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6月 04, 2010

廿一年來的哀莫大於心死

六四廿一周年了,廿一年就這樣過去了,實在是難以想像;人生有幾多多個廿一年呢?我們這個民族,廿一年來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香港今日的社會,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呢?

記得 1989 年 6 月 4 日星期日,當林忌還是一個小朋友的時候,一覺醒來第一時間開電視,看見坦克入城,看見殺人流血,早熟的林忌也是嚇得驚呆了;怱怱轉身跑往雙親的房間拍門大叫:「殺人了!殺人了!」

「對,我們知道了」雙親第一時間說,原來他們徹夜未眠,之前一晚全程在看直播,因此只稍為休息了一會;昨夜,他們哭了,他們無語了... 「中國人!一個被詛咒的民族!」

讀讀百年來的歷史,中國的苦難之多,絕對是世界第一;先是滿清政府寧予洋人,莫予家奴(漢人),喪權辱國也不願意改革;難得辛亥革命了,自己人就為了爭權奪利,搞軍閥混戰搞到連滿清都不如;沒有槍桿武器就沒有政權,孫中山被迫「聯俄容共」,和莫斯科作交易建立黃埔軍校,蘇共卻打算扶植傀儡的共產黨,去吞食國民黨;蔣介石被迫「清黨」和共產黨決裂,再掃平部份軍閥重建中央政權,軍閥卻為了自己的利益堅持混戰,如 1930 年的中原大戰死傷幾十萬,造就一年後的九一八事變,日本可以輕易拿下東北各省,更間接令共產黨乘機壯大。

剿共數年打打停停,軍閥包庇利益交易,蔣介石堅持「先安內,後攘外」,可是早已一心向共產黨,兩次提出加入共產黨而被蘇聯史大林拒絕過的張學良,卻在篡改了的歷史上成為「西安事變」的「英雄」,兵變的結果就是虛偽的「一致抗日」,結果在中共「一分抗日,兩分應付,七分發展」的假抗日之下,中共成為了抗日戰爭的最大得益者,而傷亡慘重的國軍在戰後不但要應付破了產的經濟,還要應付蘇聯全力支持,轉移日本關東軍武器的共產黨軍隊;國民黨將軍身邊大量的中共間諜,以及舊時代的家族貪污腐化,敗壞了戰後「四強」的任何希望;中共建國,中國人民得到的不是救世主,而是比史大林、希特拉更卑鄙無恥,喪心病狂的毛澤東。

由假民主的一黨專政,陪伴著之後幾十年的政治整肅運動,由反右、三反五反、三面紅旗,加上之後三年經濟困難時期,十年的文革浩劫,中國人民餓死的、枉死的、被批鬥死的,又何止幾千萬人?中共幾十年來直接間接害死的中國人,比起兩次大戰的死者還要多,文革過後的中國,是一個遍地赤貧的國家,六、七十年代經濟起飛的香港人,由柴米油鹽到日用品藥品,一批一批地寄往大陸支援同胞,好不容易等中共出了一個懂經濟的鄧小平,看見祖國經濟起飛了,又大批港商回國建設,八十年代就是這樣矛盾的年代,香港人一方面憂慮「回歸祖國」,會打回中共之前幾十年的原型,另一方面又充滿幻想,以為隨著經濟發展而來的,就是自由民主的富強之路。

八九六四,就是這樣的情況下發生的;在香港,上百萬的市民天天茶飯不思,看著電視天天直播大陸的民運,個幾月幾乎沒有間斷,在香港史上第一次,無論外國人與中國人,無論是親英還是親中,由左派到右派,第一次團結在一起;香港人可以讀到連土共的文匯、大公,都在祝福這一場民運,連當年的梁振英、曾鈺成到譚耀忠,都站在了市民的一邊。因此看見趙紫陽去見學生,即使坦克已經入城,天真可愛樂觀無邪的香港人,還以為中國一定學運一定會有一個良好的結局;然而六四的血腥屠城,粉碎了一切!

赤裸裸的政治現實--槍桿子出政權,權力就可以代表了真理,中共政權的無恥超乎香港人的想像;不但可以派坦克殺學生,還可以派袁木宣稱只死了廿三個人;不但派人來香港旺角打算搞一場暴亂嫁禍香港市民,還可以千里追殺清算民運份子!面對如此荒謬歪理的香港人,面對如此無恥政權的香港人,最初還銘記於心,多次在選舉中對變節的土共說不,九七前的直選中,幾乎所有變節的親北京候選人都因此而落馬!

當年香港人擔心的,只是北京在九七後會用強權扼殺香港人--用強制的手段,毀滅香港的一切;可是萬萬想不到的,卻是香港人自己扼殺了自己--原來用經濟手段,就可以令一個不義的政權變得合理,原來用錢收買傳媒,收買商人,就可以令假新聞代替真新聞,對市民慢慢洗腦。

溫水煮蛙了十幾年,香港熟了;投票率不再增高,泛民一盤散沙,五區公投的失敗,代表著香港進入一個全面黑暗的時代;就正如百幾年來中國人做不到的,在英國人走了之後的香港,也同樣做不到--我們不但是敗在暴政之下,更是敗在自己的無能之下;政府無恥,但市民又做了甚麼呢?市民覺得「搵食」最重要,甘願對身邊的人失去種種權利而視若無睹,看著香港納粹化,連他人的權力被侵犯也覺得無動於衷,連新聞自由已死,絕大多數的傳媒已經成為了政府喉舌也無動於衷,那麼我們還能指望甚麼呢?期望靠幾個年輕人的單打獨鬥?期望靠年輕一代奉獻自己,去為了一個無望的將來搏鬥嗎?

對,人心不死;因此五一六的公投,不少年青人盡了全力去做;在網絡上,我們可以看見年輕一代幾乎盡了全力,去宣傳、去拉票,去動員,所有能夠做的都已經做了,可是結果又如何呢?甘願被洗腦的那一群人,他們繼續選擇傳統傳媒的慣性收視;那些有能力、有權力改變社會的位高權重人士,卻為了他們自己利益,而漠視了社會的利益;那些有心但沒有腦筋的,卻默守成規卻不會應對今日的局勢來改變已有的遊戲規則。

對呀!政府一味抹黑浪費公帑,可是轉個頭他們自己帶頭「起錨」,傳媒又沒有人提起這點了;當政府狂賣電視廣告,泛民主派自己沒有能力搞反宣傳,當年輕人代為做了,他們也沒有念頭要好好利用如六四晚會的群眾活動,去作反宣傳;難道世界盃可以看廣告,六四晚會就不能看廣告嗎?難道六四晚會當晚的維園,政府可以利用大銀幕賣廣告宣傳政改,泛民就不能利用銀幕來宣傳反政改嗎?

這就是鐵一般的現實;幾年前一群年青義工排除萬難,建立網絡電視突破傳統傳媒的封鎖,一心以為泛民各黨派及一眾名嘴,可以團結統一起來合作;可是泛民主派各懷算盤,怎都不肯建立一個聯合平台去反擊政府的洗腦,而是各搞各的,結果人人都不能達到「臨界質量」(critical mass);鬼打鬼了幾年,當科技再突破,連網民都可以做得到第一流質素的電視廣告時候,在政改當前,他們卻寧願市民去維園看政府的政改廣告,也不願大會播反政改的廣告,因此泛民失去民意,多數人支持政改的「民調」,是怎樣搞出來的?就是這樣背景下的產物。

在沒有言論自由的中共,人們千方百計爭取言論自由,連最荒誕的機會也不放過;在仍有部份言論自由的香港,我們除了大鬧政府打茅波之外,卻堅持默守成規,連少少創意都不能接受。

哀莫大於心死,就是這樣的一回事;你說可以,他們說不可能;你做到了,他們就把頭埋在沙堆,當自己看不見;你成功了,他們就妒忌,背後再中傷;也難怪,各家自掃門前雪,中國人的民族性,就是這樣醜陋的一回事。

做人難,做中國人更難!廿一年過去了,就在我們哀傷追憶過往,再阿 Q 精神互相鼓勵展望將來之後,認真再想想,究竟有甚麼應該做?有甚麼必須做吧?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