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1月 22, 2011

特區公安坐視朱凱迪被打影片證據

早前菜園村關注組發佈了一套影片,顯示特區公安在清場行動中坐視港鐵工人使用過份武力,完全不執法的情形,引起社會輿論極大關注,於是特區政府於昨晚發佈一個聲明如下:

「政府指菜園村事件有人發放刪剪影片誤導公眾
(商台)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22:56

菜園村關注組成員朱凱迪,聲稱在昨日港鐵收地時,被外判商工人摔倒地上受傷,要送院治理。運輸及房屋局回應指,從港鐵和承建商提供的未刪剪片段所見,是有人首先推開保安人員,保安人員作出自衛。當局懷疑有人發放經刪剪關鍵情節的影片,誤導公眾,對此表示遺憾。」

菜園村關注組的影片,由始至終的重點都在有人受傷,警方坐視不理的問題;可是我們偉大的特區政府,居然淪落到和 1989 年的中共政府一樣,居然抹黑菜園村關注組是「刪剪關鍵情節」的影片,這已經去到荒謬絕倫的地步。

昨日港鐵公關不斷聯絡各大傳媒,重覆上述論調,最後終於提供了一段政府版本,所謂「沒有刪剪關鍵情節」的影片,林忌透過一些朋友得到呢段片,決定要供諸於世,讓全香港人睇清睇楚,究竟係乜野關鍵情節被刪剪了。



三名菜園村關注組的成員在工人的人牆以內,第一位女士在畫面正中央被幾位工人拉住,另外有個女仔企在圍牆的欄杆之上,畫面一開始時,沒人理會朱凱迪,然後朱凱迪爬上欄杆再下來,可以清楚見到其意圖,是為了借欄杆的高度,觀察牆內和工人拉址的關注組成員。

朱凱迪跳下欄杆嘗試阻止工人繼續拉扯該女士,然而朱凱迪一向手無膊雞之力,完全不是那位手持大聲公的對手,工人在拉址中仍然猶有餘力;朱拉扯了幾下仍然不為所動,然後工人突然發難,不是輕輕推開朱凱迪,而是使用日本柔道的浮腰 ,把朱狠狠摔到地上去,朱凱迪因而頸部受傷。

當朱凱迪被摔在地之後,在場示威者起哄,三位身穿警察外套的警員,一直就在兩米內的範圍來拍片,對被摔在眼前的朱凱迪望了一兩秒,然後決定視而不見,行上前繼續拍片,遠方另一位警察走向女示威者,可能是怕發矛的工人再撻人,於是終於上前干預工人拉扯該女示威者,至於被狠摔受傷倒地的朱凱迪,完全沒有人理會,也沒有人關心,這就是特區政府以及公安對待這位全港知名的良心知識份子的做法,就和香港記者在大陸被打後冇人理一模一樣。

如果被摔在地上的不是朱凱迪,別說是政府高官,如果是警察或者工人,在場的警察會有何反應呢?肯定是立即衝上前拘捕肇事者;平常人只是「推」警察,都有機會被控襲警,何況是狠狠以摔交的方式摔人在地?「自衛」是一個辯護的理由,但這個理由是司法程序的一部份,而不是特區政府的行政機關出來講的;清楚可見的,就是工人使用了不必要的武力,把朱凱迪摔在地上引致受傷,任何執法者在這樣的情況下,立即要做的: 1. 關心地下的傷者 2. 制止使用武力者再行兇 3. 拘捕使用武力者。

可是我們的特區政府卻恬不知恥,不但沒有去關心被摔受傷的朱凱迪,卻反而抹黑關注組「刪剪關鍵情節」;最後更弱智到發放這些「關鍵情節」的影片,讓我們得以從另一角度,清楚見到警方完全坐視不理的鐵證。

「唐英年指清拆菜園村合法合情合理
(商台)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20:29

政務司 長唐英年 傍晚到大圍出席關愛基金諮詢會,在會前,大約十名青年,包括反高鐵聯盟成員陳景輝,走到台下高叫口號,抗議當局收村時使用暴力,擾攘大約二十分鐘,在場警員將抗議人士抬走。另外,社民連梁國雄 亦有到場,將一架紙紮私家車拋上台,諷刺唐英年早前的車毀人亡言論。

諮詢會延遲大約半小時,至晚上六時半才開始,有菜園村村民在會上發言,不滿當局暴力清拆。唐英年在總結時就說,本港是法治社會, 清拆行動以合法、合情、合理為原則,目標是希望幫到所有人。」

早兩日恐嚇 80 後車毀人亡的唐英年,居然還說使用柔道摔人落地係「合法、合情、合理」,原來打人是合法,視傷者不顧是合情,抹黑關注組「刪剪關鍵情節」是合理,香港特區已經倒退到帝國主義的殖民地時代,好似當年港英打保釣愛國者都合法合情合理一樣,明白了!

星期日, 1月 16, 2011

唐英年車毀人亡的故事

甚麼叫做車毀人亡呢?年輕一代的 80 後未必人人記得,90 後更未必聽過,這句說話,就是指中共前港澳辦主任陳佐洱在 1995 年尾對香港人的一句恐嚇,原文為:「照這個速度往前開,不用多少年,肯定會車毀人亡,而車上坐的正是六百多萬香港市民。」

尊貴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既然對 1994 年自己保證過的 2007/08 年 60 席直選議席忘記了,為何卻對一年後 1995 年陳佐洱的說話念念不忘呢?作為政務司司長,請問唐英年是無視「阿爺」陳佐洱的說話,還是故意提起這句說話?唐英年既然作為中共的走狗,可知道中共對每一句說話都非常留意,引用時要特別小心?

80 後的訴求有兩方面,第一係民主,第二係民生;民主問題,1994 年都說 0708 應該有 60 席直選,為何今日 2011 都未兌現?請問十七年都去唔到目的地的車,坐來做乜?仲要坐多十幾年?

至於民生,香港經濟雖然衰左好多年,又好多錢亂洗亂 fing(大至高鐵 669 億,小至唐英年的維港巨星匯),香港的「福利開支」開左十幾年,車在人在,分別最大的就是司機;九七後的問題就係,無謂錢用得太多,有謂錢卻用得太少,簡單而言就係亂使錢!

港英政府就好似舒麥加等的一級方程式司機,就算開得快衝得快,都仲係安全之至,中共小農的陳佐洱坐在後座,哎呀覺得很危險,可是「輕車已過萬重山」;然後問題出來了?原因不是開得快,而是換了廢董,再換上縮骨權,前者係低能弱智,後者係一見勢色唔對,第一個跳車棄車,不顧而去的人渣。

問題不是速度快,而是司機廢而無能;香港呢架車交畀呢班廢人開,廢到大家都唔願意相信,於是個個都講:「慢成咁,收左錢呀?」

為何時時刻刻秒秒都提著官商勾結?原因就是香港這班弱智官員,其弱能的程度已經去到殘廢級別,蠢過豬、蠻過牛、加上公子哥兒輕佻,令大家相信只有兩個可能,一係佢收左錢,二係佢係低能。

唐英年對市民乜都賴官商勾結,其實應該感到萬幸--因為大家寧可相信佢地係收左錢,而唔願意相信佢地係弱智的。

把香港的司機位交畀唐膠年,就好似交畀果位昏迷的九巴司機一樣,係置全車香港人的身家性命而不顧。

對,結果只有一個,就是車毀人亡!

星期六, 1月 15, 2011

政治弱智的攻擊

司徒華逝世,引來一連串關於華叔生平的討論,批評當然沒有問題,林忌也有在文章中批評華叔的錯誤;可是有人卻認為主流媒體讚美華叔,是傳統的蓋棺定論,是醫缸文化;又有人認為連「敵人」都聯手大讚其優點,我們不指出其缺點,將會「神化」司徒華,帶來不好的影響云云。這些論點實在奇哉怪也。

首先,讚揚死者的貢獻,不獨是中國文化;即使連一些意外死亡的小市民,都經常被傳媒放大其優點,而忽略了其缺點;英國首相邱吉爾一生也爭議不斷,法國總統戴高樂也被政敵說他獨裁,美國總統羅斯福破紀錄沒有選舉下,於戰爭中連任三屆總統死於任內,列根曾說過荒謬絕倫的樹木比汽車帶來更多污染的說話;讚揚這些人的優點,可會令世人「複製」其缺點?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其次,香港人從來都是三分鐘熱度,有如菲律賓人質事件的港人死難者,曾多日頭條報導以及讚揚勇敢云云;人一走,茶就涼,喪禮半年後又會有幾多人報導華叔,神化華叔的事跡呢?更何來說今日讚華叔,會神化華叔的缺點?

其三,司徒華不是在一年前完全沒有爭議,只有歌功頒德的情況下逝世,自司徒華表態反對五區公投,以及中共接納民主黨方案通過政改之後,華叔已經被以黃毓民支持者為首的「鷹派」,左揭右揭鬧了足足接近一年;恆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重覆這些沒有新意的論點,對於一個已死又不能改過的人,就真的是醬缸式的「蓋棺定論」了!難道讚美華叔,會令年輕泛民爭著學華叔的缺點嗎?說到甚麼「獨裁」、「大佬文化呀」,已離開立法會十年的華叔,又怎及這幾個月,仍在指指點點社民連主席陶君行的黃毓民,其言行更能影響年輕人呢?

其四說到政治智慧,泛民居然有人帶頭批評華叔,對於平常不關心時事的中間選民來說,有甚麼意思呢?哦,原來就是泛民主派其中一位最受尊祟的大老,原來都是如此「醜陋」,民主派既然都好不過建制派幾多,不如我們都繼續不去投票了;對於建制派的死忠支持者,如維園阿伯來說,更是眉飛色舞,哦,原來我們一直指責民主派假民主、獨裁等等,全部都是真的!那麼他們還在吵吵鬧鬧甚麼?比起中共的「開明專制」(維園阿伯的想法),我們為甚麼要爛民主?

特區政府帶頭讚美華叔,其實有幾個政治因素:

1. 司徒華出身「愛國愛港」的學友社體制,又和李柱銘一起,做過基本法草委, 帶頭支持香港回歸中國(中共角度),從來都是「愛國者」,對於今日年輕一代反共甚至反中的形勢來說,就好似中共近年改變對國民黨的評價一樣,是「政治需要」;

2. 平反六四,近年已經成為中共權鬥的一個重要部份;江澤民靠六四上位,新一代的領導層卻沒有這些政治包袱;最近劉曉波奪得諾貝爾和平獎,在中共的角度來說,不但重創中共多年苦心經營的外交形象,更令海外民運份子的影響力死灰復燃,冷待或批判司徒華,會帶來怎樣的政治後果呢?在這一刻,中共不能也不敢冒這個險;

3. 香港政界很多「變色龍」,當年六四時都曾經良心發現過,一眾土共在六四時,都曾經和司徒華一起,支持過民運;土共雖然賣港,但骨子裏其實是知道對錯,借政改為「藉口」去讚美華叔,既可以向中共交待,同時又可以不用得失市民,不用再被揭六四的瘡疤,其本質是為了自保;怎料到泛民有班「真心膠」,卻會傻到相信他們的「藉口」,以為華叔真的在政改一役「勞苦功高」,甚至急急忙忙自相殘殺,或承機抽水要狙擊民主黨,近日這種「奇景」,令建制派都看傻了眼,紛紛啞然失笑四處收風,究竟泛民搞緊乜。

P.S.
後記:呢篇文其實在長途機上寫;原本五個鐘寫了四篇文,不過回來後真係太累,完全冇動力 post 出街...

星期四, 1月 13, 2011

讀者資訊:賽車遊戲軑盤羅技G27團購

近日林忌真係好忙,或者好疲倦,連背後默默支持林忌果位,都叫我考慮一下暫停/關左個 blog 佢...

點解?忙係其一,更重要係泛民日日內鬥,鬥極都唔完;你同佢地講民生,結果學到野的唔係民
建聯,就係新民黨,至於泛民政黨?哈哈哈哈哈

唔開心野唔講啦,經常傳林忌有個好友黃世澤,今次畀個機會敵人捉到正先:

黃世澤:
「PS3 GT5推出後掀起熱潮,想買Logitech G27軚盤一軚難求,唔係被人炒高,就係想買都買唔到。

鑒於呢種情況,決定發起G27團購,2500一個回應出面炒家炒到飛沙走石嘅情況。

團購基本情況係咁

到貨日期:2月中(代理商大概咁覆)
可以到貨量:未知,由代理商方面決定,如果超額認購,要話明等唔等埋下水貨
俾錢方式:只限現金,依家唔駛俾住,確認到貨量同日期至要俾
海外訂戶:暫不接受
每人最多只可以訂三個

有興趣的,請填以下表格,留低電郵地址、訂購量同意願

截止日期:下個禮拜二」

林忌試玩後感:好似真的一樣....開慣歐洲車的會有點唔慣,因為即使較到最輕,飛到二、三、四百 km 時都好重手,不過以我在 Autobahn 的經驗來說,飛上 200km 時真係會咁重,所以係堅的..

星期二, 1月 04, 2011

司徒華與五區公投

過去泛民爭論,原本無意在事過境遷之後延續;可是事關死人清譽,林忌覺得自己有一個責任,去寫下一個歷史紀錄,就我的所知,說出一些未必為人知的真相。

首先提醒大家,林忌長期都支持公投,對於五區公投,於 2009 年 8 月 7 日寫《「五區總辭」公投的戰略問題》時,有三大戰略疑慮,令林忌對實行方面有所保留,為甚麼呢?原因就是覺得泛民當時的計劃,根本不能把辭職補選變成真正的公投,而事實的確這樣。

甚麼叫做公投?就是無論支持者或者反對者,都就同一個議題投票的才是公投;而所謂「變相公投」,最起碼也要達到「變相」的目的,就是「弄假成真」,或直迫真貨,才是真公投。有支持者,有反對者,這才叫做公投;如果只有支持沒有反對,就連最兒戲的民調都不收貨,又豈能當作公投呢?

那麼五區公投是否成功呢?沒錯,對動員民主運動的長遠成果來說,是成功的;但對於「變相公投」這個目標呢?則見仁見智;如果說全靠公社兩黨的公投戰,才迫使政府對民主黨方案讓步,變相公投無疑是成功的,但民主黨方案的通過,究竟是成功還是失敗呢?這個問題在泛民支持者中卻非常分裂,而網上的泛民支持者更認為是失敗居多。

中共為何會突然和民主黨談判?原因就是變相公投,使中共改變一貫拒絕和任何泛民妥協的既定方案,而民主黨最後妥協,如果說這是一個泛民的大失敗,那麼最初發起公投的人可有料到這個結局?民主黨不玩公投,這不是一直都有跡可尋嗎?如果明知民主黨軍心不穩,又料到中共必定分化,為何不先強迫否決,再發動公投呢?

對此黃毓民、民主黨都曾經在 2009 年 11 月猶疑過,多方都曾表示可以考慮「先否決、後公投」的建議,但此反對最大的是長毛,他說看不到任何理由要先否決,後公投,最後長毛的方案佔了上風,民主黨乘勢退出公投,結果大家都知道是如何了。

理由當然是有的,否決、公投的先後,事實上是有兩個可能性,今日發生的「先公投、後否決」,就是因為公投投票人數過低,因此造就了中共和民主黨妥協;反之政改通過後,有人問:為何我們不發動公投呢?原因,就是公投失敗了,大家都不想再來一次。

至於另一個版本--「先否決,後公投」的可能性呢?通過和否決的可能都存在,中共讓步民主黨是最後一分鐘的決定,如果沒有公投,中共就不會和民主黨方案妥協,原案則民主黨、民協都不收貨,在全民共憤下,否決的機會不是沒有;6.23 事後看到泛民支持者,對政改方案如此憤怒,如果在通過後才公投,公投的投票率必然會高過可憐兮兮的 17%,最少民主黨強硬派,也有藉口去壓抑主和派,同時七月十四日的一批新選民,以及明年區議會選舉在即,包括民主黨的區議員助戰為自己爭加曝光的興趣都會提高了。

另一方面,我們不妨溫故知新,看看最近社民連的「倒閣投票」,在黨內大老黃毓民的支持者大力動員下,居然無法解散社民連的現任內閣,是非曲直是另一回事,但很顯然的一點,指出了政黨發展中一個大家忽視的現實,就是大老的意願,不一定是黨的意願,反之亦然;在五區公投問題上,民主黨反公投勢力的真正源頭是誰?究竟是幾個「食古不化」的大老,還是「擁兵自重」的基層勢力呢?

政改方案最得益的,不是七十九歲的司徒華,也不是勢必再當選的何俊仁或現任立法會議員,而是地區擁有勢力,卻長期爭位的區議員;同樣的,公投戰對民主黨的區議員最不利,因為他們絕對不想「為他人打仗」,又或者無故再打一場選戰,他們關心的是地區議題,而非和政府嚴重衝突,因此從現實去分析,反公投最力的,是民主黨的基層勢力,而非大老。

好了,那麼為何司徒華要反對公投呢?

最流行的版本一直說,司徒華言行不一,先說自己支持公投,又突然否認支持;林忌要指出這個版本絕對是錯的,為甚麼呢?看看有關這件事的報導

黃毓民指「華叔開了張名單」,因此到今日不少泛民都堅持,司徒華開名單代表司徒華支持五區公投;林忌反問一句:中共開了個時間表,說不早於 2017/ 2020 年雙普選,又是否代表支持雙普選呢?

對,問題不在於表面,而是在於實質,司徒華的名單是甚麼?大家不妨看一看:

「公民起動何秀蘭、公民黨梁家傑、社民連黃毓民、民主黨劉慧卿、職工盟李卓人」

司徒華提梁家傑,這人選沒有特別;可是看看其他各區,當發現一個極度奇怪的現象,全香港談了公投最耐,政界無所不知非選不可的長毛梁國雄,為何不在名單之內呢?為甚麼華叔不提「涂僅申選九西,梁國雄選新東」(涂僅申後來甚至表示過,他願意辭職參選),而偏偏要選他所不信任的黃毓民選九西,才新加盟的劉慧卿去選新東呢?

更荒謬之極的,是司徒華提名何秀蘭參選港島;大家可記得 2004 年何秀蘭和民主黨的選舉恩怨? 2005 年涂僅申因為匯標事件纏身,何秀蘭的支持者居然在討論區發起「何秀蘭參加九龍西補選後援會」成功得到報導,司徒華難道會忘記嗎?

大家可記得 2007 年馬力死後的補選,何秀蘭立即表態有意參選對決葉劉之後,由於擔心何秀蘭聲望不足,最終評論界及政界大舉「加碼」,由提名華叔、毓民以至最終的陳太,才能夠贏出該次的補選?補選結果表明,葉劉吸票力強勁,對手如是何秀蘭參選必輸無疑,難道當時曾同被提名的司徒華會忘記嗎?

2008 年的立法會選舉,何秀蘭之所以當選,全靠不是她自己,而是由於建制派內戰,葉劉吸票力太強,令蔡素玉得票太少,最終靠比例代表制的保護少數得益當選;由立法會失敗到區議會棄選,孤注一擲靠最後一席才回到立法會的何秀蘭,你叫佢補選公投,果幾個月佢食乜野開飯?唔通公民起動有錢養佢?司徒華難道傻到會不知道嗎?熟識選戰多年的司徒華,會傻到去「提名」一個最勢弱、有仇怨、參選動機最低的何秀蘭去參選嗎?

因此當 2009 年 8 月傳媒報導司徒華的「提名名單」時,凡對香港民主運動深入少少理解的,都會立即明白司徒華的名單,其實是一個「曲線名單」,就有如陶傑那部全港聞名的「抽水機」一樣曲到圓,只有「真心膠」、「直必腸」、或者明知卻想乘勢綁司徒華上戰車的人士,才會說司徒華的名單是支持五區公投;可是很不幸的,香港人實在太不關心政治,就和見到中共有時間表,就相信中共的「不早於 2017/2020 雙普選」的普選承諾一樣,大家一見到司徒華提出名單,連名單是甚麼都不看,就說他支持公投了;大家可以指責司徒華不支持五區公投,這是事實;可是說他出爾反爾,這就是不合情理,因為他提出的「曲線名單」,擺明就是反對公投,根本不能作為「支持公投」的「證據」。

當然,我相信司徒華在 2009 年 8 月其實和林忌一樣,對於公投是有所保留,但是未下決定的;司徒華提出「曲線名單」的動機,就和2009 年 8 月林忌提出的「三個戰略問題」一樣,同樣是「形式上支持公投」,但對「五區補選,變相公投」的執行方式極度懷疑;那為何林忌最終支持了五區公投呢?原因就是在 2009 年 9 月 1 日,林忌想到了「改名公投」,以及派人以「反對公投」的形式,去代「反普選」者拉票,從而「弄假成真」,把假公投變成真公投;可是華叔呢?或者他沒有想像力,和最終泛民其他大老堅持不改名一樣,覺得「改名」是兒戲,(台灣民進黨就不同了,他們選立委就有人改名做「葉問」來吸票);而最終,公社兩黨不但沒有採納「改名」,也沒有派出「反對普選」的 B 隊(只有同樣支持雙選的大專 2012,兩個支持的問卷你收不收貨,是否認同這是真民調),連最起碼「改黨名」--派一隊「支持立即雙普選」的一次性臨時黨名都沒有,結果中間選民集體不投票。

早在 2009 年 9 月 8 日蘋果的文章,林忌已經寫出:「可是保皇黨有兩招可以破壞公投,第一招就是不參選,令公投毋須投票而失去正當性;第二招,就是派一大班閒人參選,令選舉變得兒戲,去分散公投的號召力。」

如果林忌都想得出,難道中國共產黨會想不出?可是最奇怪的,是公社兩黨事後說,沒預計過保皇黨會不參選,你相信佢地真心咁傻嗎?


至於司徒華為何最終反對呢?林忌無法代他解答,純以已知的現實分析,有幾點大家可以考慮:

1. 民主黨基層極度反對公投,如強迫他們支持,就算不會兵變,都可能明支持,暗不支持,即使民主黨參加,投票率最終不足四成,泛民一樣會落敗。
2. 司徒華對黃毓民個人極度不信任,認為他不能帶領公投運動

而事實亦有幾點大家可以考慮

1. 泛民支持者互相憎惡,寧可不投票
2. 公投討論不到一個月,社民連不久發生「五行委事件」,五區公投說帖的寫手,社民連的軍師陳士齊退黨辭職,其中一個原因是指黃毓民在公投提出之後,長留在美國沒有回港推動公投;事後看來,八、九月之交如果毓民在港,或不會錯失游說民主黨的良機。
3. 黃毓民突然在公投發起的關鍵時刻提出「接班」,祝福陶君行接替成為黨主席,事後不少人網用戶及毓民 fans 卻指,陶君行的「新班子」--「助選不力」,問題來了,為何黃毓民偏偏選最重要的關頭,堅決要讓陶君行接班,而非「親征」呢?可有足球隊在踢決賽時,派新人上陣之理?如果說華叔不信任毓民,那麼事後看來,在華叔的立場來說,其擔心是否全無道理?

很多人常說,黃毓民的最大缺點,是信錯人,如王岸然、勞永樂、季詩傑等等,如果這種說法可以成立,連清醒的黃毓民都可能信錯人,那麼臨過身之前一年的司徒華,又是否可能信錯人?或者所托非人呢?又或者剛好是倒轉,因為華叔太小心,太難信人呢?

當然,我對司徒華最終選擇了反對公投,以及最終的民主黨方案十分失望;可是司徒華畢竟不是民主黨的決策層,特別在患癌的情況下,其理智是否能夠保持最高峰的狀態,實有很大的疑問;所以如果相信司徒華可以幕後全面操控民主黨,其荒謬程度就有如相信黃毓民可以全面操控社民連一樣的可笑;如果當年智力健全,身心健康的黃毓民都無法控制社民連,那麼相信身患癌症,不到一年就過身的司徒華能夠控制民主黨,是否低估毓民或者高估華叔呢?

最後,回應一個可笑的弱智說法,就是甚麼「貞婦失節,不如老妓從良」

1. 要寡婦為男人守節,連今日的道德塔利班都不敢提
2. 被強姦也為之失節,原來差過去當妓女?
3. 西方評斷一個人,就是看一個人一生做了甚麼;只有中國人才會無限上綱,把一個黨的事當成一名老黨員一手造成;再把一兩個有疑點的錯誤決定,推翻他人一生成就。
4. 老妓從良--能夠嗎?不是有人這樣天真吧?看看那些人最初相信「老妓從良」的人......
5. 因為一次「失節」就否定他人一生的,才是真正的「道德塔利班」。

星期一, 1月 03, 2011

反領袖的倪匡

林忌一直反對泛民支持者搞對個人崇拜,對泛民主派支持者,把個別泛民「領袖」神化往往不以為然,可是希奇古怪的,一群常神化某位泛民領袖的支持者,今日卻不斷 Forward 倪匡的一篇文章:《敵人的稱讚》。

林忌自細都閱讀倪匡的書,甚至比對司徒華的認識還要深,可是這篇文章實在很奇怪,倪匡寫了下列幾句:

「他(司徒華)從事教育工作,據說對香港的教育事業貢獻至大。但印象中,香港教育一直備受詬病,卻也不知何故。」

如果這句邏輯說得通的話,不妨我們把這句搬到其他事上去

「他從事民主工作,據說對香港的民主事業貢獻至大。但印象中,香港民主一直備受詬病,卻也不知何故。」
「他從事法律工作,據說對香港的法律事業貢獻至大。但印象中,香港法律一直備受詬病,卻也不知何故。」

推而廣之:
「某人博學多才,據說對是香港第 X 才子。但印象中,他(他們)教出的兒子卻一直備受詬病,卻也不知何故。」

甚至如果是倪匡本人:
「他從事寫作工作,據說對香港的文化藝術貢獻至大。但印象中,香港文化一直備受詬病,卻也不知何故。」

這種評價公道嗎?

一個城市的教育,是個人能力可以扭轉的嗎?德蘭修女一生扶貧,可是她所扶貧的地方,卻一直都是赤貧,卻也不知何故,這樣的評價對不對?好不好?邏輯通不通?

倪匡說,在民主社會之中,我們不應該個人崇拜,林忌萬二分同意;同樣的,如果把香港教育失敗,歸咎於「某些領袖」個人身上,這豈不是和前者的領袖論剛好相反嗎?司徒華不是局長,也不是政策局官員,最多作為反對派領袖的一員,以及教協──教育界工會的領袖,為何他要為行政官員的失敗失當負責呢?

倪匡親身向大家說明了,聖人都會犯錯的道理,一句說話、一件事情對不對,究竟是崇拜領袖,名人總是對的,還是西方的觀念,幫理不幫親呢?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值得大家深思。

至於為何敵人會稱讚你呢?連讀過三國演義的讀者都會明白,這叫做「反間計」,原因香港有些人的程度就有如當年崇拜毛澤東的盲毛--「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堅決擁護,凡是敵人讚成的,我們就堅決反對」,亦因此,稱讚一下司徒華,就讓你們自己傻呼呼地鬼打鬼吧,哈哈哈哈哈

星期日, 1月 02, 2011

司徒華逝世的反思

司徒華魂歸天國,離香港人而去了,才不過兩年前,華叔親筆一揮「福佳有理,植根伊甸」,勉勵我要三省吾身,執著於完美的追求,作為一個從小受司徒華多年對民主的堅持、啟迪與鼓舞的年輕一代,今日林忌痛失良師,感到萬分傷感。

華叔最鼓舞人心的,就是源自他對平反六四的堅持,及其勤儉的人格,以及今人罕有的節操,作為戰前出生的司徒華,這些堅持乃源自傳統中國人教育的最高貴的一面,在當今社會已經極度罕見,有時甚至被批評作不合時宜,為甚麼?因為華叔老了,他今年七十九歲,而今年已經是 2011 年。

任何真正相信西方民主制度的,當明白民主制度背後的最基本信仰──為甚麼要用選票去選舉?這不是中國式的「選賢任能」,西方民主制度不相信聖人,也不相信有英雄,因為天下萬物都會「有限期」,過了就自然會腐化、會退化,會老化,因此我們需要民主制度,去汰舊換新。

多年來一些人批評司徒華「大家長」,如為防共而「獨裁」、「不言退」等等,這些言論都將接受歷史的檢驗,不過林忌當要在此指出一點──司徒華生於戰前,是成長於舊世代的人,華叔不是接受西學而成長,前半生更投入了愛國運動,他所憑恃的,不是李柱銘大律師的邏輯辯正,也不是西方的哲學追求,而是一種很簡單的愛──對中國的愛,對香港的愛,對正義、公義追求的愛,這種愛,今看來或許有點老套,作出的決定也未必全部正確,但他以出自舊世代的思維,以中國傳統的高尚節操去追求西方民主,方式未必最好,卻值得我們由衷的尊敬──路不是一天走出來的,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而全靠華叔等先烈,我們得以站在這些巨人的肩膊上,才可能看得更高、更遠。

身處異邦,仍在放假養病的林忌,本不打算費神寫文,可是讀到保安局局長李少光的荒謬回應,強仍忍不住要直斥其非;敢問李少光先生,究竟這些前學運領袖,如今日居於台灣的的王丹,究竟他觸犯了哪一條香港法例,令他不能踏足香港送華叔一程?

中共常常吹噓香港的「一國兩制」,香港特區政府常常吹噓自己的法治,為甚麼台灣人從來都不太相信呢?看看丹麥人高志活,一眾法輪功學員,甚至一些台灣的政治人物常申請來港被拒,就可明白一切;明說是一國兩制,那麼這些沒有觸犯過香港任何法律的前六四學運領袖,為甚麼連來港奔喪也不可?反之,曾盛傳作畢菲特接班人的前六四學運領袖李祿,為何卻可以大鑼大鼓返回大陸呢?難道有錢、有地位,就可以有特權嗎?出入香港乃最基本的人權,由澳門大舉拒絕港人入境,到香港大舉拒絕中共不喜歡的人士入境,這已經說明了一國兩制是假貨,特區政府所吹噓的法治已變成笑話。

於情於理,特區政府更絕對沒有理由拒絕前學運領袖為了香港著名的公眾人物奔喪。試想想,如果菲律賓政府以某港人曾反菲律賓政府為由,而拒絕港人家屬奔喪的話,會引發如何的震撼?

司徒華過身的消息一出,在香港年輕一代口中所說的其中一句不斷重複,而震撼人心的說話,就是「華叔,但願你來生不作中國人」。司徒華死在香港,可是連朋友前來奔喪都求不得,那麼其他社運界、民主派的人士,是否應該早立遺囑,希望自己死後可以送去外國出殯,以防特區政府的政治打壓呢?因為香港沒有出入境自由,因此港人死去要送去外地安葬,這實在是對香港自由、法治的最惡毒反宣傳,始作俑者就是中共與特區政府的無恥之徒。

看看司徒華兩袖清風離開人世,比較李少光早前聲稱為了兒子購入兩層千呎豪宅居住,不禁想起一句中國人的話: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搭路無屍骸。

至於曾特首以及一眾民建聯的小丑如譚耀X之流,希望你地積下口德,唔好再消費華叔了。

永遠懷念司徒華!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