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11月 29, 2010

回覆陳大文之《我看社民連》

賣花讚花香,朋友與讀者常說,看林忌的文章痛快淋漓,痛快是來自於「真」,淋漓是來自於「盡」,既不會轉彎抹角廢話連篇,也不會嬌揉造作扮野拋書包;這「真」和「盡」兩字,其實就是檢驗一篇文章真與假的最好試金石,當一個人講大話的時候,往往會連佢自己都不知道在說甚麼。

曾幾何時,林忌都欣賞過一位作者,他的筆名叫做陳大文;曾幾何時,陳君寫文也得到「真」與「盡」的兩字真義,可是最近此君卻「撞了邪」,幾千字都不堪入目,必須全力駁斥之。

陳大文:『馬草泥對社民連及社運抗爭的貢獻不容小覷,他的學歷、背景、膽色及策略等等,客觀來講勝過我們平日所見的八十後抗爭青年,三十一歲的馬草泥有能力( 除非他變節 ) 做社民連第二把交椅,這符合了元老黃毓民常說的「社民連永遠有朝氣,是年青人、活力的政黨」。馬草泥並非本文章重點,只是簡介一下他對黨的重要性及為社會帶來的正面影響,受港英殖民統治完全馴化的香港人,缺乏社會抗爭意識,即使面對不公義,抗爭也要得其法,馬草泥我個人認為是一個良好的藍本,他是大時代巧合地出現的一個奇人,奇人遇上奇妙政黨,做奇妙的事,他和社民連可以幫助港人體會到公民抗命的可行性和實用性。』

在把陳大文這段文字寫入《當代擦鞋文章大全錄》之前,林忌要提醒陳大文,閣下曾在多次談話中,提及「好老實講,陶君行果邊有好多問題,但馬生亦唔見得好幾多囉。」更多次寫這位適合做「社民連第二把交椅」的人是「煩膠、好悶、無論佢參加咩選舉,我都會叫身邊好友唔好投佢,膠人一個」;這種公開文章及私下評價天與地的現實,令林忌不得不懷疑,或許陳大文最近被人 Hack 了戶口,或者陳大文在不到半個月內對馬君有一百八十度的改變,也許陳大文是一個人格與品格分裂的人,他一方面向林忌表示上述內容,一方面又寫出了這篇偉大擦鞋文,不過無論如何,陳大文上述作品絕對有挑戰當代中國第一文棍余秋雨的功力,寫出「含淚勸告社民連黨員」的偉大文章,對此文林忌極度期待。

陳大文寫:「黃毓民在上周以毒誓爆料,指前副秘書長季詩傑用盡古惑招數企圖奪黨權,包括向黃聲稱曾帶黨主席陶君行去新花都夜總會耍樂,以此作為要脅...」,寫了一堆黃毓民所說的話,然後話題一轉:「問題是毓民可以用家人性命及其人格聲譽作毒誓指證季詩傑,加上季自從入黨後緋聞多多,又巧合地有了季詩傑,社民連不知怎解經常出內部紛爭,現在毓民爆出嚴重指控,社民連內鬨圖畫似乎越來越清晰。」

季詩傑是何時入黨的?林忌不是社民連成員,不過總記得好似早於 2009 年 6 月的鵝頸補選見過他出選,當年的社民連好似沒有今日的甚麼嚴重的內部紛爭呀,更沒有甚麼倒閣、抹黑呀、甚至說黨主席去叫雞的醜聞等等;詭異的是,季詩傑當選社民連秘書長的日子,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是 2010年1月31日,這是五區公投推行得如火如塗的日子,奇哉怪也,如果五區公投期間社民連不知怎解經常出內部紛爭,好似最近又倒閣又抹黑的話,怎麼傳媒全面沒有報導呢?陳大文先生,你寫出上述句子引何經何典呢?

陳大文寫出「社民連不知怎解經常出內部紛爭」一句,卻忽然詐起傻來了,難怪不盡不實,文章變得又長又醜陋,因為理不直,氣就不壯,說謊就會變得無恥,就算不知道社民連內部的消息,單單看看這幾年有關社民連的大爭大吵,都知道真正經常引起內部紛爭的那位人兄,不是別人,而是社民連的創黨主席黃毓民。由勞永樂到夏韻聲事件,由陳士齊等五行委請辭到「反牛派」,到最近兩次高調在網台炮轟季詩傑,在網台多次發炮,引導言論的都是黃毓民本人呀?陳大文可以認為黃毓民是對的,也可以寫出黃毓民在每一件事上如何是對的,可是事實就是--經常引起內部紛爭的是黃毓民,而絕對不是 2010 年才上台做秘書長,不到一年就退黨辭職的季詩傑,對嗎?

「自從入黨後緋聞多多,又巧合地有了 XXX,社民連不知怎解經常出內部紛爭」這句陳大文名句,上文已證明絕非事實,然而這句道話用在誰身上最合切呢?當然是陳大文口中的奇人,網名馬草泥的任亮憲了;記憶所及,任亮憲約在 2010 年 5 月才加入社民連,傳媒曾以不同形式多番報導他是「鑽石王老五」;甚麼是「鑽石王老五」呢?這是一句廣東話的俗語,典故來自後來成為毛澤東妻子江青在 1937 年所飾演的電影《王老五》;王老五是何許人呢?口說無憑,看看維基的劇情簡介「王老五是個流浪漢,雖然生性善良,但由於貧困,35歲了還沒有成家。

王老五的意思,就是已經一把年紀,都仍然沒有成家立室,留意:絕對不是指妻子已經離異,而是指從來未結過婚的意思;而鑽石王老五,當然指有錢而又從未結過婚男士了。馬草泥多番利用這個「鑽石王老五」形象,成功吸引女 fans ,因此得以多次現身政治版以外的八卦雜誌,加上後來更在社運圈以及雜誌中傳了幾段緋聞,「自從入黨後緋聞多多」這句說話,相信用在任亮憲身上比較合適吧?

至於後面那一句「又巧合地有了 XXX,社民連不知怎解經常出內部紛爭」呢,看來也是用在任亮憲身上比較合適一點,不是嗎?社民連和公民黨合作五區公投,黨內氣勢如虹,直到 516 結束那天,也看不到任何「經常出內部紛爭」的問題吧?可是看看 5 月 18 日的新聞:『近月加入社民連的「維園阿哥」任亮憲正積極考慮參選,爭取經驗,成為自己於2012年參選立法會港島區的「前哨戰」。』看到了沒有?一個剛宣佈入黨不久,就立即可以隨便宣佈自己有意代表黨出戰港島區立法會,以及置富區區議會補選,而完全沒有和友黨協商,最後引發大量甚麼「讓路」爭議吵翻天的是誰?就是任亮憲也。 5 月入黨就發生補選爭議,7 月就參選行委發生爭議,9 月 10 月就發生地區支部爭議,還未計退選、辭行委、倒閣等等,短短 5 個月左右的時候,就發生了「能人所不能」的大量紛爭,無論以任何標準計算,陳大文這句「又巧合地有了 XXX,社民連不知怎解經常出內部紛爭」,季詩傑都必定輸任亮憲十條街以上,對不?

不煙不酒不賭不蒲不滾的林忌甚有潔癖,對在夜店出沒的人,向來沒有甚麼好感;另一方面,對中共間諜滲透經常懷疑的林忌,一向對過往複雜,曾和建制派關係密切(如黃毓民一度力捧的勞永樂,甚至曾為此狂鬧林忌)的人也沒有甚麼好感;林忌不似黃毓民般兼容並蓄,和盛傳是中國共產黨員,民建聯的創黨主席的曾鈺成食飯的事,林忌是絕對不幹的,因此老實說,如果我是黃毓民,絕對不會容許季成為社民連秘書長。

沒有好感是一件事,判斷是非卻絕對需要講道理,然而陳大文的方法卻是歪理--「用常理去估計,黃毓民指控遠比季詩傑個人信譽可靠得多」--幸好陳大文不是陪審團,用他的標準,積犯、樣衰、乞人憎、個名衰,保證一定被定罪,凡名人、有錢人、家世良好、品學兼優等等,就必定冇事,咦,這不是陳大文多年來長期都反對的嗎?為何譴責法官判案時就一個標準,自己套用時就另一套標準呢?

這種講一套、做一套的雙重標準,實在令人感到很沮喪;就算假定黃毓民真的比較可信好了,作為一個合情理的人,是否應該把兩者的說法作一對比,然後再找黃毓民回應比對?在比對之前,是否可以立即得出一個「較可信」的判斷?連陳詞都未聽完,連口供都講完,陳大文就已經採取了「自由心證」,宣判黃毓民較可信,季詩傑不可信,這又是否陳大文口中說八十後的「讀書不足,政治理解一塌胡塗」呢?

黃毓民的指控包括了多方面,除了「帶陶君行去新花都跳舞,跟住同我講仲要恐嚇我」之外,也說了一句:「成日飲醉酒就亂 X 咁 Up」,問題來了,究竟黃毓民所說的季詩傑對話,是在甚麼場合呢?季是否飲醉酒呢?黃毓民所說的「恐嚇」,是否真的擁有恐嚇成份呢?恐嚇是如何發生呢?這一切都有待說清楚。

不過就上述口供來說,反季派的指控卻有一大邏輯弱點

1. 季詩傑以陶君行的消息要脅黃毓民
2. 季詩傑和中共統戰部有往來,因此是中共間諜


乎「要脅」,就必定有所要求;請問季詩傑要脅黃毓民做甚麼呢?要取代陶君行做黨主席嗎?以陶季被當為一個集團被人網圍攻,這不似相似;要脅黃毓民投共嗎?用陶君行的消息來要脅,是否荒謬了一點?特別是在黃毓民的兒子被鎖在大陸之時,如果你是中共間諜,你會選擇以黃毓民的兒子性命安全來威脅,還是選擇一個不相干,又不太聽話的陶君行的「秘密」來威脅黃毓民呢?

亦因此,如果季詩傑真的有威脅黃毓民,那麼他必然不是中共間諜,因為絕沒有捨以心肝寶具兒子要脅,而走去用陶君行來要脅之理;反之,如果季詩傑是中共間諜,則絕對沒有以陶君行消息來威脅之理
兩件事件之中,只有一個事件對,又或者全部都是錯的,因此

可能 1:季詩傑是中共間諜,因此他不可能以陶君行來威脅黃毓民,陶君行的事件是另有原因,可能是 1A. 季飲醉了(黃毓民語),可能是 1B. 黃毓民誤會、聽錯、或在網台表達失準。

可能 2:季詩傑不是中共間諜,因此他可能以陶君行的消息來威脅黃毓民,威脅甚麼呢?威脅內容呢?由於陶季似交好,不太可能是要陶讓位予季,這需要更多資料來澄清。

當然還有可能 3: 季詩傑既不是中共間諜,也沒有威脅黃毓民,而陶君行一事另有原因,或者 3A. 季飲醉了(黃毓民語),或者 3B.黃毓民誤會、聽錯、或在網台表達失準,還有沒有太多人相信的 3C. 黃毓民故意說錯。

而陳大文最後的結論,就真的令人嘆為觀止了:「現在已是十一月尾,快到聖誕,社民連的管理層還要胡混到幾時?據已掌握的資訊所得,保皇派最高興見到的並非社民連內鬥,而是鬥爭中那班走精面及被既得利益滲透的現任管理層,當然還包括一眾胡混的管理團,胡混的人自必然由滲透者操控,同時掌握黨核心權力,保皇派無須要打擊社民連每一個人,只須操控關鍵人物就可以,保皇黨從來精於計算,重點滲透成本遠比整體操縱為低,只要略加少許生意頭腦不難打出如意算盤。」

社民連的管理層如此重要,如陳大文所說的社民連三子就絕對應該當仁不讓,為何在五區公投時走去「接班」?可有見到球隊要踢歐聯決賽,卻走去派新人、二線球員落場踢接班的?這個接班命令是誰下的?是誰人決定的?用同樣的邏輯推理,要不就是有人認為五區公投不重要,即使這些不夠格的行委都可以求其應付;要不就是有人嚴重犯錯,居然在重要關頭胡亂變陣,再一次任用私人;當初祝福陶君行的是誰?難道如今又要由創黨主席再祝福一次嗎?

作為一個追求民主的政黨,既然接受制度發動了倒閣投票,失敗就必須接受民主選舉的結果,如果連黨內的民主制度都不接受,憑甚麼去說服香港人,社民連真的相信民主,真的接受民主?曾蔭權說過一句垃圾話:「當民主去到極端的時候,就會變成文革」,難道陳大文相信一個好似毛澤東或鄧小平般的「普通黨員」,因為地位重要而炮打司令部之後,行委就必須立即總辭?這還叫做民主嗎?還是如曾蔭權所講,這是文革?

相信民主制度的人,從來不會說沒有了誰就不行;只有獨裁政權,才推崇有些偉大領導不可取締的地位;因此李柱銘接受民主黨的投票結果,而不會出來炮打司令部,正如著名小說《銀英傳》中的楊威利,即使面臨最爛的民主,都不會走去搞政變推翻民主制度。「現在已是十一月尾,快到聖誕,社民連的管理層還要胡混到幾時?」好急嗎?好趕嗎?還有兩個月就是社民連的黨大會,內鬥了大半年,原來連等多半個月一個月的耐性都沒有嗎?難道這是建高鐵,一日都不能等?難道社民連當自己是特區政府嗎?想說服市民相信民主,但原來從政者自己都不相信,這樣的民主,豈不可以休矣?這種荒謬絕倫的說法,就正如最近見到有爭取民主者說:「幾席議席不重要」一樣,也難怪市民如此的冷感--連從政者都覺得議席不重要,那麼他們為甚麼要去投票?香港投票率低,民主發展停滯不前,除了中共之外,就數這些人及歪理,傷害最大!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