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8月 25, 2010

康泰慘案看一國兩制

根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對菲律賓特警解救香港人質的手法,網友給出了很多批評。目前,中共中宣部試圖為民間的情緒降溫,有媒體人透露,今天(8月24日),中宣部新聞局發出通知為事件降溫。

中宣部通知稱,“外交部發言人已就香港遊客在菲律賓遭劫持事件正式表態,各媒體要按照外交部表態口徑,正面報道有關各方積極營救人質及做好相關善後工作的情況,不要將此事與中菲關係掛鈎,避免出現過激言論。” 對此禁令,許多中國媒體人深表憤怒。」

看過這篇報導,大家會不會覺得很奇怪呢?不少大陸網民對港人遇害是身同感受,血濃於水的情懷令大家同樣對事件發展激憤!甚至激憤到要中宣部「降溫」;最奇怪的是,香港只有小貓三、四隻的評論員,敢提出要「改善」救人程序的「建議」,都仍然落得被一些愛國人士圍攻的下場--如政府已經盡了力,請你們不要再抽水云云;但在大陸呢?網民卻力數中國外交部辦事不力,甚至用 1998 年美國襲擊南斯拉夫的中國領使館來比較,這種一國兩制下的兩種態度,是否很值得令人奇怪呢?

為甚麼香港網民對政府的要求標準,竟然比起大陸的網民低?為何大罵外交部救人不力的,不是香港網民自己,而是大陸網民呢?為甚麼反過來檢討救人程序的,反是大陸人比香港人多?為甚麼香港人自己更不願意檢討國家救人未盡全力的問題?

不少留言已被「河蟹」,其中一個精采的天涯討論區留言,我們卻不容錯過:


「中國大使館真是他媽的個擺設,中國人現在一點地位都沒有了,政府都靠不住了,出了這麼大的事,也沒見國家幫老百姓出頭,港督想出頭,別人嫌地位太低,這件事處理不好,香港人對政府的看法,估計會來一個180度的拐彎!!
    
事件剛剛發生時,我大使館的人就到現場了,肯定和菲警方溝通過,事後看,菲警方還是採取了強攻的方法解救人質,這裏有2種可能:
    
1. 我大使館同意菲警方的強攻,可以不考慮我香港人質的安全,全權由菲警方處理,結果搞成了慘案,就這還出動的是特種部隊,如果就這種水平,我國軍方就安心了,收復南海,出動城管就可以收回了!
    
2.如果我大使館不同意菲警方採取強攻的策略,而菲警方一意孤行,這也從側面說明了我們國家和政府在現今世界的國際地位是如何之高。一南亞小國,可以完全不用顧忌你國人的安全和你政府的意見,我行我素,在我眼裏,你們中國人的生命價值,比起我懲治罪犯重要性,可以忽略不記了,大家想想,這還是香港人,如果是大陸人,估計菲警方可能會直接上炸藥,連車帶人一起蒸發掉!
    
我都想不明白,大使館的人都在現場,怎麼菲警方還是要強攻!

    
事件發生後,也沒見中央政府那個常委出來譴責一下,還是特首出來說了幾句,但是他是名不正而言不順啊,心有力而力不足啊,一個國家的總統,會在乎你一個地區的首長的意見嗎!
    
是不是我們中國人打江山的老人們都走光了,他們不光帶走了他們的精神,還帶走了我們中國人的血性和脊樑,怎麼感覺越活越憋屈呢,好歹我們的人口也占全球的五分之一啊,怎麼說話就像放屁一個樣呢,只能臭自己呢!!!
    
這件事最後的處理結果,希望不要讓廣大國人失望,香港同胞的回歸,是你大陸突破重重困難才收回來的,不要以為收回後就當成了後媽養的了,這樣不光寒了香港同胞的心,我想失去的,並不會是僅僅是香港同胞的民心!!!
    
此事,看網上輿論,幾乎等同98年我大使館被炸,12年前,你們底氣不足,無法搬倒美帝,還情有可原,但是12年後,如果連菲律賓這等國家都可以不把你放在眼裏,那麼你,真的是無法原諒,我會告訴我的兒子,中國,已經不是你書本裏讀到的中國!
    
再次呼籲國家和政府出面處理此事,給港人以安慰!死去的同胞們,一路好走!」

這就和林忌在每日一膠提出的疑問類似:當菲律賓方一意孤行要強攻的時候,究竟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做了甚麼?為何菲律賓當局可以無視港人質的安全一意孤行強攻?這不是以色列特工的 45 秒強攻,也不是英國的 8 分鐘強攻,而是一小時十九分鐘的強攻呀!難道真的沒有人可以制止菲律賓當局強攻嗎?

網友 Far Ting-Man 在香港旅行團之菲律賓悲劇提到:「中國以南沙利益為先,東南亞要和美國較勁。没甚麼要事就無謂出聲,由港人去死罷。達賴喇嘛、李登輝要見西方領袖就嚴正交涉, 香港人要中國政府救命,交涉都冇。

這個懷疑也許表達得激烈些少,但問題的核心就是,以中國外交部經常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會表達強烈的抗議,又會說甚麼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說法,為何今次例外呢?難道菲律賓當局堅持強攻,中國外交部不可以立即召開記者會,去譴責他們,或者最少要求他們立即停止嗎?

很多人想當然爾說,雙方已經多次外交角力,正如曾蔭權聲稱菲律賓總統不聽他的電話,但如果「不聽電話」一早曝光,是否可以透過傳媒去對菲律賓方面施壓呢?香港就是西方傳媒的基地,如果特區政府早日主動召開記者會,是否可以透過西方傳媒的壓力,迫使菲律賓當局在強攻前三思呢?又或者中國外交部對菲律賓作出嚴重的口頭警告,又是否可以迫使菲律賓當局強攻不利時懸崖勒馬呢?

再看看愛國愛港的新報之一篇評論文章

『缺乏國際危機意識:中國對菲律賓也頗有政治影響,在菲律賓有超過100萬華僑,最近中菲兩國因南沙群島引起政治紛爭。中國政府凡事皆以「政治利益」處理。這一次完全可以聲東擊西,在人質危機事發後馬上強勢與菲律賓政府交涉,甚至要求向菲律賓派出特種部隊,公然「干預內政」。如遭菲律賓拒絕,則國內網絡憤青自有怒吼反應,這樣也可以把自身的政治外交優勢發揮到極致,足以拯救車上的港人。

但中國政府反應卻出奇地「克制」。設想此事如果發生在美國,相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早有高調回應......』

港府和中國外交部,可不是你我他的小市民,難道他們不知道菲律賓警察是如何無能的?如果明知這樣,仍然完全依賴他們,是否拿港人的生命作賭注?正如菲國救天災都出動美軍,要對付恐怖份子,為何不可以借助外力?透過國際刑警出動香港警察的飛虎隊,或者大陸的解放軍,都足以勝任這任務;就算當菲律賓是敵國,聲稱要出動救人本身,就足以迫使菲國向美方求救,令美國主動介入反恐,為何上述的所有事情都沒有做呢?

更奇妙的是,以上論調在大陸,更得到了解大陸實情的網民認同;在香港,中共只是一個「阿爺」,阿爺甚麼都是對的,是不可以批評的--特別是大災難出現的時候,否則就是「冷血抽水」。

最後網友留言提到:「講到尾,香港人有事就靠自己。睇吓,下半旗係香港下半旗,隔離個支五星旗就好似屬於另一個國家咁,冇下半旗。一係中國唔當係一回事,一係就係大難大難臨頭各自飛,要錢時一國,有事時兩制。

這是否很奇怪呢?林忌相信香港人不會要求全國下半旗去悼念香港死難者,但最起碼的是,為何連在香港的五星旗,都不跟隨區旗來下半旗呢?

大陸遇災下半旗,特區區旗永遠跟隨;反之為何香港遇難,五星旗卻孤立風中呢?這種處理手法,是否很拙劣?

說到底,這就是「一國兩制」的不平等條約,香港人比起經濟改革的大陸,更早擁有經濟繁榮;早在大陸經濟起飛之前,香港就已成為了亞洲四小龍;然而香港和新加坡的分別是甚麼呢?分別是香港特區政府沒有權,而新加坡人的政府卻有權。特區政府不但沒有外交權、軍事權,引致沒有對外領事館,連想找個講廣東話的使館人員都沒有,反不如找英國領使館說英文,好過「煲冬瓜」。

為何新加坡有權自主,而香港沒有呢?為何新加坡可以獨立於馬來西亞,而香港不可以呢?為何新加坡可以有自己的軍隊,去拯救自己的人民,而香港不可以呢?為何新加坡可以有新加坡人的政府,而香港卻要聽命於完全不能代表香港人的大陸政府呢?難道香港沒有能力開大使館嗎?難道香港沒有能力經營自己的外務嗎?為何要事事受制於大陸?為何受制於大陸的情況下,無論好醜都要「謝主隆恩」感謝大陸的「施捨」與「幫忙」?這就是香港人永遠不能說出口的禁忌,也是由 SARS 到人質事件,香港人面對政府無能說不出口,而要忍受無聲的痛......

香港人從來沒有想過獨立,只追求真正的港人治港自治,可是「一國兩制」一早名存實亡,中央的權力歸中央,而香港應有的權力,實質上已完全受中聯辦等大陸機構控制。結果無論上帝的、還是凱撒的,最終都歸於凱撒...... 我們香港人自己餘下了甚麼呢?


伸延閱讀:
康泰慘案看一國兩制
馬尼拉康泰慘案疑點與真相
香港旅行團之菲律賓悲劇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2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