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5月 07, 2010

2010 英國大選分析

經歷幾十年來最刺激的競選之後,英國大選結果有了初步結果,保守黨只能得到 306-307 席(因其中一選區有候選人逝世,選舉延期到 5 月 27 日),成為下議院最大黨及最多得票的政黨,比起第二位暫得 258 席的工黨多了二百萬票;然而卻不足 326 席的國會多數,而創造了自 1974 年以來首次出現懸空國會。

此次大選結果保守黨未能過半,也一直在民意調查的預測之內;然而最令傳媒大跌眼鏡的,卻是在三場電視辯論表現良好,特別是在首場之後令人眼前一亮的自由民主黨黨魁 Nick Clegg,在最終投票結果不但沒有預期的一倍議席增長,反倒輸 5 席,只餘下 57 席,令評論預測出現的「三黨政治」,最終完全沒有發生,此點值得香港留意,對我們選舉絕對有影響。

在民意調查之中,自民黨甚至超越了工黨,最少支持度相差不遠,但最終卻差了 6.1%,在單議席單票制下的議席只得 57 個,更是遠落其後了。Nick Clegg 個人的人氣,以及為自由民主黨帶來的受歡迎程度,最終卻不能為自民黨帶來議席,其原因有二;第一,自民黨的候選人質素較參差,於民意調查被採訪時,選民想的是 Nick Clegg,但最終投票的時候,選擇的卻是另一個人;即使投的是「自民黨」,但選人的因素之大,在英國也難以改變--五區公投其中一個最大變數就是如此,九龍西的民調出現暗湧,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自民黨的競選策略嚴重出錯了;當電視辯論之前,保守黨的主要打擊對象,除了工黨之外就想收復自民黨於幾屆前搶去的失地;然而當白高敦不斷失誤之後,立即把戰略重心轉移到猛攻工黨原本看似穩當的選區;雖然最終搶到的議席不是一面倒,但效果仍是十分明顯,一直原本在保守黨目標名單一百以外的選區,都可以令 11%-12% 的原工黨選民,轉投保守黨陣營。

反之自民黨面對工黨,卻完全失去了這種優勢;兩者票源較相近,為何面對極度弱勢,叫人做老虔婆的工黨,都無法打敗對手呢?問題就在於,自民黨根本沒有力量,在地區投放資源競爭;就好似沒有地區勢力的泛民主派,面對地方勢力雄厚的區議會選區情形一樣,記得 2007 年的區議會選舉,公民黨在創黨時不去拉攏地區勢力,卻派大量空降而「高票落選」的情形一樣,這種單靠黨魁人氣的戰略,再一次證明在英國也不適用。

第三個問題,就是在目前的情況下,英國的政制完整卻面臨嚴重的挑戰。保守黨橫掃英格蘭,可是在蘇格蘭的 59 個議席當中,卻只取得一席;有 42 席卻落在工黨手中,而 6 席落入提倡蘇格蘭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 (SNP) 手中。

表面上看,支持獨立的蘇格蘭政黨只能取得 6 席實在沒有甚麼威脅吧?林忌對此向一些熟識蘇格蘭當地政治的朋友查詢,得知其實蘇格蘭人更注重自己的蘇格蘭議會,SNP 卻是最大黨擁有 47 席,而工黨只能取得 46 席,保守黨和自民黨各 16 席;蘇格蘭人認為遠在倫敦的問題,較適宜由有全國代表性的政黨--如工黨去代表,除此之外由於戴卓爾年代,保守黨關閉了大量蘇格蘭的國營工業礦井,以及市議會房屋等等,保守黨自此在蘇格蘭不受歡迎。

而奇怪的一點,就是工黨在全英國的得票都一致大跌,偏偏在蘇格蘭卻逆市上升 2.5%,甚至搶了部份 SNP 的票源;當地朋友告知,部份選民極度憎恨保守黨,因此自動選擇配票,寧投工黨一票,也不願保守黨有任何勝出的機會--這種配票策略,我們香港人應該似層相識吧?

這種選舉的結果,令英國大選變得更複雜;保守黨的 306-307 席,未過半數單獨執政;但執政工黨 258 席再再加上自民黨的 57 席,也只不過是 315 左右之數,也仍未達到過半的門檻!那麼其他小黨呢?奪得關鍵少數的 28 席小黨,可以起到關鍵作用了吧?

英國政治最奇怪的,就是 28 席的小黨之中,有些會嚇死維園阿伯的存在--例如奪得五席的北愛新芬黨,他們自 1918 年參選英國下議席的傳統,就是選完永不對英女皇宣誓,因為他們絕不承認英國對愛爾蘭土地的權威,因此他們的參選、當選到離任,都不會亦不能參加英國的國會。

因此 650 席的議員總數,實際上只有 645 席,因此只要取得 323 席就能成為實際的多數;保守黨在選前和北愛的 DUP 協議,以不減北愛今年的預算來換取支持政權,因此保守黨和 DUP 的 8 席聯盟,應該可以得到 314-315 席。問題是,保守黨能否再多取 8-9 席呢?

蘇格蘭的 SNP 在英國國會擁有六席,作為蘇格蘭議會的最大黨 47 席,卻欠了 18 席才得到蘇格蘭議會的半數;剛好 SNP 去年發表蘇格蘭獨立公投白皮書,要得半到數議員支持才可以進行公投,而保守黨加上綠黨,在蘇格蘭議會相加,剛好擁有 18 席。

SNP 在蘇格蘭議會的情形,就和保守黨在英國下議院的情形相似;SNP 欠缺保守黨的支持加兩票,才足以推動蘇格蘭獨立公投,而保守黨欠缺 SNP 的 6 票再加 1-3 票,才夠在英國下議院形成多數,足以不理會自民黨的要求而直接上台執政。

SNP 是極左派,保守黨是右派,兩者理論上南轅北轍,但某些利益的極度相近--對於蘇格蘭民族份子來說,英國下議席的事情,與他們根本無關;對於保守黨的右派來說,一個提供 41 個工黨議席的蘇格蘭,正是種下今日英國國會懸空成因!減去蘇格蘭在下議院的 59 席,保守黨的 306-307 席,足以形成英格蘭、威爾斯及北愛地區的多數政府有餘--只需贏得 296 席就可以了。

這種情形是林忌的忽發奇想嗎?不,早在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的一段時間,當年年愛爾蘭在英國 707 席的國會之中,擁有 105 席,因此愛爾蘭政黨藉著「關鍵少數」的地位,不斷和執政的保守黨及自由黨交易,以爭取更大的自治權;在蘇格蘭擁有 41 席工黨當然反對蘇獨公投,但05 及 10 年兩次選舉都只一席的保守黨,在面對這樣的政治現實面前,是否應該再想想對策呢?

對--第三大黨自民黨提出的條件,是「政制改革」,自民黨的目標是把目前英國傳統的單議席單票制,改革為對小黨更有利的比例代表制;就有如香港,自 97 前的單議席單票制,改為 97 後的比例代表制之後,小黨就會變得林立,而英國幾百年的傳統就會打破,變成好似歐陸國家的民主議會一樣,幾乎都要組成聯合政府,才有機會執政;好處是選票「更有代表性」,壞處是多數人受到少數人的「挾持」,一些惡名昭藉的種族主義政黨如 BNP 等,只要得到人口的 10% 支持,都有可能變成主宰大局的關鍵少數。因此如果保守黨要失去單議席單票制,不如失去蘇格蘭吧?最多損失的是工黨,不是他們自己。

反之觀乎看工黨和自民黨即使意識形勢較相近,但兩者相加也和保守黨相近;即使蘇格蘭民族黨以及提倡威爾斯主權的威爾斯民族黨 Plaid Cymru,都和工黨較相近;但面對政治利益的不同,蘇格蘭民族黨極難會同意和工黨合組政權,而自民黨黨魁 Nick Clegg 表示會先和大選的勝利者--保守黨談條件,也令工黨也處於下風。

Nick Clegg 之所以會和保守黨談條件,表面理由為其一,但更大的問題卻出自白高敦本身,要加上兩個地區民族政黨,去支持一個極度不受歡迎的首相,結果只會是自掘墳墓,有如 1974 年一年來兩次選舉的話,只會令保守黨一次過大勝。

至於工黨其他領袖,一來白高敦堅持不去,二來這兩年幾次反覆的辭職與「起義」風潮,令工黨黨內已無其他足以威脅或挑戰白高敦的領袖,再加上工黨黨內反對改變單議席單票制傳統的議員,也幾佔了半數,因此問題變為無解的死局 deadlock。

英國的憲制最大的特點,就是沒有成文的憲法(如美國憲法,或「似憲法」的香港基本法),理論上英女皇可以利用皇室特權隨便邀請任何人組閣成為首相,但「傳統」卻是英國法律的不成文部份,這樣做是「違憲」的,就好似香港的立法會主席不能、不應投票一樣,這就是英國憲法的 Convention。

英國憲政的 Convention 是,凡得到國會半數的支持,現任首相就會辭職,然後英女皇就會邀請反對黨的黨魁組閣出任首相;不能得到國會半數,則由現任首相擁有第一組閣權,透過朝野協商,希望得出一個過半數的聯盟。

自民黨 Nick Clegg 之所以敢「反客為主」,除了他一直以來都提倡政制改革,其實是變相要白高敦死心,即代表自民黨不希望和工黨合作,支持民望極低的白高敦出任首相;但由於自民黨得票增長不多,議席更輸了幾個,因此目前的最大希望,就是從保守黨手上贏得一個對他們最有利的聯合政府執政。

對於保守黨來說,除了和自民黨聯合之外,亦有林忌上述的一種不穩多數的可能性--如果有多幾個議席或找到一兩名獨立、小黨議員肯合作;最後的一種可能性,就是 1974 年工黨的「少數政府」,當年執政的保守黨首相愛德華.希思,選後四日都無法和自由黨達成聯合政府的共識,唯有主動認輸辭職,交由反對黨工黨的少數政府執政--當年的工黨只有 301 席,比起執政保守黨的 297 席只多 4 席,而總票數更少過保守黨廿幾萬票,結果少數政府維持十個月,卻能於 1974 年舉行的第二次大選中勝出,之後由工黨執政五年,直到保守黨的戴卓爾夫人上台。

英國的選舉制度比起香港最大的優勝之處,就是五年的任期其實是「最長任期」,首相隨時可以在任內解散國會重選,由解散到重選只不過一個多月左右的時間;明顯的好處,就是議員無時無刻都要為大選準備,隨時要對選民負責,凡議會失去多數被不信任,就要立即面對選票的檢驗!

看看少數族裔在英國大多會團結爭取政治權益,在英居住、讀書的香港人,連持 BNO 都有權投票;偏偏香港人擁有英國投票權的理應不少,卻從不會團結起來爭取權益,甚至自己人歧視自己人,嘲笑爭取 BNO 平權的香港人,也難怪被視為二等公民,落得今日的下場了!--就有如香港人面對中共的再殖民,為何永遠都只是一盤散沙呢?

最後相關:
好不安呀,議會民主誕生地的英國都打交呀,用吳宗文、蔡志森的講法,一係我地應該學佢地打交,一係英國應該要取消民主制度呀
http://news.bbc.co.uk/2/hi/uk_news/politics/election_2010/england/8663681.stm

伸延閱讀:
失禁、謊言與雙重標準
英國大選戰局欣賞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