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7月 13, 2010

熊永達的冷血家書

長春社理事熊永達,今天在《香港家書》寫了一篇死撐強制立法停車熄匙的文章,可能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冷血的一篇《香港家書》。七月五日熊永達在商台左右大局,為死撐而死撐,已經激怒了很多市民;可是他為了自己的冷血理想,要置部份市民於死地而不顧,這種可怖的邏輯思維,不禁令人懷疑,究竟他們是否納粹黨的信徒?

當主持人問熊永達,對有司機熱死有何睇法時?他就不斷顧左右而言他,先說不明白為何司機唔舒服唔落車,又走去說甚麼司機不斷「唔實際」、「幻想」一些不存在的問題,不斷說那些司機天天對住的現實問題只是「理論」,不斷死撐要「試行一年」,叫警察去「警告而唔抄牌一年」,來實現佢「偉大的環保理想」。

『您知道我多年來是環保團體「長春社」的理事,過往十年,我都有份支持立法,規管停車熄匙。理由很簡單,車停在路旁,不熄匙就會不斷排出廢氣,比人抽煙更討厭、更有害。街邊的報販、小店員、執垃圾的亞嬸、車站排隊的人、以至街上的行人,都沒有坐冷氣車的份兒,只有吸廢氣和做「熱狗」的份兒,結果當然是這些弱勢社群用他們的健康補貼人家的舒適涼快。對於這種現象,我相信您也認為不公平。』

好偉大呀!原來街邊的報販、小店員、執垃圾的亞嬸、車站排隊的人、以至街上的行人,佢地只係吸入「停車唔熄匙」的廢氣,而唔會吸入路邊車輛的廢氣o架!究竟街上的車,係停了車泊在街邊的多,定係行緊的多,定係停哂係度狂燒油的多呢?叫熊永達看看現實的例子--那位在沒有強制立法下仍然堅持熄匙的八十一歲司機答了你--為了慳油,唔使立法佢都一樣停;而唔需要立法佢都一樣熱死在車廂之中,咁點解要立法呀仲?係唔係因為大多數司機都好有錢,會好無聊在街上燒油,好似政府成日亂洗錢燒銀紙咁呀?

塞車帶來的廢氣問題,遠遠超過了拒絕停車熄匙的人;可是選擇性失明的熊永達怎樣說:『還有一些「西瓜靠大邊」的時事評論員,他們認為有錢人可以叫司機打圈,就可避免停車熄匙,坐駕就可保持涼陣陣,那麼,停車熄匙條例反而令廢氣增加,達不到立法的效果。根據這個邏輯,運輸署應取消全港所有停車禁區,讓這些濶佬車任泊,以免他們要求司機打圈,做成交通擠塞。行嗎?我們這世界是否事事考慮有錢佬怎麼樣,我們就得跟著他們團團轉?我相信有錢人都會顧及自己的形象,做一些明顯損人利己、乞人憎事情的,不會有太多人。』

看看這段偉論多偉!「我相信有錢人都會顧及自己的形象,做一些明顯損人利己、乞人憎事情的,不會有太多人。」--哈哈哈哈哈,那麼為何今日要強制立法停車熄匙呢?既然有錢人如此計較自己形象,那麼究竟是誰不停車熄匙呢?為何仍要強制立法呢?既然他們都不會叫司機打圈,那麼他們為何會停車而不熄匙?那麼立法的目的何在?難道熊永達在暗示,原來拒絕熄匙的,都不是「有錢人」嗎?原來有錢人是為了形象而不會做壞事,那麼做壞事的是誰?是那些窮人--即搵食司機嗎?

我們從這篇冷血家書看到的邏輯,就是這種選擇性,只為自己的無恥邏輯--事實真正製造最多浪費的,當然就是畀得起錢養車,特別是比得起錢養司機的有錢人!除了那些公司車燒油睡覺的職業司機之外,就是這些隨便燒得起油的有錢人;可是熊永達卻為了證明自己的垃圾理論,卻用一個爛到不可再爛--「他們會顧及自己的形象」,去為這些有錢人開脫!而把矛頭指向窮苦的職業司機!

好一個「西瓜靠大邊的時事評論員」呀;林忌在初出道,2006 年的夏天就已經寫下了環保三面紅旗,在全香港冇人反對強制立法停車熄匙的時候,就已經在蘋果等報章連番寫出這個荒謬的政策會死人!八十一歲小巴司機證明的,就是這些打著環保旗號,為了達到自己目的而視市民人命如草芥的荒謬人士!為何四年後的今日,民意會逆轉呢?為何四年後的今日,為何大邊會靠向反對呢?原因就是我們用了無數的時間,去堅持真理!我為何要堅持反對這條法例?原因就是為了香港千千萬萬個可悲的司機,為了七百萬市民的真正福祉--我們不要一條弱智弱能的法例,製造更多塞車,製造更多廢氣,製造更多的污染,偏偏這些表面打著環保旗號的人士,卻好似晚年發了瘋的希特拉,堅持他們幻想中不再存在的軍隊,去打著自己幻想中的勝仗--連甚麼有錢人會顧及自己形象不會叫司機打圈,卻只會在沒有法例下停車而不熄匙的狗屁說話都可以說出來!熊永達,你可否解釋一下,為何全港的有錢人有多數在冇法例下堅持不熄匙,卻在有法例下不會叫司機打圈呢?這是甚麼邏輯?難道打圈有損形象,而停車不熄匙就不會影響形象嗎?

熊永達這種不顧現實,開著眼說謊的所作所為,真的令人嘔血--「您身處的倫敦做了一件令世界讚嘆的事,就是實施電子道路收費,以前反對收費的人,今天看到好處,都變了贊成。」很偉大呀!有錢人原來會為了形象而叫司機不會打圈,卻會為了幾蚊而唔用車呀!明明是 Ken Livingstone 不得人心的政策而落選倫敦市長,可是熊永達卻可以為欺騙而欺騙,把反對的人說成是贊成!倫敦推行電子道路幾年,塞車問題除了短暫的波幅之外,已經比起推行前更差!倫敦的道路問題,就比起全個歐陸都嚴重,在歐洲惡名昭著,可是熊永達就偏要向一個最差的例子學習!用熊永達的說法,由 2006 年政府宣佈要搞強制停車熄匙至今,以前支持的人,今日看到了壞處,都變成了反對!那麼我們是否應該立即取消立法呢?

「運輸署應取消全港所有停車禁區,讓這些濶佬車任泊,以免他們要求司機打圈,做成交通擠塞」--為甚麼有禁區呢?原因就是停了車會造成塞車,因此才會有禁區;可是熊永達卻把黑的說成白的,說取消禁區會減少塞車--如果取消了會減少塞車,當然應該取消!問題是取消了會造成塞車,因此才要有禁區呀?這種質素的論調,都可以寫上香港家書?我真的為了他的女兒而可憐,因為有如此反黑為白的父親,真的很可憐。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因此林忌建議熊永達為環保身先士卒,先停用最浪費電力的雪櫃,幾十年前人類沒有雪櫃,也不是活得好好的嗎?中國人五千年的文化又何來雪櫃,為何今日家家戶戶都要有一個?同樣的,熊永達任教的理工大學,當年不是沒有冷氣也一樣可以教書?以前的大學怎會有冷氣?那麼熊永達為何不身先士卒,把自己的班級不開冷氣呢?若果你住在電廠、地鐵站、或者理工大學的旁邊,被熱刺刺的廢氣噴得一面,你又有何感受?

要減少廢氣,要減少塞車--例如熊念念不忘的中環塞車,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新政府總部禁止公務員泊車!全港公務員有幾多個開車?中環有幾多個公務員專用的泊位?為甚麼熊永達只見到街邊幾部自私的車,卻永遠看不到政府總部,各政府大樓幾千架、上萬架車呢?

香港市民唔係白老鼠,唔係熊永達呢類垃圾邏輯人士應該用來玩弄的命運體;西方法律最基本的精神,就係必須確保這是一條能夠達到目的之法律,而唔係用來「試行」來玩的;成千上萬職業司機每天現實面對的問題,這位在冷氣房教書的「環保人士」,就出來說三道四說是「理論」,而當自己看不到的就不存在;用熊永達的邏輯,大學應該取消暑假,讓熊永達在五十度的高溫下每日授課十小時,讓他真正感受一下,那些被玩弄的命運個體的感受是甚麼,讓他這些「理論派」,在面對真正執行之時,究竟人生的意義是甚麼。

為何八十一歲的阿伯要受這樣的苦而死,而熊永達這種人卻能夠身受高薪厚職去寫垃圾呢?社會不公之至的,莫過於此。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