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5月 17, 2010

五區公投的得票分析

五區公投的投票率雖然只有 17.1%,可是試試計算比對公、社兩黨加上大專 2012 的實質得票,以及歷屆的泛民得票計算,得出的成績又不是這麼差。

首先看看九龍東,只有兩位候選人,分別得票 82066 的公民黨梁家傑,以及得票 6630 的大專黎敬輝。由於全個九龍東都只有「泛民候選人」,即和「保皇黨」對抗的意味就最低,理論上得票應該有所影響,然而實際上九龍東泛民的得票,卻是五區最高的--總共有 67% 2008 年的泛民選民有出來投票;為何如此呢?

九龍東
首先梁家傑的跨階層「可接受度」,是公、社兩黨五人中最高的,梁家傑曾參選特首,擁有較高的知名度,最少同區的泛民支持者都會較接受及認識梁家傑,因而有動力去轉投他一票,特別是民主黨的選民,以及社民連陶君行的選民;另一方面,九龍東最特別的,就是人口較少,泛民以往的「歧異度」較低,因而較易「轉移投票對象」,因此 2008 年立法會選舉中泛民的總得票有 132453 ,而今次投出了 88696 票,即 67%;這其實反映了泛民本身的鐵票--即泛民「基本盤」的實力,同時反映的,即沒有政府宣傳,沒有對方的反動員,沒有挑戰者或落敗的可能,沒有太多的「友好拉票」,每三個泛民的選民之中,有兩個是死忠,一個是「中間選民」,要靠機遇、宣傳及傳媒加溫,才能吸引這些選民去投票,而五區公投最欠缺的,就是打動這些中間選民的論述,以及宣傳機器。

港島區
然後我們再看看港島區的數據,2008 年港島區泛民的總得票有 163497,公民黨的陳淑莊得 103564 票,大專的梁永浩得 2715 票,合共約 106279 票,約佔泛民 2008 年得票的 65%。這個數據和梁家傑的得票率相約,考慮到陳的年紀資歷,在歧異度較高的港島有此成績,其實已經相當合理;比較 2000 年因為程介南的議席進行的港島區補選中,在政府有宣傳加上雙方動員的情況下,在 33% 的投票率下,當年余若薇也只得 108401 票,反映的就是政府「冷待」的「補選」情況下,泛民在得不到「中間票」支持,十萬票左右就是「正常」的表現。

新界東:
再看看新界東的票數,社民連的長毛得 108927 票,大專的周澄得 17260 票,比對 2008 年泛民得到的 204030 票當中,兩者合共取得 126187 票,即 61% 的選票。作為第二大的選區,擁有很多不同特色的泛民議員,例如黃成智的宗教背景等等,還有特別遙遠的距離和不同的地區勢力,新東泛民取得 61% 其實不算差,反映的就是泛民的基本盤。

如果單看長毛的得票,比對泛民的總得票而言,約只有 53.4% 的泛民支持者,願意轉投長毛--泛民死忠都很尊敬,但較難吸引中間選民等,結果造就了的,就是周澄的 17260 票,成為大專 2012 最高得票者,甚至是其他大專得票的幾倍。

當然周澄由於外表、個人魅力及受到媒體關注,以較高的名氣能夠額外得票,但這亦反映了社民連支持者和其他泛民發生口角的後遺症;新東我們看到的,就是其他泛民議員的支持者,寧可轉移到年輕的周澄身上,卻不願意轉移到社運界及泛民死忠人人叫好的梁國雄身上;這反映了甚麼?就是社民連支持者和民主黨議員,以及湯家驊等發生口角的反彈。

社民連以往堅持,泛民的確沒有不分裂的本錢,但當泛民分裂了,社民連高層到支持者,卻很奇怪的以為以往分裂引來的口角,在中國人性格特質為主的社會不會帶來反彈--就這點評論界一早警告過,林忌更特別建議要「改名公投」,或者最少組成一個一次過的公投臨時政黨,去減少這種影響;拒而不從的結果,就反映在今次的得票分佈上。

當然泛民其他黨派,在各區的配合動員上有實質差異,但比較新東、九東及港島的數據顯示,即使其他泛民候選人肯為社民連拉票,卻一定比起較中性的候選人事倍而功半,因此繼續怪罪於其他泛民政黨,是否對社民連將來的得票真的有利呢? 

九龍西
社民連的黃毓民得票 60395,而大專黃永志得票 3429,在 2008 年泛民的總得票 129922 之中,今次泛民的得票有 63824,約佔 08 年的 49.1%。

九龍西最特別的,就是馮檢基民協的 35440 得票,其實有很大程度的地區勢力,屬於難以轉移的票源;同時黃毓民多年怒罵其他人的後遺症,特別是 08 年罵毛孟靜的後遺症,也仍然未消散;由於白韻琴的威脅,令九龍西的投票率冠於全港,同時動員了一些泛民的中間選民去救亡,一減一加下,其實和長毛在新東的情況相差不遠。

問題除了怪罪於其他泛民之外,黃毓民又是否可以為民主犧牲,放下身段收回以往某些過火的說話,為了未來泛民整合對抗政府作更大的貢獻呢?

新界西
投票率最低的新界西數據最令人失望,雖然陳偉業得 109,609 票,而大專郭永健得 6192 票,在 2008 年泛民得票的 244270 之中,今次 115801 的得票,約佔 47.4%。

然而有一點不得不提的,就是新界西是最多議席的地區,歷來也是泛民地區勢力分裂得最嚴重的地區,而陳偉業多年來又和這些地區的問題上,小磨擦不斷,加上社民連三子之中,個人魅力敬排末座,因此動員到最少泛民支持者出來投票,亦理所當然。

還有票站安排方面,就和新東一樣受鄉事派的嚴重影響,還有投票被拍照恐嚇,以及地理距離最遠等,這些都令新西的得票最難衝高。

分析社民連的三個選區,一個很正常的現象就是,凡泛民勢力分裂歧異度愈高,就愈會影響到泛民統合時的得票;而歸根結底的最終問題,就是今次公投由準備、宣傳到廣告,公、社兩黨都只能做到鼓動基本盤,鼓動泛民鐵票去投票,對於中間選民,或者一些對政治熱衷力量較弱的,意識形態之爭較少的,公、社兩黨都是老鼠拉龜,影響不到上述的人。

看看兩黨的宣傳攻勢,其實問題一直都很明顯,有如一些網上熱傳的影片,如十七萬幾點擊的《十八仝人愛公投》,在圈內人人叫好的,在圈外卻沒有反應;當中聯辦下了指令,全面封殺這些網片的報導之時,結果就是只能在圈內人擴散,而永遠無法動搖主流。

公投之戰的最大教訓,就是泛民的「死忠派」,對形勢的判斷和現實有極大的距離;以往不少人對此都說過意見,希望他們明白走「大眾市場路線」的重要性,要不就被當作耳邊風,要不就認為是有目的地唱衰。

戰略的錯誤,不是努力和意志是可以彌補的,這樣的結局,其實一早預見,知道真相的我們,一直都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在沒有「改名公投」、未能集合泛民全力,遇上無情與低智的「俗眾」,以及無恥與賤格的政府與土共,結果就有如今日一樣,被封殺了,被綁縛了。

但願今次公投之戰的最大得益,就是刺激到泛民死忠支持者,肯去認真再次檢討自己以往的戰略,是否應該改弦易張呢?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