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1月 02, 2011

司徒華逝世的反思

司徒華魂歸天國,離香港人而去了,才不過兩年前,華叔親筆一揮「福佳有理,植根伊甸」,勉勵我要三省吾身,執著於完美的追求,作為一個從小受司徒華多年對民主的堅持、啟迪與鼓舞的年輕一代,今日林忌痛失良師,感到萬分傷感。

華叔最鼓舞人心的,就是源自他對平反六四的堅持,及其勤儉的人格,以及今人罕有的節操,作為戰前出生的司徒華,這些堅持乃源自傳統中國人教育的最高貴的一面,在當今社會已經極度罕見,有時甚至被批評作不合時宜,為甚麼?因為華叔老了,他今年七十九歲,而今年已經是 2011 年。

任何真正相信西方民主制度的,當明白民主制度背後的最基本信仰──為甚麼要用選票去選舉?這不是中國式的「選賢任能」,西方民主制度不相信聖人,也不相信有英雄,因為天下萬物都會「有限期」,過了就自然會腐化、會退化,會老化,因此我們需要民主制度,去汰舊換新。

多年來一些人批評司徒華「大家長」,如為防共而「獨裁」、「不言退」等等,這些言論都將接受歷史的檢驗,不過林忌當要在此指出一點──司徒華生於戰前,是成長於舊世代的人,華叔不是接受西學而成長,前半生更投入了愛國運動,他所憑恃的,不是李柱銘大律師的邏輯辯正,也不是西方的哲學追求,而是一種很簡單的愛──對中國的愛,對香港的愛,對正義、公義追求的愛,這種愛,今看來或許有點老套,作出的決定也未必全部正確,但他以出自舊世代的思維,以中國傳統的高尚節操去追求西方民主,方式未必最好,卻值得我們由衷的尊敬──路不是一天走出來的,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而全靠華叔等先烈,我們得以站在這些巨人的肩膊上,才可能看得更高、更遠。

身處異邦,仍在放假養病的林忌,本不打算費神寫文,可是讀到保安局局長李少光的荒謬回應,強仍忍不住要直斥其非;敢問李少光先生,究竟這些前學運領袖,如今日居於台灣的的王丹,究竟他觸犯了哪一條香港法例,令他不能踏足香港送華叔一程?

中共常常吹噓香港的「一國兩制」,香港特區政府常常吹噓自己的法治,為甚麼台灣人從來都不太相信呢?看看丹麥人高志活,一眾法輪功學員,甚至一些台灣的政治人物常申請來港被拒,就可明白一切;明說是一國兩制,那麼這些沒有觸犯過香港任何法律的前六四學運領袖,為甚麼連來港奔喪也不可?反之,曾盛傳作畢菲特接班人的前六四學運領袖李祿,為何卻可以大鑼大鼓返回大陸呢?難道有錢、有地位,就可以有特權嗎?出入香港乃最基本的人權,由澳門大舉拒絕港人入境,到香港大舉拒絕中共不喜歡的人士入境,這已經說明了一國兩制是假貨,特區政府所吹噓的法治已變成笑話。

於情於理,特區政府更絕對沒有理由拒絕前學運領袖為了香港著名的公眾人物奔喪。試想想,如果菲律賓政府以某港人曾反菲律賓政府為由,而拒絕港人家屬奔喪的話,會引發如何的震撼?

司徒華過身的消息一出,在香港年輕一代口中所說的其中一句不斷重複,而震撼人心的說話,就是「華叔,但願你來生不作中國人」。司徒華死在香港,可是連朋友前來奔喪都求不得,那麼其他社運界、民主派的人士,是否應該早立遺囑,希望自己死後可以送去外國出殯,以防特區政府的政治打壓呢?因為香港沒有出入境自由,因此港人死去要送去外地安葬,這實在是對香港自由、法治的最惡毒反宣傳,始作俑者就是中共與特區政府的無恥之徒。

看看司徒華兩袖清風離開人世,比較李少光早前聲稱為了兒子購入兩層千呎豪宅居住,不禁想起一句中國人的話: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搭路無屍骸。

至於曾特首以及一眾民建聯的小丑如譚耀X之流,希望你地積下口德,唔好再消費華叔了。

永遠懷念司徒華!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2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