羅湖關口以幾百人在公眾地方從事包裝走私,難道中共的關員是傻的?是盲的?是聾的?為何居然無法攔截這些走私貨物呢?

數據說明一切,大陸官員在香港已登記了三千架左軚車,這些車輛都是以政府名義,得到大陸公安局的特許,才可以在香港出牌,然而這三千架車不是在上水暗地調查走私客犯法,卻天天出入各大名牌購物商場,以及來往邊境接載孕婦,大小大陸官員把特權之手伸到香港,濫用香港的法制與資源,造成社會問題,香港政府卻不敢理會,這是香港開埠一百七十年來最嚴重的時候!亦因此,眼見社會一日差過一日,敢怒不敢言的市民終於舉起了九七前英治年代的「香港旗」,去懷念相對公平的英治年代、諷刺中共比起英國人更不如。

對於上述這一切,香港中文大學的校長沈祖堯卻視而不見,寫了一篇文章如下:『2012年。我看見香港人跟內地遊客,在上水港鐵站打鬥起來,港人揮舞殖民香港旗幟,升起一張海報宣稱「中國人滾回中國去。」他們叫囂:「我們是香港人。我們不是中國人。」我的心下沉了。 』

為甚麼沈祖堯的心要下沉呢?再看這段:『若我們不是中國人,我們又是甚麼人呢?在我們的基因內,每一樣東西都是與中國血脈相連的—我們的眼睛、我們的頭髮、我們的生活模式、我們對食物的偏好、對音樂、對文化的情懷…我不能,也不會,否認我是中國人。』

沈祖堯包容走私客與大陸高官,在香港從事官商勾結甚至犯法行為,卻眼裏容不下一枝他對了幾十年的旗幟──香港旗。沈的父親為逃避中共的血腥統治,由大陸走難來到英國的殖民地──香港;香港令沈祖堯能夠有如孫中山先生一樣,接受第一流的教育,先進入讀皇仁書院,再入讀香港大學成為一個西醫;當沈家的親友在大陸受到打壓、沒收財產、甚至文革批鬥的時候,沈醫生成為了一位人人羨慕的專業西醫,香港社會給予他一個充份發展能力的舞台,雖然沈醫生在其文章抱怨,說外籍醫生的晉升機會較好,自己竟然是「中國土地」的「二等公民」云云,反過來問,為何沈祖堯的父親要由寧波來香港呢?為甚麼沈祖堯不留在中國做其「一等公民」呢?對於「香港殖民地」的旗幟,沈祖堯很難面對自己的過去嗎?為甚麼當年全地球上,竟然沒有一片由中國人自己管治的土地,好得過在英國人開發的殖民地?佔了便宜還賣乖,口裏說愛國,身體卻很誠實,為甚麼留在香港做其「殖民醫生」,卻不效法其他同時代的人去大陸上山下鄉「建設祖國」呢?又或者,效法孫中山醫生,去中國發動革命推翻暴政呀?沈醫生,為甚麼不?

要知道全地球有幾千萬華人居於中國以外,在地球上同一個民族分成幾個國家,乃廿一世紀的常態;為甚麼七成為華人新加坡人不是中國人?難道新加坡華人的基因和中國人不同?從一個人的基因血統等去定義國籍,這是納粹黨才會做的事情;試試沈校長問奧地利、瑞士、盧森堡或列支敦士登的學者:「若你們不是德國人又是甚麼人,你們的基因、文化…」沈祖堯只會被痛批為「納粹學者」的稱號!香港人不一定是中國人,更不一定非做中國人不可,更不能凡事都被中共以「中國人」為名洗腦綁架,對赤裸裸的港共殖民政府行為視而不見!而更可悲的是,一位校長的回憶由 1988 年一跳就 20 年去了 2008,對 89 年的 64,對四川地震的豆腐渣等貪污腐化,完全不敢提;從這樣表現的「學者」,可觀乎香港已經完全沉淪了,有如大陸般凡事只求政治,不問是非。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