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7月 10, 2011

鄭汝樺成功爭取的士加價 33%!

一年零三個月之前寫了篇《的士又加價 多謝鄭汝樺》,今日鄭局長終於成功爭取,令香港市民在短短的三年零五個月之內(仲短過日本佔領香港的三年零八個月),令的士落旗的車費十五蚊,加到廿蚊,加幅是 33%。

的士加價日期:
2008 年 2 月 28 日 $15 -> $16
2008 年 11 月 30 日 $16 -> $18
2011 年 7 月10 日 $18 -> $20

請問各位香港市民,你地三年來有幾位的收入增加 33%?

到今日都唔明白,點解的士牌可以炒到幾百萬一個;的士牌就是最好的例證,證明無論用左派角度睇,或者右派角度睇,特區政府的政策都係超唔合理!

用左派角度睇--貴到癡線之的士車租,係剝削司機;用右派角度睇,政府唔應該限制發牌,而應該由市場自行調節車數同司機數目。

看看明報新聞:『【明報專訊】全港的士將於周日(10日)起加價,起表一律加2元,其中市區的士起表價為20元。有的士司機不諱言,每更帳面收入雖可能增加約50元,惟部分車主已率先加車租,吞掉一半加幅,實際得益不大。不過有車主稱成本壓力大,加租只是「有錢齊齊搵」。』

林忌敢作預言,呢位稱「吞掉一半加幅」的司機實在太傻啦,以為車主會畀你留番一半得益?這位司機是否新入行?先不論因為加車費減少幾多乘客,令這位司機根本不能賺多 50 元,就算可以,車主將會在短期內再加車租,令司機不會有收入增加。

點解?寫了無數次,的士司機收入的死結,在於「開者冇其車」,一個的士牌居然貴過一層樓值五百萬,而且呢筆收入完全唔係政府收,而係炒家賺。自從 1998 年以來,香港從來冇再發過一個的士牌,造就了這個瘋狂的投機市場,甚至連大陸炒家都加入戰團,令牌價高居不下。

如果說「地產霸權」或者「賣樓收益」因為佔了政府收入一大部份而要「容忍」,那麼這個「運輸霸權」--的士牌價高企,政府卻一毫子都冇得落袋,請問為何要容忍?

發牌是一個古老的制度,目的是要控制香港路面之的士數目,然而這個制度已經完全被濫用,而且不合時宜--要控制路面數目,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司機著手,而非「的士牌」;政府只要一手立法改以司機為單位監管,透過限制每一個司機的營業時間,而非「的士牌」,那麼這個瘋狂的投機市場就會一夜崩盤。

溫和些的做法也有,就是每年都發一定數量的新類別的士牌,卻限制此牌為不得轉讓轉租;另一個方法則是,凡有意做司機及有資格之的士司機,透過每季的發牌制度去競投執業許可證,這個許可證係不得轉讓的,那麼司機就可以開者有其牌,而不用把辛辛苦苦的收入用作交車租;而競投賺回來的費用,可以用作司機的保險福利,政府甚至可以引入計分制度,回贈良好駕駛及執業態度的司機,甚至把部份收入轉作乘車券,送予老弱傷殘等有需要的人士,這樣的制度,比起目前的「車主霸權」有意義得多,也公平合理得多。

政府人為干預市場,造成了荒謬的「開者冇其牌,有牌不開車」的現實,結果司機、市民雙輸,贏的只有炒牌者;落旗費用三年增加 33%,這只是一個開端,我們的運輸及房屋局長做了甚麼?副局長又做了些甚麼?就是甚麼都不做,任由霸權坐大,全方位揸盡市民的一蚊一毫。

蘋果:『的士司機權益會會長李匡晉表示,多間大型車行及商會本月 1日起調升市區的士車租,日更租金由每日 370元加至 400元;夜更則由 330元加至 350元。起錶價加 2元後,的士司機每日收入可望增加約 50元,惟車主同時加租,加上車用石油汽價今年已升近 25%,因此加價根本無助司機改善收入。

收入減少 司機想轉行

李匡晉表示,每次的士加價,也會影響市民乘搭的士意欲,近兩周的士客量已明顯下跌 5%至 10%。現時的士司機每月收入約 8,000至 10,000元,預料加車租及加價後乘客減少雙重打擊,將令司機月入減少 700元至 1,000元。他指個別的士司機因收入不斷減少擬轉行,「可能會做保安,因為有最低工資保障夠穩定。』(林忌曰:因為絕大多數保安員都係乙類保安,即係最高年齡資格係六十五歲,所以好快的士行業會「人口老化」,由身體最唔好的老人家留任

夜瀾人靜,林忌真係犯賤,為左全港冇人關心既的士問題訓​唔著覺,為左乜?你又唔坐的士,你都唔迫巴士港鐵,你為​左邊個?白癡!

伸延閱讀:
的士又加價 多謝鄭汝樺
我要去月球!
按錶收費的神話
硬膠管制累死的士司機
隻字不提減車租
自由黨更無恥
交通問題終於核爆了
為何不敢推的士最高車租?
是誰累死的士司機?
陳雲:周日話題﹕的士政治經濟學
1984 年張五常的看法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