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7月 18, 2010

最低工資的半套公義

最低工資通過了,最新一期《經濟學人》刊出題為〈實驗告終〉( End of an experiment)的文章,指香港引入最低工資後,會進一步侵蝕自由市場基礎,影響繁榮。上述文章指回歸前港府已開始增加干預市場,放棄自由市場經濟,回歸後變本加厲,只因香港稅率低,又沒有軍費開支,才令人忽略轉變,可是今次為最低工資立法,已令香港偏離已故經濟學者佛利民所說,香港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自由放任資本主義實驗的地方,直指這實驗已告終。

香港最近潮興的,叫做「非友即敵」,凡支持自己的想法的就是朋友,凡反對自己想法的就是敵人,可是在最低工資的問題上,實在充滿黑色笑料令人驚訝。

第一個沒有爭議的荒謬論題,就即大學生、大專生做暑期工,只要不超過六十天,就可以豁免最低工資;但令人驚訝的,就是中學生做暑期工,卻沒有豁免的!我真的不明白,中學生的學歷不是比起大學生低嗎?如果說最低工資是用來保障低學歷、低技術的工人,為何要豁免大學、大專生,而不豁免中學生?支持自由經濟學派的人一直都說,通過這些干預市場的法律,只會愈攪愈亂,愈改愈衰!這就是鐵一般的證據--以後中學生不用做暑期工了!因為所有的工種將會被大專、大學生搶去!本身大學、大專生的競爭力已經比起中學生高,那麼最淒慘,最窮困家庭的學生點算呀?書又讀唔成,工又冇得佢地做,去街邊乞囉好唔好?這種荒謬的豁免都可以得到通過,大家還有甚麼話可說呢?

第二個充滿爭議的題目,就是機器會否取代人;如高登討論區上的一些用戶,他們就堅決不相信任何基層工作會被機器所取代;事實呢?只要放眼全球,香港是少數「已發展地區」中,大量運用密集勞力的地區。

舉例說,在東京連最細小的拉麵店,拉麵師傅都不會請收銀員,而是用一部自動賣票機;在租金同樣昂貴的東京,有如汽水機般大小的賣票機,已經全面取代了所有收銀員的工種,事實擺在眼前,討論區的人怎樣說呢?機械唔使錢呀?票唔使錢呀?唔使維修呀?看到上述的說法,大家又有甚麼可以說?為甚麼東京做得到,而香港做不到?原因只有一個,就是香港的人工平也。

洗衣店自動化、油站自動化、茶餐廳「麥當奴」化、「大家樂」化,看更「自動化」,這一切都是外國自然不過的事;自動化是否一件好事,這是大家可以討論的事情,但否定會自動化,說機械不會取代這些工種,就是荒天下之大謬的說法。

第三個最有爭議的題目,就是外傭應否納入最低工資。反對的人說,他們不是香港人,因此不應受最低工資保障;反對的人說,連中產家庭都無法負擔時薪 $33 的最低工資去請外傭,因此不應該把她們納入保障。

這就好似中國古代的婆媳關係,當媳婦時天天埋怨婆婆虐待媳婦,到自己當婆婆,就輪到自己去虐待媳婦--甚麼?對方離鄉別井係「自願」?請問邊個做十幾蚊一個鐘的工作,「唔係自願」?外傭因為經濟壓力被迫做外傭就係「自願」,香港基層工人因為經濟壓力去做賤工,原來就係「被迫」!這種雙重標準,真的很驚嚇!

同樣的,如果有本地老闆要求閣下不能回家居住,而要寄住在工廠,即使他們提供吃、提供住,你又願意否?如果老闆說要把吃和住的價錢,全部扣在你的人工上,你又願意否?外傭的普遍居住環境是甚麼?很多外傭被迫食餸尾,連公屋的斗室都有人請外傭,長期瞓廳,甚至瞓廁所的大有人在,更多違法的,乞扣外傭人工,很多印傭每月實收千幾蚊;另外有些幾家合請一個外傭,他們要做兩、三倍的工作!這些外傭就是「非人」,原因何在?就是他們沒有香港居留權,因此就要接受這種「非人」的待遇。

一個自栩為好少歧視的社會,卻透過立法赤裸裸歧視外傭--他們因為膚色黑,較少香港男性喜愛,因此即使年輕力壯,也較似「無性」的身份,帶來較少的家庭問題,深得主婦喜愛云云。因此她們就好似「黑奴」一樣,因為「黑」,而要接受較低工資。

她們不是香港人,因此她們受折磨,但對不起的是她們身處何方?她們就是身處在香港!她們就是受到香港人的折磨!當我們對一些無良老闆「滅絕人性」說,全靠十幾蚊的賤工才養活了窮人,自稱左派的人說這是「無良」;可是當同樣的待遇落在外傭身上時,這些「左派」又怎樣說?他們又怎樣對外傭的遭遇無動於衷?在廢除黑奴制度百幾、二百年之後,我們發明了一種新的奴隸制度,這種制度以近幾十年發明的「居留權」為基礎,因為沒有居留權,就成為了奴役的合法、合情、合理的藉口,很偉大呀!

香港經常見到有勞工團體,示威要求「同工同酬」,可是當「同工同酬」對自己冇利的時候,他們就沉默了,甚至反對了;為何外傭要接受低人一等的待遇?因為我們歧視她們沒有香港居留權!當我們天天說要學歐美引進最低工資時,卻偏偏看不見歐美的最低工資,是同樣保護外來輸入勞工的!如果我們接受選擇性的學習外國,那麼這又和無良政府選擇性引進法例有何分別?

外傭同樣帶來了嚴重的社會問題--港爸港媽天天說,今日的小孩長不大,這些甚麼也不會做的小孩是怎樣教出來的?就是在外傭無微不至的照顧,父母沒有理性的溺愛下教出來的;除了老人癡呆等長者需要廿四小時的照顧之外,正常的人小孩子,為何會有需要廿四小時的外傭?當年沒有外傭時,香港的孩子是怎樣長大的?不正正是天生天養,才有今日的成就嗎?

同樣的,為甚麼本地家庭傭工要出讓工作畀外傭?難道家庭傭工不是香港人?難道她們的工作機會就不應受保障嗎?事實就是絕大多數的外傭工作,都可以由本地的鐘點工人取代,而今日只因外傭太平,才令到本地家庭傭工絕跡!外傭以極低薪資搶去了本地家傭的工作,令她們失去了飯碗,令她們被迫轉做其他工作--如洗碗、店鋪清潔的工作,這種行為又好公義嗎?

當我們天天說無良老闆有幾無良,以廉價欺壓冇議價能力的人時,為何我們變成了老闆,就變成了無良老闆?如果香港的大商家說--他們冇錢,請唔起本地工人,要輸入外勞時,不知道這些人又有甚麼話說?

如果香港的大商家說--他們需要工人廿四小時在工廠待命,他們需要工人廿四小時無微不至照顧工廠的機器,因此他們需要輸入外勞,不知道本地工人有何話說?

林忌沒有打算從政,因此也沒有包袱可以暢所欲言;林忌不用怕得罪自己的中產階級,而失去選票;林忌不用怕得罪這些雙重標準的人,而失去自己發言的權利。

奈何明月照溝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