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7月 26, 2010

停車熄匙之邱騰華局長真人騷

以邱騰華為首的一眾閉門造車環保專家,在議員的陪同之下,終於走出他們自己的冷氣房,在剛打完風,天氣較涼有些風,在沒有酷熱天氣警告的情況下,親身感受一下在炎日下坐鐵箱有何感受;看見這位口硬死撐的局長汗流浹背,不少司機都感到很心涼,更多的卻認為邱騰華只是短短感受幾分鐘,只係做騷而完全沒有誠意,死口借行人過橋,明明熄匙影響唔到廢氣的一千份之一,都講到係可以改善路面空氣,好多人說要加強監管市面上誤導的聲明,第一個要打擊的目標就係環保署!電廠增加十幾巴仙的廢氣佢地話對香港影響極微,返轉頭日日就呃市民話立法強制停車熄匙可以改善路面空氣,事實係信佢半成都雙目失明,偏偏中國人天生就係差不多先生,唔睇數據唔睇理據,千分之一同十幾巴仙兩個數字,對佢地來講係千分之一影響大過十幾巴仙,吹咩?

根據環保及理論,任何人在路面開車都不應無理減速阻塞交通,現實呢?十架空車的士,九架都慢駛搏搵客;自從通過「短加長減」之後,十架載客的士七架慢駛;十架載客的士總有三架在燈位前故意慢駛搏燈位,十架的士總有一架司機過勞、發夢、唔熟路,或者故意載客行遠路收多些錢;上述一切都係違反顧客利益,甚至違反公眾利益,但點解現實就係咁樣發生呢?坐在冷氣房的官僚,出入司機接載的高官,你地可唔可以解釋一下,點解你地從來都唔理現實點樣發生呢?

港台:「議員先在上環信德中心,坐上無開冷氣的巴士,在車廂錄得攝氏46度;引擎啟動5分鐘後,降至38度。」

從上述一切現實觀察的數據,任何理性的朋友都可以很簡單地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在 40 度高溫以及熄匙兩者二選其一,任何理性、關心自己健康的人類,都會選擇寧可不停車,而不會選擇焗在車內,偏偏他們卻相信人定勝天,一方面相信人性自私,因而要立法打擊,另一方面卻相信人性偉大,這些自私之極的人會因為一條法例,從此不再自私為環保,而不是用其他方式規避法律的規管。

這種荒謬的想法從何而來?就是中國人最喜愛的「死不認錯」,以及「死不悔改」;他們的想法就和一些弱能家長,為了催谷子女看成績,不去從根本解決問題--例如家長設立的榜樣,家長和子女的溝通,家長如何提供一個更適合讀書的環境,卻採取嚴刑苛法,要子女去廁所的三分鐘、五分鐘都加緊「努力讀書」,「讀多三分鐘」都係好的荒謬心態如出一徹!對佢地來說,世上唯一可以改善環保,以及改善成績的方法,不是從大處著眼--如結構、制度去解決問題,只會小處著眼--千份之一都好呀!表面上好都好呀!自欺欺人都好呀!三分鐘都係時間!這種阿 Q 精神發揚光大去到極致,就係呢班支持立法的群眾!佢地從來冇數據,亦從來冇任何現實的理解,卻一味認為改到少少都係好,無論係百分一、千分一,只要可以自欺欺人就感覺良好,任何反效果都要漠視,甚麼叫做「適得其反」,甚麼叫做「倒行逆施」,在他們的眼中是甚麼問題都沒有。

當他們口口聲聲關懷對空氣質素敏感的人士,卻沒有想過反效果只會傷害更大;就算當反效果微不足道而不提,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香港市民同樣有比起空氣敏感的人士,是皮膚敏感患者,對流汗敏感,對高熱敏感,怕冷者唔介意冇冷氣,怕熱者唔介意冇暖爐,對佢地來說,只有佢地自己感受到的才是真的,別人感受到,他們感受不到的就是假的,因此你眼盲,是你誇張,你撞聾,是你講大話,你不能忍受熱,是你唔忍得,心靜自然涼,人定勝天!盲人可以射馬,聾人可以做接線生,吹咩?佢唔盲又唔聾,因此乜都得,明唔明?

路面最大的污染,來自柴油車,以及塞車。換走老舊柴油車,改善好路面交通唔好日日修路,最少可以減廢氣 30%,遠勝一條最多做到千分之一,甚至倒退的法律;但一同佢地講如何認真做好環保工作,就好似政府提到政改一樣,整色整水冇作用的就呃你落疊起錨,真正做到野的就永遠都唔會做,慘得過仲有一大班心地善良的環保人士,好似相信民建聯的「政制向前走」係向民主走一步,好似相信政府區議員方案係增加「民主成份」一樣,永不深究魔鬼細節相信「改革」係正確的一步,就有如今日善良的環保人士相信「強制立法停車熄匙」係「向環保走一步」一模一樣。

去到呢一刻,林忌真的感到無言;由四年前林忌出道堅決反對強制立法停車熄匙開始,每年最少幾篇文寫出所有立法害處的文章,一早預估了會有人中暑熱死,一早指出了車箱內的高溫絕對不是人類能夠容忍的,得來的結果就是一批社運人士提到林忌,常說「我不同意佢的環保看法」、「佢在環保問題上的看法極右」;不幸的八十一歲小巴司機停車熄匙中暑死,可有改變他們硬如鐵石的心腸?可有改變他們對我環保政策的看法?如果沒有,林忌真的想問,要死幾多個司機,才可以軟化他們的傲慢與偏見?

不少人熱到一天要換兩、三次衫,不少人熱到一天要沖幾次涼,可是辛辛苦苦為求兩餐捱世界,大家還要說因為他們浪費食水,因為他們沒有在四十幾度高溫下熄匙,而成為了環保罪人。政府單向這些安份守己,努力向上的基層市民開刀,不是把環保的責任加到大商家、大電廠去,反過來把責任加到基層去,究竟是誰才是極右?究竟是誰才是大商家的幫兇?誰形左實右?誰形右實左?在今日是非黑白全部顛倒的社會,讀者你可以告訴我嗎?

熊永達的冷血家書
八十一歲阿伯的故事
特區政府空氣污染的無恥謊言(上)
特區政府浪費食水的無恥謊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13 小時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