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7月 08, 2010

八十一歲阿伯的故事

阿伯活了八十一年,每一天勞勞碌碌營營役役,只為求兩餐溫飽。

他雖然已經八十一歲,但卻沒有選擇--為了兩餐,他要繼續當司機為生;政府常說,不想養懶人,因此雖然一把年紀,他想靠自己的雙手過活。

油價高企,為了兩餐,也為了嚮應那些偉大的環保理想,八十一歲的阿伯決定唔開冷氣,在室溫四十幾度下停車熄匙;阿伯不知道,或者已經沒有感覺的,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在一月高鐵撥款被示威者包圍一個小時,她都不願停車熄匙,而要任由引擎空轉燒油污染環境。

阿伯不知道,又或者已經無法知道的,是環境局局長邱騰華,一年只象徵性地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一、兩次,每天繼續用司機,陪同全港最大規模的私家車--政府公務員的私家車陣,浩浩蕩蕩齊齊燒油;當他天天提倡停車熄匙,堅決不肯訂立氣溫豁免的時候,他連公開測試一次都不肯,而要每天受苦的職業司機天天做。

香港是一個怎樣的都市呢?一班自以為文明,天天說大道理的清談之士,可有理會過社會仍有大量不公義的離譜事情?這已經超乎了所謂的「左派」、「右派」的經濟分歧,而是最基本,一個社會文明的核心價值!我們可會問,為甚麼?一個自願自食其力的八十一歲伯伯,要每天在四十幾度高溫下工作?為甚麼?難道社會沒有一份更加適合他的工作嗎?難道社會沒有一個更好的安排,令他們可以安享晚年,而不用枉死在小巴車廂內嗎?

這些低學歷與技術,晚年都需要工作的市民,他們又可以做甚麼呢?比起馬路上開車的風險,在大廈做看更睇頭睇尾等,怎都比較安全合理;可是我們這個社會又做了甚麼呢?當年立法會通過強制六十五歲就不能再做乙類樓宇保安員,即今日絕大多數的屋苑,而要把他們趕到設施較差,工作環境較差,隨時連電梯都沒有,經濟收入更低的舊樓唐樓等--即所謂的甲類樓宇。而他們亦只能在這些大廈工作到七十歲,七十歲之後呢?難道他們不用吃飯嗎?社會冇能力養,難道要他們集體自殺嗎?連這些工作機會都要扼殺,連最基本的工作都不給他們做,這是甚麼道理?

有些人堅持保安員需要體能--那麼為甚麼不直接測試、考體能?難道政府是帶頭歧視的機構嗎?難道一個長期身心健康的老人家,一位不煙不酒日日運動的老人家,和一些不健康的老人家可以相提並論嗎?為何要歧視他們?同樣的,為何要歧視保安員或司機的職業?為何做職業司機只要證明身體健康就可以做到八十幾歲,但反過來保安員就算身體健康都不行呢?是誰在帶頭歧視?政府也!

香港的社會,就是由這樣一群坐在冷氣辦公室,毫不體諒市民的混帳官員所擺布;對於他們來說,六十幾歲退休是不用驗腦,還可以改去大商家做支人工做顧問,日日吃政府的長俸,繼續撐政府出來打壓市民的黃金歲月;對於不負責任的政策累死人,他們一點都不覺得慚愧,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變相殺人,就在辦公室擺弄一下做騷,為了自己升官發財,做出來的事情比起殺人放火還要惡毒也不理。

阿伯枉死誰之錯?一眾混帳高官,你們對得住香港人嗎?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