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4月 17, 2011

濫用「左」「右」絕非好事

讀過馬嶽一篇《周日話題﹕香港轉左,難道不是好事?》,不吐不快。

馬嶽說:『【明報專訊】最近幾星期,可說是右翼意識形態大反撲的日子。在政治層面,政府高官不斷批評反擊以「暴力」手段抗爭和衝擊政府官員的人士,說的全是和諧社會式保守右派的law and order至上的論調。在社會政策層面,隨著預算案廣受批評,民主派和民間團體接著提出全民退休保障和其他長遠民生訴求,最近突然多了報章評論和社論,差不多一面倒質疑全民退休保障。這個星期,更出現一些沒有具名、不知何人付鈔的報章廣告,要警惕「香港變左」,說得像是洪水猛獸,像是福島輻射快要傳到香港,會將香港導向末日一般。我暗忖﹕香港轉左,難道不是好事?』

林忌曰:那些社論、傳媒代表的,是背後的大地產商,他們當然非常恐懼民意的憤怒,但和諧社會式親建制,絕不代表這個人是經濟右派;政府高官一直在香港追求的是甚麼?是強勢政府的大政府,是對某些事項選擇性事事規管,這些都支持極權的行為,甚至偏好左派「中央規劃」的傾向,怎可以說是經濟右派了?

社運界常對有些人抹黑全體新移民為蝗蟲不以為然,我們這些支持自由經濟的人也對左派不斷無理抹黑右派為親建制為親政府極不以為然;我最不明白的,為何左派知識份子可以容許他們自己不斷抹黑右派,卻容不下街邊市民「以偏蓋全」鬧新移民為蝗蟲呢?這種雙重標準合理嗎?

質疑全民退休保障的,難道只因商家反對嗎?正如強積金至今有幾多批評呢?究竟支持強積金的是政府,還是市民?反對強積金的又是政府,還是市民?事實上泛民主派做了甚麼呢?就是他們往往提出一個施政的理想,然後以外國的成功例子為由,要求引入香港,但實際上執行起來呢?就變成好似王安石「新政」一樣,反成為了害民的苛政,於是連最底層的人民都反對新政了,難道人民反對是因為他們「太右」?政治識見愚蠢嗎?

左派的哲學背後的道理是甚麼?就是透過政府去公平分配社會資源;左、右派之爭,就是究竟政府能夠調節,還是市場能夠調節,答案當然是在兩者之間;可是當政府本身其身不正,政府本身己經是一個腐爛的制度的時候,問題就變成了,究竟腐爛的市場較爛,還是腐爛的政府較爛了;香港泛民主派以至左派最大的錯誤,就是他們以為「左」是一種靈丹妙藥,可以起死回生,可以令一個腐爛無能的特區政府,透過董建華式的「強勢政府」,去解決自己本身的腐爛。答案當然是絕不可能。

沒有民主改革,政府只會繼續無限地腐爛落去;靠一個腐爛的政府去推行「左派哲學」,結果必定係好心做壞事,把泛民、左派的良好願望,全部變為害人的苛政;這是任何讀過中國歷史者,都必然不會忘記的事實--宋朝政府腐爛,王安石因此要變法,可是變法透過甚麼人去做?就是透過王安石不稱職的新政機會主義者去做,結果德政變苛政,新法反而激起更大的民憤。

當年泛民主派一片讚好的「強積金」護航的時候,可有想過強積金竟會成為市民人人喊打的苛政?今日泛民主派通過最低工資果刻時,有冇諗過今日會變成政府推卸責任,變相轉做時薪制,取消有薪假,終結飯鐘錢的結果?政府腐敗無能無良,大家都是明知,可是左派一面說市場腐爛,卻好似盲了一樣,看不見特區政府更腐爛的事實;更甚者是明知這個事實,卻不負責任地把更大權力交予這個更腐爛無能的政府,結果帶來的是甚麼?就是更不負責任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


馬嶽說:「轉少少左,還是很右--彭定康當港督時說過,香港民主派的民生政策立場,放到英國只是保守黨右翼的立場(他自己是保守黨的左翼)。香港民主派提出的,很多都是在肯定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的大前提下,一些改良主義的修修補補、協助低下階層的收入再分配方案。香港的民主派和民生團體,包括工商界視為洪水猛獸福島輻射的工會人士,在國際的政治光譜上,其實很右。」

林忌曰:彭定康說的香港民主派是甚麼?是九十年代的香港民主派,而不是 2011 年的香港民主派;當年的民主派是甚麼?就是民主黨,當年更是定位為中產政黨的民主黨。

九十年代的香港民主派,可以當是 2011 年的特區民主派來比較嗎?那麼我們是否可以用八十年代的戴卓爾時代的英國保守黨,來等同 90 年代的英國保守黨呢?難道香港民主派支持戴卓爾的人頭稅?難道香港民主派支持戴卓爾的大量裁走國有企業員工嗎?濫用比喻,把左翼的泛民說是右翼,這實在是不合理之至。


馬嶽說:『我們看看這次民主派針對預算案的三大訴求,其實有多「左」?供款式全民退休保障,並沒有要求政府負擔很大的安老責任,實行後甚至可能可節省一些現時從稅款中支付的安老開支。』

林忌曰:又是供款,供款最大損失是誰?就是已經供強積金供到一肚氣的中產;市民反對全民退休保障,不是因為「左」或「右」,而是為何民生已經百上加斤,仲要加稅?點解供完強迫金 10%,仲要額外供款?供款的合理性何在?政府冇錢嗎?政府不是大把錢,點解要把供款的責任由政府推向中產市民?這不是幫助政府把供款的責任,由賣地的地產霸權受益,改為由市民自己負擔嗎?

馬嶽說:「問題來自人民無得選--自個多月前財政預算案公布,引起軒然大波以來,我一直在思考預算案的「原罪」是什麼。今年預算案的措施很多以前都推出過,部分還加了碼。有些新措施當然引起部分團體憤慨,例如增加煙稅和首次登記稅,但對預算案的不滿是泛性(diffuse)的,很多不滿者不是針對個別措施,而是一種整體的不滿。我甚至懷疑不少反對者沒有認真看過預算案每一個建議和措施。為什麼會有一種總的爆發?」

林忌曰:為甚麼會有一種總的爆發呢?當然就是因為市民冇 say 了;現有的制度腐爛卻無法修正,新政卻只會製造更多的麻煩與阻礙,為甚麼?原因就是制度本身腐爛,無能政府怎樣做,都只會得出一個腐爛的結果;於是一群迷信右派的人出來狂批左轉,另一批迷信左派的人出來狂鬧右派,於是自行分裂成為兩個陣營,而政府就繼續腐爛落去直至永遠--和王安石的時代,中國人永遠都只是這個水平,香港今日的左右派之爭,就正如北宋的新舊黨之爭一樣,對付自己應該合作的同路人,仲兇狠過要剷除的苛政。

馬嶽說:『特區政府非由民選產生,卻以右翼論述治港,當這套管治哲學和資源分配模式愈來愈少人信服時,卻沒有完整的新分配模式,也沒有足夠的民意系統去探知市民的選擇。結果是每年因循去年的模式,以及「斷估」。當發覺「斷估」的結果和市民期望有極大落差時,卻為了通過預算案而推出更沒有政策理性基礎、更缺乏分配原則、更民粹的派錢方案。這引導了下一輪的期望,但政府仍然沒有人民認可的資源分配方案。立法會議員、政黨和民間團體,在政府坐擁議會大多數下,只能不斷的以建制內外的方法,爭取政府走「左」點,是沒辦法中的辦法,誠是香港的悲劇。

極右的香港,其實左邊有很多空間。有空多到左邊走走,你可能會發覺海闊天空。』

林忌曰:特區政府非由民選產生,其「右翼論述治港」卻只是騙人的玩意,就正如中國共產黨的「社會主義」一樣,只是一種騙人的招牌,實際上運行的方式都是一樣--就是官商勾結,就是腐爛到底的制度。

把香港的問題簡化成為「極右」,然後就把凡是向左走說為有空間和海闊天空,就是漠視了腐爛政府根本不會陪你向走左,更不會真心把你的左派論述做好,反而就好似王安石新政般把德政變成苛政,最終結果就是把香港更往右推;而泛民集體左轉,更是把市民往建制推,往親共推過去。


伸延閱讀:
馬嶽--周日話題﹕香港轉左,難道不是好事?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