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2月 07, 2012

林忌評論﹕反蝗蟲的火種如何變成衝天火災?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香港有網民在報紙登廣告,要求修改基本法24條,阻止沒有香港居留權的大陸孕婦,去香港產子。

引起爭議的,是報紙廣告上面劃了一隻昆蟲,站在背景的獅子山上;部份市民感到被冒犯,認為是「鬧大陸人係蝗蟲」;之後廣告設計者指出,那隻昆蟲其實是綠色的草蜢,不是黃色的蝗蟲,根本扯不到去歧視,於是雙方為此是蜢是蝗,引起激烈罵戰。

當然,香港人不應以蝗蟲標籤大陸人;特區政府以至中共中央,都對「中港矛盾」如此火爆嚇了一大跳,登報廣告翌日,做事慢幾年的特區政府,終於首次掃蕩雙非孕婦公寓,連上幾次本地媽媽上街頭「天下圍攻」之示威集會,都比不上今次「蝗蟲論」的威力,政府根本不理會市民的普通的抗議,要把事件升級,升到一個臨界點,政府才首次執行法律。

事發之後,很多人嘗試為此議題找代罪羔羊,指是有人「煽動」群眾,卻從來不肯面對,真正做成這個局面的,是特區政府以至各大政黨──包括泛民主派政黨,多年漠視本地人的苦況。上年春節期間,香港出現奶粉被大陸中介買斷,本地嬰兒缺奶粉的情況;而雙非孕婦最嚴重時,更令本地媽媽懷孕七星期就要去預訂床位產子,都一床難求;多次抗議、伸訴都無效之後,特區政府決定派發六千元給全體永久居民,希望透過派錢,可以舒解民怨;偏偏這時候各大泛民政黨,卻帶頭反對派錢,甚至有政黨說大陸新移民沒有六千元為由,說這是歧視新移民。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本地市民多年來覺得被忽略,偏偏自詡代表泛民主派的政黨,卻一邊為派錢新移民斤斤計較,另一邊甚至呼籲本地居民把錢捐予新移民;本地市民在沒奶粉,沒床位,一股同仇敵的本土民怨,由此產生;本地媽媽第一次組織上街,進行多次示威,可是由政府以至政黨,都興趣不大;最終市民開始感到絕望,覺得政黨、政府都偏幫新移民,因此令到親泛民的選民投票意欲偏低,最終在多區的區議會選舉落敗。

可是由泛民以至社運派,他們仍然不了解,這些基層或中產市民的痛,是真切的社會問題,而本地人會把矛頭轉向大陸人,則因為真正在街頭發生直接衝突的,就是兩地人民本身。本地人和大陸人在醫院衝突,在商場衝突,在交通上衝突,在排隊時衝突,這些日積月累的衝突,是真實的痛;那些以理論建議想像的香港知識份子,實有如特區高官般不了解民情;這些「中港矛盾」,絕非甚麼「排外民粹」,也提不上甚麼歧視,只是一些憤怒和絕望的人,發出的一些咆哮和悲嗚。

那些聲討有關大陸人種種行徑的報導或評論,其實只是日積月累的出氣筒,我相信就算是廣州,或者其他國內城市,都一樣會感受到,所謂外地人口同本地人口衝突的痛;這些問題是長期民怨的大爆發,亦全靠這些報導、評論及向政府抗議的各種本土力量,才令衝突只停留在合法的手段,以及言語上的罵戰,而非爆發一些血濺街頭的場面。

最可惜的,是香港的一班高級知識份子,被「血濃於水」的感受戰勝了理智,他們從一些討論區的極端討論,自行建構了一種對大陸人被歧視幻想,把這些幻想提升到去「種族歧視」、「法西斯」、甚至「納粹」的層次,他們擔憂「反蝗蟲」的歧視,而變成了「反反蝗蟲」,然後卻由於對實情不了解,就用了一些更具情緒的字眼,去罵、反擊、恐嚇「反蝗蟲」的人,然後引來一些對這些情緒反應難以接受的市民,組成了「反反反蝗者」去反擊「反反蝗者」;最後多方在網上互相大混戰,其程度之烈,即使在自由的香港,亦很罕見。

對北京來說,這是一個很明顯的訊號,就是如果再對香港進行一些不得民心,忽略本地市民利益的政策,最終只會激出一些有如台灣民進黨的新本土勢力,採取更獨立的路線,最終只會令外交上受孤立的中共,更加頭痛而焦頭爛額。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