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4月 20, 2012

左右翼都是恐懼與憤怒的受害人

和林靄雲通了個電話,她呼籲我盡量時間寫些長文,希望我回復提供一些深度的文章;因此,我寫了這篇文章,去為解決目前的問題,盡量提供一個答案。

繼泛民主派的「政改大分裂」之後,泛民的支持者再次經裂了一次嚴重的分裂,今次的分裂,統稱為「左右翼分裂」,雖和事實有很大段距離,但卻比起政改大分裂更激烈、更持久,而且問題矛盾,更「深層次」。

先說說「右翼陣營」--這個左翼口中的詞語,包括了很多不同主張的人群,例如「反雙非」、「反殘體」、「反蝗蟲」甚至現實和所謂「右翼」完全談不上關係的--如親共組織中的「反外傭」的「愛港力」;而「右翼」還包括了「反反反蝗蟲」的自由派支持者,也包括了「經濟右派」的自由市場支持者,然而一個「右」字,已經結束了左翼的一切討論;在左翼眼中,「右」就等如獨裁、專制、法西斯以至納粹黨,因此是沒有討論意義的,這種偏見,為「左翼」製造了無數的敵人,也製造了大分裂的場景。

反過來說說「左翼陣營」--這個右翼口中的詞語,也包括了完全不同主張的人群;包括「反歧視大陸人」、「反反蝗蟲」、「關懷弱勢包容派」、「托派」,甚至其實和「左翼」無關的親共團體,又或者疑似投共的組織;由於左翼團體更多,組織名目更多,每一派與一派之間,都有不同的分歧,於是右翼就更不明白,更無法了解左翼究竟搞緊乜,於是乜都把左仔等同「傻仔」、「左翼聖人」、「無論如何都包容」、「大中國主義者」、「中華愛國者」等等;由於右翼眼中,「左」就等如弱智、硬膠、白痴或者共產黨,因此也是沒有討論意義的,這種偏見,也為「右翼」製造了無數的敵人,也和左翼一樣造成了今日的大分裂。

為何會如此?因為我們都是人,而人都會犯錯;人犯了甚麼錯?就是因為恐懼,以及憤怒,造成的錯漏。恐懼--是因為害怕一些將來可能發生的事情;憤怒--是因為對以往發生的事情造成的積怨。由於我們都是人,亦無法擺脫七情六欲,因此就把憤怒一直在燃燒又燃燒,把恐懼放大又放大,變成把支持對方的,聲援對方的,甚至只是吃花生的,都當成了對方的支持者,而變成了敵人。

無論「左」與「右」,事實都犯了很多錯誤;由於一些「有心人」的煽動之下,「左翼」把「右翼」的立場反轉再反轉,把人物、主張、陣營經常完全搞亂了,最搞笑的,例如認為「反反反蝗」的林忌,視為「歧視大陸人」的「反蝗派」;反之,「右翼」亦同樣把一些「左翼」誤解,例如認為「左翼」人人都支持雙非,認為「左翼」人人都支持「中港融合」等等。

為何會這樣呢?就是因為討厭,而不去搞清楚;因為不搞清楚,就引生更多的誤會;這種情況,則無論在「左」、「右」兩邊都同時發生,結果就係成為了今次分裂的主要原因,更成為了這種分裂無法結束的原因。

更因為憤怒,因為各自的「義憤」,於是含恨出手,不理三七廿一,互相「上綱上線」,結果就是永遠糾纏,大家內鬥直至永遠。

讀到呢度,大家是否應該「停一停、諗一諗」,先思考自己有沒有怪錯對方?對方某些觀點和你不一致,是否就等如你最憎恨的那一種?究竟對方是否真的是你心目中的那個人?究竟對方是否真的堅持你認為最不能接受的一點?

要完全消恨,難;但最起碼,是否可以在交火之前,問清楚對方--喂,你係唔係咁諗?以免殺錯良民?

不求從此消恨,但求由今日起相互來一個約定,在開火之前,停一停,諗一諗,先問問題,再來開火...

認同這觀點的,請宣揚開去,由你我做起。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