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8月 23, 2010

網絡欺凌與網絡廿三條

近日傳媒經有一個「很潮」的議題,叫做「網絡欺凌」--是指以非理性角度、對他人在網路上作出「非白即黑」之批判,並以侮辱性言詞、意圖精神上傷害他人的集體行為,進而達至「網絡審判」的目的。

我絕對同意網絡欺凌存在,例如林忌自己就是一個受害者,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士,創作一些虛假的資料與故事,寫成是林忌的事;從來沒有人向林忌求證過,亦從來沒有人敢和林忌對質過,可是他們就是要抹黑你,把假資料當作事實。這些假資料弄虛作假的程度超級爆笑,例如網上流傳林忌的出生年份是錯的,讀書的年份也是錯的,一位從來沒有見過面或交談過的政界人物,被寫成是我要拜師的對象;一位得罪很多人的博客,被惡意寫成林忌的「老友」,然後再為我們子虛烏有的關係創作故事,令我們認識的時間提早了十幾年,再創作一個「花名」,再任意創作我們之間的關係,然後林忌多出了一個「連坐」的罪名,就係林忌乃某人的老友,因此係仆街。

某君是一位很火爆的人物,對於網絡上流傳他的一些虛假資料,他就發律師信,因此得到「律師信魔人」的惡名,大家痛罵此君用律師信靠嚇,因此佢係仆街云云;反過來,林忌從來冇發律師信,亦對呢 D 虛假資料當係笑話,甚至連呢 d 網站點寫自己都唔睇,但係凡政界認識新朋友,就遇上無數的騎呢麻煩:「乜你唔係某某人的徒弟嗎?」、「乜你唔係 19xx 年出世嗎?」、「乜你唔係邊年入讀某大學嗎?」--虛假的資料當成是真的,閣下去信要求改,就落得「打壓言論自由」的惡名,閣下一笑置之,這些麻煩就會永遠纏擾著你,因為香港人就是如此的弱智,求其有條友亂寫你,佢地就信到十足十,吹咩?

咁其實對方亂寫你的時候,網民你認為應該點做?討論區求其一位人兄亂發音,盲目相信的人係少數,可是連那些表面上有權威的網站--如借維基之名的網絡大典,都可以這樣亂來的時候,大家認為應該如何處理呢?是要靠政府借故推出網絡廿三條,令大家一鑊熟,定係有關人士應該認真檢討,先整理改善一下自己呢?如果連一直站在網民一邊,企硬撐網民的博客林忌都得到這樣的抹黑待遇,其他小網民又會得到如何的待遇呢?

然而更重要的是,比起傳統傳媒欺凌來說,網絡欺凌只是小巫見大巫;網絡的確散播得很快,但網絡本身卻是公平的--對方可以在網絡抹黑你,反之你亦可在網絡辯解,在網絡反擊;網絡雖然有大小網站之分,但整體來說卻是分散在民間,除非通過網絡廿三條,否則基本上大家都有言論自由與平台,去捍衛自己的權益;傳統傳媒呢?所有權力集中在編輯與記者之手,一旦某記者或某編輯全心全意寫衰你,甚至傳媒老闆要寫衰你,你就一定冇運行,既被人抹黑,更沒有任何還擊的餘地。

再以自己身作為例子,壹仔一位害君之馬的記者(事後被炒),在訪問中為求迫林忌影相現真身,用盡詐騙、恐嚇以至勒索的說話,事敗後就故意寫衰林忌,把我寫成疑神疑鬼,不見得光的騎呢人士,再作故事說我發怒刪改福佳二的錄音云云;這種記者掌握權力的抹黑,為何傳媒從來都不去探討呢?網絡凌欺的內容,大家往往得啖笑,但傳媒欺凌後的內容,再在網絡上散播起來,其禍害遠較單是網絡為大;再舉一例,就是社運界的陳巧文!親共五毛偷陳巧文的私藏相片貼上討論區,傳媒在這件事上的角色是甚麼呢?就是「二次傷害」--把討論區的照片登在傳媒報紙上,令原本只是少部份人見到的,變成全香港人都見到的;傳統傳媒「探討」網絡欺凌,卻只談網絡不談自己傳媒的所作所為,這絕對是貓哭老鼠假慈悲,令人懷疑「別有用心」借勢推網絡廿三條的陰謀。

再進一步討論下去,派人去偷拍陳巧文家的內褲照,是傳統媒體還是網絡呢?請問陳巧文的內褲照,對香港有甚麼公眾利益?為何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媒體,去為陳巧文申張正義,而只是我們網民去為她抱不平?從阿嬌、薛凱琪以至陳巧文被偷拍,事實擺在眼前的,是傳統傳媒與網絡同時有欺凌,但網絡卻遠比傳統媒體公平得多!網絡的確會被濫用,但被濫用的機會卻遠比傳媒媒體為少!如果傳統媒體可以高舉「新聞自由」的大旗,而自認為不用監管的話,為甚麼其身不正的媒體,卻敢要監管比起傳統媒體公平得多的網絡呢?

無權無勢的小市民,被網絡「抹黑」,只要有理據,亦有勇氣,當可在網絡上自行辯護,以及得到平反;反之在傳統媒體上,有篇幅嗎?狀告有權有勢的大傳媒機構嗎?網絡只是傳媒的伸延,沒有傳媒的炒作,網絡的效果極為有限;例如當年高登的甚麼「硬膠七子」,流傳了好幾年,又哪有今日甚麼「雞巴男事件」的威力了?一方面傳媒自己火上加油,一方面就假腥腥出來做偽君子,對自己就一套標準,對別人就另一套標準,果然就是最典型的中國文化呀!

再退一萬步來說,傳統媒體掌握機器,如果對「網絡欺凌」看不過眼,大可利用手中的機器去中和,反向追求正義呀,對不?之前有位人兄被寫成甚麼推大肚婆落樓梯的賤男,商台主持陳強先生不就是出來主持正義,予機會此君發言平反了嗎?如果有多幾位記者好似陳強一樣,主流媒體怕甚麼網絡欺凌呢?網絡欺凌只是伴碟,主流傳統傳媒的欺凌才是主菜吧?

當然,土共最想的就是透過煽動你們自己互相殘殺,然後他們就乘機一次過監控所有媒體--網絡媒體要監控,廢了一半新聞自由的傳統媒體,更加要進一步監控,這就是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長郝鐵川來港與記者聚會,所說的「當社會處於秩序危機時期,傳媒的首要任務是協助政府,其次才是監督政府。」之真意;無綫電視新聞節目《星期日檔案》、無綫電視英文新聞節目《明珠檔案》,連同《鏗鏘集》一起「探討」網上欺凌,就是想達成「協助政府」的任務,去應對「網絡社會處於秩序危機」。

傳媒高層收了中聯辦的指令,叫下屬記者大炒特炒「網絡欺凌」的議題,同時五毛黨收了指令,乘機在網絡大造特造「網絡欺凌」,這就是中國共產黨最叻的絕技--「打著紅旗反紅旗」,六、七十年不變。至於挺身出來悍衛網絡自由的,就被抹黑、被鬥臭,情況就和當年國民黨抗日,卻反被中共說成是漢奸一模一樣。

最後的問題就是:六、七十年後的今日,香港市民與網民的智商,可會比六、七十年前的中國人高呢?

唉......

伸延閱讀:
傳媒欺凌與網絡起底

特別嗚謝:陳大文部落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