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6月 21, 2010

論功能組別的議會路線

究竟而家政改搞邊科?全香港都冇人知;中共和西環唱緊兩台戲,反對民主黨方案的,有中共的江系、中聯辦、民建聯、土共死忠派,以及泛民死忠派;支持民主黨方案的,有中共的胡系,成日跟隨中央的梁愛詩、土共的非主流派,以及泛民溫和派。

究竟大家應唔應該支持民主黨方案?在中共到今日都未交到一個方案出來之前,當然不可能支持!區議會提名,由全民直選的問題,在於細節;如果細節不理想,那麼一切免談,泛民又何必自己打自己?又何必在中共出招前,先自亂陣腳繼續製造更多的矛盾,難道嫌傷口不夠多嗎?

這就和打啤牌一樣,我們要中共開牌,我要看中共的底牌是甚麼,市民更需要看看中共底牌的真面目;他要你通過,必然要揭牌,如果連牌都不揭,當然打死都唔支持。

事實今日的問題,是民主黨先拒絕支持公投,令廣大的泛民死忠失望;民主黨自公投至今連串失分,包括五一六期間北上去睇世博等核核突突的表現等,令當今他們的一切讓步,都充滿投共的味道;民主黨對這種傷害置之不理,對民意長期不作回應,如今自食其果。

但泛民死忠又可否先看清形勢,以免陷入中共分化泛民的戰略呢?中共至今未講清楚他們接受的,究竟是怎樣提名的方案,如果方案不能接受,民主黨一樣會反對,可是死忠支持者卻在連答案都未有之前,就不斷向民主黨火力全開,對於支持民主黨的溫和派來說,這又是怎樣的感受?五區公投的低投票率的教訓,是否仍然不夠?還是他們一邊天真地認為,民主黨的支持者不是人,不會有人的七情六慾,鬧得多會興奮,然後轉投激進派陣營呢?

事實就是--立法會只有一個,今日的立法會有一半是功能組別,和九七前的立法局不同,當年的立法局沒有「分組投票制度」,因此直選的議員私人提案,不受功能組別的影響,而今日的直選議員,卻要接受「分組投票制度」,令到議員私人提案幾乎全部流產。

因此站在最高的道德立場,如果參選功能組別等如認同功能組別,參選今日的立法會,就是認同今日的立法會選舉制度,等如認同今日的 5050 直選/功能組別比率,等如認同分組投票制;這和直接參加功能組別選舉,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別;反對泛民功能組別,就不要承認功能組別的泛民議員是泛民的一份子,就不要一邊和他們合作,一邊求他們的一票反對政府,一邊說他們參選是賣港,這是世上最荒謬絕倫的事。

今日政改未能立即通過,全靠就是泛民功能組別的幾票;一面罵參選功能組別的民主派賣港,一面要他們投反對政改票,一面要求他們下屆不要參選功能組別,這是閉著自己雙眼,對失去功能組別幾席就會令政府立即通過政改的後果視而不見,自己拆自己的台,是完全不負責任。

2008 年的泛民死忠就是犯了這個土共求之不得的錯誤,不少死忠拒領功能組別一票,結果令功能組別的泛民議席痛失幾席;如果當年社民連替資訊科技界的莫乃光助選,以幾十票之差落敗的佢今日就不用只和維園阿哥一起參加城市論壇,而是在立法會擁有一票否改政改了,對不?

泛民死忠支持者說,即使通過了民主黨方案,即使採用民主黨方案的低門檻提名權,他日如社民連都不會參選這五席,這是否在重覆當日的錯誤呢?社民連一方面希望取民主黨而代之,全面進攻區議會,可是搶了區議會,卻視這些普選的功能組別和公司票的沒有分別,都是出賣香港,那麼這不是正中土共下懷嗎?好呀,普選票的功能組別議席你們也不收貨,那麼全部公司票吧,反正在你們眼中都沒有分別呀!彭定康的新九組也是功能組別,阿牛也曾因此當選議員;全面否定功能組別,對誰最有利呢?正正就是民建聯也,正正就是死忠派今日最痛恨的民主黨也。

集體杯葛立法會,杯葛一切沒有有分組投票制度的立法會,杯葛仍有委任區議員的區議會,杯葛任何有委任區議員在場的區議會會議,如果說功能組別是萬惡,如果說委任區議會是萬惡,我相信這才是最道德的立場。如果說要對市民有信心,為何戀棧議會路線不去?為何不走回街頭去呢?

甚麼?策略?為民主的將來?究竟我們要談策略還是談道德?如果談道德,為何要參加一個有功能組別的議會呢?為何要令自己的私人草案被分組投票制度杯葛呢?不知道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會否拒絕和民建聯、或土共功能組別的議員交朋友?甚至最起碼,不去和這些賣港賊食飯交心呢?

香港真是一個奇怪的地方,一時又要講策略,一時又說漢賊不兩立的道德,林忌對漢賊不兩立者,一向最深信不疑,因此林忌從來不和土共交朋友,從來見一個民賤聯的福佳就鬧一個,甚至記著馬力十幾廿年前在明報寫的垃圾,唱到佢死都唔會停,甚至堅持不會參選今日有分組投票制的立法會,堅持不會參選有委任區議員的區議會,可是對自己最堅持原則的林忌,卻常被人說是「為搏上位」。反之一時一樣的,原則隨風變的,大家卻說成是堅定可信。

半吊子的戰略,最終只會左右不是人;泛民要走群眾路線,要走最道德的路線,就有杯葛所有不民主的議會,為何要和委任區議員坐在一起,為何要接受委任區議員控制的區議會投票?為何要接受功能組別劫持的立法會?反之,要講「議會路線」,要追求民主的最終勝利,又發甚麼道德春,連普選票、個人票的功能組別都要堅決反對呢?

用長毛的講法,食窮民建聯,票投社民連;我們應該反對功能組別,但照搶功能組別的議席!反之,就應該漢賊不兩立,不但拒收中共直接間接的著數,而且同呢班人同檯食飯都要一樣拒絕!這就是林忌做人的一貫原則。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