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3月 17, 2011

三十會愛賣港,比冷血更可悲!

香港有一個組織經常擦政府鞋,然後成功爭取進入政府做政治助理,呢個組織叫做「三十會」,一班自認三十歲、中產的所謂專業人士,靠擦同撐政府,成功霸佔香港一些撐政府的垃圾報紙的垃圾評論版面

最新有一位叫做莊綺雯精算師的人士,寫了篇抽日本地震水的賣港文章,文章題目叫做《港人愛投訴 比災民更可悲!》,文首一開始寫了以下呢段:

『日本大地震發生後,在本港電視新聞中看到兩則訪問:一位準備隨旅行團到日本的男士,被問有否考慮取消旅遊,他回答:「沒有,因錢已付,假已請。」記者遂問他會否擔心人身安全,他回答:「不擔心,香港政府會照顧我們的。」記者再追問他照顧我們是甚麼意思,他回答:「政府會包(飛)機來接我們。」』

請問呢位人兄講:「不擔心,香港政府會照顧我們的。」--呢位莊綺雯識唔識中文?點解政府會照顧我們會變成「愛投訴」呢?原來相信政府,都係投訴的一種?請問莊綺雯投訴呢位人士乜野呢?難道係投訴佢太過信政府嗎?

荒謬!既然特區政府唔發旅遊警示,呢位人兄完全相信特區政府的判斷,認為特區政府有事會救佢地,咁佢有咩投訴?投訴的人士是誰?就是這位是非不分,連黑與白都不分的莊綺雯。

自己寫文上報紙投訴香港人,卻反過來指責香港人經常投訴?我真的不知道這位莊綺雯在哪兒讀書?咩話?澳洲?今年聖誕澳洲人只係手提電話收唔到都投訴,三四千人搞 Class Action 控告 Vodafone Hutchison Australia 要求回水,唔知莊綺雯覺唔覺得澳洲人好鍾意投訴?點解莊綺雯要去澳洲讀書,唔返大陸讀書呢?咁唔鍾意外國投訴成風,返大陸囉未冇人投訴囉呵?

香港人慣哂逆來順受,怕事就係香港人的本性,已經經常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莊綺雯仲好意思提六十年代制水?六十年代香港止唔止全香港得五架水車呀?點解去到 2011 年香港會得番五架水車,因此全銅鑼灣跑馬地停水,都只係可以安排三架水車,咁需唔需要準備呀?定係冇水飲應該唔好投訴,等天落雨?

是次日本地震海嘯核危機,西方國家如德、英、法、、奧地利等,當地領使館不但第一時間主動聯絡當地國民,而且仲掌握最新資訊,呼籲國民離開東京;連一向慢三拍的中國政府,都早在香港未出對茨城等地的黑色旅遊警告之前,主動接載國民離開,香港自詡為國際大都會,呢種處事速度是否值得批評?是否值得檢討?點解西方各國都要擔心國民,要求國民離開東京,反而香港特區政府卻堅拒對東京發黑色旅遊警告?點解上年只係一單人質事件,冇餘震,冇海嘯威脅,冇核污染,卻要立即對全個菲律賓作黑色旅遊警告,而唔係只對馬尼拉?

菲律賓人質事件慢三拍在前,香港人的人命,在三十會的這班人面前是甚麼?在大災難至今隨時升級,香港人在日本人數近千的情況之下,三十會居然咁樣抽水?你們是否冷血的?

熱愛投訴與維護個人取權利,是每個發達社會的標誌和象徵,請問三十會諸君,西方哪一個國家不是如此?用六十年代中國人是二等公民的港英殖民地來比較今日的香港,請問你們是否認為香港人是中共的殖民奴?六十年代的中國人在大陸吃樹皮,文革鬥死數以千萬人,這樣的殘害下當然認為港英的統治係千謝萬謝了,難道今日的香港人要以當年的標準,才算是人?究竟三十會諸君當香港人是甚麼?我們要不要三跪九叩再高呼三聲「謝主隆恩」?

災難都要無理地抽港人水,無恥三十會呢班人簡直就係冷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