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8月 27, 2010

由「旅行社總裁」看香港特首

特首曾蔭權,在這次「康泰慘案」盡心盡力,可是黑氣纏身不去,先被菲律賓總統拒聽電話,再被「香港電視台」鳳凰衛視首席評論員阮次山侮辱,說曾蔭權不懂「有禮有節」、「亂碰亂跳」胡亂致電菲律賓總統是冇政治智慧,連加拿大的 CTV 都抽水,把曾蔭權的特首身份錯報為旅行社總裁。

既然黑到爆,唔差在黑多一次,就借特首「火羅爆」的電話故事,作為黑色幽默畀傷感到爆的香港人笑下,希望大家唔好繼續傷感落去......

設計對白:
曾: 我係 Donald Tsang, 叫阿基諾來聽電話
賓: Donald Tsang? Who are you?
曾: I am the Chief Executive of Hong xxxx Special Adminstrative R....
賓: What admin? Who are you?
曾: I AM THE CHIEF EXECUTIVE!
賓: oh! yes I know! You are the chief executive!that Shun Shum Hong Thai right? (身心康泰)
曾: yes! yes!
賓: We'll call you back later, tour operator! byebye!
曾: ok ok! bye!

點解加拿大電視台會出錯字幕呢?當然我地絕對唔能夠排除特首黑到爆的機會,但 Chief Executive 這個名稱,是否一個令人誤會的名稱呢?為何好好地的一個香港最高領導人,會用一個普通商業機構的商業名稱來命名?這是否一種自我矮化令人誤會的形式?

看看鍾祖康文章提及:中英會談期間擔任中方翻譯的吳吉平在其非常精彩卻備受忽視的《中英會談風雲錄》一書中解答了這個啞謎﹕「香港談判辦公室便時常收到一個姓葉的香港人寫給趙紫陽的信。此人可能有精神病﹐自稱為香港某大學的教授..每次都不忘寫上一句『本人乃香港未來行政長官的最佳人選』...『奇文共欣賞』,當年朗讀葉先生的來信成了港談辦公室的一項消遣。可能潛移默化的作用,不知哪次在會議在會談方案中這一頭銜便被寫了進去,大家都覺得叫得挺響的,就這麼從會談發言稿到《聯合聲明》,再進入《基本法》﹐最後成了董建華先生的官銜。」

就是因為當年一個痴線佬的奇想,最後把奇想成為了現實;香港的最高領導人中文官銜叫做「行政長官」,因此英文就痴線地譯為商界的 "Chief Executive”;結果今日唔知係你痴定我痴,加拿大的 CTV 居然唔認得曾蔭權,於是就當佢係旅行社老闆,把佢當係 Tour Operator,個名廢到咁唔怪得連菲律賓總統都唔接你電話啦!

由於「行政長官」廢到無倫,廢到連中共「香港電視台」鳳凰台的御用文膽都當你係廢柴,覺得你冇資格搵菲律賓總統。幻想一下,如果香港仍然有總督,個名叫做 "Governor",你估加拿大有冇人會搞錯你身份?你估菲律賓會唔會敢唔聽你電話? 90 年代港人領隊區永祥被指販毒遭判終身監禁,最終港督彭定康直接向當時的菲律賓總統拉莫斯陳情,成功救區永祥回港,果時阮次山o係邊?有冇人敢抽水說,港督冇權打電話畀菲律賓?

「對於行政長官曾蔭權早前表示,事發後未能聯絡菲律賓總統,范徐麗泰表示,由於香港不是主權國家,特首不能與菲律賓總統直接對話,是外交慣例。

她希望中央政府關注事件,並要求菲律賓政府向港人合理解釋及交代。」

不是說五十年不變嗎?不是說香港特區和回歸前的權力不變嗎?為甚麼 1997 年之前的香港總督,可以直接面見菲律賓總統拉莫斯,去救一個港人領隊回港?為甚麼 2010 年的特首曾蔭權,連打電話畀菲律賓總統,都要被范徐麗泰指指點點說:「由於香港不是主權國家, 特首不能與菲律賓總統直接對話,是外交慣例。」--林忌今天終於明白,為何彭定康一腳踢走范婦人了,死開啦賣港賊!真相終於大白!

再看看研究國際關係的沈旭暉於今日明報加入聲討阮次山的文章《解構香港次主權——從曾蔭權致電菲律賓總統談起》:『主權國家從不是唯一單位...主權國家之下有「次主權」(sub-sovereignty)...香港擁有的就是次主權。』

『香港擁有的就是次主權。根據《基本法》,北京處理國防外交,但香港擁有高度自治涉外關係(external relations)權,包括涉外經濟、治安、文化、體育等,作為一國兩制的最後憑藉。何解非得把營救人質鎖定在國防外交,而非涉外關係﹖』

涉外關係包括治安,有關綁架港人勒索的問題,是治安還是國防外交呢?在法律上很清楚,這是一個治安問題,而不是國防外交問題,根據《基本法》的設計,香港擁有「次主權」去處理自己的涉外關係;亦因此,甚麼范婦人阮次山,你地憑乜話曾蔭權冇權同菲律賓總統直接對話呀?如果曾蔭權冇權,咁事後果日菲律賓總統回電搵曾蔭權,又算係乜呀?係唔係要搵胡錦濤代聽呀?

「曾蔭權表示,菲律賓總統貝尼尼奧阿基諾傍晚回電,首先為昨日未能接聽電話表示抱歉,因為忙於指揮營救人質工作;此外,亦為事件充滿歉意。」

香港人發生有史以來最悲慘的海外綁架案,全香港市民同心協力,希望盡力搶救人質,可是范徐麗泰之流,唔單止冇盡佢全力去悍衛香港人的權益,仲第一個做港奸,講咩「外交慣例曾蔭權冇權直接對話」,范太你係唔係冷血o架?知道你今日係「人大代表」,自視為中央的權貴,就同阮次山之流一樣,狂抽曾蔭權水啦。特首冇權?巧威威呀范婦人!巧叻叻呀,上北京告御狀呀笨?

沈旭暉說:『「香港特首致電要聽」這信息忽然傳遍世界,曾蔭權的電話、他將議題主動交給公眾的策略,捍衛了一國兩制的尊嚴,鞏固了香港的國際空間,值得久違的掌聲。這電話並不易打,不少港人一句「不是國家」即閉關...特首身旁不無自我矮化的信差,外頭還有阮老。電話撥出後,特區政府愈加得體,要求菲國提交報告、提出參與種種善後,都合乎次主權涉外關係章法。這不獲接聽的電話,將成為曾蔭權的政治遺產』--明明在國際關係,在基本法列明,再加鄧小平的五十年不變保證,香港都有權去做的事,連中央都不敢反對的事,偏偏香港有無數跳樑小丑,由最低層次的中共五毛黨,拿著美國護照的「首席文妖」,以至賣港惡婦都偏要「抽水」,為甚麼他們關心曾蔭權有沒有越權,比起救不救到人質更關心?為甚麼這些打著香港旗號的土共,在香港人傷心到極點的時候,不是去提出將來如何更有效去救人,而是要去追究曾蔭權子虛烏有的越權指控呢?

不妨在看看另一份愛國愛港報紙太陽報的評論文章:《香港人質悲歌中央反應太慢
「事後安慰又有何用:...一方面固然與平時訓練與裝備不足有關,但另一方面也是由於承受政治壓力太輕,導致菲國警方掉以輕心,拿香港人的生命當玩笑。如果事發之始就有中國領導人親自致電菲國總統,要求菲方保障香港人質的安全,菲國警方還會如此兒戲嗎?」
..
「整個人質危機拖延十幾個小時,從傳媒的報道來看,中國政府方面除了駐菲律賓大使館一個領事與菲律賓當局進行交涉,連駐菲大使劉建超的身影也沒有出現,更遑論中央外交部的官員。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亦沒有官員出現解釋中央對今次人質危機的態度及營救計劃。諸如此類的表現,都體現出中央政府在今次事件中見事遲反應慢,有些官員尸位素餐,完全不稱職。」
...
「等到悲劇發生之後,中央的慰問電紛至沓來,外交部的工作小組馬上赴菲,駐菲大使與菲國總統交涉,又是一副親民愛民的形象。但悲劇已發生,人死不能復生,這些事後諸葛亮似的安慰與交涉又有何用呢?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如果一開始中央政府就慎重對待,積極行動,連續施壓,又何至於最後難以收場呢?」
...
「今次人質危機給中央政府敲響了警鐘,過去中央政府一直強調外交權歸中央,但有權力就要擔責任,如果在這種涉及港人生死存亡的關頭,中央的應對進退失據,該作為的不作為,今後如何讓港人對中央有信心,如何讓港人人心回歸?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不是擺設,也不是酒囊飯袋的收容所,應真正發揮作用,建立適合香港的應急機制。」

上面這些都不是我們這批被打為「反對派」的人寫的,而是連愛國愛港陣營都看不過眼寫的,看到沒有呀?

再看看黃世澤在新加坡聯合早報,再被中國新聞網全國轉載的文章內容:「筆者相信如果菲律賓警方有自知之明,容許訓練、遴選以至裝備師承英國皇家陸軍特種部隊SAS的香港警察飛虎隊,或者邀請同屬東南亞成員的新加坡特種部隊進入馬尼拉現場協助營救人質,筆者相信事件不一定以悲劇收場」

上述開放的態度代表了甚麼?就是中共中央在處理這些問題上,其彈性以及胸襟,都比起在香港的賣港土共差天共地;政改一役看得到的,民主黨方案一直被香港的土共阻擋,直至中央改變態度,今次康泰慘案亦是如此,就是中央對香港是講道理的,而最不講道理,而且最人渣冷血的,就是那些雞毛當令箭,扮中央代表的人渣。

再看看中國外交部對香港的所作所為:

「李少光引述外交部指派人到菲律賓參與調查是侵犯別國主權
2010-08-26HKT18:18
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馬尼拉挾持人質事件,多名議員擔心,菲律賓當局的調查過於輕率,要求特區政府參與更深入的調查。

民主黨的涂謹申引述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的信件,指事件的調查會在日內公布,他認為這反映調查可能會太過輕率,希望本港能夠派人到當地,觀察調查過程。

保安局局長李少光說,曾經就派人到當地參與調查,徵詢外交部意見,但外交部認為是侵犯別國主權,做法不適合。但李少光補充,會再就議員的意見徵詢外交部意見。

他又說,假如死因裁判官決定召開死因研訊,可以透過律政司司長,在菲律賓司法互助協議下,要求對方將所有的證物和口供提交予死因庭,進行調查。」

當菲律賓都願意協助調查,為甚麼要阻擋香港人去呢?當香港的民意如此之堅決,為了八名死者的公道,如果菲律賓都不介意,你中國外交部嘈甚麼?難道怕揭出事實的真相嗎?

皇帝唔急太監急,所以連「下半旗」,都可以搞出大頭佛;直至昨天八月廿六號,在林忌廿五號文章以及網友全港鬧爆之後,我們終於成功爭取五星旗隨同特區區旗同時下半旗,這說明了甚麼?

1. 你鬧爆佢,佢先會有反應
2. 你唔爭取,就永遠都唔會有
3. 中央對香港民意的掌握,仲快過香港的政黨
4. 好多時唔係中央反對,而係因為「狗仗主人勢」的奴才!

事實擺在眼前,香港人看到了嗎?香港人要自救,香港人要團結,香港人要活得有尊嚴;香港係香港人的香港,我地要為了自己的權益奮鬥,而唔係把香港的前途,斷送在那些不斷出賣港人利益,賣港求榮的港奸手中。

連大陸都對呢班人渣睇唔順眼,連東莞時報都轉載報導《成龍、阮次山力挺菲律賓警察 網友大罵》,消息指鳳凰衛視昨日個電話同 Fax 機都被投訴打爆,阮次山潛水唔敢錄影一日。

要悍衛香港人自己的尊嚴應該點做?集合香港人的力量,迫使借「香港電視台評論員」之名的冷血阮次山出來對香港人道歉!

因阮次山不當評論,召集10,000人反對鳳凰廣播數碼廣播牌照申請

伸延閱讀:
無恥成龍與冷血阮次山對康泰慘案的評論
康泰慘案看一國兩制
馬尼拉康泰慘案疑點與真相
香港旅行團之菲律賓悲劇


向廣播事務管理局投訴的投訴信 Sample

Objection Sample

黃世澤:阮次山唔道歉?咁鳳凰台都唔駛旨意申請數碼電台牌照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