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4月 15, 2010

的士又加價 多謝鄭汝樺

蘋果:市區的士擬 20元起錶 市區的士擬 20元起錶

『本港的士實施短加長減 16個月後,代表 10個的士組織的業界團體已向運輸署正式申請加價,以經營成本上升為由,建議市區的士落旗由 18元加至 20元,短途加幅約 10%,大多數車資 30元計,加幅約 5%,每日 100萬乘客受影響。有市民不滿,認為的士短途收費加完又加,以後「一定唔會再搭的士。」』

2008 年 2 月 28 日 $15 -> $16
2008 年 11 月 30 日 $16 -> $18
2010 年 ? 月 $18 -> $20?

短短兩年時間,的士落旗收費增加了 33%,這種幅度對市民合理嗎?的士問題就是自由經濟的最好一課,說明「好心做壞事」的人為干預苦果。

的士為甚麼加價呢?看看蘋果的報導:『但過去一年半的士經營成本大幅上升,包括豐田車行壟斷石油氣的士市場,車價逆市升 13%,新價達 24.56萬元;星輝保險去年 4月破產後,保險費大升近九成,第三保高達 1.7萬元,墊底費亦達 1.5萬元。石油氣價則上升 57%,每更司機每天增加 44.4元開支。維修保養成本也上升一成至兩成半。「地產瘋狂嘅帶動下,舖租貴,車房咪轉嫁畀我哋囉。」』

第一個問題,為何豐田車行可以壟斷石油氣的士市場呢?就是為了「環保」為名的「德政」呀!沒有人反對環保,但在執行環保政策的時候,有沒有考慮過其後果--包括最簡單,有幾多間車廠出呀?這個簡單到小朋友都識問的問題呢?

自從強迫的士轉用石油氣之後,問題多到大家都麻木了! 1. 石油氣車市場被豐田壟斷,令車價不斷逆市而加 2. 石油氣加氣站價格被政府「人為干預」,而干預又完全不以實際情況為依歸,令價格極不合理,舉例說,港島區只有三個政府加氣站,而位於隧道口的灣仔加氣站,價錢卻比起位於柴灣的加氣站平,一如塞車的舊隧平過西隧的情形,結果造成大量車龍堆積灣仔,製造更多不必要的塞車,污染地球之餘,還要的士司機平均等待三十分鐘加氣。3. 石油氣車的構造特別,的士加了中石化的懷疑有問題石油氣後不斷死火製造路面危險,政府居然沒有區分家用石油氣以及車用石油氣的標準,荒謬程度令人發笑。

那些干預論者去了哪兒?那些當年一片救地球熱心的人哪裏去了?對,救地球有很多方法,但為何選擇了一個蠢方法之後,還要不負責任呢?在通過換石油汽車之後,政府和議員做了甚麼,去改善上述一切因為石油氣帶來的後果呢?除了閒來發兩句音,幾乎甚麼都沒有!這些後果最終由誰去承擔?就是市民也!

東方:「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的士司機分會副主任勞士正亦謂,擔心加價效果適得其反,降低市民乘車意欲。他指,近期已有部分車主以成本上漲為由,調高日更車租十元,早更車租由每更三百四十至三百七十元不等,加價將成為加租藉口。運輸署發言人表示,暫未接獲的士加價申請。」

每次加價之後,不久的士司機千篇一律都只會說一件事--就是「又加租啦!」由於政府拒發新的士牌,又拒收回的士牌作非炒賣的分配,結果原本應該作為的士司機專利的的士牌,卻變為車行老闆壟斷的炒賣對象!為何炒黃牛飛犯法,但炒賣的士牌就合法呢?的士牌不是土地,根本就和「高地價政策」無關;難道香港有一個秘密的「高牌價政策」嗎?自 98 年自今從未發過新牌,18138 輛的士製造一個瘋狂炒賣的人為壟斷,這有誰得益呢?

金融海嘯後狂掃 106個牌 價創 379萬新高 伍海山創 16億元的士王國

「市區的士牌價在 07年下半年受金融危機打擊一度下跌,由最高位的約 360萬元,直插至 08年 10月金融海嘯最低位的 320萬元,但跌幅已比金融市場少很多。 09年市區的士牌價開始反彈,幾乎每個月均上升,直至 12月底衝上歷史新高,打破 05年的 370萬元舊紀錄,達 379萬元。
...
泰和董事總經理伍海山接受訪問,分析他對的士牌市場和投資心得說,的士車租過去一年 無減無加,而的士司機收入在近半年好轉,令人對的士業的經營前景看好。」

對,一個每工作十幾小時,都只係得幾千蚊的低薪行業,原來想開車都要畀 379 萬先可以買到個牌;計一計,一位的士司機要開幾多年,先可以買到一個牌呢?為甚麼連一份低薪的工作,都要天價買牌、天價租牌才可以經營?

的士的服務最荒謬之處,就是「釣魚」--人和車未必在同一個地方,有車冇人坐,有人冇車坐,空車不斷在轉,其實是浪費地球資源,不是熱愛環保落力打壓的對象嗎?不!他們只會高叫「停車熄匙」,卻對浪費行車視若無睹、視而不見;他們寧可見到沒有一架的士停在路邊等客,而希望的士不斷高速燒油,去街上「釣魚等客」,去燒更多的油,畀更多的錢油公司賺。

年幾前成班議員同官員好似中了降頭一樣,不斷中了一個迷信,就是八折的士打擊的士司機生計;八折的士的確影響了一些人的利益--就是車主的利益!為甚麼?因為八折的透過「點對點」的服務,改變了乘客的使用習慣(特別是夜更的士),令部份「八折減價」加強競爭力的司機,透過減價提供的貼身的接送服務,大量增加了收入,而偏偏這些收入只是局限於八折的,甚至令一些不肯減價的司機收入減少了,因此車主無法加租。

「短加長減」就是這樣的一種扼殺創意的制度,司機的駕駛技術、待客態度、開車速度等等,全部都變得不再重要;以往八折的時代,相熟的司機可以叫得出乘客的名,記得他們的習慣,知道甚麼時候要去接送,要用甚麼最合適的速度等等,在封殺了八折的之後,全部消失;的士再次變成街上釣魚的工具,更甚者就是因為短途加價了,全速開車不代表有更多客,但慢速開車就可以搏更多的燈位,而開得愈慢就會收愈多錢,因此自從「短加長減」的政策執行之後,全港的道路都變得更擠塞了--的士以往只是空車,才會在燈位前故意慢駛,今日就是有客都一樣慢駛搏燈位,更塞車的結果就是更多污染,而且浪費更多市民寶貴的生命,這些後果就全數由市民埋單。

司機的平均收入增加了,代表的士司機生活更好過了嗎?錯!事實再一次證明,凡司機收入增加的結果,就是車主加租接著而來;以往是「部份司機富起來」,如今就是人人等運到,純粹靠運氣的平均主義,對這個政策最開心的是誰呢?就是純粹收租的車主,以及的士牌的炒家了!感謝弱能弱智的政府官員及議員,他們好心想幫的士司機,結果就是令他們被加租!哈哈哈哈哈!

人為干預的結果,先令的士變成「石油氣」,缺乏車廠競爭令車價升!再因為石油氣的干預,令等候加氣的時間急升,變相少了收入!最後一擊就是推行「平均主義」的禁止減價,就好似中世紀的行會制度一樣,無論車開得好開得差,開得快開得慢,都收一樣的價錢,都接幾乎一樣的客量,於是平均收入增加了,車租立即跟著加了,牌費就再炒到更高了,最後司機本身呢?繼續是叫窮,繼續叫好慘,然後就把慘況轉嫁畀同樣慘的市民,要再加市民的車費!

加完車費結果呢?哈哈哈,就係再加租,再炒出更高的天價,至於的士司機?你覺得佢地會唔會受惠?哈哈哈哈哈

這個的士故事說明了甚麼?好心做壞事,比起全心做壞事,在後果上根本沒有分別--有,分別就是全心做壞事的要被人鬧,好心做壞事的叫做大善人;另一方面,我們的政府和議員再一次被證明是傻的真心膠,幾個的士商會、炒家在拉一派打一派,挑動不肯收八折的司機,去打死八折的司機,結果就係全部司機一齊收皮,而炒家就繼續在背後賺到笑。

八折司機用自己的智商與服務賺多一些,原來叫做違法的好唔公平!反過來車主同炒家靠炒賣車牌以及屯積買起來收租,這些叫做合法的做法就好很公平!

最簡單、最直接幫到司機的方法--凡不開車做司機就沒收牌照,或要售回給政府;連活雞檔都做得到,點解冇人提倡呢?讓司機「開者有其車」,透過電子系統去監察、控制路面之的士數量,今日的科技早已做得到,用「發牌」來控制的士數量,根本就是一個完全落伍過時的政策,而 98 年之後一個牌都唔發,簡直就係變相鼓勵大家狂炒!原因是甚麼?就是一堆垃圾中國膠認為--太多的士啦,太多空車啦,因此應該控制的士數--而方法就係土法煉鋼的不發牌,卻不會想出一個新方法。

新方法應該由誰去諗?噢,職權上是房屋及運輸局的鄭汝樺,呢位走佬局長做了甚麼?哈哈哈哈,除了呃香港人起高幹鐵路之外,就係在支持呃呎吋的大地產商!鄭汝樺叫市民去示範單位影相度呎吋,第二日就被有線新聞踢爆,市民根本就唔畀度!買菜呃呯都要改呯,買樓呃吋就仲絕,因為度都唔畀你度!哈哈哈哈哈!

靠鄭汝樺去幫的士司機?靠鄭汝樺去幫交通費百上加斤的市民?因為冇錢買樓先要住得遠同偏僻,想搬返近 D 工作的地區?哈哈哈哈哈,你認為鄭汝樺幫到你嗎?



伸延閱讀:
我要去月球!
按錶收費的神話
硬膠管制累死的士司機
隻字不提減車租
自由黨更無恥
交通問題終於核爆了
為何不敢推的士最高車租?
是誰累死的士司機?
陳雲:周日話題﹕的士政治經濟學
1984 年張五常的看法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