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3月 22, 2012

2012 香港末日與黨人治港奪權之變

林忌:2012 香港末日與黨人治港奪權之變

2012 不是世界末日,卻是「一國兩制」正式完結的一天;中共保證的「五十年不變」,最終證明再次是謊言一個,勉強計算「高度干預」的日子,也只有 1997-2012 的十五年;十五年過去了,共產黨的「第二管治團隊」正式接管香港,其劇本早就寫好,只是過去從來沒有人相信,犯了一個世紀前各國人民低估希特拉一樣的錯誤。

自九七前起,中共一直的如此算盤,是透過「十年的消化」,於 2007-2008年必然只會選出所謂「愛國愛港」的傀儡,去全面控制香港;然而由於 2003 年的七一大遊行,以及隨後民建聯在兩次選舉的慘敗,令中共意識到舊路絕不可行;有見及此,先有 2004 年 4 月的「釋法」反悔 07/08 的雙普選,再有陣前換將,迫不得民心的董建華「腳痛落台」,打算「以公務員治公務員」,透過曾蔭權等聽命的公務員,去拆散自己公務員的權;再透過中聯辦的干政,去為特區政府製造難題,令其地位一落千丈。

2005 年 4 月,中共為特首任期釋法,把基本法條文上規定的特首任期修改,令曾蔭權只能任七年特首,而非原本條文的十二年;這個規定背後的動機,就是準備以七年時間準備,給地下黨人作出奪權安排,從而全面接管香港。原本中共仍然在何時普選的問題上猶豫不決,以為可以透過普通的「愛國洗腦」,騙取港人用普選選出傀儡,然而2007年 12 月 2 日,葉劉淑儀於港島區補選敗於陳方安生手上,普通方式不能生效,中共就決定以一種新的方式,寫下新的劇本,去全面控制香港。

一個月內的劇變
2007 年 12 月 29 日,中共人大常委會決議,否決 2012 年雙普選,及制訂所謂「不早於 2017/2020 雙普選」的方案,及至 2008年 1 月 29 日,中聯辦研究部主任曹二寶於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第422期發表《「一國兩制」條件下香港的管治力量》,建議香港設置直屬中央的「第二支重要管治力量」,這就是公開部署接管香港權力,公開建議由「黨人治港」的起點;這個計劃是如何「始創」的?追溯時序來看,就是 2007 年 12 月尾人大通過 2017、2020 的「普選時間表」那一刻;當時中共突然通過要落實普選時間表,很多人仍然未明白是甚麼的一回事,甚至商界還要出來反對,其實正中下懷──劇本早已寫好,商界反對的表演正好配合起舞呀。

第一幕:強化地產霸權
奪權劇本第一幕是怎樣的呢?就是進一步鼓勵更多的官商勾結,再加劇貧富懸殊,透過利益收買地產霸權,令商界和社會開明的力量,站在絕對的對立面;各位讀者,有冇留意近日撐梁的一些傳媒,近幾年好似食錯藥般,狂鬧政府呀?有冇近年多了很多探討地產霸權的文章呀?這就是一石二鳥的好計,在西環面前,不斷透過官商勾結的利誘,許下權力的諾言,同時呼籲商界努力愛國,去打擊基層、泛民主派,同時背後卻暗暗動用地下黨的力量,透過一些表面正義傳媒,去揭發社會不公的現象,去對商界製造壓力;在中共官場上,這叫做「拉一派,打一派」,近年的絕技,就是表面「拉甲打乙」,暗裏「拉乙打甲」,神係佢,鬼都係佢,透過「撐地產霸權」與「反地產霸權」的衝突,令商界泛民主派或任何開明派,變成水火不容的仇敵,以杜絕商界和泛民合作的任何可能,令泛民主派完全斷絕金主的支援,令泛民及任何敢反抗的力量泡沫化,這是第一步。

第二幕:忽然勇敢的雙面黨媒
那些努力關注民生問題的「收編傳媒」,雖然有時仍然撐中共,但因為同時關注市民的民生問題,於是就騙得到大家的信任,把地下黨和反共的衝突,淡化為私人衝突,由於間歇性的「敢言」,或者某些容許範疇下的「揭弊」,令這些傳媒得贏得港人信任,以保持或擴充傳媒版圖,方便在關鍵時刻撕下面具,為黨的人造勢──舉例說,關注「結石寶寶」、「忽然敢言」支持趙連海等等,麻醉市民及反對派的神經,以為即使在黨的全面控制之下,仍然有很多人會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或者追求真理,這就是奪權計劃的一部份,就是第二步。

第三幕:分裂泛民

中共對香港形勢的判斷──如果不分裂泛民主派,黨的人想在普選勝出是絕不可能;同時只要如李柱銘、陳方安生、45 條關注組等高民望的「中環精英」繼續成為泛民團結的目標,則以土共為首的「貌不似人君」集團,注定不能在選舉得勝;為了這個目標,中共分別下三帖重藥去分裂泛民,第一帖叫「激進與保守」之爭,第二帖叫「左派經濟與右派經濟」之爭,第三帖叫「愛國民主與本土自治」之爭;這三帖「分裂藥」未必全然是中共預期以內的,往往是由泛民自己組成部份,以及分散的弱點而產生的.然而當內鬥出現之後,中共卻透過地下黨人無所不用其極,去加強內鬥的火力,去撥火令內鬥更劇烈,去離間本身已有矛盾的各方人等,令泛民變成一盤散沙,無力再團結對抗中共。

在政治議題上,經歷 08 立會之爭、五區公投之爭、政改方案之爭、激進勢力再分裂之爭、區議會狙擊之爭,泛民主派各派已經變成一盤散沙,完全無法再合作的死敵;在經濟議題上,由於地產霸權的吃相難看,以中間選民為主的「自由經濟」主張,變成被泛民主派邊緣化的價值;泛民向左走,例如專業中產的公民黨向經濟左傾,就讓出了經濟右翼的龐大市場,供建制派任意爭取──那些標榜自己無黨派、專業、獨立的議員,就成功搶奪了原屬中產泛民或右翼泛民的票倉,令泛民的餅進一步縮小,而縮小的餅就造成更激烈的內鬥,令泛民更不能團結,這是第三步。

第四幕:殖民與反殖民

對中國共產黨人來說,每一個成功的競逐黨人,都是現實政治鬥爭的倖存者,任何政治主張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口號,而非內心的信念;香港法律界為了維護法治,再加上梁振英成功爭取自由行後,大陸自由行、雙非婦、搶床位搶奶粉、大陸學生等問題發生,就成為意料以外的收穫;首先,簽發單程證的公安單位,本身已經可以操控審批,把願意聽黨指揮的,和黨有關係的,先送來香港;另外,再把已入黨的大陸學生,一批批的送進香港各大學府,去顛覆和控制各大院校的學生會;由於文化、言語的不同,加上泛民主派既沒有傳媒,也沒有資源去從事「同化」工作,由黨撥資源的統戰計劃,輕而易舉就能夠買到很多民心與支持,去從事進一步的滲透和控制了。出乎中共意料以外的,是香港泛民主派內心深處的「愛國熱情」,居然會如此熱烈,而不願意相信眼前殖民的證據;於是,發動,葉劉陣營等去抽水反雙非,順帶借外傭案打擊法治與法律專業界為主的公民黨,製造甚麼「愛港力」配合愛國基層與自私中產去反外傭;另一方面,只要透過幾個來歷不明的挑撥者,分別送到「反蝗蟲」與「撐蝗蟲」的陣營去,就可以令到泛民主派自己鬼打鬼,打個不亦樂乎,完全分散社會上任何有識之士的視線,從而達到麻醉知識份子醒覺的目的,這是第四步。

第五幕:變臉再出發
第五步,就是一面下令特區政府去推爛政策,再透過愛國陣營及地下黨,去反對爛政策,這叫「打著紅旗反紅旗」;透過西環脅迫特區政府,去通過一些極不歡迎的政策或議案,把責任全推公務員團隊的曾政府;近期來說,如2011 年的所謂「替補機制」,就是透過當時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去負責,令唐在市民與泛民面前,進一步名譽掃地;更透過一些地下黨及愛國友好的推動,把責任燒到去律政司司長黃仁龍等,令「曾班子」或「公務員勢力」,變成市民眼中的過眼老鼠,完全失去信任

在黨的授意下,黨的人用幾年時間去走葉劉的舊路──透過洗底、公關、改造形象,把梁營造成一位「開明改革派」,提出一些關懷民生的主張,去討好對特區政府絕望的市民,於是泛民一些理想主義者,以及市民當中純為其外表、談吐所迷惑者,如一些專業界別的泛民選委,誤以為梁不夠票,而打算提名其加入「競逐」;而市民及部份天真的泛民,更被其反對地產商,或反對地產霸權,或興建居屋,或打算「向地產黨開戰」的訊息所誤導,有如 1949 年前中共欺騙知識界,以為是「反地主」、「反封建」的階級鬥爭一模一樣。

在一切陽謀和陰謀就緒之後,黨中央就打出支持以商界為首的唐英年選特首的假訊息,同時製造「黨的人」梁振英不夠票入場的假象,既達到愚弄商界的目的,亦在市民面前製造一個騙局──即梁振英缺乏中共有力支持,再把責任歸罪於商界的杯葛,透過「雙面黨媒」,再一步爭取「中間」、「求變」的選民同情,這是第五步。

最終幕:百日奪權之變
這最終幕,大家都耳熟能詳,就是引爆「唐宮僭建風波」,以及「曾大屋」等特首弊案,這幾次爆料,就是為了毀滅公務員治港的最後形象,以及制止曾蔭權於關鍵時刻挺唐,連行政會議內容都不敢去確認;在「唐宮風暴」當中,唐英年改相創下了近千張的紀錄,特別是事件幾日後仍然有大量不斷的創作,其改圖均屬專業製作,內容意念變化不大,但卻有如倒模般把唐英年等人加到多年的電影海報之中,只有技術卻缺乏內容,更有傳是有人專門找公關及製作公司專門製作,充份利用市民反商、反曾、反特權、反地產霸權的心態,有如中共初期「反地主」般,把地產黨鬥倒,再借民調之變化,去為黨的人專門造勢。

唐營其實至去年底參選以來,笑料不斷,就是中了這些地下黨的埋伏,不但一舉一動全掌握在對手手中,更不斷透過一些地下黨人的靠害建議,令唐營笑料不斷;一錯再錯到最後,才如夢初醒發現中了伏,但為時已晚。原本中共的劇本當中,要到本周五才下令建制派歸隊,然而由於唐英年於 316 及 319 的競選論壇率先反抗,則乘勢提早下令,要把唐營毀滅;無論唐營手上有幾多證據,無論唐英年說的有幾多真話,他們突然才發現,原來以往一直都幫忙的傳媒中人,原來都是黨的人;連以表面中立的一些傳媒,其報導也決定不再專中立,會一面倒幫對家──舉例說,嶺大民調顯示梁振英支持度跌了 14% 餘下 31%,香港電台的報導卻會選擇最不具代表性的「48% 市民料梁振英當選」,失去傳媒就的唐營即使想反撲,已經無力回天;何況選舉是假的,小圈子的意向全看中共面色,再加上早已潛伏在唐營及泛民的間諜,唐營未戰就已經先敗,勝負早已分曉了。

結語
這篇文章,是把五至七年發生的事情,用一個宏觀的角度總結而來,當然包括一些不會亦不能公開的消息來源,以及我本人的歷史及時事評論的判斷──中國共產黨的專政本質,從來沒有變過;中國共產黨人的處事、鬥爭、政治技倆,一直都是每一個幹部主要學習的內容,而每一個成功的共產黨領導人,特別是會管理香港事務的共產黨幹部,都必然是某程度上成功的政治鬥爭者;主導他們思想的,只有最卑劣的權鬥,與最狠心的「現實政治」(Realpolitik),當中既沒有慈悲,也沒有良心的容身之所;中國共產黨改變了經濟的經營模式,改變了其外表包裝,但其內中的政治思想卻從來都沒有改變過;港人面臨今日的殺局,早在幾年前已經伏下,去到今日的田地,除了怪中共卑鄙,就只有怪自己弱智,我們還有沒有將來?就看你,我,以及廣大的香港市民,下一步打算做甚麼,下一步真的怎麼走了。

林忌
四千二百字,一字一心血,請 Like + Share
寫於 2012 年 3 月 22 日
(插圖屬網絡轉載)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