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5月 06, 2011

撐中共的留美博客

有一位博客,寫了一篇文叫做《林忌的神奇數字》,去回覆林忌的《八千萬共產黨員移居香港大計》,內容如下:

「林忌最近有一篇充滿嚇人數字的文章,主要是支持陳雲「來港新移民很多是共產黨員」之說。他應該是指陳雲這幾句說話:「現在的新移民,很多是充當中共的平民間諜(我見過不少!),是港共的投票機器」,可是,以下兩點不能混為一談:

(1) 來港新移民很多是共產黨員。
(2) 來港新移民很多是中共的平民間諜。

即使 (1) 是真的,(2) 亦可以是假;即使你認為 (1) 是個問題,也得承認 (1) 的問題遠不及 (2) 嚴重。林忌全文沒有將 (1) 和 (2) 分開來談,好像證明了 (1) 就會證明了 (2) ,否則他就不會從計算有多少新移民是共產黨員,談到中共何時「可以完全控制香港」了。」

林忌曰:閣下看不明這位人兄「一舊舊舊」的文字?因為這位人士連共產黨是甚麼都不知道,作為共產黨,要宣誓效忠,要終身留下共產黨的聯繫,除了少數逃去外國的(也不一定逃得掉),這些常識需要甚麼證明?我們是否要證明納粹黨員其實不是德國間諜?紐倫堡法庭都不需要證明的,這位魚之樂卻要我證明,反之這位「魚之樂」可有證明過,共產黨人不是間諜呢?


『且看他引用的一些神奇數字:『根據 2010 年 6 月 29 號的人民日報顯示,截至 2009 年底全國共產黨員人數達 7799.5 萬名。以十三億人口計算,平均十六至十七個中國人當中,就有一個係中國共產黨員。俗 D 講句:「梗有一個係左近」。』

- 十六、七個中國人中有一個是共產黨員,其實只是 6%,算不算很多呢?香港成年人中也有大約 6% 是文盲,我們會不會覺得「梗有一個文盲係左近」?

林忌曰:偷換概念之最,就係呢位魚之樂了;請問十六、七個人有一個共產黨員這個數字有甚麼問題?數字是真的,那麼你反對甚麼?

另一方面香港人的「識字率」,看過一些數據指係 5% 左右,甚麼是 5% 呢?就是約為 20-19 個個人才有一個,文盲和中國共產黨人口,根本是兩個數字;香港人「感受不到」共產黨,也「感受不到」文盲,就代表數據不重要嗎?是否模有一個在左近,係看數字,你要選擇發雞盲,選擇性失明,對街上廿間鋪、十六七間鋪就有一個 7-11,選擇「感受唔到」是誰的錯呀?是數據的錯,是數據太神奇?定係你發雞盲的錯呀?


『假如很保守地估計全國人口只有 3% 是學生,那已是大約四千萬人,226.9 萬共產黨員學生只是所有學生的大約 5.6%。如果全國學生中只有大約 5.6% 是共產黨員,我們有沒有理由相信來港的大陸學生大部份是共產黨員?』

林忌曰:再玩弄數字的,就是這位魚之樂了;我沒有寫出來的,就是大家都周知的事實--來港的是所謂的「尖子」,是中共「重點培訓」的人士,中共本身甚麼都是政治,連學生都必須政治,選擇審批學生來港,共產黨人是否有優先權,這還要說的嗎?一般人低估來港共產黨員數,是因為以為沒有這麼多共產黨員,所以我才提出這個隨時浸死香港人的實數。

從香港各大陸學生社團有共必親,愛國場面必到,選舉必投自己友,這些常識還需要多提嗎?討論納粹德國的集中營時,我們是否要反問處決猶太人的是否納粹黨員?他是武裝親衛隊,不一定是納粹黨員呀,你有證據嗎?你有提出過證據殺猶太人的親衛隊成員,其實都有納粹黨員證嗎?這就是魚之樂的邏輯了。


『假設八千萬共產黨員中有一半是女性,這一半中又有一半是在適合產子的年齡,而這些在適合產子年齡的女共產黨員全都決定產子,也不過是二千萬人而已;八百萬人是這二千萬女共產黨員的四成,與林忌講的十分一,給人很不同的印象。還有,即使產子計劃成功了,也不能保證政治滲透成功,因為這些共產黨員的後代在香港成長,要令他們大部份長大後都不受香港環境影響,效忠中共,完成滲透任務,談何容易。至於說到要「換哂全香港人」,就更是天方夜談了。』

林忌曰:原來產完子,就只有子去滲透,魚之樂真係好天真,好純情;大阪兩個中國婦人移民,就申請四十八個親戚過去;香港產下大陸嬰兒,佢地父母親友,就遲早有權來香港團聚!

要控制香港的議會,只需要贏多 10% 的選票就已經做得到,這個常識數字為何魚之樂提也不提?共產黨員就是中國共產黨控制,請問魚之樂又有冇好似上文咁提出「感覺」,有幾多共產黨人成功退會呢?


『假如他說得對,那麼即使移民來港的全是共產黨員(或其親屬),他們來港後大多只會關心個人利益,甚至為個人利益放棄國家利益;只要想到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應該會給他們更大的個人利益,我們也不必擔心他們來港做甚麼政治滲透工作了! 』

林忌曰:去到最尾,這位魚之樂就露底了;他成篇文章不斷質疑林忌冇證明呢樣,又冇證明果樣,但係佢自己的結論,點解乜野都冇證明呢?

「那麼即使移民來港的全是共產黨員(或其親屬),他們來港後大多只會關心個人利益,甚至為個人利益放棄國家利益」

林忌曰:佢提出過任何證明,證明共產黨人只會關心個人利益,甚至為個人利益放棄國家利益嗎?更爆笑的一點,我們由頭落尾都係討論緊中國共產黨員,中國共產黨只重視甚麼?就是中國共產黨的利益,他們幾時關心過中國的國家利益?中國國家利益又幾時和中國共產黨的利益劃成等號了?

說了半天甚麼神奇數字,最神奇的就是魚之樂突然「黨國不分」,這位人兄不是由頭到尾說林忌呢樣冇證明果樣冇證明,呢樣數字不代表果樣的嗎?點解突然連最基本的常識 ABC 中國共產黨不等如中國,都可以分唔清呀?

三大邏輯錯:
1. 黨國不分,把共產黨員來港為黨做事,說成是「甚至為個人利益,放棄國家利益」--共產黨幾時變成國家了?這叫露了底,只有黨國不分的人才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甚至作為結尾
2. 邏輯錯誤,就當他是黨等如國好了,共產黨人來港撐民建聯,既有著數又為黨做事,兩者是相輔相乘,為何他反要我證明「共產黨人只會關心個人利益,甚至為個人利益放棄國家利益」?
3. 退一萬步來說,共產黨人何時重視過國家利益?請問貪污腐化的共產黨人是為國家,定係為自己?為何此君居然會相信「甚至為個人利益放棄國家利益」這種可笑的論調?難道他是慣了為共產黨說謊嗎?


「只要想到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應該會給他們更大的個人利益,我們也不必擔心他們來港做甚麼政治滲透工作了!」

林忌曰:資本主義?今日的大陸就係最赤裸裸的資本主義了,佢地點解要來香港呀?民主制度?香港有民主嗎?在這個不民主的制度下投左咁多次票,你覺得畀到咩利益你呢?投共產黨人的候選人,就真係可以換到好多利益,睇下工聯會同民建聯有幾多「免費」的活動同著數呢呵?

我要向大家指出,呢位魚之樂由頭到尾關心的,不是中國人,而是中國共產黨;我要向大家指出,中國共產黨人當然是關心個人利益--因為中國共產黨畀佢的共犯利益,為左共產黨的利益而放棄國家利益!


以下的就係「來香港的資本主義,投票」的利益交換啦:
民建聯免費餐聚眾遊行 安排專車接載 負責人逃避查證
「【本報訊】民建聯及新界社團聯會(新社聯)昨發起聲稱有逾 1,500名北區居民參與的大遊行,抗議交通費貴。有老婆婆及老伯伯表示,他們是坐大會安排專車,由北區長途跋涉來到港島區,又於酒樓吃「便宜飯」及「免費餐」後,才再到中環參加集會。當記者要求主辦單位回應有關免費午飯及專車事宜時,各團體負責人均以一式一樣的答案,指他們是「教」居民自行搭車到中區,更有人聲稱已忘記在哪裏吃午飯。」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